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护卫一翮

    第五十四章:护卫一翮

    清晨的雾气未散,天际蒙着一层薄灰。采衣踏着黎明的晨雾往后院而去,为聂霜紫准备洗漱用的水。

    昨日初到墨王府,趁着聂霜紫休息的时候,她就第一时间摸清了紫苑阁附近的所有院落。王府里人不多,地方虽大,却也不易迷路。

    行至后院院门口处,依稀的水声传入耳畔,采衣诧异的停下脚步。

    水声?莫非有人起得比她还早么?

    猜想也许是王府的下人,采衣并未多想便举步踏入了院子里。可刚刚走进,抬头的瞬间却整个人僵立在原地。

    薄雾笼着的大院落里,宽大的水井旁,全身赤 裸的男人蹲在井边正拿着水桶冲浴。哗啦的水声里,雾气微微散开,男人健壮的肌肉曝露在晨曦的微光里。

    “咣当!”

    木盆掉落下地,发出在这个寂静的清晨里显得尤其响亮的声响。男人一惊,迅速回过头来,一眼便看见了院门口处目瞪口呆的女孩。

    男人凌利的视线终于让采衣从呆愣中回神,死命的闭上眼睛强自镇定,可死闭着眼睛还是无法镇定,最终还是发出一声尖叫,捂着眼睛快步跑开。

    “喂!”

    男人大喊一声,连忙丢下水桶,捞起一旁的衣服套上。快步追上惊慌失措的女孩,男人拉着她的手臂道:“姑娘,请冷静些,听在下说……”

    话未说完,采衣闭着眼睛回身抬腿就往他脚上踩,脸红的像是烧起来般:“放开我!”

    男人利索的避开她踢过来的腿,还想再说,没想到采衣却一口咬上了他拉着她手臂的手。男人抽了抽脸皮,吃痛的放开手。采衣咬着唇,头也不回的跑了。

    男人捂着被咬出血的手,皱着眉头看着女孩跌跌撞撞跑远的背影。

    院子里突兀浮现嗖嗖影动,风声不起,落叶未惊,可周围假山石上,树上已在转瞬间出现十几个黑衣暗卫。

    “队长,发生什么事了?”

    一名暗卫瞄了眼女孩跑远的方向,疑惑的问道。

    另一名暗卫从树上落下来跳到男人身边,看了眼他的手:“队长,你的手?”

    “队长,你的衣服?”

    坐在假山石上的暗卫指了指男人衣衫不整的模样问道,他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男人身上。

    男人额角的青筋暴跳:“管那么多做什么?给我各司其职去!”

    “队长,现在是换班时间。”

    “……”

    “一大清早,这是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缓缓响起,男人抬头,远处的月洞门后,司漠慢悠悠的踱了过来。

    扫了一眼院子里或趴或蹲或站或吊的十几个男人,司漠挑了挑眉:“暗卫们的议事处什么时候改到后院里了?”

    他这轻飘飘的话语落下,暗卫们背后齐齐冒出一层冷汗,动作整齐划一的向司漠行礼道:“参见总管!总管,属下告退!”

    告退的声音还未散开,十几个人再度化成道道黑影,眨眼间就隐匿不见踪影。

    闪得倒挺快!司漠轻哼一声,又把视线落在唯一留下的男人身上,扫过他现在的样子,似笑非笑道:“一翮,莫非你这是刚从温柔乡里爬出来?”

    “滚!”一翮翻翻白眼,从温柔乡里爬出来?也不想想他敢吗?揉了揉额头道:“碰见了一只小刺猬。”

    “哦,小刺猬?我倒是不知王府里还养了一只会咬人的小刺猬。”看到一翮手上留有血痕的牙印,司漠眼里闪过了然,轻皱眉道:“不会是你一大早又去后院冲澡,结果把昨日进府的两位姑娘中的一位给吓到了?”

    一翮偏过头不说话,司漠不悦的挑眉:“我记得我已经提前警告过你们这群大佬爷们今时不同往日,以后冲澡得换个地了。”

    一翮皱起浓眉:“我忘了。”

    他一时之间,还真不能习惯王府里有女人这种生物。

    “不管怎么说,这事你都惹出来了。穿好你的衣服,随我去紫苑阁赔礼道歉再说。”

    双手背在身后,司漠施施然转身往紫苑阁的方向走,神色间倒没有多大担心。

    昨日里见着的聂家那对主仆,聂三小姐举止有礼,神态洒脱,年纪虽小但看得出是个进退有度的人,绝对有着和她外表不同的心计。方才若是她撞见,必然不会那般失态咬人,再加上现在这个时辰,想来咬了一翮的人是聂三小姐的贴身丫环。

    既然不是主子,那就好说了。否则相府小姐的清誉,一翮可赔不起。

    一翮有些犹豫,看着司漠的背影吞吐道:“那个,不会要我负责吧?姑娘家们不是都很在乎这个吗?可错不在我呀!”

    司漠头也不回:“真要你负责倒也不错,你自己找了妻室,我日后也少操心一桩事。”

    一翮咬牙跟上:“喂,我说真的!”

    司漠回头眯眼看他:“说真的,她看到了多少?”

    “额,这个……”一翮僵硬的停下脚步,挠头不确定道:“全,全部吧?”

    “那你还是乖乖负责吧。”

    “……”

    聂霜紫睡得正香,紧闭的房门突然发出巨响,硬是把她给惊醒了。睁着惺忪的睡眼往房门处瞄去,却见采衣慌慌张张的在房门前,嗯?搬桌子?搬桌子堵住房门口?

    聂霜紫惊奇的挑眉,揉了揉眼睛道:“采衣,你在做什么?”

    采衣一惊,拖桌子的动作停下,回头见她醒了过来,憋了半天的眼泪唰的就掉了下来。惊魂未定的扑到床上,采衣抽抽噎噎道:“小,小姐!小姐!有狼,有狼啊!”

    “哈?”聂霜紫先是被她这见了鬼的惨淡模样吓了一跳,又被她说出口的词弄的一愣:“狼?什么狼?”

    “色狼!”

    采衣头埋在被子里,哭着道。

    聂霜紫:“……”

    话说这个词她教给采衣将近十年了,今天可真是第一次听到她嘴里蹦出来啊。

    安抚了采衣好一会儿,才听她断断续续的说完事情的经过,房门外就不出意外的响起了司漠的敲门声:“阿紫姑娘,司漠求见。”

    聂霜紫下了床,费力的搬开桌子,打开房门前回头看了看窝在床边的采衣,失笑的摇了摇头。

    房外站着的除了司漠,还有另外一个未曾见过的男人。这男人身材高大挺直,皮肤偏黑,样子长得英俊,一对剑眉里却蕴着长年杀伐下来的淡淡戾气,一看就是个经常在生死边缘打滚的武人。

    可此时,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男人正低着头站在门前,抿着唇看着自己的脚尖。聂霜紫暼过男人,看向司漠:“大人,这是?”

    “姑娘,这位是王府的护卫队长一翮。”司漠拱手向聂霜紫介绍道。

    一翮抬头打量了一眼聂霜紫,行礼道:“一翮见过姑娘。”

    聂霜紫笑了笑:“大人不必多礼。”

    “不知采衣姑娘可回了院子?”司漠看了眼她身后紧闭的房门,指了指一翮道:“方才一翮与采衣姑娘在后院闹了点误会,小人特地带他过来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按照采衣的说法,貌似这个护卫队长才是苦主吧?被看光的人不是他么?

    聂霜紫挑眉看向房内,恰好此时采衣从房间里探出个头来,看到外面站着的一翮,二话不说又把头缩了回去同时重重关上门。

    聂霜紫摸了摸鼻子,回头耸肩道:“看来采衣现在不太想接受大人的赔礼道歉呢。”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桩意外。回头我劝劝她就是了,你们也不必放在心上。倒是奇怪,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事。大人在后院……难道不会造成别人的困扰么?就是被其他女子看到了也……”聂霜紫倚在门口,托着下巴看着两人,疑惑刚问出口,蓦然一顿难以置信道:“难道说,王府在此之前一个女的都没有?”

    两人点头。

    聂霜紫:“……”

    这果真是个狼窝

    打发走司漠两人,聂霜紫转身回房里。

    虽然此前已经听过不少王爷大侠不好女色,不喜女子近身之类的各种传言。但真的接触到事实,聂霜紫还是感觉吃了不小的一惊。这么大一个王府,除了她和采衣竟然没有半个女的,她真的很怀疑王爷大侠是真的只是单纯不好女色还是根本对女人唯恐避之不及。

    怪不得昨日在府里见到的下人以及庖辉等人初看到她们时眼里都闪过惊奇,原来是因为女人在这里就相当于是个异类。

    采衣抱膝蹲在床边,已经不再哭哭啼啼的,但一张小脸还是红的鲜艳欲滴。看见她进来,咬着唇羞红着脸道:“小姐……”

    “已经没事了,那只狼走了。”聂霜紫走过去,好笑的拍拍她的肩:“是你偷看到了人家洗澡,又不是人家偷看了你洗澡,这么一副丢了贞洁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小姐!”采衣瞪圆眼睛:“这,这可是男人,奴婢,奴婢第一次,看,看见……”

    回想起刚才的画面,采衣就觉得脸红的像是烧起来般,根本说不出口。

    聂霜紫是真的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上次她不是也不小心偷看了王爷……咳咳!但想到采衣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自幼和她生活在后院里,别说是男人的裸体了,连男人也没有见过多少,也就能理解她现在这么激动的样子了。

    想了想,不怎么有诚意的安慰道:“没事,就当做偷偷看了副春宫图长见识,睡一觉就忘了。”

    采衣:“……”

    见她还是紧锁着眉头,聂霜紫搅了搅脑汁,又想出一个开导的法子,煞有介事道:“要不,我让他娶了你?”

    采衣:“小姐,奴婢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了。”

    聂霜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