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多余

    第五十八章:靠近或远离

    夜风习习,拂去了些许酒意上来的燥热。聂霜紫抬头看了看头顶树上簇簇如雪的杏花以及那一轮弦月,又幽怨的转头看了看厨房里早已凉透的一桌佳肴。

    唉,看来王爷大侠果真如他们所说,一声不吭的就玩失踪,今天恐怕是等不到他回来了。亏她等了一天,还做了那么多拿手好菜出来,王爷大侠真是没口福。

    苦笑了笑,站起身来准备回房歇着去,转身走了两步却又不甘心的停下脚步。

    或许,或许他已经回来了呢?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司漠又在账房里忙着,他回来了也不一定有人知道啊?也或许他等下就回来了,她是不是该去看一看?

    纤手紧握成拳,又慢慢松开,她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咬牙下定决心。她去看一眼,就看一眼,如果王爷大侠回来了,那就刚好可以用膳。如果还没回来,那就把饭菜放在他房里,好让他回来可以看到,也可以知道她在等他。

    她可不想初来乍到就被冠上失职的罪名。

    打定主意,聂霜紫二话不说就钻回厨房里热菜。不大一会儿,她就提着满满一篮子的菜肴出了厨房,往苏垣的院子而去。

    墨王府一到了晚上,真的是万籁俱寂。白天还能看到不少的仆人走动,入夜之后人影却少得可怜,只剩下庭院各处的宫灯孤零零的挂在檐角。这一眼乍看上去像鬼屋的所在,聂霜紫可不敢天真的以为周围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有。那些隐在黑暗的角落里,她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注视着这座王府呢。

    墨王府铜墙铁壁的名声不会是徒有虚名,必然有它的特殊之处。从王府里的每个人都不是泛泛之辈,连扫地的下人都身怀武艺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墨王府以及它的主人的强大。

    她其实很好奇,按照外界的说法,王爷大侠回国也不过短短五年,过去的日子都是在西凌以质子的身份而活。如果真是这样,那以这样短的时间,他是如何创造出这样的势力以及拥有众多能人异士跟随的呢?

    好奇是一回事,可其实也不太想深思,也不太敢知道。一个人有多强大,背后所承载的东西就有多沉重。王爷大侠那看似轻描淡写的过往,究竟筑刻了多少霜刀血剑的艰辛,那并不是她可以了解的。

    白天的时候不觉得,如今一个人走着才发现厨房离苏垣的院子当真远,就连她的紫苑阁也是。真不知道是怎样孤僻的性格,才会这样恨不得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

    这样想着时,云晖院已经遥遥在望。抬头看到院中灯火通明,聂霜紫的脚步停下来,竟抿唇发起呆来,头顶树木的阴影将她笼罩而进。

    想了半晌,脑海里却一片混沌,什么事也没理出来。估摸着是那两瓶“浮云醉”酒劲上来了,聂霜紫觉得头有些晕,也觉得自己此刻站在这里真是固执的有点反常。

    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等王爷大侠回来?总觉得要解释些什么,但解释时要说些什么话比较好,她也想不出来。

    自嘲的拍拍发晕的脑袋,聂霜紫长叹一口气,算了,那些想不明白的事就都留到明天想吧。她得趁着自己没昏昏欲睡前把晚膳放到王爷的院子里,再把自己挪回紫苑阁的房间里才行。

    “这个时辰,你在这里做什么?”

    脚步才刚迈出去半步,身后就冷不防的响起淡淡的询问声。聂霜紫被吓的轻呼一声,闪电似的回过头,却咔嚓一声险些扭到了自个的脖子。

    “王,王爷?”

    聂霜紫结结巴巴的唤了一声,被吓得跳出喉咙的心脏还没收回来。她的天呐,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不?为什么这些人总喜欢在人背后出声呢?

    苏垣微皱了下眉头,他站在她身后看了她着实有好一会儿了,可发现她站在这里除了发呆就是叹气,别的什么举动也没有。他不想自己的院子里站一块人形雕塑一整夜,才出声提醒她,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

    在想些什么?

    “你,你回来了?”

    聂霜紫吞了吞口水问道,话出口却暗自里白自己一眼,这不是废话嘛。

    苏垣点点头嗯了一声。

    气氛有些尴尬,聂霜紫才想起他刚刚问自己是来干什么来着,低头道:“我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了,但又担心你回来,所以就来看一看。”说着抬起头道:“果不其然你真的回来了呢,倒没有白来一趟。王爷,你今天在外头有好好吃饭吗?晚膳有没有吃?”

    苏垣淡道:“没有。”

    果然,聂霜紫心里暗道一声。抬起手上的篮子晃了晃,微微一笑道:“就猜到王爷可能没有吃。我这里做了很多好吃的,王爷要不要吃一些?”

    苏垣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她提着的食篮,没有答话。聂霜紫怕他拒绝,又赶忙补充道:“这些菜我做了一下午,都是我最拿手的。王爷不吃的话,我一个人又吃不了,这些菜就要浪费了。”

    而浪费是可耻的呀,所以王爷你好歹吃一些吧。

    苏垣走近两步靠近她,还没说别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喝酒了?”

    “啊,呃,是啊。”聂霜紫心虚的后退一步,干笑一声道:““浮云醉”真的很好喝,颜宿公子又说这酒后劲不大,忍不住就多喝了些。不过我酒量很好的,王爷放心好了。”

    其实她酒量一点也不好,但是不这么说的话,王爷大侠会不会以为她是跑过来发酒疯的?

    “拿进来吧。”

    看了她半晌,像是蹙眉思索了很久才同意勉强吃一些,苏垣总算淡淡的说了一句,说完率先走进院子里。

    聂霜紫舒了一口气,抿唇偷笑着跟在他后头。

    一路跟着苏垣直接到了他的房间,进了房以后苏垣一声不吭的入了内室。聂霜紫在外头等着,大眼从进了这里后就滴溜溜的乱转没停过,四处打量着他的房间。

    第一次进来王爷大侠的房间,这里面的摆设跟她想像的风格完全一样。大而空旷,除了必须的家具和一些单调的字画挂在墙上,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冷冰冰的房间,跟他那个冷冰冰的人一样。

    身后响起脚步声,聂霜紫回头,见苏垣已经从内室出来,一会的功夫就换了身衣裳。原本的黑袍被换下,换上了一袭简便些的素衣,整个人显得没那么冷冽了。

    他走过来在桌边坐下,聂霜紫连忙凑过去打开食篮替他布菜。

    她抬头间见到桌上微暖的烛光,墙壁上映出两人的影子,抿了抿唇,多希望那看似心平气和相处的影子能是真的。将筷子递给他,聂霜紫偷偷觑了一眼他,吞吐了好一会儿才道:“王爷,你以后要是再出门,能不能跟我说一声?哪怕就是派个人过来知会我一下也好啊。”说着耸耸肩,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指着那些菜道:“不然你看,我在等你,又做这么多菜,浪费了真的是挺可惜的。”

    “不需要等本王。”

    苏垣不在意的淡淡说了一句,眸子随意的扫过那些菜肴。

    聂霜紫替他盛汤的手一顿,转目看他:“可是,我现在不是奉旨负责王爷的膳食吗?”

    苏垣抬头看她道:“他们没告诉你,本王……”

    “他们告诉我了。”聂霜紫将汤碗放在他面前,轻声截下他的话道:“他们告诉我了,王爷什么时候想吃了,自然会传膳。没有传膳的时候,便是你不想吃,那样我甚至不必到厨房里去。”

    初听到这些的时候,她觉得这世上真的没有比给王爷大侠做饭这差事更轻松的活,也没有比在墨王府做事更享受的厨子了,可是……

    “可是,这样你好不了啊。”她真的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脸上写满的表情都是不赞同:“王爷,你是有“厌食之症”的,不能由着自己的心意来才是。皇上下了旨,希望我能帮你把这坏毛病改过来。可哪怕是改一点点,都需要王爷你的配合啊。”

    她这话落下,苏垣终于不再是无动于衷,淡漠的眸子审视了她好一会儿,才淡淡扯唇道:“没必要。”

    “什么?”

    “今日的早膳你也看到了,本王有吃。你的手艺很好,便是一碗粥,都是本王吃过最好吃的。”苏垣放下筷子,端起一旁的酒杯浅酌,又缓缓道:“可也仅仅是好吃。除此之外,于本王而言也没什么不同,你什么都改变不了。不要再做什么多余的事,没有必要。”

    “多余?你觉得我今天做的事都是多余的?”聂霜紫低下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没错,今天的早膳他虽然吃了,但那两口跟等于没吃也没分别。

    心里浮上类似生气的情绪,又被她狠狠压下,再度开口还是劝说的语气,就想着把他说服:“我们连试试都没试过,怎么就改变不了呢?王爷,你看,我刚来到这里,对你什么都不了解。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吃咸的,还是喜欢吃淡的,喜欢吃甜的,还是喜欢吃辣的,这些我都不了解。我们明明什么都还没开始尝试,你就这样否定我,也否定你自己。王爷,你觉得这样好吗?”

    苏垣沉默了半天,才放下酒杯。抬起眸子的时候,那眼中分明多了些什么,像是不悦,像是厌倦。他开口,声音冷冷的:“为什么要了解?今日本王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

    聂霜紫一阵怔愣。

    他站起身来逼近她,那浑身的气压也是冰冷,像阵刮得人生疼的寒风。聂霜紫也并不是害怕,可还是忍不住往后倒退。一步一步的,直到后背抵上雕花缕空的屏风,退无可退了才停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