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炮灰和路人甲

    “你们是什么人,在做什么?”

    聂霜紫默然无语,采衣两步上前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道。

    那两人拜天拜得正激动,猛然听到声音皆是一愣。回过头来看见是两个女孩,眼里都露出了惊惧的神色,但不到一会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惊惧的神色立退,改而一脸热切的迎了上来。

    “您,您就是聂小姐吧?”

    那位瘦男子平凡的相貌上一双小眼睛闪闪发亮的,殷切的盯着聂霜紫。待聂霜紫点头后,更是兴奋不已:“真的是您,太好了!聂小姐,您,您先请坐。”

    说着将聂霜紫往树下的木桌处引,聂霜紫和采衣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但还是依言走过去坐下。

    刚坐下,一旁胖的圆滚滚的男子就手脚利索的奉上了茶:“聂,聂小姐,您请喝茶。”

    聂霜紫看着面前还冒着热气的茶水,瞄了一眼圆的像颗丸子似的男人,很好奇他这茶是从哪里掏出来的。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睨着两人道:“请问二位是?”

    这两个男子从表面上来看,也约莫有三四十岁的年纪了,真好奇是什么事能让他们像刚刚那样激动的拜天拜地的。

    “哦哦,忘了给您介绍一下,我是庖辉。”瘦男子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老实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旁的胖男子:“他是卢仁家。我是之前负责王爷膳食的厨子,他是我的……”

    “噗!”

    聂霜紫突如其来的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一滴没漏的招呼在了正前方的人身上。庖辉摸了一把脸上的茶水,抽着嘴角吐出最后两个字:“助手。”

    采衣赶紧将手绢递过去:“小姐,你没事吧?”

    “咳,咳……抱,抱歉,失礼了。”

    聂霜紫一边擦着嘴边的水渍,一边向无辜被喷的庖辉道歉道。不是她想这么喷的,实在是这两位的名字实在太,额,与众不同了。

    炮灰?路人甲?这两名字实在是太有现代的即视感了。

    庖辉扯下腰间的抹布擦脸憨厚笑道:“没关系没关系,小人是粗人,不在意这些小事的。”

    聂霜紫收回被雷到的思绪,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两人。这一胖一瘦两位大叔不但名字搭,站在一起的身材比例也协调的很,真是天生一对的好搭档啊!

    采衣看了看两人,好奇问道:“两位大叔怎么会认识我家小姐,还有方才,你们是在做什么?”

    现在想必凤城很少有人不知道她这因为一道菜出名的小姐吧?聂霜紫在心里腹诽的吐槽道。

    “我们昨天就接到司漠大人的告知了,知道今天小姐会到王府来。只是没想到小姐这么快就过来,还以为要晚些时候。”卢仁家解释了一下,不好意思道:“厨房还没收拾干净,小姐见了怕是要见笑了。”

    聂霜紫抿唇笑了笑:“大叔说笑了。”

    她有什么好见笑的?这两位大叔怕是以为她是那种娇娇弱弱的小姐,看不惯油腥杂乱的厨房。可也不想想,她既能有一身傲人的厨艺,又怎会看不起厨房这样的所在?

    “那刚才?”

    采衣指了指还摆在地上的香案,对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幕念念不忘。

    “呃,这个。”

    庖辉看着她们两个,吞吐着不知道该怎么说,犹豫了半天才道:“小姐听了别生气才是,我们是因为有人来接班了,一时太过高兴所以才……”

    “接班?”

    聂霜紫挑了挑秀眉,对这个词十分不解。

    “小姐,您还不知道吧?王府里的厨子都不是自愿进来的,都是被欧阳公子从各地给“抓”回来的。”

    庖辉说着又狠狠擦了一把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道:“小人原本是南方粱城第一大酒楼,四季青酒楼的掌勺大厨。三月前欧阳公子到南方做生意,在四季青里吃了小人做的一道菜后就执意下重金聘请小人到王府里负责王爷的膳食。小姐你想啊,王爷“厌食”之名早就传遍北启国了,那么多大厨都束手无策,小人怎么敢来?”

    “嗯,若是换成我,我也不来。”聂霜紫赞同的点点头,随即挑眉道:“可是你还是来了啊?”

    提起这个,庖辉嘴里就直泛苦:“这,这要怪我家那个贪财的娘们!欧阳公子开出的重金太多了,她看了眼馋,要死要活的逼着我来。”

    说到这里顿了顿才又补充道:“可是按照王府的规矩,除非是欧阳公子找到更好的厨子来代替或者王爷不再厌食,否则是不能辞掉这活的。”

    “王爷厌食真的有这么严重么?你不过才干了三个月就这么想离开王府?”

    采衣纳闷的问,有些不能理解。

    庖辉和卢仁家一致的狂点头,是真的很严重啊!

    并非这活不好干,相反负责王爷的一日三餐再轻松不过了,跟他们在酒楼饭馆里累死累活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不用干活光伸手拿钱。但是这对一个厨子来说却难免煎熬,天下间的好厨子大都有同样的心理,热爱料理的同时也希望带给食客满足,有人爱吃他们才爱做。

    你想想,一个原本优秀的厨子,进了王府之后做的每一道菜都没人吃(主要是唯一吃的那个人不吃。),最后沦落到几乎是专门负责王爷养的那头白虎的吃计。长此以往,身为厨子的自信心自然被打击的一点不剩了。

    过往那些负责王爷膳食的大厨,听说最后都是以改行不再做菜为结局,而庖辉明显是不想自己最后也落得这么个结局的。

    聂霜紫关心的却是别的:“那你一个月的工钱是多少?”

    “额,回小姐,是五百两银子。”

    庖辉说起这个数目也是吞了吞口水,在王府三个月赚的比他在酒楼里干四五年赚的还多,这工钱也是他这个小老百姓唯一舍不得的东西了。

    这么多?聂霜紫咂了咂舌,果真是重金啊!听到这数目,她心里平白遭受无妄之灾的忿忿又平衡了些许。

    这么说来,还是挺划算的。

    庖辉小心的看着聂霜紫的神色,生怕她激动起来也不想干了:“小姐,你不要怪小人多嘴,小人也是怕你蒙在鼓里不知情。但是你知道了这些情况不愿留下来的话,就得跟王爷好好说说了。小人虽然没怎么见过王爷,但听府里其他下人说,王爷还是很好说话的一个人的。”

    庖辉觉得,聂小姐是官家小姐,自然跟他不一样,不必畏惧强权,想离开还是做得到的。

    他也觉得这么一个小姑娘,能做出令欧阳公子满意的佳肴,厨艺当在他之上。若是这么个喜欢做菜的小姑娘因此自信心被打击,从此否定厨艺,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聂霜紫抬头看他,心里不由对这个瘦瘦的厨子生出一抹好感。这人明明十分迫切的希望有人来取代他的位置,但在明知说出实际情形也许会把人吓跑的情况下,还是选择坦诚告诉她,憨厚老实也挺善良。

    轻摇了摇头:“庖大叔放心,我是自愿来的,这些情况也有所预料,并不意外。”

    说着歪了歪头笑道:“大叔不如跟我说说王爷平日里用膳的习惯,以及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或是特别不喜欢吃的吧?”

    “王爷不挑食的。”卢仁家在一旁道:“他什么都不喜欢吃。”

    “……”

    东夷国听冥山,山峰直入云端,层层叠叠的青石阶隐在云雾里,阳光斜斜洒落穿过云雾,映出古老的轮廓。青石阶上,是一座巍峨高大的山门,大片的长春藤爬满斑驳的石柱,山风吹过,重重绿叶晃动中露出山门后屹立的百年宗祠一角。

    东乾宗,东夷国的国宗。

    “噼啪!”

    五色烛照亮的大殿里,低沉的声响打破一室寂静,裂缝似攀爬的蜈蚣寸寸蔓延,转瞬布满青铜鼎。

    “还是失败了……”

    须发皆白的老人看着面前爬满裂缝的青铜鼎,干枯的手掌紧攥成拳,脸色阴沉的道。抬头看着殿顶,繁复的壁画绘出的都是几百年来东乾宗的辉煌,目光忽的就变的沉重起来,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童男童女,至阴生人的心,至阳生人的血,一一试过却都一一失败。世间难寻的药引当真求而不得,无论我花费多少心血都无法寻觅到。找不到最合适的药引,也无法用其他的代替,难道当真是天命不可违么?”

    一声长叹落在殿里,老人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沧桑的眼底划过决然的神色,冷笑了一声:“不可违么?东夷祭司向来只顺应天命,可这一回,天命却要亡我,我就是违了又如何?”

    老人话落转身离开,袖袍一挥,殿里燃着的五色烛跳跃着转瞬熄灭,黑暗覆盖下来,将青铜鼎的光芒掩盖。

    他要倾尽所有,去违一次不可逆改的天命,倾尽所有,去博一个涅槃重生,决不让东夷百年江山亡在他的手中。他会去找到最合适的药引,铸就东夷踏血而战的魔兵。

    世间难寻又如何?那个药引,只要它存在在这世间,他就能找到它。

    殿门缓缓打开,等候在殿外的童子瞧见老人出来,忙上前恭敬行礼道:“师父。”

    “听言,去召集宗内所有弟子,上听冥顶,为师要行五乾天算之术。”

    老人淡淡的话语方落,童子震惊的抬起头,脸色血色一下子全退,难以置信道:“师父,这……”

    老人抬袖挥手,淡道:“去吧。”

    童子像是仍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呆站了半晌,在老人那不容更改的神色下,才领命而去。

    老人站在大殿前,狂风吹起衣袂飘飘,看着眼前山间云雾,重叠楼宇。这一方天地浩大,顿觉人力之渺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