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白衣轻血

    第一百零七章:白衣轻血

    聂霜紫带着凤燿跟陇云穿过繁华大街,一路走进了一条偏僻小巷。

    缓步走入,才发现巷子深处尽头是一个死胡同。聂霜紫挑了挑眉,还未说什么,突然眼角一晃,一道银光自墙头上携着凌利刁钻的杀意直扑她的面门而来。

    凤燿面目一凛,眼疾手快的轻身上前,一手拉过聂霜紫后退,另一脚闪电似的踢向袭来的光影。

    光影和两人错开来,翻滚着在空中划出一道长虹,最后飘飘然的落在墙头上化作一个手执长刀的白衣倩影。

    “姑娘小心!”

    陇云抽出短枪上前,和凤燿一起护在聂霜紫身前,满眼戒备的看着墙头之上突然冒出来的白衣人。

    凤燿也是一脸凝重,凤目微挑的盯着那人。从身形来看,他一眼就可以确定这是个女人。

    那白衣倩影轻盈的立在墙头上,一身洁白颜色。银色长刀,白衣白裙,白色轻纱斗笠,只有一头青丝从斗笠白纱下倾漏而出,宛如墨夜般的黑。

    “时影,果真是你!”

    看清来人,聂霜紫惊喜的唤了一声,一把拨开挡在她身前的凤燿,两步跑到墙头下。

    听到她的声音,白色斗笠微微一动倾斜了几分,像是斗笠下的人低头看了她一眼。在看清她的样子后,白衣女子身形一怔。

    风微扬,白裙墨发飘荡,白衣女子脚尖轻点,轻盈的从墙头跃下落到她面前。帽檐微抬,露出薄纱掩映下一张不沾人间烟火的倾世容貌。

    “原以为是谁这么大胆子跟踪我,原来又是你。不是告诉过你,跟踪一个杀手是在自寻死路,你当真不想活了?”

    声线清冷如冰,仿若雪山之上清越冷泉叮咚响起,好听又冰凉刺骨。

    凤燿和陇云都是一愣,这女子和阿紫相识?

    聂霜紫浅笑摇头道:“若对象是我,你总是能在最后一刻停下长刀的,我怕什么?”

    “不知是谁给了你这么一副大胆的性子。”时影无奈轻摇了下头,眸光淡扫了一眼她身后的凤燿和陇云两人,又转回来落到她面上:“罢了,来了凤城,终归是要和你见一面的。你自己找了来,倒省了我一番功夫。”

    时影心内微叹,本来就是想着去找她的,但每一次她都有法子先找到自己。

    “你这次来不是来看我的?”听出她话里的顺带意思,聂霜紫缓缓收起了笑容,蹙眉道:“是有任务?是为了任务才过来的?你这次的任务在凤城?”

    “是。”

    这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时影没有否认,直接点了下头。

    聂霜紫追问道:“什么任务?”

    “阿紫,我是一个杀手。”时影抬眸淡道:“杀手从来只有一个任务。”

    那便是杀人……

    聂霜紫目光沉了沉,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

    她没有问她这次的目标是谁,因为知道问了她也不会说。

    凤燿和陇云在一旁静静看着两人说话,虽然心里问号盖顶,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多嘴提问的时候。凤燿的目光一直仔细地打量着时影,很想窥探到她笠纱之下的是怎样一副姿容。游移的目光逐渐往下,不经意看见她挂在腰上,隐在白裙间的银色铃铛,视线突地一凝。

    她竟也有子母铃?

    “这是给你的礼物。”时影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递给聂霜紫,淡淡道:“是东夷盛产的血琥珀。”

    聂霜紫接过锦囊将里头的东西倒了出来,落在她掌心里的是一颗颜色鲜红晶莹的光滑琥珀,微笑了笑:“你每次带的礼物都很合我心意。”

    “你生辰那日,我原是想赶回来的……”时影微叹了下,抬头淡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走了,待我办完事,再到相府去看你。”

    “时影……”

    聂霜紫还想说什么的,可时影却不等她说完就重新跃上墙头,施展轻功化作翩翩白影离开了。

    聂霜紫目送着那抹惊鸿白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眉头忍不住又皱了起来。

    时影这么急着离开,是为了什么?

    “姑娘。”陇云走过来,面色有些严肃的问道:“那个人……”

    聂霜紫抬头看了眼她和她身后的凤燿,解释道:“她是我的义姐。”

    姑娘的义姐,是一个杀手?

    陇云觉得十分匪夷所思。凤燿也慢悠悠的走过来,摸了摸下巴道:“你这个义姐可真是来头不小啊,血机门刺客榜上排行第二的杀手。我记得外号是叫白衣轻血吧?普通人想见都未必能见到呢。”

    白衣轻血?陇云脸色一白,刚刚她就觉得时影这个名字听着有些耳熟,一时没有想起来竟然是这个女人,江湖中鼎鼎大名的杀手白衣轻血,原名就是叫时影。

    聂霜紫疑惑的挑眉:“血机门?”

    “你不知道血机门?你既然知道自己的义姐是干杀手这行业的,怎么会不知道血机门呢?”

    凤燿很是怀疑的看着她,在他心里她可是很神通广大的,没想到竟也有她无知的时候。

    “她不喜欢我问太多关于她的事情,我也没有问。我想,大概每个当杀手的都不愿意总是去回忆自己杀过什么人,杀过多少人吧?之所以会知道她是杀手,是因为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正好在杀人。”

    聂霜紫低眸看着自己手里的琥珀,轻声道:“不过,光听血机门这三个字,我也大概能猜到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等等,倘若真如凤燿和陇云所说,以时影在血机门的排名地位,想必能让她出马的目标必不普通,凤城之中不普通的除了一些位高权重的大臣也就只有高高在上的天家门第苏氏一门了。

    而她会发现时影,是因为时影出现在墨王府附近,身上的子母铃和凤燿身上的子母铃产生了共鸣……

    心里浮现不大好的预感,聂霜紫抬眸看着凤燿道:“凤燿,你能否帮我个忙?”

    “什么忙?”

    聂霜紫对他招了招手:“附耳过来。”

    ……

    时至夏初,桃花早谢,天空中飞过的不知名的鸟儿发出低低长鸣,鸣叫声转瞬又隐没在云层里。

    扶桑站在皇宫御花园角落的桃花树下,抬头看着宫墙之上的天边浮云,眼神微茫。紧了紧手中的竹签,嘴边挑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都说世事无常,世事当真最是无常。谁也没能料到会走到今日这种地步,但偏偏又走到了今日这种地步。

    身后响起脚步声,几乎不用回头都可以猜到来的人是谁,扶桑眨了下眼睛道:“苏易,我可不可以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苏易的脚步在她身后五步远的距离停下来,眸光微暗道:“你说。”

    扶桑的目光落到身前的桃树上,淡道:“找个时间,把这棵桃树移到桃园去吧。”

    “为何要移?”苏易看着她的背影,温声道:“它一直都是在这儿的。”

    “它自己一棵树在这里,难免孤单了些。还是移到桃园里好,这样就算以后没人记得了,它也不至无声无息的枯死。”扶桑说着抬手抚上树身,淡淡笑了笑:“想来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估计也不能来看它了……”

    “你不来看它,也会有人将它照料的很好。”

    苏易抬步走近,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的侧颜道:“你不是应该清楚这一点的吗?你离开了一年,它和一年前可有不同?”

    “谁知道呢?”扶桑无所谓的笑了一下,转头看着他,双眸里落进日影流光溢彩:“好歹我们相识一场,这个请求,你能否答应我?”

    “扶桑,相别一年再见,你一直不肯和我好好聊聊。这一回难得肯平心静气的和我说话了,却是打算和我聊一棵桃树吗?”苏易眼中落寞深沉,唇边噙着一抹苦涩笑意:“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说吗?”

    “你还希望我说什么呢?说我不愿意嫁给苏垣,是为了你?”扶桑嘲讽的反问,说完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我不是为了你。”

    苏易微叹:“你说谎……”

    “我没说谎!”扶桑截断他的话,声音冷淡,慢慢道:“我不愿嫁给苏垣,不是因为我还喜欢你,只是因为不愿意嫁给一个像你这样的人。你们这些贵族,从来最不懂真心的可贵,我慕容扶桑既已痴心错付一次,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嫁给一个像你自己的人呢?”

    “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对你何尝不是死心塌地?”

    苏易咬牙沉声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不是不知道,可是扶桑,我早已说过,我是太子,我永远也给不了你口中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他呢?

    “是,是啊,你是太子,你永远也做不到……”扶桑冷笑,眼里蒙上一层水光:“你永远也做不到,我也做不到你想要的……所以我放弃了,我也忘记了,这样不就好了?你和我都不用再苦苦为难自己。”

    “苏易,能够娶静祁郡主为妻,你是不是很高兴?”

    握了握拳,心里的疼忽如针扎细密的泛上来,面对这个人,她总是无法强装作很平静。扶桑举起手里的竹签,指着上面战云枫三个字笑了:“我也很高兴,你做不到的事情,终也会有别人做到。我今日抽到一个如意夫君,他接到圣旨立马便立下誓言……”

    手臂突地一紧,苏易扯过她一把将之压在桃树上,眸子沉沉的锁着她:“扶桑,你不是说过,今生就算要嫁,也只嫁给我苏易一人吗?”

    往事历历在目,昔时深情刻骨,今成腐骨之伤。这个人,此时在她眼前的这个人,曾是她此生挚爱,曾是她横眉冷对天下人不顾一切也想要嫁的人。

    可如今呢?深情已作昨日梦,现如今彼此见面便彼此伤害,好像对方多痛一分自己的疼就能少一分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