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姐妹来访

    第一百二十三章:姐妹来访

    聂霜紫在厨房边忙活着边听陇云同自己说,王爷和欧阳阡和血机门门主之间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当听到血机门门主不知为何对欧阳阡很是在意之后,菜刀一顿,抬头望天默默无语了一番。

    她想起上次在凤凰楼中在欧阳阡的包厢里无意中惊鸿一瞥瞄到的男子,想起当日欧阳阡从房间里出来后的衣裳不整……

    很好,这很基 情满满。

    聂霜紫觉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察觉到了某种真相了。

    想通了王爷和欧阳阡和血机门门主之间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是哪档子事后,她放下了被好奇心抓挠着的心,安安心心的做起自己的饭来。

    陇云却还是有些不放心,目光频频往院门口瞄。司漠被她勒令守在大门口,王爷若是回来了肯定会第一时间往阿紫姑娘在的地方来。

    她虽对欧阳阡和楚凌霁的关系不是很明白,但五年前楚凌霁和王爷的那一役,他们几个护卫都是有参与其中的,所以多少知道楚凌霁是一个怎样不容小觑的对手。

    聂霜紫剁肉剁剁剁了半晌,又偏头道:“说起来,那个叫楚凌霁的,长得也还不错呢。”

    仔细想想那一日暼见的轮廓,唔,还真是不输给王爷呢。

    采衣被赶去照顾受伤的一翮,所以此时厨房里只有时影和陇云陪着。听到她这话都是诧异的看过来,异口同声道:“你见过楚凌霁?”

    看到她们的反应,聂霜紫挑了挑眉,不大确定的道:“应该是吧。”

    时影面色微微一凝:“阿紫,你若真认得他,以后见到此人一定要远远避开。”

    “对,姑娘,他很危险。”陇云赞同的点点头,又加了一句道:“特别是如今他奈何不得王爷,一旦知道姑娘的存在,难保不会不择手段。”

    “如果人家真有心要不择手段,你们觉得,就凭我能避的开吗?”

    聂霜紫摇了摇头,耸肩道,神色间倒是没有多大担忧。人家能从墨王府劫走两个人还能来去自如,可见能力之大,她除非一天到晚腻在王爷身边,否则如何能有机会避开?

    况且,聂霜紫在脑中算了算她自见到楚凌霁后到现在经过的时间,这人无声无息的在凤城呆了没有两个月也有一个月了,今日才显出身形,可见早就把墨王府里所有的情报都摸透了。

    时影和陇云一听,还真觉得她们家姑娘说的很实在。楚凌霁如果真要冲她下手,就算她们十二时辰守着也未必能把人守住。特别是如今苏垣不但又抓又杀了好几个血机门的高手,还挖走了排名第二的时影,楚凌霁估计想撕了她们王爷的心情都有了。

    正当两人因为苏垣和血机门那越结越深的梁子以及苏垣腹背守敌的前景担忧不已,而聂霜紫毫无心理压力的准备着自己的晚膳时,司漠从院子外走了过来。

    看到他,站在门边的陇云面色一喜,未等他走近就问道:“王爷回来了?”

    司漠摇摇头,对聂霜紫行礼道:“阿紫姑娘,聂二小姐和聂四小姐过来看望,不知道姑娘见不见?”

    聂映梅和聂青芙?

    聂霜紫送到嘴边的筷子停了停,眉头微蹙,然后张嘴一口吃下了筷子上夹着的肉片,浅笑道:“二姐和三妹来看我,岂有不见之礼?你带她们到客厅,我马上过来。”

    司漠领命而去,聂霜紫盖上做好的饭菜放进锅里保温,转身对陇云道:“你陪我去见她们。”

    说完又看向时影轻道:“时影,麻烦你去找一下凤燿。找到人后到我院子里等我,我有事麻烦你们。”

    来墨王府这么久,这可是第一次她的亲人来看她呢,她受宠若惊之余,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一件几近快要被她遗忘的事情。

    在墨王府的日子太平顺安逸,她简直要忘记墨王府外的风雨了。在墨王府外还有皇权之争,还有她爹……

    城南蘅居别院里,气氛诡异。众多血机门杀手看着凌乱的院子以及站在院子中央的男人,面面相觑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门主。”重获自由之身的暮红嫣在一旁犹豫了半晌还是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道:“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话未完楚凌霁冷冽的目光转过来,暮红嫣心中一颤,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楚凌霁危险的沉下眼,盯着她冷声道:“我去墨王府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我……”

    “你在勾引他?”

    下巴猛然被用力拽紧,暮红嫣惊惧的看着在眼前放大数倍的男人,心中一片恐惧。她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不就是刚刚冲进来找苏垣的那个男人欧阳阡么。

    当时欧阳阡和另外一个男人过来审问她,还摆出一副十足的纨绔气来调戏她。看到这样的家伙,她心存侥幸,就想用自己的美色博上一博。

    “我只,只是想从他嘴里套一些情报,寻找脱身的法……”

    “我劝你以后少用这种把戏,如果再让我看到你用错对象,我就毁了你这张脸!”

    暮红嫣的话被冷冷打断,楚凌霁皱着眉头甩开她,抬起目光看向方才两人离开的方向。

    从来只要苏垣有一丝危险可能,欧阳阡不论身处何地,都必定会拼上性命用最快的速度亲自赶到他身边。他将他锁的那么严实,派了那么多人看守,还是一样拦不住他。

    五年前是如此,五年后是如此,在欧阳阡心里苏垣永远是第一位。

    拳头在身侧不甘的握起。

    那他呢?那他呢?

    “黑翎在什么地方?”

    “不,不知。集合之日后,黑翎大哥就单独行动了。”

    “发信号弹召他过来!”

    “是……”

    ……

    “这个疯子,真是没完没了了!”

    走在回墨王府的路上,欧阳阡一瘸一拐的走在前头抱怨着。看着自己伤筋动骨的满身外伤,忍不住哀嚎,这下不得躺个十天半个月才怪。

    天知道他从楚凌霁关押他的地方跑出来费了多大劲,险些把命都赔进去了。楚凌霁这该死的的家伙,还把和苏垣见面的地点跟关他的地点分开的老远,一个城南一个城北,都快跑死他了都!

    抱怨了大半天,身后都没半点反应。欧阳阡疑惑的回头,看见苏垣还远远的落在后头不紧不慢的走着,扬声喊道:“苏垣,你走这么慢干嘛?你刚不是还说急着回家吃饭吗?”

    暮光斜影下,苏垣的身影微不可察的晃了晃,继而脚步停了下来。

    欧阳阡眯眼端详了会儿,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连忙龇牙咧嘴的跑了过去:“苏垣,你怎么了?”

    苏垣脸色苍白,淡淡的抬眼看他,还未说话,紧抿着的唇角就先溢出一丝血迹。欧阳阡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扶着他急切道:“不是吧,你不就是跟那疯子对了几掌吗?怎么搞成这样了?”

    “今日练了功,冲击第六重失败了。”

    五脏六腑明明都在绞痛,苏垣却神色如常,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淡淡的解释道。

    此时他们两个在一条偏僻长巷里,前后左右都看不到一个人影。他是强撑着走到这里,确认走出楚凌霁的势力范围,才敢显露出自己的疲态。

    “我靠!”欧阳阡脸色一变,大骂道:“那你是内功反噬的状态下强行运功的?你有毛病啊,明知道自己是这个状态还敢一个人来,你想找死吗?”

    他怎么忘了今日是二十一,苏垣三月一次的凝功日。以这家伙以往的习惯,肯定又是把自己弄个半死不活才罢休。

    “我先雇辆马车带你回王府,你在这等着!”

    欧阳阡望了望四周,将苏垣扶到墙角坐下。正要起身离开时,手却被抓住,苏垣抬起黑眸淡淡道:“去战府。”

    “你……”欧阳阡瞪了他好一会儿,扯下抓着他的那只手没好气道:“好好好,去战府去战府!”

    看着欧阳阡拖着浑身伤口走出巷子,苏垣阖下眸子,淡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

    墨王府客厅里,聂映梅和聂青芙相邻而坐。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两人齐齐转头看向门口。

    “二姐,四妹。”

    聂霜紫掀裙而入,冲两人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了。”

    “三姐原来还知我们已好久不见了。”聂青芙盈盈一笑,目光扫了一眼跟在聂霜紫身后的采衣和陇云道:“三姐过王府已有月余,竟都不曾回府看过爹娘。莫不是在王府的日子过得极好,三姐都舍不得回家了?”

    “四妹怎么一来就取笑姐姐?”聂霜紫在两人对面落坐,温笑道:“我虽挂念家里,但想着爹和二娘有几位姐妹侍奉,你们向来比我孝顺,想来也无需我挂念。”

    “虽是如此,三姐也该时常回去坐坐。我们再孝顺也替不了三姐那一份,爹这两日也念着你呢。”聂青芙笑了笑,偏头看向聂映梅道:“二姐,你说是么?”

    聂映梅看着聂霜紫点点头。

    聂霜紫接过采衣奉上的茶盏,打量了一下聂映梅笑道:“二姐气色不错。”

    聂映梅怔了怔,反应过来她意有所知后脸微微一热,咳了声道:“和四妹一起挑选给大姐大婚时的礼物,路过这里就顺道来看看你。”

    “大姐婚期定了么?”

    聂映梅点头:“定了,太子大婚十日之后。”

    聂霜紫微微挑眉,浅笑道:“那真是要恭喜大姐了。”

    “三姐。”

    聂青芙打断她们两个熟络的谈话,目光流转,好奇问道:“不知墨王殿下在哪里?”

    看到聂霜紫询问的目光,聂青芙添上解释道:“我是说,难得我和二姐来一趟,岂能过府而不拜访主人?”

    “二姐四妹来得不巧,王爷如今不在府中。”

    聂霜紫轻轻摇头,审视的看着聂青芙的神色。

    聂青芙的眼中极为隐秘的划过一抹失望,低声道:“这样啊,那的确是可惜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