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逐渐明朗

    第六十五章:逐渐明朗

    “你倒是个明白人。”燕倾轻轻一笑,坐直了身子,取过一旁的羽扇轻摇,也不拐弯抹角道:“那两位小姐咄咄逼人,我也是真的看不过去。但是,我对姑娘的糖人也同样有意。”

    说着抬起柔媚的双眸锁着她:“姑娘可否将你方才所捏的糖人卖给小女子?”

    果然又是王爷大侠的倾慕者啊!聂霜紫仔细看着燕倾覆在面纱下的倾城轮廓,心里想着爱慕苏垣的人恐怕都得从东城门排到西城门了吧?

    那家伙真是一祸水……

    “姑娘?”

    聂霜紫摇摇头道:“抱歉,要让燕倾姑娘失望了,我不能卖给你。”

    “姑娘可是在意价钱?小女子愿出一百两,请姑娘割爱。”

    燕倾不在意她的拒绝,微笑着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茶几上。

    “抱歉,我不卖。”

    聂霜紫再度毫不犹豫的拒绝令燕倾有些愣住,一旁侍候的红衣丫环却看不过眼了,冷叱道:“你这人好不知足,难道姑娘出一百两还不够吗?若不是这糖人捏成了墨王殿下的模样,哪里会有人买?”

    没有人买又如何?她又不是小贩,更不稀罕那些钱好吗?聂霜紫撇撇嘴,压根就不是价钱的问题。

    “莲儿。”燕倾举起羽扇制止了她的话,美眸细细的看着聂霜紫,半晌才目露深意的道:“看来姑娘也是舍不得这个糖人。这糖人既是姑娘自己的手艺,姑娘思慕墨王,大可想捏多少便是多少,为何不愿成全小女子一番?”

    聂霜紫自己倒茶的动作一僵,错愕的抬头看着燕倾,她说啥?

    “姑娘方才说过你见过墨王,当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世间再没有如他那般绝世风华的男子,沙场朝场皆是王侯。是一面也好,是一眼也罢,在看到他的时候,你便当知自己与他的距离是渺如万里。他那样绝世的人,自然也该当配绝世的女子。”燕倾又重新斜倚回榻上,玉臂撑着头,眼睛里浮现傲气与聂霜紫对视道:“姑娘这一生,兴许再也不会与王爷有何交集,何苦还要存这痴心妄想的心思?”

    聂霜紫低首不语,手指摩挲着茶杯似在想着什么。燕倾眼眸波光流转,羽扇在身前摇出优雅好看的弧度。她低头看着聂霜紫放在一旁的糖人,那糖人跟苏垣有七分相似,神态眉眼都是淡漠的模样:“在凤城之中,我见过太多倾慕王爷的女子,她们以为不顾一切能换来一丝垂怜。呵,可王爷那样的人,你再喜欢他,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这句话说到后面有些自嘲,像是也在说她自己。

    “我不卖。”聂霜紫纠结在一起的秀眉缓缓松开,抬头又是拒绝。说完这三个字,她站起身撩开车窗帘子望了一眼外面,转头对燕倾道:“姑娘若无其他事情,那我便在这里下车吧。”

    她那没得商量的样子令燕倾当真有些愣,微怒道:“你……为什么?你可知在凤城,我燕倾是何许人物?”

    方才见这丫头,看她上了马车后举止自如,还以为她是个有眼力劲的。没想到她和言悦色,好说歹说,这丫头还是拒绝,难道真的不晓得在凤城若是得罪她燕倾会有什么后果?

    聂霜紫低眉:“没有为什么,你就是出再多的钱,我也不想卖。商家买卖,讲究的是你情我愿。燕倾姑娘名冠凤城,应是不屑做以权压人的事的。”

    “那倒未必。压与不压,得看我的兴致。”

    燕倾眸子暗含淡淡的威胁看着她,想要在这丫头身上看到点慌乱的样子。只可惜,话落半天,她还是失望了。聂霜紫平静的与她对视,面上没有半分害怕的意思。

    这丫头若不是真的胆子大上了天,便是身后有所倚仗了。燕倾收回目光,偏头对红衣丫环道:“去让车夫把马车停了吧。”

    红衣丫环诧异的瞪大眼睛,姑娘就这么放过了这不知好歹的丫头?

    但诧异归诧异,她瞪了一眼聂霜紫,还是听命走了出去。不多时,马车一阵摇晃,在路边停了下来。

    “多谢姑娘,打扰之处还望姑娘见谅。”

    聂霜紫抱起桌上的吃食,向燕倾行了一礼告辞。

    “你真的这么喜欢他?”

    转身不过走了两步,燕倾对着她的背影轻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语气有些说不出的情绪,像是怜悯,像是可惜。

    聂霜紫听见这话,也叹了口气。这怨妇似的口气,看来不知道痴恋王爷大侠多久了,想了想回过身来道:“在姑娘眼里,人分三六九等,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对王爷的喜欢是卑微又廉价,是痴心妄想。可哪怕是妄想,就让我这样妄想下去吧。我喜欢他……”

    说着停了下来,聂霜紫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说出这四个字。可这四个字说出口,就像晴阳穿透浓雾,散去阴霾,多日来笼在心头的迷茫一一消融而去,顿时明朗起来。

    她看着燕倾,清亮的眸子里光华流转,唇边露出一抹开心的浅笑:“我喜欢他,这是我的心意,是我自己的事。哪怕卑微又廉价,我也想这么喜欢他。喜欢一个人,是这世间上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的权利。也因为付出的是我的喜欢,对我来说它就是最珍贵的。”

    换而言之也是无价的。换作是燕倾她自己,应该也明白,不管是一百两还是一万两,都是买不到一个人最喜欢的东西的。

    燕倾怔愣的看着她,羽扇拿在手里都忘了摇动。直到聂霜紫掀开车帘下了马车,她才回过神来。

    柳眉微蹙的低声问道:“你这丫头,是什么人?”

    聂霜紫站在路旁,看着燕倾的马车在眼前渐行渐远,长长的舒了口气。抬头凝视着天上的浮云流动,闭了闭眼,在心里腹诽道:这简直就是一个糖人引发的血案呐。

    凤凰楼里人流不歇,笙歌长驻。楼里深处的雕花阁楼,珠帘垂地,粉纱罩顶,是燕倾所住的阁楼。

    “路过前院听说姑娘回来了,此行可还顺利?”

    琴兮敲门而入,撩开珠帘,见燕倾坐在琴旁,温笑着问道。

    燕倾抬目看他:“我不过就是一个唱曲的,出门又不做什么大事,有什么顺利不顺利可言。”说着伸手拨了拨琴弦,揶揄睨他道:“这么迫不及待的过来,不是为了看我顺不顺利,而是为了看你托我带的药材顺不顺利吧?”

    琴兮轻轻一笑:“自然也是有这原因的。”

    “我就知道。”

    燕倾轻切了一声,指了指桌上的一个长锦盒道:“那药材就在那里了,你拿走吧。”

    “有劳姑娘奔波了。”

    琴兮拱手作了一个谢礼,拿过锦盒查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下头。转头看着燕倾,目光有些思量。

    见他好像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燕倾疑惑道:“怎么,还有事?”

    琴兮犹豫了下道:“路过前院时,除了听到姑娘回来的消息。还听说姑娘在回来的途中在街上看中了一件小玩意,但是有个不识趣的小姑娘扫了你的兴致。”

    “你是听谁说的?是莲儿对不对?”燕倾先是不解,随即皱眉,面上浮上不悦:“这丫头跟了我这么久,怎么还是改不了这乱嚼舌根的毛病?一件小事也能传的人尽皆知。”

    “她只是过于关心你。”

    “我是主,她是仆,我要她的关心做什么?”

    燕倾不屑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走近桌边,替自己倒了杯茶水。正欲饮下,茶杯递到唇边又停下,抬头看着琴兮道:“你提起这事,莫不是怕我余怒不消,回头想法子整治那丫头,所以想替她求情?”

    琴兮拱手道:“望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

    燕倾好笑:“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

    旋身在桌边坐下,撑头看着面前这个年纪比自己大上一岁,世事阅历,人情心计却完全不及自己深的大男孩道:“你啊,与其总是发多余的善心去关心那些不相干的人,不如替自己多加谋划,早日从我这里赎得卖身契,换回自由。你不是一直很想过回以前那种四处漂泊的生活吗?”

    琴兮愣了下,摇头道:“并非漂泊,只是游历。”

    燕倾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低头轻叹:“这世上多的是无根可依的人,你有根不依,非要过那种居无定所的日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琴兮笑了笑:“世间风光无限,既活一世,自然要去亲眼见过一番,才不遗憾。”

    “我是无根之人,可做不到你这般潇洒。”燕倾摆了摆手,站起身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记着那丫头的。与其把心思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我不如多想点法子讨墨王欢心,那不是更实际点吗?”

    “墨王?”

    琴兮皱眉念道,这个人物在凤城,谁都不会陌生呢。

    “那丫头虽然不识抬举,但手是真的巧。”燕倾低眸解释道:“我原先是想将那糖人买下来,然后送给王爷博他开心的。”

    “可现在想想,他要是看到了,应该是大发雷霆才对,怎么会开心呢?”

    不会开心的。她从来没听过,有谁能让那个男人开心。

    琴兮看着她那笑容渐渐苦涩,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男女之事,他确实不懂。想了想,只能说一句:“我知道,你很喜欢他。”

    是啊,她是真的喜欢他。

    燕倾怔了怔,抬头看他,笑了笑道:“世人皆说我燕倾心高气傲,眼高于顶,我从来不否认。那些王孙公子,高官大臣不是不好,可我就是一个也看不上。好不容易现在遇到了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可如今,却是我配不上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