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或将回相府?

    第一百二十四章:或将回相府?

    将对面人的神色收进眼底,聂霜紫垂眸把玩着自己肩上的一小撮头发淡道:“四妹如此懂礼数,这般问候之心待王爷回来了,我定会替你转达的。”

    聂青芙闻言蹙了蹙眉头,抬眼看着她这样一副仿若王府女主人的姿态,心下顿生冷意,撇嘴道:“三姐,我们自家姐妹多日不见,你就不打算让这些闲杂人等退下,咱们自己说些体己话么?”

    她说着目光投向聂霜紫身后的陇云和采衣,其意不言而喻。

    聂霜紫划开唇一笑:“陇云和采衣与我情同姐妹,平日里相处与姐妹无异。与四妹能说的体己话,与她们也是一样说的,何需退下?”

    “几个下人也能视作姐妹?”聂青芙眼眸一低,轻声道:“三姐好歹也是相府千金,这不是平白贬低了自己身份么?”

    聂映梅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她一眼:“青芙……”

    “二姐不要生气呀。”聂青芙挥了挥手里的帕子,看着对面神色自若的聂霜紫笑意微冷道:“三姐在王府里也就是在厨房里转悠,跟个下人也差不多,当然不比在家里了。跟下人走得比较近些,也是情理之中的。”

    聂霜紫点了点头淡道:“是呀,虽说是奉了皇命,但到底不是什么好差事,让二姐和四妹见笑了。”

    “你既知不是好差事,那就更应该多回家跟爹说说,爹也好替你在皇上面前说话。”聂映梅翘起两郎腿,目光在客厅里转了一圈道:“我看这墨王府也没什么好的,冷冷清清,下人都没有几个。”

    聂青芙听到聂映梅这话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她这个二姐什么时候还会关心人了?这般好说话?而且对象还是聂霜紫?平日里相见不是一言不合就开骂的么?

    她原指望着她这个二姐一口一个贱丫头挑起事来,把聂霜紫和家里姐妹不合之事传到墨王爷耳朵里的。

    “王爷喜静,所以人手少了些。我在后院住了这么些年,也养成了喜静的性子,觉得这样挺好的。”聂霜紫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什么呀了一声歉意道:“你看,你们坐了这么久,我竟忘了给你们拿点吃的。刚刚在厨房做了好些糕点,我让人拿些过来吧。”

    “好啊,还未尝过……”

    “不用了,我们急着回去,大姐和娘还等着呢。”

    聂青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聂映梅打断。聂映梅脸上微有一些不耐烦,她最不喜欢侯门大户的人情交际了,来看自己妹妹还得客客气气的说半天废话,她觉得很是别扭。

    偏偏聂青芙在进墨王府前,对她再三啰嗦,在王府一定要懂规矩,她再不耐也得忍着。

    聂青芙不太想这么快走,劝道:“二姐,难得来看三姐一趟,何必这么急着走?”

    聂映梅转头瞪着她:“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对贱丫头这么关心?主动来看望,还不舍得走?我记得她刚过来的时候,你可是很高兴家里少了这么个人的。”

    “二姐。”

    聂青芙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聂映梅会这么直接的拆她台。

    聂霜紫心里偷笑,聂映梅这才装了一会大家闺秀就破功了,怪不得她爹和她娘还有聂映雪最怕带她去别人府上。

    不过竟然是聂青芙主动提出过来看她的……

    聂映梅从她和聂青芙一起提过来的礼品盒里翻了翻,找出一个包装好的礼盒,站起来走到聂霜紫面前。走近了才发现眼前的人比起上次见面,消瘦了不少,于是聂映梅还没开口说话,就先皱起眉头:“怎么瘦了这么多?”

    聂霜紫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在说自己,微微笑了笑,指了指她手上的东西:“二姐,这是什么?”

    “既然过来一趟,怎么能两手空空?这点礼貌我还懂,给你的。”

    聂映梅咳了声,将手里的东西丢给她,撇嘴道:“你不是就喜欢摆弄这些东西吗?”

    “这些东西?”聂霜紫挑了挑眉,瞄了眼手上的盒子,忽然一笑:“是针线?”

    “三姐真聪明,一猜就对。”

    聂青芙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失态,也站起来凑过来道。

    “谢谢二姐。”

    聂霜紫将东西递给采衣,冲聂映梅真心感激的一笑。她这些日子就琢磨着要去搞些针线来,好绣些东西打发时间呢。

    聂映梅点点头,提了东西道:“那我们这就回去了。”

    聂霜紫起身相送:“我送你们。”

    “客气什么?反正过几日你也是要回家的。”聂映梅翻了个白眼,睨她道:“大姐大婚将近,你是嫡女,肯定是要回来的。”

    聂青芙身影一僵,聂霜紫也是一怔。

    是啊,她们怎么都忘了,她可是嫡女。

    北启贵族门里有一个不成文的小规矩,家中庶女出嫁前,必须由正房嫡女亲手绣一条富贵缎挂在闺房门梁上十日,大婚之日由嫡女亲手取下。此举本是富贵之家门风严谨,对嫡庶尊卑之分极为看重才实行的,意在彰显正房威势,让偏房里出嫁的女儿即使出嫁了也不能轻易忘记自己出身,在夫家凡事必得谦顺恭谨。

    可这所谓嫡庶尊卑,在相府里早八百年前就被丢的一点不剩了。况且二夫人扶正多年,聂映雪也能算是嫡女,她原以为聂映雪出嫁不会有她什么事的。

    现在看来,既然聂映梅能随口提起,想必她爹是准备用这个借口将她召回相府了。

    聂霜紫想到这一点,第一个反应就是,聂映雪肯定要气得上吊了……

    送走聂映梅和聂青芙,聂霜紫百无聊赖的在大门口站了半晌,就转身回房里把聂映梅拿来的针线倒腾出来了,打算做点女红打发时间。

    看着陇云找司漠领过来的一堆布料,聂霜紫目光流转了一会儿,最后落在底下那匹紫黑锦缎上。

    给王爷做件衣服的念头才刚突兀的冒了出来,她就脸上一热,立马咳了两声将这个念头压下去。

    虽然她也很想做,可,可问题是,她不知道王爷的尺码啊……

    很不甘心的将锦缎拿在手里摸着,聂霜紫凝眸想了想,做衣服不太实际,那,那做一条腰带还是可以的吧?

    她抱过王爷来着……

    陇云看着她摸着锦缎失神的模样,不禁好奇的问道:“姑娘打算做些什么?”

    “腰带……”

    聂霜紫听到这问话,想也没想到就脱口而出。话落反应过来,抬眸看着房里目露意外看着自己的两人,猛然一赧。

    “腰带好啊!小姐做出来的腰带,肯定比哪一家的裁缝店都要好看。”

    采衣吃吃笑了一声,然后拍手叫好道。

    陇云把目光从聂霜紫手里的锦缎上收回来,点头微微一笑。

    聂霜紫翻了下白眼,毫无威胁性的瞪了两人一眼道:“莫要出去胡说。”

    下了封口令,没给两人再多取笑自己的机会,聂霜紫就把采衣和陇云赶出了房间,让她们爱上哪上哪儿去。

    专注做一件事的时间总是过得悄无声息。采衣轻脚走进来换过宫灯灯芯的时候,聂霜紫抬头瞄了眼,知道了现在大概是什么时辰后就又低下了头。

    晚膳时辰早就过去一两个时辰了,王爷还没回来。采衣瞅了瞅外头越加黑沉的夜色,回头看着自己小姐埋首的样子,忍不住心疼了。

    为什么她家小姐还没嫁人呢,她就好像已经在她家小姐身上看到了候门贵族后院里的那些妻妾们的身影?一府多妻妾,那些可怜的女人终日候在后院里等待那迟迟不归的夫君,茶饭不思,日渐消瘦,直到青春尽逝。而让她们等待着的男人,也许正流连在那座风月楼里,压根没空记起别的女人……

    由于某人目光实在太过强烈,聂霜紫无语的抬起头,看见采衣那怜悯的视线时,嘴角一抽:“采衣,你在想什么?”

    “小姐……”

    采衣一出声就眼泪汪汪了,她觉得她家小姐好可怜。大夫人已经是那么凄凉的一生了,难道她家小姐也要……

    “怎么了,是不是饿了?”

    聂霜紫放下针线走过来关心道,狐疑的看着她。这丫头小脑袋瓜子里又在想什么呢?换个灯芯也能换得两眼泪花。

    采衣摇摇头,没吃饭的明明是小姐好吗?

    “小姐,你下午就说饿了,现在都这么晚了,你先吃饭吧,不然要饿坏了。”

    原来这丫头是心疼自己没吃饭,聂霜紫哑然失笑道:“我再等等。”

    采衣扁了扁嘴巴:“小姐说要等王爷回来吃,可是这个时辰王爷都还没回来。也许他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呢?小姐的心意不就白费了?”

    “不会的。”聂霜紫摇了下头,目光望向窗外淡道:“他说过会回来吃,在外头我不在,他是吃不下饭的。”

    “小姐……”采衣挠了挠头,小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很喜欢王爷了?”

    聂霜紫回头看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奴婢觉得,如果小姐还不是很喜欢王爷,那我们还是有机会离开王府的。”

    采衣低下脑袋,黯然的说道:“奴婢一直觉得咱们来这里是件错误的事,一直盼着能早点离开呢。王府虽好,可总感觉不适合我们。奴婢是希望小姐一生平顺安逸的,可小姐也说过,侯府贵族门里是寻不到安逸的。奴婢也想过也许王爷和小姐会喜欢上彼此,但是现在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奴婢又不知道是不是该高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