第一百二十八章:不相知才不相守

    第一百二十八章:不相知才不相守

    “心性单纯有好处也有坏处,人世纷乱,若不是当日遇到你,如星今日会是何种命运也未可知。”

    聂霜紫摇了下头,轻叹道:“人生多少无奈事,如果真要终日长吁短叹,怨天尤人,那活这一生真的就没有意义可言了。既然生在此间世道之上,也只能随遇而安,为了自己认真活着。我允许你一次两次的消沉,但是扶桑,如果你长日如此,就不是我所认识的慕容扶桑了。”

    “慕容扶桑在外人面前悍而无畏,爱恨随性,却只是在阿紫和如星面前偶尔糊涂一通。这里面情谊,你可明白?”

    扶桑说着黯然的垂下眼:“若在你们面前,我还得终日坚强不屈,不是太累了吗?”

    “未能为君解忧,只能为君担忧。”

    聂霜紫将琴搁下地面,起身走到扶桑面前,微皱着眉头抬手擦去她脸上的酒水道:“我劝多了你要觉得我嫌烦,不肯听你吐苦水。可哪有看见你沉溺苦海里不劝的道理?所以每逢你喝酒,我都得头痛一番。”

    扶桑咳了一声,低眸看着她脸上沉静的神情,心里有些难受:“阿紫,你何必时时都如此清醒。偶尔醉一回,把心里的委屈哭一哭又不会怎么样。就是因为你每次都一笑至之,我才会觉得跟你生疏的。明明你酒量不及我,可回回都是我在闹酒疯……”

    “我不喜欢哭哭啼啼的还有错了?”

    聂霜紫简直想翻白眼,她就不是个喜欢动不动就借酒浇愁的人好吗。酒虽能解一时愁闷,可酒醒了,委屈还是一样在,烦恼还是一样在,借酒伤身何苦呢?

    “夜深风凉,我去拿两件披风,顺便让清霜给你煮解酒汤。”

    多说无益,聂霜紫看了眼如星,对扶桑嘱咐道:“你在这里等着,别舞你那把剑了,小心伤到自己。”

    聂霜紫说完转身离开,扶桑迷蒙着望着她的背影,长叹一口气:“你哪里是不爱哭,你只是怕在我面前哭得多了,日后我若是又不在你身边了,你一个人日子难受。”

    她当初丢下她跟着自己老爹去了边城疗情伤,旁人没什么感觉,可对她来说影响肯定是很大的。

    聂霜紫提着一盏灯笼去扶桑的院子,却在门外院墙下看见了一道人影。

    风吹的灯笼晃了晃,聂霜紫停在脚步,凝眸看着树影下的朦胧身影。看了半晌,当辨认出那像一根竹竿似的立在院墙下的人影是谁时,轻微一叹。

    俯身行礼轻声道:“民女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既来了,为何过府而不进闺阁?”

    隐在树影下的人影动了动,脚步声细碎响起,片刻后阴影里走出一身大红喜袍的苏易。

    苏易看着不远处提着灯笼的女孩道:“你也在?”说着顿了顿,抬起头看着身后的院墙道:“不进去,是因为知道她不在里面。”

    “今夜烟花璀璨,扶桑和民女在花园一同观赏,一时忘了时辰。”聂霜紫目光看了眼天空上还未停歇的烟花,勾唇道:“太子大婚新喜,花烛之夜竟还能抽身夜探将军府,真是难得。”

    苏易不语,眸子深幽的看着灯火明媚的院落,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道:“今日的大婚,你可有看到?”

    “看到了,十里红妆,很是盛大。”

    苏易淡声道:“那原本是本宫许她的,可是她不要。”

    聂霜紫垂眸:“不要,必定是因为不是想要的。”

    “不是想要的?你说得不错,她在议政殿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苏易看着自己身上的大红喜服,苦笑道:“你觉得,我应该来见她吗?”

    聂霜紫反问道:“太子以为见了又如何?不见又能如何?”

    缓缓踱步至他面前,聂霜紫提高手里的灯照亮眼前的人。瞧见他眼底浓重的苦涩,轻声道:“见与不见,该注定的事情还是注定。太子既然已经做了选择,何苦还要让彼此剪不断,理还乱?”

    苏易抿唇哑声道:“本宫,何曾做过什么选择?”

    聂霜紫淡淡道:“你选了江山,失了她。”

    苏易一震,提高声音道:“什么叫选了江山失了她?江山本就是属于本宫的,本宫是太子,你们从来都知道……”

    “我从来都知道,扶桑也是。只是她明知道她爱上的这个人是这世间上最不可能许她唯一的人,她还是愿意相信,相信你,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如我所言,她错了。”

    聂霜紫扯唇讽笑:“太子殿下心系天下,凡事都以大局为重。为稳朝纲,广纳妃嫔是必然。这些大道理我们都懂,只是不能理解罢了。扶桑也是,她只是个普通姑娘,只是想嫁一个良人罢了,太子何苦事到如今还怪她不能体谅你?你能指望一个普通姑娘,懂什么天下大义,去理解去接受她未来夫君拥众多女人吗?”

    “你……”苏易怔了怔,摇头道:“我原先还不解她性子虽烈,可哪里来的这般妒妇心理。原来,都是自你而来,是你教给了她这些难容她人的心性。”

    “妒妇?”聂霜紫细细咀嚼了一句这个词,蓦然失笑:“殿下可知,妇为何妒?这妒从何而来?”

    聂霜紫摊开自己的手掌,轻声道:“一心许一人,真心之所以难得,便是因为唯一可贵。”

    抬首望着他,缓缓道:“殿下,你亲生母妃是苓妃娘娘吧?生于后宫,看过自己母妃命运,王爷能懂,殿下却为何不懂?”

    苏易面色一震,双手不禁在身侧握起了拳头。而聂霜紫还在说,轻轻淡淡的语气像柔软的针刺过来,看似无害,却疼:“也许殿下不是不懂,只是觉得既然是爱着殿下的人,便应该义无反顾的为殿下舍弃所有。自由也好,私心也好,都为你舍弃。可这世间,并非每个女子都将儿女情长视作生命……”

    “民女与太子殿下意见相左,多聊无益。春宵一刻值千金,殿下还是早些回宫吧。”

    聂霜紫望了眼苏易渐渐惨白的脸色,转身走向院门口,淡淡道:“江山重,美人轻,殿下既然今日决心要负,那么这一段情,各自痛过便各自忘了才好。”

    “不是江山重而她轻,是本宫从来没得选择。忘记,你说得倒轻巧容易,倘若这么容易忘记,她今日何需灌醉自己?你眼中是本宫负了她,可你们又知道本宫身负多少无奈?”夜风苍凉,苏易闭了闭眼哑声道:“罢了罢了,不相知才不相守。你,替本宫照顾好她。”

    苦涩语声散在风里,身后响起衣袍翻飞而过的声音。聂霜紫在院子里停下脚步,紧了紧手里的灯杆:“再多无奈也是辜负……”

    让他不见扶桑,希望扶桑不要怪她。她对苏易说了这么些话,从今后他和扶桑何去何从就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她希望苏易能懂扶桑,却又不希望他懂。

    自古无情帝王才能坐稳江山,为一人废黜后宫,那是戏本子里才有的佳话。一个君王身边若只放一个软肋只会有害无益,他要扶桑就只能舍弃皇位。可除了他,这皇位还能由谁坐?

    王爷吗?

    这念头一浮现,脑中仿佛被什么东西敲中般,顿时清明起来。聂霜紫皱紧眉头,为何,她从来没有想过也许苏垣,他也想要天下呢?

    她知道祁王有野心,晓得太子重权势,为什么竟不曾深思过,与他二人势力相当的墨王爷又想要什么?

    脑中混沌了一瞬,忽而无奈的摇了摇头。想太多没什么用,找个时间问问就是了。

    她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苏垣如果想要皇位怎么办,她信他,也信自己。王爷大侠跟太子苏易,不一样。

    聂霜紫拿着披风回到花园里,如星依旧趴着睡觉,扶桑抱着酒壶坐在树下,一动不动的望着头顶逐渐歇止的烟花。

    替如星盖好了披风,聂霜紫提了另一个酒壶凑到扶桑身边坐下,一起默默无言的抬头望天。

    “怎么去拿了件衣服,回来就也心事重重了?”

    扶桑目光仍看着夜空,却像是感觉到了身边人低落的情绪般,淡淡出声询问道。

    聂霜紫吸了口气,举高酒壶笑道:“你不开心,我总也得表现的不怎么开心吧?”

    酒壶相碰,扶桑撇撇嘴,将头靠过去懒懒道:“不用你勉强,像这样陪着我就好了。”

    喝了口酒,聂霜紫点头:“嗯。”

    困意渐渐爬上眼睛,扶桑低声道:“阿紫,我成婚的时候,嫁衣由你亲手做好不好?”

    “好。”

    “漂亮就不要求了,只是要在裙摆处绣上扶桑花,还要轻便。我已经跟战云枫说好了,大婚时不要用花轿来接我,我要自己骑马嫁过去……”

    聂霜紫偏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睡过去的扶桑,轻叹了口气。

    她们两个这就是传说中的吃饱了没事干给自己找罪受吗?

    ……

    苏易回到自己的寝宫,候在门口处张望的嬷嬷一见他回来,连忙上前行礼道:“参见太子,太子殿下您可回来了。”

    “送几位皇弟出宫,在路上多聊了些,嬷嬷这是……?”

    苏易低眸扫了一眼面前的老嬷嬷,她是皇后身边侍候的人,此时来这里做什么?目光微转,落到嬷嬷身后侍女端着的酒壶上,眉头微皱。

    “皇后娘娘庆祝太子大婚之喜,赐太子与太子妃一壶百合酿,特命奴婢送过来,意祝太子和太子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嬷嬷躬身回答,话落招了招手,让候着的侍女将酒端上来。

    接收到嬷嬷暗含意味的目光,苏易深深看了一眼端到面前来的酒壶。

    名为百合,意是合欢吧?母后也知道静祁心属他人,恐不会自愿与他圆房吧?

    心里无力的自嘲了一番,苏易摆了摆手道:“儿臣承母后一番心意,定与太子妃共饮此酒。”

    “将酒送进来吧,本宫和太子妃的合卺酒正好还未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