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大婚将近

    第一百二十章:大婚将近

    采衣连夜就被一翮带人救了回来。

    她被暮红嫣藏在西郊附近的一个小破庙地板下,嘴巴塞了破布,手脚绑了个严实,一翮揭开木板看到她的时候,她正苍白着小脸无声哭泣的快要断气了。

    一看到一翮,她几乎是在松绑的那一刻扑到人怀里,放声哭了个惊天动地,直把一翮吓得手足无措,半天回不过神来。

    聂霜紫和如星几个在紫苑阁里聊天的时候,听到院子里哒哒哒响起的脚步声就了然一笑,偏头笑了笑说:“肯定是采衣那丫头被救回来了,一翮倒是有效率。”

    她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急切推开,采衣红着眼睛扑过来喊道:“小姐!”

    “哎哎哎,你停下!”如星眼疾手快的站起来拦住采衣,瞪眼道:“你可别再扑过来了啊,我才把阿紫的伤口处理好呢,你再扑一下,那又得裂开了。照这情况,这伤得什么时候才好啊?”

    采衣惊魂未定的看着如星,又看看她身后的自家小姐,扁了嘴巴:“小姐……”

    “好啦,你快过来吧,别哭了。”聂霜紫哭笑不得的招招手,笑道:“快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小姐,奴婢没事,就是被狠狠吓了一回。”

    采衣顺从的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抽噎的道。聂霜紫上下看了她几眼,见果真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就放下了心。

    陇云给采衣端过来一杯茶笑道:“采衣,你也是福大命大。亏得你有一个聪明的主子,亏得姑娘心细,一眼就识破了刺客的伪装。否则,你怎么会只是被绑个几个时辰就回来了。”

    闻听此言,时影和如星都是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顿时,采衣更是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姐……”

    “好了,你也别哭哭啼啼的说什么无以为报的话了。你我自小一块儿长大,我若连你都认不仔细,那还得了?”聂霜紫俯身擦了擦采衣脸上的泪水,浅笑道:“我看到你没事也就放心了,你既受了惊吓,那就早些回去歇着,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着抬头看向陇云道:“陇云,就麻烦你送采衣回房间去吧。还有时影,你的房间我看就陇云旁边那一间就好,你们一块去休息吧。”

    后面一句话,聂霜紫转头对时影道。

    陇云和时影点了点头,扶着采衣下去了。

    聂霜紫看她们离开后,目光转向如星。如星非常自觉的提起自己的药箱子,摆手笑道:“我晓得我晓得,我也回去睡觉了。”

    她现在可不想留着,等一会儿那个王爷又要过来了,面对他她一向觉得很有压力。

    聂霜紫哭笑不得的看着如星关上房门,待房间彻底寂静后,她渐渐敛了笑容。摊开自己的手指头算了算,加上今晚上的这一次,认识王爷以来,这是遇到的第四次刺客。

    这还只是她看见的,她看不见的又有多少?

    她从不关心朝局势力,可如今为了王爷,她是不是也该试着去关心关心一下了?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城内纷扰依旧,朝局诡异如常,但对于像聂霜紫这样的局外之人来说,日子过的却是相当安然无事的。

    直到一日王爷大侠入宫回来后,带来太子婚期已定的消息,她才从百般无聊的养伤生活里回过神来。

    “下月二十。”聂霜紫翻来覆去的将红帖上的日期看了好几遍,挑眉道:“今天都是二十一了,那岂不是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

    “嗯。”

    苏垣淡淡应了一声,抬手将她头上的杏花花瓣拂下。

    聂霜紫拿高红帖,逆着日光微微眯眼:“要这么急吗?”

    她还以为皇家办喜事是会大费周章的准备好久呢,而是这可是太子大婚耶,不管怎么说,排场不能少吧?

    苏垣不甚在乎地淡道:“父皇不觉得急那便是不急,皇兄之后还有祁王的婚事,不想耽误新人就只能紧凑些了。慕容府和战府的婚事虽与皇家无关,但也是一道圣旨成全的皇婚。也许是担心夜长梦多吧,毕竟静祁投河自尽过。”

    聂霜紫一怔,缓缓放下手来。静祁郡主自尽过?什么时候的事?

    偷偷觑了一眼苏垣,此时他们两个正坐在厨房院子里的杏花树下,杏花作衬,仍只见他淡漠神色,仿佛这是件小事似的。

    聂霜紫突然觉得,静祁郡主有点可怜……

    将手中鎏金印花的大婚请帖合上,轻轻摩挲着其上的花纹,聂霜紫心底暗叹一口气,心中浮起些许悲凉和讽刺。如此隆重众望所归的一桩婚事,当事的两人却也许都不是心甘情愿的。

    可皇室之家,原本就没有那许多心想事成的事。

    看着她跟自己说着说着就失起神来,苏垣凝了凝眸,抬手轻点了点她的额头淡道:“伤势如何了?”

    聂霜紫眨着眼睛摸着自己的额头,脸微微一红低声道:“好,好很多了。”

    王爷大侠把什么好药都往她身上砸,在墨王府众人的关怀下,她能不好得快么……

    苏垣微微勾唇:“难得今日空闲,本王要出城,你一起跟着吧?”

    “诶?”聂霜紫歪头看他,眯眼一笑道:“王爷,你是担心我闷坏了所以要带我出去散散心吗?”

    “不是,顺带而已。”苏垣摇了下头,站起身淡道:“若是不愿就算了。”

    “不不,我愿意我愿意!”

    聂霜紫连忙也跟着站起来,越过桌子挽过他的手臂认真点头道。开玩笑,就算是顺带的也得去啊,跟自己喜欢的人腻在一起的时间难道还会嫌少?

    她这个抬头的角度极适合亲下去,于是苏垣眸光微动,很顺从自己内心想法的低下了头。薄唇蜻蜓点水般的印在微微开启的红唇上,细腻甜香充斥在鼻息之间,填满心中的某个角落。

    这个味道,他自品尝过之后就欲罢不能的喜欢上了。

    苏垣浅尝辄止,抬眸看着一脸嫣红错愕的看着他的女孩,薄唇愉悦的轻勾:“走吧。”

    午后,凤城主街上浩浩荡荡的走过一队装载着各式价值连城的聘礼的队伍。队伍长达数米,声势浩大的走过几条主街,吹锣打鼓,引来无数百姓纷纷侧目。

    围观百姓中有人好奇问道:“这是哪家下聘的人马?这么多聘礼?”

    “一、二、三、四、五、六……五十抬!”有人数了数队伍中整整齐齐的聘礼数目,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五十抬!整整五十抬呢!”

    这话一落下引来一片哗然,好多人惊呼不已:“五十抬!”

    “谁家这么财大气粗?”

    “这都快赶上皇家下聘了,要知道皇家下聘也就是六十四抬!”

    “这,这是好像是战家的聘礼!”

    “哦,对!我想起来了,今日是战家向慕容将军府下聘的日子!”

    “啧啧啧,真不愧是北启第一首富!这么多聘礼,可真是让人眼红啊!”

    “慕容大小姐看来也不尽是吃亏嘛,这嫁入战家多威风?”

    “切,再威风能有嫁给墨王爷威风?”

    “对,你别忘了战云枫可是一个……”

    队伍一路晃晃悠悠行进将军府,将身后万千言语隔绝了开来。

    慕容将军府大厅里,慕容辅看了看外头堆满院子的聘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礼单,老脸不动声色的抽了抽。

    “咳咳,女婿,这,这聘礼是不是太多了点?”

    慕容辅咳了两声,故作镇定的向坐在主位旁悠然品茶的战云枫道。

    这小子抬这么多聘礼过来,他就是把慕容府的家底掏空了也拿不出配得上对方的嫁妆啊!

    战云枫听到慕容辅那句毫不生疏的女婿手抖了抖,咳了一声放下茶盏微笑道:“岳父,战家独子娶妻,这点聘礼是合情合理的,绝不算多。”

    “哦,合情合理的?”慕容辅揪了揪自己的胡子,眉头大皱很是苦恼。

    慕容府没有女主人,他一个粗汉子只懂带兵打仗,半点也不懂这婚嫁的琐碎事情,可又不想草草了事委屈了自己唯一的女儿,真是烦死他了。

    战云枫像是早料到了自己未来岳父的苦恼似的,微笑着主动说道:“岳父放心,小婿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下聘之后请期,迎亲之事都已经拟定,岳父只需过目一下,跟小婿提点不妥之处便可。”

    慕容辅很是怀疑的看着他:“这些事都交给你没问题?”

    战云枫点头一笑:“没问题。”

    “那太好了!”慕容辅一拍大腿,烦恼顿消的朗笑道:“原本还担心我那丫头嫁给一个断腿的会委屈,但现在看来你也还是过得去的嘛!”

    战云枫:“……”

    ……

    密林一直向深处延伸,周围树木遮盖阳光,越往里走越是偏僻幽静。两人一虎脚步轻缓的行走在树林里,黑袍男子神色淡淡的走在前头,后面的素衣少女骑着白虎慢悠悠的跟着。

    聂霜紫坐在白虎背上,眨着清亮眸子狐疑的看着眼前这略有些熟悉的地方。

    王爷说要出城,顺带带她出来走走,怎么走着走着走到这半个人烟也没有的地方来了?

    心中的疑惑在穿过两棵并排大树后豁然开朗的视野里消散,聂霜紫看着飞过眼前的蝴蝶,蓦然一怔,这不是,这不是当初如星拉着她来过的那片栀苓花海吗?

    花海之后有一处温泉山谷,那是她和王爷初次见面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