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画舫相聚

    第一百零九章:画舫相聚

    这桩酒喝到了半夜,最后还清醒着的人只剩下了聂霜紫一个。看着趴在桌上沉沉睡过去的扶桑和如星,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从来深情最易被情伤……

    门外传来敲门声,依依的声音响在门外:“君儿……”

    聂霜紫起身打开门,扫了一眼静悄悄的饭馆道:“依依姐,有什么事?”

    “原是想让你们在这歇一夜的。”依依提了盏烛火,指了指楼下大门道:“可是慕容将军来接慕容小姐了,现在马车就在门外呢。”

    慕容伯伯来了?聂霜紫有些诧异,随即点点头道:“你让慕容伯伯进来吧。”

    “嗯。”

    依依应了一声,转身下楼去开门了。

    聂霜紫看着依依下楼,站在楼上暗忖着:慕容伯伯在宫里待了一日,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处置他的……

    依依打开大门,将门外的人迎了进来。当先走进的是慕容辅,可聂霜紫涌到喉咙的慕容伯伯四个字还未唤出口,随着慕容辅身后进来的人却让她愣住了。

    王爷……

    随着苏垣和慕容辅来的还有清霜和一翮,几人上楼来,聂霜紫欠身行礼:“王爷,慕容伯伯。”

    慕容辅挥了挥手,面色没有平日里的爽朗,询问道:“扶桑那丫头呢?慕容伯伯来接她回去。”

    “在里面,喝了不少酒。”聂霜紫让开身子让慕容辅进去,待清霜经过时嘱咐道:“回去后别忘了给你家小姐煮些醒酒汤,她带着醉意睡不安稳。”

    “阿紫小姐放心,清霜知道。”

    清霜应了一声,也跟着慕容辅进了房。

    “如星这丫头也在?”慕容辅进去后看到趴在桌上的两个女孩,不赞同的瞪眼:“你们这几个丫头啊。”

    吹胡子瞪眼了一会儿,回头看向门边的聂霜紫道:“紫丫头,如星这丫头慕容伯伯就一起带回慕容府吧,你也不用忙着照顾这两丫头了,跟垣小子回去吧。”

    聂霜紫抬眸看了眼苏垣,点了点头:“是。”

    慕容辅和清霜将扶桑和如星合力扶到了外头的马车上,几人也没有多说什么话,车夫就带着慕容辅几个人离开了。

    聂霜紫和苏垣站在清风饭馆前目送他们回府,待马车消失在街道尽头,大街上又重归于一片寂静后,聂霜紫看了眼面前空荡荡的街道,抬头道:“王爷,你的马车呢?”

    苏垣低眸看了她一眼:“马车送皇兄回宫了。”

    聂霜紫惊讶的挑眉:“太子殿下?”

    “嗯。”

    苏垣淡淡应了一声,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王爷,你去哪里?”

    那不是往墨王府的方向啊?

    一翮在聂霜紫背后道:“姑娘一起跟着就知道了。”

    聂霜紫回头看了看他,虽然不解,但是依言快步跟上了苏垣。

    已是深夜,大街之上人影廖廖,偶有摊贩也是正在急匆匆的收摊归家,四处静悄悄的。空气里飘来隐隐约约的酒香,像是一夜繁华笙歌落下后残留的余味。

    聂霜紫看着苏垣缓步而行的背影,想起这两日发生的事情,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路沉默着,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来到月江河边,苏垣才停下脚步。

    聂霜紫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河面,不知道苏垣来这里干什么。直到眼角暼见河面上晃晃悠悠驶过来的一艘华丽画舫才了然,原来是和人有约。

    画舫在他们面前缓缓靠岸,撑船的船夫向苏垣抱拳行了个礼。苏垣转头对她说了一句:“上船。”

    便掀袍低头上了画舫。

    聂霜紫和一翮连忙紧随其后也跟着踏上了画舫,在甲板上站定脚步后,抬头看到画舫里闲坐其中的人时,也意外不已。

    真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王爷来见的人会是战云枫……

    苏垣暼了一眼画舫内的几人,淡问道:“欧阳阡呢?”

    “还未到,可能又是在哪里贪玩了吧。”战云枫摇了摇头,抬手示意自己对面的位置道:“王爷和姑娘请坐。”

    除了战云枫,另外两个聂霜紫也认识的人也在,战宣和叶虽钧。

    聂霜紫带着满腹狐疑跟着苏垣刚刚落坐,欧阳阡就出人意表的从船舱窗户口翻了进来,带起一阵凉风,把画舫内的众人……呃,实际上只有聂霜紫一个人吓了一跳。

    其他人显然都是经常看人翻窗看习惯的了,面对欧阳阡的出现都很是淡定,苏垣甚至是连眉头都没挑一下。

    欧阳阡在窗边落定,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对着战云枫撇嘴道:“什么叫我又贪玩了?说的好像本公子很贪玩似的。”

    他只是偶尔贪玩好嘛?

    战云枫转头看了他一眼:“有门不走,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做什么?”

    “额……”欧阳阡心一虚,目光游离道:“这个嘛……”

    苏垣转了转手中的茶杯,淡道:“兴许又是被什么人追杀了吧。”

    “……”

    欧阳阡很无奈的飞了几把眼刀给苏垣,抽出新买的扇子打着哈哈笑了两声:“这不重要,不重要,正事比较重要不是,呵呵……”

    说着不经意看到苏垣身旁的聂霜紫,眉头一扬凑了过去:“没想到小厨娘你也过来了啊?”目光瞟了一眼苏垣,摸了摸下巴,语不惊人死不休道:“难道你们已经……互定终身了?”

    “咣当!”

    又是瓷杯打翻的声响,但是这一回被惊到打翻的不是聂霜紫的茶盏,而是刚刚正在闲闲品茶的战云枫的茶盏。战云枫被茶水呛的猛咳,一旁的战宣连忙走过来给他拍背顺气。

    咳了几声,战云枫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着欧阳阡:“你说什么?”

    视线又转到聂霜紫和苏垣两人身上,将两人的神色反复看了几番,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阿紫姑娘和王爷?他们什么时候……

    聂霜紫淡定的将刚刚抖了几抖的手缩回袖子里,对着欧阳阡微微一笑,说出了与几人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欧阳公子还是爱说笑,看你把战大哥吓的。”转头对着战云枫也是一笑:“欧阳公子的玩笑话从来都不着边际,战大哥怎么还当真了?我和王爷哪里可能……私定终身呢?”

    眼角余光暼了暼身旁自顾品茶的苏垣,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红了。

    苏垣执杯的手一顿,淡淡抬眸扫了她的侧脸一眼。

    当真是玩笑话么?

    战云枫接过叶虽钧递过来的新茶盏,看了眼被欧阳阡调侃后一声未吭的苏垣。心下纳闷,以往他是最不喜别人将他和一个女人扯在一块儿的,今次竟然没有否认?而且今夜他竟会带着阿紫姑娘过来,这本身就挺不可思议的。

    看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阿紫姑娘在墨王府和王爷也是发生了不少故事呢。

    欧阳阡听见聂霜紫这么说,耸了耸肩坐下,故作神秘的似笑非笑道:“现在没私订,说不定过两日就私订了也不是没可能啊……”

    心里却暗自丢了一个白眼给苏垣,以前没见过他这么含蓄啊,连个小丫头都迟迟不出手搞定……

    聂霜紫偷偷瞪了欧阳阡一眼,警告他莫要再乱说。心里却在思量另一件事,欧阳阡和王爷听到她唤战云枫作战大哥,脸上都没有惊讶之色,看来都是知道她认识战云枫的。

    猜到自己的老底应该都已经被这几人调查的清清楚楚了,聂霜紫心底无语,有些不爽的抬眸看着苏垣轻声道:“这么晚了,王爷与友人聚会喝茶带我来做什么?”

    苏垣还没说话,欧阳阡先开口了,笑着反问道:“你觉得能带你来做什么呢?”

    聂霜紫睨他一眼:“总不会是带我来让两个公子开玩笑的,若是这样,这茶不喝也罢。”

    聂霜紫垂眸想,她也喝了酒,心里头正掂着扶桑的情绪放不下,若留在这里陪他们这几个男人打官腔,指不定说着说着脾气又会上来,惹了他们不高兴,还不如回去睡觉。

    苏垣没应她的话,而是问战云枫:“你与慕容扶桑的婚期,可决定了?”

    战云枫一怔,抬头道:“你不说起我倒忘了。”

    放下茶盏,十指交叉支在轮椅上,摆出一副追究问罪的姿态看着欧阳阡和苏垣道:“我好端端的在自个家里呆着,怎么就忽然从天而降了一道赐婚圣旨呢?”

    那赐婚圣旨几个时辰前送到他府里,现在还热乎着呢。

    “这挺好的吗?你都多大的人了迟迟不娶妻,老天爷体贴给你送了一个妻子,这还不好?”欧阳阡欠扁的招牌笑容又露出来,笑眯眯的道:“且这妻子不是旁人,是气魄连我等男儿都自叹不如的慕容扶桑。不但武艺高强,长的貌美,又是护国将军府的小姐,身份样貌都有了。”

    “若真是她从凤城上千男儿中抽中了我,倒也算是我们的缘分。但只怕是……”战云枫说着看向苏垣,微微一笑道:“这其中有不少有心人的心思带动,才得以促成这桩缘分。王爷,你觉得呢?若没有人巧施技巧,慕容扶桑当真有可能抽中我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