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姑娘与众不同

    第五十五章:姑娘与众不同!

    阳光穿过云层,驱散薄雾,暖洋洋的洒下来。聂霜紫伸了个懒腰,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色,然后往厨房而去。

    天已大亮,这个时辰王爷大侠估计已经下了早朝了

    好说歹说,采衣总算不那么钻牛角尖,但是说什么也不肯出房门,并且一副打死都不会在短期内去后院的凛然样子。聂霜紫无奈,只得自己去了后院打水洗漱。

    远远便见到厨房处炊烟袅袅,阵阵香味扑鼻而来。聂霜紫吸了吸鼻子,顿觉得饥肠辘辘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奔向厨房,

    厨房的院子里,圆滚滚的卢仁家正坐在杏花树下吃早膳,见到她进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阿,阿紫姑娘。”

    昨日聂霜紫已经将所有人对她的称呼统一,那些什么三小姐聂小姐的唤法全部被她否掉,一致改成了阿紫姑娘,虽然她的本意只是让大家叫她阿紫……

    聂霜紫扫过他面前桌子上的食物,眼睛忽亮:“油条!包子!还有豆浆!”快速跑过去,期待问道:“大叔,还有吗?”

    “还,还有的。姑娘要吃这个么?”

    卢仁家抓了抓脑袋道,有些犹豫,这些都是普通百姓才会吃的小食物。

    “嗯。”聂霜紫点点头,刚好庖辉从厨房里出来,她立马凑上去要。庖辉也是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依言从厨房里给她拿了一些。

    看着聂霜紫不拘小节的在木桌边坐下,准备在这里开吃的样子,庖辉和卢仁家都有些愣。聂霜紫察觉到他们异样的目光,浅笑道:“怎么了吗?”

    庖辉老实道:“阿紫姑娘,你同我们以前见过的官家小姐不大一样呢。”

    “是吗?那你们别将我当做官家小姐就是了。来到这里,我和你们是一样的。”伸手拿起油条咬了一口,聂霜紫眼中浮现隐约的怀念之情,真是好久没吃过了呢。抬头笑道:“这些都是庖大叔你做的吗?手艺真好!”

    庖辉听了她这话受宠若惊,不好意思的憨笑。

    聂霜紫说的却是真心话,这油条面揉的极软,当真是好吃。这位炮灰大叔就是不做大厨了,开个早餐铺,生意也一定是红红火火。

    许是聂霜紫随和的好脾气使然,庖辉和卢仁家渐渐也不再拘谨,面对她时也不像昨日的小心翼翼,一惊一乍了。但还是不敢逾越的和她同桌吃饭,只是站在一旁等着她吩咐。

    聂霜紫边吃边瞄向厨房,好奇问道:“厨房里好香,庖大叔方才是在做什么?”

    “小人在准备王爷的早膳。”

    “王爷的早膳?”聂霜紫拿起一个包子,起身道:“那我看看。”

    说话间人已经往厨房里走,庖辉和卢仁家亦也跟上。

    灶台上摆着已经做好的菜肴,聂霜紫只看了一眼,秀眉便皱了起来。庖辉在一旁观察她的神色,见此有些忐忑的问道:“阿紫姑娘,有什么不对么?”

    纤指一一划过那些被盛装在精致碟盘里的佳肴,聂霜紫抬眼道:“五菜三汤,海花蛤,乌鸡,鲑鱼……,庖大叔不觉得,作为一顿早膳,这些菜不但奢侈而且过多了么?”

    “这……”庖辉也看了看那些菜,为难道:“的确是如此,但往常我们都是这般做的,毕竟这是王爷要吃……”

    聂霜紫摇头打断他:“王爷也是人,吃不了这么多的(更何况还是个厌食的)。而且早膳应以清淡为主,不宜油腻。”

    她说得有理,庖辉人又老实,没有什么反驳的话,想了想反而虚心的问道:“那姑娘觉得,做些什么比较好?”

    聂霜紫晃了晃手里的包子笑了笑:“包子豆浆就很好啊。”

    “不不不!姑娘开玩笑呢!”卢仁家连忙挥手摇头不赞同道:“怎么能给王爷吃这些?”

    “唔。”聂霜紫扫了一眼厨房,将一旁木架上的竹笋拿起来看了看,三口两口将包子吃掉,点头道:“那就让我再做一些好了。”

    庖辉犹豫问道:“可是,王爷这时候已经快回府了,再做怕是来不及了吧?”

    “没事的,就让我试试吧。”

    甩了甩左臂,聂霜紫轻微的蹙了下眉,随即不在意的舒展开,微笑道:“就只是做一小锅粥应该来得及的。”

    粥?庖辉和卢仁家一愣,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但聂霜紫已经凑近灶台开始忙活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司漠来到厨房外,聂霜紫的干贝粥也新鲜出炉。

    看到聂霜紫在厨房,司漠明显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收起了惊讶,转眸看向庖辉问道:“王爷的早膳呢?”

    庖辉指了指聂霜紫。

    聂霜紫将锅里的粥盛进大瓷碗,拿上一碟小菜和一道烤鸡一起放进食篮里,提起来冲司漠笑道:“早膳在这里。”

    看到那几乎是前所未有简单的早膳,司漠也只是挑了下眉头,并没有说什么,点头微笑道:“有劳姑娘了。”

    伸手欲接,聂霜紫却提着食篮绕过他,径自往外面走去道:“不用客气,请大人带下路吧。”

    “诶?”

    庖辉和卢仁家齐齐惊咦一声,司漠却转身快步追上去将聂霜紫拦住。

    “送膳之事就不劳姑娘了,请姑娘将早膳交给小人。”

    “没关系,小事而已。”聂霜紫摆摆手笑道,一副乐于助人的样子。

    司漠仍是挂着微笑:“请姑娘将早膳交给小人。”

    聂霜紫歪头看他:“大人日理万机,怎么连这小事都要亲力亲为?我左右也没有什么事,帮你送一下也没什么的。”

    司漠撑着头,笑容有点挂不住了:“王爷不喜打扰,除了小人其他人是进不了他的院子的。”

    “所以说我才让你带路嘛。”

    所以说姑娘你这是到底帮在哪?

    “司漠。”

    聂霜紫收了笑,认真的叫了他一声,这是她进府以来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从我进到墨王府里以后,我就发现你们每个人都在犯一个错误。”

    司漠一怔。

    “你可知道王爷为什么会有厌食之症?”聂霜紫踢了踢地上的落花,不等他回答又道:“你不知道。”抬起头来:“或者说,除了欧阳阡以外,你们谁也不知道。”

    司漠也收敛了笑容,目光凝练的看着她。

    聂霜紫继续道:“他是个好主子,这一点我看得出来。所以你们很关心他,只要他好,你们就是丢掉性命也不会有一句怨言。但是所谓的为他好……。司漠,你觉得怎么样才是为他好?”

    她这样问着,但谁也没有说话,三个大男人都陷入沉默。顿了顿,她道:“这个错误,是高低。你们将王爷看得太高,将自己看得太低。所以,即使关心着那个人,你们也无法改变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王爷他或许并不是讨厌食物,他只是吃不下。你有没有想过,王爷或许并不是不肯吃,相反,也许他也很想好好吃饭,甚至希望能同别人一起好好吃?可是从来没有人问过,也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因为,你们都不敢。”

    “我来到这里,是希望他好起来。但倘若我在这里做的所有事都跟之前所有人做的都一样,那这些事又凭什么能让他好起来?”捏紧食篮,聂霜紫将之举到司漠面前:“你自己选择,是像之前那样亲自把饭菜端到他房间里,然后又亲自去收回凉掉的饭菜。还是,让我去试试。”

    司漠抿唇看着眼前的女孩,她说的笃定,是料定他的选择不会超出她的意料吗?

    沉默半晌,他才缓缓开口:“从我决定跟随王爷的那一日起,我就未曾做过一件违逆他命令的事。不仅是我,这个王府里的每个人都是如此。哪怕是一件小事,都不会允许有半分差池。”

    聂霜紫神色未动,很耐心的等着他说完。

    司漠唇边复又勾起笑来,无奈的摇头,这个女孩跟他打探到的情报可真是完全不同啊。可是意外的,原本对她没抱希望的心里,竟又开始浮现期待了。

    想了想,又道:“原本还疑惑王爷为何会同意姑娘进府,虽说皇命难为,但王爷从来不会为难自己去迎合别人。现在想来,可能便是因为是姑娘,所以王爷才同意的吧。”

    “诶?”这下轮到聂霜紫愣了。

    司漠笑了笑,转身在前面带路:“姑娘请跟我来吧。”

    很好,他同意了!聂霜紫心里暗赞一声,顿时将司漠那没头没尾的话抛到脑后去了,欢快的跟上他的脚步。

    庖辉和卢仁家一脸茫然的目送他们离开。话说,方才这两位的对话他们完全没听懂啊。

    刚走出门口,聂霜紫脚步一顿,蓦然想起房间里的采衣也没吃早膳。回过头微微一笑,对庖辉和卢仁家道:“两位大叔,能否请一个丫环姐姐帮我……”

    又突然想起这王府里除了她跟采衣之外没有多余的女性生物,只得悻悻摆手道:“算了,大叔帮我留着吃的,我回来再给她带回去吧。”

    采衣现在估计不太想看到男人,她默默的想……

    离开厨房,往苏垣的云晖院而去,一路分花拂柳,王府处处流光的景色收在眼底。

    聂霜紫深吸了口气,紧了紧手里的食篮给自己打气。

    没有关系,虽然王爷大侠脾气不好话又少,可只要她脸皮厚点磨着他,总能找到让他好好吃饭的法子的。

    她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对他却着实没有信心,毕竟在他眼里,她跟其他人真的是没有什么不同。但坐以待毙也不是什么好事,只能这样子主动点去找方法,如果能帮到他就好了。

    他肯定会好起来,但如果她是能帮他好起来的那个人,她会觉得高兴的,也不枉她和他这样相识又乌龙的来到他身边这一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