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怒火重重

    第八十四章:怒火重重

    聂霜紫站起来摇了摇头,接着扫了一眼举目望不到尽头的茶园笑了笑:“这儿风景当真是不错,只是此次不是游玩的时机。走吧,咱们收拾一下,也准备回去了。”

    “是。”

    陇云应了一声,提过自己的篮子和采衣的篮子到聂霜紫身边。走到一半时脚步忽然顿住,微有诧异的看着聂霜紫的背后。

    “怎么了?”

    发现陇云惊疑的目光,聂霜紫挑眉问道。说话间已经一边回过身往后看去,在看到身后不远处的人时,惊异的瞪大了眼睛:“二,二姐?”

    聂映梅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从未见过的狼狈模样。青丝凌乱,衣裳破损,身上和头发上既沾满了泥巴又沾满了草屑,唯一还算得上干净的只剩下那张布满滔滔怒火的脸。

    聂霜紫快步走到聂映梅身边,蹙眉问道:“二姐,你这是怎么回事?”

    聂映梅低头看了看她,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竟闪电般的举起手来毫不犹豫的就是对着她挥出一鞭子。

    茶园里蓦然风狂,蜂蝶惊散,长鞭在空中挥出一道狠绝的光影,却在即将落在聂霜紫单薄的身子上时被一只手牢牢攥住。

    “贱婢,放开!”

    聂映梅对着抓住她鞭子的陇云就是一声吼,手上使劲的就往回扯鞭子。

    陇云牢牢抓住鞭子纹丝不动,看着聂映梅沉下了一张脸:“聂二小姐,你最好解释一下,突然出手伤姑娘的原因。”

    聂霜紫眼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方才因为躲无可躲太过害怕而紧闭上的眼睛,心中的惊惧一时还无法平复下来。扫了一眼两人僵持的画面,又把目光放在了一副发狂样子的聂映梅身上,一头雾水的皱紧了眉头。

    “解释个屁,我想打谁就打谁!”聂映梅涨红了一张脸,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憋的,大喝道:“我聂映梅从来就是想打谁就打谁,何时需要给谁解释过?”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陇云冷笑一声,冷眼扫过架在两人之间的长鞭,沉声道:“长这么大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事。妹妹送给姐姐鞭子,可这根鞭子用来打的第一个人,却是她自己!”

    聂映梅一僵,使劲拉扯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偏头怔然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鞭,银牙猛然狠狠的咬在了一起。

    “二姐。”见聂映梅终于有片刻冷静下来,聂霜紫示意陇云放开鞭子,赶在她再次发飙前问道:“你冷静点,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我呢?二姐。”

    陇云虽然依命放下了鞭子,却还是站在聂霜紫身前护着她,所以聂霜紫只能透过陇云的肩膀打量聂映梅的神色。

    聂映梅咬牙压抑着怒火,缓缓低头看着垂地的长鞭,嘲讽的笑了笑道:“前不久你问过我,为什么要讨厌你。那时候我没想出理由来,但之后真的有认真去想过。可现在想起那时候的一番思索竟然还觉得没有理由讨厌你的自己真是可笑,大姐说得没错,讨厌你这样的人哪里需要去找理由,厌恶你的理由明明有那么多。”

    聂霜紫还是皱眉:“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看,你又摆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样子了。”聂映梅抬头盯着她,失望到极致反而是如此难得的冷静:“你问我怎么了,你真的不知道我怎么了吗?我现在这么可笑的样子不就是你想要见到的吗?你用那样一个好听的理由把我引出来,把所有人聚在一起,不就是想要让我看你和李婉清那个贱人演的这场戏吗?现在戏都演完了,你还假惺惺的挂着那副善良的样子给谁看?”

    眼角滑落下一滴泪水,被她抬手狠狠擦去,抬着下巴做出骄傲不服输的样子一句句道:“你就是想要报复我而已,我都懂,从前我对你那么坏,你不过是使了些小伎俩报复我而已。可是,可是贱丫头,不,聂霜紫,你联合外人,联合李婉清那个贱人毁掉我的喜欢,毁掉我和叶虽钧的缘分。我恨你,从现在开始,我会恨你。”

    这些话字字分明又字字清晰,载着厚重的决绝响彻在这一方绿意葱茏,花香飘溢的茶园里,宛若奔雷。

    可聂霜紫只是略微沉下了脸,连名带姓的喊她,再次问道:“聂映梅,你能不能说清楚讲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这些狠话给我听,有什么用?”

    “我来,就是要给你说这些狠话的。”聂映梅抬高下巴,将手里的长鞭一丢,冷冷道:“你的鞭子,还给你,我不稀罕了。我会去找一根更顺手的,到时候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话音落下,聂映梅转身离开,抬脚的时候右脚微微的颤了颤,转瞬就又若无其事的迈了出去。

    聂霜紫低眸扫过她的双脚,在看到血迹斑斑的裙角和绣鞋时眸光一沉:“你的脚怎么了?”

    聂映梅没有回头,脚步停也不停的道:“你没资格管。”

    “聂映梅,你站住。”

    聂霜紫抬脚就要追上去,却被陇云拉住了手臂阻止道:“姑娘……”

    “陇云,你快放开,她的脚被捕兽夹夹伤了,如果这个时候独自出庄子会有危险!”

    聂霜紫回头着急的对陇云喊道,陇云一怔犹豫道:“可是……”

    “小姐!小姐!大事不好了!”

    采衣急奔而来的呼喊截断陇云未完的话语,聂霜紫和陇云皆是一愣。待采衣气喘吁吁的跑到跟前来,聂霜紫才问道:“怎么了?”

    采衣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奴,奴婢在庄子里听,听说二小姐把李小姐给推,推下河里去了。还听说叶掌柜不但亲自救了人回来,还,还很生气。奴婢过来的时候,林总管已经请了好多大夫回来。”

    “二姐把李婉清推进河里了?”

    聂霜紫皱眉反问,听到这句话再联想聂映梅方才发狂的情绪,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心里渐渐发沉,她果然还是太乐观,李婉清果真没有消停。

    采衣肯定的点点头,聂霜紫这下真的是沉下了一张脸道:“走,回去看看。”

    陇云唤道:“姑娘,聂二小姐……”

    说着指了指聂映梅离开的方向。

    聂霜紫望了一眼她手指的地方,聂映梅的身影已消失不见。暗叹了一口气,抿了抿唇道:“原想着就算不能真的亲如姐妹,但能维持表面上的和谐也是好的,却连这一点都不能。”

    弯身捡起地上的长鞭递给陇云道:“罢了,先回去。放心吧,我会让人把她找回来的,这件事因谁而起,就让它因谁结束。”

    其实无关她什么事,这本是那三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她只是不小心身在此处,身处其中被无心猜忌拉扯进来而已。但聂映梅有一句话没有说错,终归是她给了李婉清今日这样的一个机会。如果不是她,李婉清碰不到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三人聚首,玩不出这样的苦肉计。聂映梅今日受到的伤害,她是其中串联成因的绳子。

    急步回到众人住所,一路往李婉清的房间而去,半路看到不少忙碌穿梭的下人从那个方向出来,想来真是不小的阵仗。

    原以为会看到一个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李婉清,却没想到还未到她的房间,就在小花园里的九曲桥上碰上了正往外走的两位正主。

    李婉清和叶虽钧。李婉清一脸苍白,看起来像是刚苏醒,叶虽钧在她身侧扶着她,两人悠哉的似在闲庭漫步。

    他们一定不知道,方才在外头因为他们两个,差点上演了一出姐妹反目,庶姐弑妹的大戏。

    聂霜紫在桥的另一头停下脚步,一言不发的看着逐渐走近的两人。

    直到李婉清和叶虽钧走得近了,叶虽钧无意中抬头看到她才道:“聂姑娘?”

    聂霜紫抬脚走过去,暼了一眼两人亲密的样子,将目光转向李婉清,轻声道:“我听说,我二姐把你推下河了?”

    李婉清咳了一声,点了下头道“你别怪她……”

    “她是怎么推你的?”聂霜紫又走近两步打断她的话,和李婉清面对面,抬高自己的双手,一左一右的问道:“是用的这一只手?还是用的这一只?”

    “还是两只一起用的?”

    说着两只手搭在李婉清肩上,明眸看着她略有些躲闪慌乱的样子笑了笑:“看来哪样都不是呢。”

    搭在肩上的两只手突然发力,几人还没反应过来,聂霜紫拽着她的衣服就往九曲桥下毫不犹豫的推了下去。

    只听“啊”的一声,噗通一下,才落水不久的李婉清又掉进了桥下的池塘里。

    “李小姐!”

    “你若是敢救她,我就让你在凤城里再也呆不下去,今生今世也无缘再见我二姐一面。”

    聂霜紫淡淡的出声,威胁眼看要跳下去救人的叶虽钧道,目光看着在水里扑腾不已的李婉清无动于衷。

    “聂姑娘!”叶虽钧动作僵住,缓缓回头皱眉道:“是叶某亲眼所见……”

    “你亲眼所见?好一个你亲眼所见。”聂霜紫勾唇浅笑,难得的露出带着寒意的笑容,看着叶虽钧声线清冷道:“在天素居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的目光总是在看着二姐。我以为你已经看了她很久,我原以为你注视了她这么久,当是明白她是一个什么人的人的。可原来我高估你,才害了我二姐。叶虽钧,在你眼中,我二姐是那种做了什么事却不敢承认的人吗?她做事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哪怕任性也从来不觉得要向谁解释。她这辈子第一次想向一个人解释,第一次希望有人能理解,可是你,你不相信她,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原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