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终入墨王府

    “可那时候有多喜欢,现如今就有多恨。”

    一阵风吹过,一朵被雨打残的蔷薇花滚到了她裙边,她捡起来,在手心里缓缓转着继续说道:“三姐那样聪明,却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人心易变这四个字。不,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信罢了,因她不是一个善变的人。大姐恨她当初拥有太多,这恨是妒。我恨她心如明镜太过善良,这也是妒。你说这侯门似海,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往上爬,甚至不惜踩着别人也要往上爬,怎么就只有她,始终能保持这份初心呢?”

    天上的流云浮动,风中夹着的暗香飘来,似在呜咽。聂青芙站起来,转头看向凝翠自嘲道:“以前大娘还活着,三姐有依靠的时候,我忘了翠姨的死不要脸的跟在她身边。现在三姐一无所有了,我见风使舵的奔向了二房,顺带捡起了以前对大房的恨。凝翠,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自尊,很恶毒?”

    聂青芙说话的口气像是在问凝翠,也像在问自己:是啊,你怎么就这么没有自尊,这么恶毒?

    凝翠使劲的摇摇头,泪水乱飞:“没有!没有!奴婢明白,小姐活得很辛苦,有很多的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聂青芙摇摇头,抚了抚发髻,抬眸时又是那个嘴边总是挂着虚伪笑意的四小姐。

    “凝翠,今日你我只当自己没来过花园,没听到什么。我对你说的那些话,你也忘了吧。”

    “是。”

    ……

    回到自己的院子,聂霜紫紧紧咬住的那口气才松了下来,一放松便险些摔倒,幸好及时扶住了桌子。暼了一眼左手,果然伤口已经裂开,殷红的鲜血浸透衣袖,正缓慢的流到手背。

    好险,再在祠堂多拖一会儿,铁定会被她爹发现她受伤,选择少说废话多妥协果然是对的。

    采衣手忙脚乱的找药膏和绷带,她在桌边坐下径自研究起聂丞相交给她的瓷瓶子。按照聂丞相的说法,这瓶子里装的是种能减弱高手内力的慢性药,不会伤及性命。而聂丞相这么做的原因是,墨王武功高强,又带兵如神,已经严重破坏了朝局平衡,皇上为此早已深感忧愁。他身为百官之首,一朝丞相,自然理所应当替皇上分忧解劳,所以他要替皇上拉回被打破的平衡。

    能减弱内力的慢性药?是慢性毒药吧?聂霜紫在心里鄙视了一声,她爹真当她傻的不成?对于聂丞相那口若悬河的一番说辞,她半个字也不信。相反她也看出来了,她爹打算利用她,却并不准备告诉她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对于他爹说的,是皇上暗中授意,她倒是有点在意。可能吗?那可是王爷大侠的亲爹?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的老爹,聂霜紫又深深觉得,在这个亲情寡淡的世道上,真的是什么都有可能的……

    “有很多人想要本王的命。”

    想起昨天晚上她问苏垣为什么会有人追杀他时他的回答,聂霜紫又不禁叹气,王爷大侠,你说的很多人里,可也包括你亲爹?

    “小姐,我们真的要按照老爷吩咐的,在墨王爷的饭菜里……”

    采衣动手给她包扎,见她一直盯着小瓷瓶不动,忍不住问道。

    聂霜紫摇摇头:“我不会这么做的。”

    “啊?那你为何还答应老爷?”

    聂霜紫对她翻了翻白眼道:“那种情况,你家小姐若是不答应还指不定他怎么折磨你家小姐我呢。”说着耸耸肩:“又没人规定答应的事一定得做到。”

    采衣汗颜的干笑了笑,她怎么就忘了,她家小姐有时候摇身一变就会成无赖,丝毫不能以常人眼光去看待她啊!

    墨王府云晖院,苏垣的书房。

    苏垣正坐在檀木桌后处理账册,昼风趴在他桌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呵欠。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司漠的声音响在门外:“王爷。”

    “进来。”

    司漠推门而进,却只站在门边拱手行礼道:“参见王爷。”

    苏垣头也未抬,淡道:“何事?”

    “明日聂三小姐就要依旨入府,负责王爷膳食。不知聂三小姐的住所王爷打算安置何处?属下好派人收拾。”

    “随你安排。”苏垣无所谓道,待司漠领了命转身走出门外不过一脚,笔尖一顿又道:“离本王越远越好。”

    司漠:“……”

    第二日,天气晴朗,春日暖洋洋的洒满凤城的大街小巷。如此天气,当真是出门踏青,搬家迁居的好日子。

    一大早,墨王府华丽非常的马车就停在了相府门外,引来街上无数百姓驻足围观。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两天的时间,相府三小姐因为一道菜被贬去墨王府做饭的事已经像风一般传遍凤城。

    于是乎,凤城里甚至凤城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丞相府的三小姐因为在皇后娘娘的寿宴上做了一道令人赞不绝口的佳肴,皇上爱子心切,所以下令让其到墨王府专门负责墨王爷的吃饭大计。

    这个消息刚散开时,引来无数热议。有些嫉妒墨王爷的就同情聂三小姐的无妄之灾,有些仰慕墨王爷的就嫉妒聂三小姐飞来横“福”。总之,聂霜紫因为一道菜,出名了。

    所以当聂霜紫在聂丞相和二夫人以及聂映雪等一干娘子军的“依依不舍”的送别下,笑得脸都要僵了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百姓就结结实实的愣住了。

    怪不得临出门前,她爹硬是又将她赶回房里重新打扮,感情是知道这大门外有一堆人等着看传说中的聂三小姐呢。

    聂霜紫抽了抽嘴角,深切觉得自己被卖了。忽然觉得如果她搞不定王爷大侠不爱吃饭的坏习惯,那以后一定会被凤城百姓的口水喷死,从而声名狼藉,回到相府以后的日子就会更不好过……

    即使聂霜紫已经是一脸菜色的难看,负责来接人的司漠也依旧挂着和蔼的笑容。

    聂丞相上前笑着寒暄:“司漠大人,以后小女就叨扰王爷了,不通礼数之处,还请大人担待。”

    司漠拱手回礼:“相爷过谦了,小人才要请相爷包涵,要委屈三小姐一段时日了。”

    “呵呵,哪里哪里,不委屈……”

    在一片看似和谐的笑声中,聂霜紫僵着脸被塞进马车里。

    待马车开始动了,聂霜紫揉了揉僵掉的脸,叹道:“采衣,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墨王府的厨师死亡率那么高了。”

    采衣不解:“诶?”

    小手一捶车板,聂霜紫悲愤道:“他们是因为搞不定王爷的厌食症,做出来的菜吃不下去的事被全城的人都知道了,所以悲愤而死了!”

    “啊?”

    马车一路收到无数注目礼,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墨王府,这个传说中的墨王爷住的地方……

    “聂三小姐,您的住所已安排妥当,小人现在带您过去。”

    下了马车,司漠谦和有礼的在前面引路,一路为聂霜紫解释着王府里的一切事务:“王爷已交待过,三小姐搬进来还未适应,可以先休息两天。两天之后,再接管王爷的膳食也不迟。王府里规矩不多,一切自由,除了王爷所住的云晖院不得许可不能擅进之外,其余地方小姐都可以来去自如,另外……”

    聂霜紫频频点头,不禁感叹这位司漠管家可真是位彬彬有礼的好好先生啊。像苏垣那样的人竟然会有这么一位管家,真是令人意外。

    “三小姐,到了,这便是你的住所,紫苑阁。”

    随着司漠的声音,聂霜紫抬头看向面前的院子,惊得睁大了眼睛,采衣更是没忍住惊呼出声。

    聂霜紫真怀疑司漠是不是带错了地方,这,这是她将要住的地方?也太,太大了吧?难道说王府里对下人的待遇都这么好?她只是来当个厨娘的吧?

    “三小姐,怎么了?”

    瞧见眼前主仆吃惊的样子,司漠眼里带了笑意,微笑着问道。

    “呃,没,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院门口上的牌匾字写的很好看。”

    咳了一声,聂霜紫伸手指了指头顶牌匾上写的龙飞凤舞的字掩饰道。真糟糕,她为什么有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司漠抬头看了看,笑道:“哦,这是王爷亲手题的字。”

    “诶?”聂霜紫愣了一下:“王爷亲手题的?”

    “是的。”司漠点点头解释道:“闲时练字写着打发时间的,这府里每座院子都有王爷题的字。”

    聂霜紫:“……”

    她到底在瞎高兴什么?

    “大人,请问王爷现在哪?”

    将行李放进房间,眼见司漠准备离开,聂霜紫连忙叫住他道。

    司漠回头微微一笑:“三小姐叫小人司漠即可,王爷现在在苓园。”

    “那,那么,苓园在哪?”

    一会儿之后,聂霜紫就站在了苓园门口,同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这儿会叫苓园了。

    因为这座花园,种的全部是栀苓花。不,不应该说是花园,因为她一瞬间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像回到了凤城郊外的那片栀苓花海里。

    白色的花海铺在地面上,连绵到视线的尽头,花海后是波光粼粼的湖面以及遮天蔽日的树木。

    司漠把她带到院门口就离开了,她一边在花海里走一边在心里吐槽:这墨王府到底有多大?竟然能做出这么大一座原生态后花园?

    正惊叹的入神,熟悉的兽吼声低低响起,聂霜紫抬眸四顾,一眼就看到了立在雪色花海里的墨色身影。

    在周围洁白如雪的花朵映衬下,苏垣一袭黑袍尤其显眼,就像是一张洁白的宣纸上落下一滴墨般,但却奇异的不会令人觉得不和谐。脚步轻移时,可瞧见偶尔一两片花瓣沾上袍摆,眷恋着不肯落下。

    而他现在在……聂霜紫目光下移,落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拿着的木勺上。

    王爷现在在,浇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