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只为来见他

    第九十六章:只为来见他

    虽然知道扶桑对王爷大侠偏见颇深,但聂霜紫还是弱弱的为他解释了一句:“王爷他不是这样的人。”

    不出意外换来扶桑的白眼:“他不是这样的人,那是怎样的人?”

    “王爷他……其实对女人避之唯恐不及。”

    “……”

    她信才有鬼!

    安王府。

    “郡主。”

    紧闭的纱窗外传来轻唤声,正坐在软榻上垂泪的静祁郡主闻声一怔,拭了拭脸上的泪痕起身打开窗户,看到窗外的人时微微惊喜的喊道:“小香!”

    小香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从窗外塞进来一个包袱道:“郡主,奴婢已经打探过了。王爷一早就进宫了,据说是去商议太子大婚事宜的,一时半刻回不来。奴婢已经打点好了后院,郡主,你快换上这身衣裳从后门离开。”

    静祁郡主接过包袱点点头感激道:“小香,有劳你了。”

    小香摇摇头:“郡主,你别这么说,折煞奴婢了。”

    时间急迫,静祁郡主也不再多说,点了下头就转身进了内室换上小香准备好的衣服。那是一件小号的家仆布衣,穿在她的身上仍显得有些宽大,但至少不引人注目的目的是达到了。

    换好装束溜出房门,小香领着她来到后门处。因为先前已经打点过,此时后院一片寂静,半个人影也没有。

    静祁郡主看着眼前比起大门简朴许多的后门,微微叹了口气。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离经叛道从后院偷溜出家门,也是第一次穿下人的粗布麻衣,还是男人的。

    可是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郡主……”小香欲言又止的喊住她,怯怯道:“您,您还会回来的吧?”

    静祁郡主回眸看她,先是不解,随即反应过来,倘若她私自出府至此不归,受苦的还是小香这下人。想通这一点,明白小香的担心,她微微一笑道:“会回来的。”

    只要见到那个人,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她就回来。

    小香这才放下心来,展颜而笑:“那郡主一路小心。”

    “嗯。”

    告别小香,静祁郡主来到大街上,在辨清了墨王府的方向后便低首赶路,一路上不敢多加停留引起别人注意。走至半路时,却在一个人群拥挤的地方停下脚步,怔怔的抬起目光。

    闹市之中,三道崭新皇榜张贴于告示栏上,引来无数百姓围观,唏嘘不已。

    听着周围百姓们的感慨和意外之声,看着诏告天下的赐婚圣旨之上墨王妃的人选,静祁郡主的脸色一白再白,久久回不过神来。

    慕容扶桑,竟是慕容扶桑……

    真是滑稽,墨王妃纵然不能是她静祁郡主,那也不该是慕容扶桑啊?慕容扶桑心属苏易,她一心只恋苏垣,君心卿心,各自相许,为何皇上要这样乱点鸳鸯谱?

    心中委屈不甘犹如苦海翻腾,一阵强过一阵,她愣是挪不动脚步。直到失神之中,有人不经意撞了她一把,她才如梦方醒的回过神来,抬首望向撞了她的人。

    却对上一双眼,冷漠彻骨如幽泉寒冰,半点温度都看不见。

    穿着紧身黑衣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径自和她擦肩离去。

    静祁郡主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宽大的外袍,咬了咬唇,急步往墨王府而去。

    墨王府的后门处,一点人迹也无,却在静祁郡主靠近门口之时,突兀的跳出两个黑衣暗卫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对于意料之中的场景,静祁郡主并不意外,停下脚步抬首道:“我要见王爷。”

    “静祁郡主?”两个暗卫看清她的样子,诧异的出声,忙收回武器行礼,其中一个行完礼后又道:“请郡主见谅,王爷今日不见客。”

    “我也不见?”

    “王爷说了,是任何人。”

    “带我去见他!”静祁郡主冷声,快速的抬起手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凑近脖子,冷冷威胁道:“如果不带我去,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

    苏垣从书房出来,迎面碰上了四处乱撞找人的采衣。看到那丫头又是没头没脑的乱窜,还一脸着急的样子,几乎不用猜就知道又是谁让这素来忠心的小丫头不省心了。

    “你在做什么?”

    采衣正专心找自家小姐,被苏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抖,差点打翻手里的药碗。看见他走近,连忙下跪:“王,王爷……启禀王爷,奴婢在找 小 姐。”

    呜呜呜呜,为什么王爷总是这么神出鬼没的啊?她胆子小,很怕很怕王爷的啊!

    苏垣蹙了蹙眉,扫过她手里的药碗:“她没喝药?”

    “是,是的。”

    采衣惶恐的冷汗连连,要不是小姐一大早就不见人影,早上的药没按时喝。而好不容易回来了之后又跑的没影了,她至于跑到云晖院附近找吗?

    正在心里小小抱怨自家那一遇到生病吃药就一点不配合的小姐,忽然感觉手上一轻。采衣不解的抬起头,却发现苏垣端起了她放在手中托盘上的药碗。

    “王,王爷……”

    “交给本王吧。”

    淡淡的说了一句,苏垣拿着药碗转身离开。

    采衣跪在原地默默咬着托盘,看着苏垣高大的背影一阵凌乱。王爷这么忙,还亲自操心小姐吃药的事真是太难得了,小姐果真跟王爷相处的很好呢……

    一翮大人说,小姐估计是全凤城少数几个不怕王爷的人之一呢,这句话她真是深深赞同。

    苏垣缓步行至苓园附近时,意外的听到了一向静谧的苓园里传出阵阵琴声。脚步顿了一瞬,复又抬脚走了过去。

    白色花海之中,不出意外的看到那抹娇俏的身影。难得的没有像以往一般胡闹,和白虎一起凌虐他苦心栽植的花草。反倒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湖旁花树下,唇边噙着浅笑,一双纤手轻弄,涓涓琴音自她指尖流淌而下。

    她弹着他未曾听过的曲子,白虎乖巧地伏在她脚边。漫天花海本是极美的景色,这一瞬,却在她那淡雅青衣下成了陪衬。

    直到他走近,她抬眸看到他的身影,冉冉琴音才逐渐停歇下来。她按住颤动不已的琴弦,抬首冲他露出一朵浅笑,明眸映着白色飞花和他墨色的身影:“王爷。”

    胸中仿佛被什么钝物无声的敲击了几番,在心海泛开滚滚涟漪。

    何为心安?无论这世间风云变化,只要那个人在眼前,就是心安。

    苏垣缓步走近,垂眸看了一眼放在她膝上的七弦琴:“这琴,哪里来的?”

    “刚搬进紫苑阁时,收拾房间的时候在偏房里看到的。不过那时这琴落了好厚的灰,前几日才找了个空擦干净了。今日想着试试这琴还能不能弹就拿出来了,一直忘了跟王爷提。”聂霜紫微微一笑,拨了拨琴弦又道:“弹几首曲子,才发现这琴是把好琴呢。”

    苏垣不语,聂霜紫以为他不喜欢自己乱动他的东西,忙解释道:“王爷,这琴我等会就放回去,只是太脏了我才……”

    “留着吧。”见她又要胡乱臆测自己的想法,苏垣淡淡打断她的话,默了会又道:“你唱曲很好听。”

    诶?聂霜紫愣了,她刚刚只是弹琴,没唱曲啊。

    正想问问苏垣为何无缘无故这么说,苓园之外却响起了一翮低沉的声音:“王爷,郡主在外求见。”

    郡主?静祁郡主?她这时候怎么会来?

    聂霜紫不解的看向苏垣。

    苏垣暼了一翮一眼,神色未动,只是回过头来将手里的药碗递给她,淡道:“把药喝了。”

    额,聂霜紫无语的看着递到自己眼前来的满满一碗药,嘴角抽了抽。她本来还有点好奇王爷这时候怎么会到苓园来,感情是来灌她药的……

    虽然内心极度想耍一会儿赖推掉这碗药,可看王爷一动不动看着自己,好像她不喝就不走人的样子,又联想到现在人家静祁郡主还在默默等着。聂霜紫哀叹一声,认命的端过药碗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

    喝完药,立马从怀里掏出蜜饯往嘴巴里塞了一颗。再抬头去看苏垣,却只见到他走到园门的背影,似乎是满意的离开了……

    聂霜紫鼓着腮帮子嚼了几口蜜饯,泛滥的好奇心让她心里痒痒的。一时没忍住,就抱着琴快步走向了苏垣离开的方向。

    她就去看一眼,就看一眼……

    抱着小小的八卦心思,抱着琴急步穿过花园。路过一处假山时,却意外的听到了一阵若有似无的铃声,聂霜紫刹住脚步,微微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刚刚路过的那处假山。

    ……

    仍是水榭,静祁郡主抬头看着头顶的管铃,想起两日前在此见到苏垣时的情景。手中捏着匕首,掌心却沁出一片冷汗。

    “你这般想见本王?不惜以死威胁本王的侍卫?”

    身后响起苏垣不带温度的声音,静祁郡主迅速的回过身来,低声道:“垣,垣哥哥。”

    苏垣扫过她有些不合适的一身男装,抬步在桌边寻了个位置坐下,唇边勾起一抹极冷的弧度:“既敢以死相胁,最好你找本王要说的话,不是废话。”

    “垣,垣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逼他们的。只是,只是不这样,我见不到你。”

    静祁郡主身体轻轻颤了颤,有些害怕的解释道。

    她知道他不高兴了,他早就言明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威胁他,威胁他身边的人。可她能怎么办呢?皇上下了那样的圣旨,她手足无措,六神无主,能想到的就只是来找他。

    她只是想见他,只是想见他罢了。

    “本王不听废话。”

    静祁郡主吸了口气,压下心中对他的怯意,低声开口道:“垣哥哥,皇伯父他,他要立我为太子妃。”

    话落半天却无声,苏垣似在等她继续说。静祁郡主看着他平静的侧脸,觉得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他还要赐婚你和慕容扶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