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天生寒体

    第九十二章:天生寒体

    听到她的声音,他微微停下脚步,侧过头来道:“再歇会吧。”

    “额,王爷,其,其实我可以回自己的房间……”

    聂霜紫弱弱的道,很有一掀被窝远离他的房间的冲动。

    “你的房间今日已经住了别人,便先将就一晚吧。”

    苏垣说完就举步离开了房间。

    聂霜紫呆坐半晌,看着头顶床梁不明所以。

    睡王爷大侠的床怎么会将就呢?一点都不将就啊。可是为什么她的房间会给别人睡了?那个人又是谁啊?

    顶着一头雾水聂霜紫哀叹一声倒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努力继续睡觉。

    王爷大侠啊王爷大侠,并非是想窥探涉足你身上不愿为外人知的秘密,只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的就会好奇,身不由己的就会在意。

    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是这样一件令人莫可奈何的事。

    ……

    聂霜紫从深度睡眠里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是在第二天的中午,饥肠辘辘外加病后的乏力感令她懒洋洋的睁开眼睛。

    第一眼映入眼帘的东西除了墨黑色的纱帐外,还有一根明晃晃的银针。银针长而尖细,正颤巍巍的悬在她的眼睛上方。

    聂霜紫瞳孔微微收缩,片刻后才故作平静的转动眸子,将视线移向拿着银针的纤纤玉手的主人,启唇微讶道:“如星?你在做什么?”

    手里捏着银针正打算下针的如星微微一愣,低头看见睁开眼睛的她,惊喜的笑道:“阿紫,你醒了?”

    “嗯。”

    聂霜紫轻应一声,拨开她蠢蠢欲动的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扫了一眼房间。

    仍是苏垣的房间,此时房里除了她和如星,还有一旁正在桌边从药壶里倒药出来的采衣。

    听见如星的声音,采衣也是欣喜的回过头来,放下药壶快步来到了床前唤道:“小姐。”

    聂霜紫冲她点了下头,看向如星:“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星眯眼嘻嘻一笑:“我就是那位总管大人给你请回来的大夫啊。”

    哦,原来如此。聂霜紫了然的点头,然后挑眉道:“所以,昨夜歇在我房间的人是你?”

    “小姐,如星姑娘是歇在紫苑阁里,但并没有睡小姐的房间啊。”采衣回身替聂霜紫端来药碗,闻言替如星解答道,秀丽的小脸不解的看着她。

    聂霜紫疑惑:“那,昨晚除了如星还有别的客人?”

    采衣摇了摇头。

    聂霜紫一顿,蓦然想起,墨王府又不是没有房间,就算真有客人来,也不用睡她的房间吧?

    王爷大侠在蒙她……

    “哎呀,阿紫,你别问东问西的了,先喝药。”如星伸手在聂霜紫眼前挥了挥,待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后,就拿过采衣端着的药碗递给她道:“墨王爷吩咐了这药必须在你醒来后就让你喝下,为了这,我和采衣都守了大半天了。”

    闻到凑到眼前来的药碗里扑鼻的苦味,聂霜紫难受的皱了皱鼻子,抬眼看如星道:“如星,你是在药里放了什么?竟苦成这样?”

    “没什么呀。”如星歪头看她,在脑子里想了想:“都是一些上好的去寒补阳的药物,因为墨王爷说要我把能想到的最好的药方开出来,你不怕苦。所以我才配了这些药。”

    如星说完放下碗,担忧的问道:“难道,阿紫你怕苦?可是不对啊,采衣也说你从小就吃药,应该是不怕苦的才对啊。”

    从小就吃药不代表就不怕苦啊,有些东西是永远都习惯不了的好吗?王爷大侠凭什么这么言之凿凿的说她不怕苦呀?

    聂霜紫很想翻白眼,但碍于脸面问题所以她忍住了。看着床边苦味冲天的药碗,苦恼的皱紧了眉头,内心天人交战了半天才认命的端起药碗。

    她是不怕苦,只是不爱吃苦。从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导致她的舌头挑剔的要命,什么东西都能吃,但不喜欢吃的东西也有很多。

    怀着这药是王爷大侠吩咐要喝的不能浪费的自我催眠心理,聂霜紫一股脑儿的把药喝了个精光,喝完皱着眉头半天不说话。

    如星关心的摇了摇她:“阿紫,你怎么了?”

    采衣拉住如星道:“如星姑娘,你别担心,姑娘是在消化苦味。”

    “……”

    还能有这样的?

    在聂霜紫刚喝下药不到一会儿的功夫,颜宿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包刚从集市上买回来的蜜饯。

    “早上起来就闻到厨房里漫天的药味,猜想着这回姑娘喝的药估计会挺苦,所以特地出去买了点甜食回来。”

    颜宿这样说着施施然走进内室来,笑着向房里的三个展示自己的体贴。但是手里的蜜饯还没举起来,他已经先眼尖的瞄见一旁被喝得精光的药碗,尴尬的咳了一声笑道:“原来姑娘已经喝过药了啊。”

    聂霜紫感觉着嘴里的苦味,郁闷的撇了撇嘴,这人就不能再来早点吗?

    但想到一向大门不出的颜宿竟然为了自己难得的走出墨王府,心下还是感激,于是开口道:“我……”

    我字刚说了一半,嘴里就被塞进了一颗蜜饯。颜宿站在床前弯下腰,微笑道:“看姑娘的样子还是挺苦,现在吃一颗也不晚。”

    聂霜紫鼓着腮帮子瞪他,暗斥他突如其来的越矩。随即将目光默默地移向颜宿的背后,落在那刚刚到来站在内室门口的苏垣身上,一时间只觉得欲哭无泪。

    她刚刚其实就是想说她一点也不怕苦,想着说出这种勇而无畏的话,也许能在王爷大侠心中博一点特别的看法的,谁知,谁知……

    颜宿这天杀的,没事干嘛凑过来塞她一嘴蜜饯啊?

    苏垣一言不发的在内室门口站定,冷沉的眸子看着在他的床前神态亲昵的两人。好看的英眉微皱,薄唇抿了抿道:“颜宿。”

    “嗯?”颜宿疑惑回头,看见是他,站直身体抱拳行了个礼道:“王爷。”

    “本王找你,跟本王来。”

    刚落定不久的脚抬起来转了个弯,苏垣说完又转身走了出去,连眼风都没留给房间里的三个女孩。

    颜宿虽然不解,但还是把手里的蜜饯递给聂霜紫,笑道:“姑娘若是吃不完,可以留着下回吃。”

    聂霜紫接过蜜饯,看着颜宿也转身离开,对这两个来去匆匆的男人很无语。还有,颜宿说那句话,难道说她还得继续喝药不成?不会吧?她有没有病的这么重啊?

    “阿紫。”如星怯怯的凑到她耳边道:“这个王爷脾气好像很不好,你住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上次扶桑还说他和那个欧阳公子都不是什么好人呢。老实说,她还不能理解为什么阿紫不住自己家里,反而要跑到墨王府里来。

    聂霜紫微微一笑道:“习惯就好。”

    如星偏头看着她的笑颜,那略带着几分苍白的笑颜,无来由的让她有些心疼,呐呐的轻声道:“那个,阿紫,我差点忘了问你,你知道你的身体……”

    “呀!忽然想起来。”聂霜紫忽然轻呼一声,抬眸打断如星的话,又看向采衣道:“采衣,你去我房里把我上次做的那个风铃拿过来。”

    “是。”

    采衣不解的看看她,又看看如星,然后听话的出去了。

    如星满目疑惑的看着采衣走出去,回头道:“阿紫……”

    聂霜紫轻呼一口气,抬头冲她笑了笑:“对不起,如星,你想说什么?”

    “我,我想跟你聊聊你的身体状况。”如星挪了下位置,坐得离她近些,才道:“我想问你知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异于常人,但看你刚才的反应,好像又是知道的。”

    聂霜紫和如星对视,好一会儿又低眸,往自己嘴巴里塞了颗蜜饯才又问道:“什么异于常人?”

    “你的身子虚且寒,比普通人弱了不止一点半点。”如星说着挠了挠头,纳闷道:“真是奇怪,这么孱弱的体质,我却找不出任何原因,难道是天生的?”

    聂霜紫抿了抿唇:“是啊,天生的。”抬眼看到如星诧异的目光,清浅的笑了笑:“我娘说这是家族遗传,我娘的身子也不好,尤其是生了我以后。大概我比我娘还要严重些,但也没什么,注意些的话,也不会影响平日里的生活……”

    “怎么会不影响呢。”如星难得着急的打断她,急切道:“阿紫,你这样的体质,若不好好调理,一个不慎可是会影响到性命的。”

    可是怎么会这样呢?她万万没想到一向温润雅静的阿紫竟然会有这么一副阴寒的体质,女子本身就体质偏阴,阴寒入体本就不好,阿紫却说天生便是这样,这……

    “你说得太严重啦。”聂霜紫不在意的摇头,转移了个话题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星你的医术在我意料之外呢。以前给我看病的大夫,都没诊断出我体内的寒症,你却诊出来了。”

    “那是当然的。”如星听她说起自己的医术,点了点头小小骄傲道:“若是技不如人,会丢了我师傅的脸面。”

    聂霜紫挑眉:“你师傅很厉害?”

    “嗯。”如星再次肯定的点头,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微亮:“对啊,阿紫,我不太有把握调理好你这天生的寒体,但是我师傅肯定有啊。日后有机会,我带你回去找师傅,他最喜欢研究有特殊体质的人了。”

    额,研究……

    聂霜紫哭笑不得的摇头,怪不得都说一般高人都会有一些怪癖。忽然之间就有些理解如星为什么会研究喜欢毒药了。

    思及此好奇问道:“你师傅是谁啊?”

    “呃,这个……”如星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歉意的看着聂霜紫道:“阿紫,对不起,我师傅不让我们在外面报他的名号。说是人世险恶,他名声太大容易给我们招来麻烦。”

    “没关系,我只是随口一问。”聂霜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想了想道:“如星,我的身体情况,你别对扶桑和采衣讲。她们一直以为我只是身子比别人弱了些,不必给她们添上多余的忧心。”说完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是别对任何人讲。”

    如星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阿紫,每个冬天,你一定都过的特别辛苦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