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棋子?女儿?

    第四十九章:棋子?女儿?

    天大亮之前,聂霜紫和采衣才得以回到相府。

    蹑手蹑脚的回到院子里,聂霜紫才松了口气。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望着采衣提着的瓶瓶罐罐颇感无奈。

    “小姐,你休息下。奴婢给你拿干净的衣服,再帮你换药。”

    采衣将手上的伤药搁下,边转身去衣柜里的拿衣裳边道。

    听了她的话,聂霜紫抽了抽嘴角。她不过受了点皮外伤,那几个人硬是塞给她这么多伤药未免太夸张了点。

    想起和扶桑苏垣他们分开时,他们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送药给她,她就直想翻白眼,这是把她当药罐子不成?莫说是扶桑姐弟和萧钰宸了,就是欧阳阡也掏了不少上好的金创药出来,更别提如星恨不得跑回妙玉堂给她搬药过来的架势了。

    这就导致了她面前这高高的一摞伤药,外敷的口服的一应俱全,连去药铺抓药看大夫的功夫都省了。可这么多,她用半年都用不完好吗?

    心里虽这般想着,但因着他们这些人的关心,聂霜紫却真的开心,半点也不计较昨晚的遇险了。好在虽然惊险,并没有一个人受到太严重的伤害。她还好,如星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小姐,你快些把衣服换下来,待奴婢给你上完药后,你赶紧的去歇着。”

    采衣拿着干净的衣服走过来,借着窗外微亮的天色,还能看清她清秀小脸上的大眼红通通的一片。

    聂霜紫心里微叹接过衣服来,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好啦,我换了衣服歇着去。你也累了半宿,也歇着去。”

    这丫头怕是还惊魂未定呢,她跟着欧阳阡回去的时候,采衣都快哭断气了。

    采衣吸了吸鼻子点点头,催促她快去换衣服,自己则先是把伤药收了起来。

    这次歇息并未像聂霜紫所想的那样睡的昏天黑地,刚过午时,院子外就有人来,令得她不得不从睡梦中苏醒。

    “小姐,醒醒,付管家来了。”

    采衣低声呼唤的声音响在床侧,聂霜紫皱了皱眉头,睁开朦胧的睡眼便看见采衣担忧的眸子。

    “付管家?”

    聂霜紫疑惑的问道,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他怎么会来。

    “是的,已经在外头等了一会儿了。”

    采衣边扶她起来边点头道。

    简单收拾了一下,聂霜紫出门而去,果然在院子里看见等候着的中年人。

    聂霜紫抿唇微笑道:“付叔。”

    “老奴见过三小姐。”付管家行了一礼,恭敬道:“三小姐,老爷有请三小姐去祠堂。”

    祠堂?聂霜紫微微一愣,却也不在意的点头道:“既如此,有劳付叔带路了。”

    “三小姐请。”

    付管家看了看面前恬静的少女,想起方才老爷的神情,不禁心里暗叹。

    跟着付管家一路行至祠堂,祠堂大门敞开,聂丞相在堂前负手而立。

    聂霜紫敛下眉目,上前行礼道:“女儿拜见爹。”

    采衣亦也惶恐行礼道:“奴婢拜见老爷。”

    聂丞相冷眼扫过她,挥手让付管家下去才道:“起来吧。”

    话落转身行至供台前,伸手取过一把香淡淡道:“明日你将遵从皇命去往墨王府,临行前再给你娘上柱香吧。”

    闻言聂霜紫望向面前高高排列的祖宗灵位,心思微动,依言接过了香应道:“是。”

    将香点燃,敛裙下跪,恭恭敬敬的磕头拜了三拜。正欲起身时,却被聂丞相淡淡的出声打断了动作。

    “就在那儿跪着吧,爹有话要叮嘱你。”

    聂霜紫身子一僵,垂首道:“是。”

    说着将香递给了采衣,对着小脸苍白的她摇了摇头:不可妄动。

    聂丞相坐在一旁,威严的视线锁着自己这个娇小的女儿,半晌才道:“紫儿,爹这些年劳于政事,闲少在家,倒是让你二娘怠慢了你。”

    聂霜紫头也不抬,温顺道:“爹说笑了,二娘持家有道,何曾怠慢过女儿?”

    “你真是如此想?若是如此,你倒是大度。”聂丞相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不过无妨,爹已吩咐下去,待你从王府回来,便从竹林里搬出来,到清茴院去住。爹记得你小时候说过,很喜欢清茴院。”

    清茴院?聂霜紫平静的眸子终于有了些波动。

    清茴院,是这座相府里最好的一处院子,是她五岁那年,她爹为了她和娘亲所建。那座院子,付出了她娘很多心思,只是还没等到竣工,她娘就先死了。

    后来因为种种缘故,她没能住进去,二娘和聂映雪也没能住进去,这最好的一座院子,就这样空置了许多年。

    “怎么?紫儿不乐意么?”

    见聂霜紫半天不回应,聂丞相疑惑皱眉道。

    “有劳爹为女儿操心,只是女儿觉得现如今住的地方也挺好,何必再麻烦二娘操办搬出来?”

    聂霜紫低声推辞,话才落下聂丞相就道:“你是堂堂嫡出三小姐,谁敢将你的事视为麻烦?”

    这会儿倒是承认她的嫡出小姐身份了?聂霜紫自嘲的想,有些心累。

    聂丞相喝了口茶,目光凝聚,终是将正事搬了出来道:“更何况你这次墨王府一行,爹另外事情要吩咐。若是办成了,你便是大功一件。届时无论你想要什么,爹都会满足你。”

    “原来,爹并不是想和娘一起送送我呀?”

    低低的声音微讽着响起,聂霜紫一直低着的头终于缓缓抬了起来,清清亮亮的眸子看向他,又扯唇轻笑道:“爹可还记得,女儿上一次进祠堂是什么时候?”

    聂丞相一怔,还未说什么,聂霜紫便又道:“是在五年前,爹寿宴的那一天。那一年,女儿十岁。”

    目光从聂丞相身上移开,流转过祠堂里飘忽不定的长明灯,她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堂里落地有声,一个字一个字都十分清楚:“女儿还记得那次熬了三个晚上,亲手绣了副青山松的绣图给爹做贺礼。爹收到绣图的时候很高兴,满屋子的宾客都夸我绣的好。我也很高兴,因为那副图是我自娘离世后,绣的最好的一副。可后面大姐说,我偷了她的缎锦去绣的青山松,客人们于是都笑我。爹你很生气,当场就命人当着我的面把青山松给烧了。散宴后,你把我带到祠堂里,要我认错。可我分明没有错,又哪里来的认错?只是当时我怎么说,你都不肯信。那一次,你打了我十个鞭子,还下令说今后家族里的大小事都不允许我参与,你没有我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

    很长的一段话,聂霜紫叙述的很平静,像是在说着别人身上的故事,一旁的采衣却早已泣不成声,非要用手捂着嘴才能阻止自己哭出声来。

    聂丞相皱起浓眉:“你还提起那事做什么?爹念你当时年纪尚小,也已经不追究了,你引以为戒便是。”

    聂霜紫摇头,嘴角的笑意依旧:“也没什么,我记得这么清楚,也只是时时提醒着自己莫要再犯了那样的错。因了爹当时的一句话,自那以后,我也就真的未曾将自己当过爹的女儿了,只当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缓缓将笑容收敛,聂霜紫抬眸轻道:“只是,女儿不解,爹今日传女儿过来,又将女儿视为什么?是女儿?还是一个即将派上用途的棋子?”

    “碰!”

    青花瓷的茶杯摔碎在脚边,溅开无数碎屑。聂霜紫神色如常,跪着的身子动也未动,可采衣脸色一白,连忙跑过去跪在聂霜紫面前,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泣道:“老爷,不要,不要再伤害小姐了……”

    聂丞相怒气冲冲的拂袖而起,看也不看采衣就一脚将她踢开,走到聂霜紫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冷笑道:“好,好,不愧是程槿亲手调 教出来的好女儿,一语道破,言辞锋利。你果真如我想的那般聪明。只是,你重提旧事,这般语气,这般神情,难不成是想指责我对你不公么?你别忘了,当日对你的责罚全是你咎由自取,事隔多年,你不但没有悔过,竟然还有脸在我面前提起来!”

    事隔多年,好一个事隔多年。事隔多年,原来错的还是她。

    聂霜紫扯了扯嘴角,抬首目光和他直直相视,轻道:“爹莫生气,女儿岂敢指责,只是有自知之明,爹想要吩咐女儿做的事,女儿未必能做到。”

    “做不到?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说做不到?言语之间倒是忤逆的很,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呢?嗯?”

    聂丞相猛的蹲下来,抓起聂霜紫的左臂冷怒的盯着她。

    聂霜紫脸色忽地惨白,险些哼出声来,却又咬牙将涌到喉咙的闷哼吞了回去。

    聂丞相没发现她的异样,继续冷声道:“在这个家里,做不到我要求的事,你可知会有什么后果?你既然有自知之明,就该清楚,你生为我聂文礼的女儿,生在聂家,为家族付出一切就是你生来注定的命!是什么又有何分别,你是聂家的女儿,也是聂家的棋子!”

    手臂上一阵一阵传来钻心的疼痛直入骨骸,聂霜紫却眉头也不皱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似想把这个人此刻狰狞的样子再看的清楚些。再看清楚些,最好是刻进骨子里的看清楚。

    因为她是不重要的人,所以在她面前,连刻意的伪装都不必要,连一丝仁慈也不必要,就这样轻易的将自己丑恶的一面摆在她面前。

    这个人,是她的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