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情生

    第四十八章:情生

    暗沉无星的夜,初春的河水尚且带了冬天的冰冷。

    “如星,醒醒,如星……”

    从湍急的河水里爬上岸,萧钰宸将手中的剑丢在一旁,第一时间便去看身边陷

    入昏迷的女孩。

    如星全身湿透,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泛白的嘴唇紧紧抿着。即使萧钰宸连续的叫了好一会儿,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萧钰宸探了探她微弱的气息,不禁皱起了眉头。未多犹豫,俯身便将冰凉的唇贴了上去。

    唇上传来陌生的触感,如星纤长的睫毛动了动,带着些许迷茫的眼睛缓缓睁了开来。一片黑暗里,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她上方,唇与她的唇相贴。

    如星心里一惊,顿时清醒了过来,想也未想的推开了俯身在她身上的人,杏目圆瞪:“你……咳咳……”

    话未出口,便先呛了两声,咳了好些水出来。

    萧钰宸猝不及防被推开,待看见如星醒了过来后,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如星,是我。”

    “萧,萧大哥?”

    萧钰宸关心道:“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我,我没事。”如星拍了拍慌张乱跳的心脏摇头道。脸上莫名一热,她只好无措的左顾右盼,在看到周围漆黑一片,半个多余的人也没有时微愣。

    “萧大哥,我们这是在哪?其他人呢?阿紫,阿紫呢?”

    突然想起自己并非一个人落水,如星着急的问道。

    萧钰宸摇头:“当时情况有些乱,我只找到了你一个人。”

    “什么?”如星脸色一白,忽的抓住他的手慌张道:“萧大哥,阿紫,我们快去找阿紫啊!她,她还受了伤的……”

    想起被刺客踢下河之前的那一幕,如星的眼泪就跟掉线珠子似的往下落,一颗一颗砸在两人交握的手上。都怪她,她又一次害阿紫遭受无妄之灾了。

    “如星,你别急,我带你去找她。”

    萧钰宸沉声安抚道。其实他也很担心聂霜紫,虽然苏垣已先一步下水,但他是否已经找到聂霜紫还未可知。感受到如星湿透的身子微颤,萧钰宸问道:“如星,你现在能站起来么?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会再说?”

    “不用了,我能站起来,我们现在就去找阿紫。”

    擦了擦泪水,如星说着就猛的站起身来。可刚一动作,脚踝处就传来钻心的疼痛,疼得她立马失去重心往前跌倒。

    萧钰宸眼疾手快的揽过她的腰将她抱住,听到她咬着牙阵阵的抽着冷气担心唤道:“如星?”

    刚止住的泪水又哗啦啦的往外冒,如星抓紧萧钰宸的衣服缓了半天才道:“疼,萧大哥,我的脚好疼。”

    萧钰宸忙把她放下,一片黑暗里搁着绣袜检查她的脚,待手上摸到一块厚厚的肿起时才皱眉道:“看来是在河里时不小心撞到石头,伤了筋络了。你这样子没办法走,先……”

    “我不要!”如星一口打断,坚决的摇头道:“我不要留在这里,也不要先回去。我要去找阿紫,我一定要先找到她再说。”

    “如星,你不用太过担心。扶桑和天夏他们一定也在附近找,阿紫她不会有事的。”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萧大哥,今天是阿紫的生辰啊,可我却害她遭遇了什么?我明明答应过扶桑,今天一定要让阿紫开心的。可现在……我怎么能不担心?”

    一想到阿紫受了伤掉进河里,她心里的愧疚已经快把她淹没了,怎么还坐得下去,等得下去?

    虽然看不清楚,但几乎都能想象得到如星苍白的脸上挂着泪水又坚定的模样,萧钰宸叹了口气不再多说道:“好,既如此,我们便先去找阿紫再说,我背你。”

    说完便背过身在如星面前蹲下,如星愣了愣,随即点点头摸索着爬上去,眼泪却掉的更厉害。

    萧钰宸背着她在黑暗里前进,走了一会儿觉得背上原本已经湿透的衣服又沁入了温热的液体,无奈的劝慰道:“如星,别哭了。相信我,阿紫不会有事,没有人会有事的。”

    如星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在背后低低响起:“萧大哥,你觉不觉得我真的就像一个惹事精。以前在边城,扶桑总是这么说我,但那时候扶桑总能轻松解决麻烦,我心里还不大有感觉。可来凤城这些日子,我却真的觉得自己总是给你们添麻烦。我不止要靠扶桑救,还要靠你救,就连阿紫明明一点武功都不会,还一次两次的为了救我,伤了自己。”

    “怎么会呢?”萧钰宸微怔,接着摇摇头微笑道:“就算如星是惹事精也没关系,你还是个小姑娘,偶尔闯一下祸日子才会过得精彩啊。但今日这事是个意外,不怪你,你不要自责。”

    如星听了萧钰宸的安慰,心里感觉稍稍好过了些。说起来她也觉得自己实在算是幸运的,十五年来都在山上长大,一步也未踏入过红尘。初初入这纷扰世间,她就遇到了扶桑这样好的姑娘,现在还结识了阿紫和萧大哥。这几个人护她,包容她,对她真心情意,不曾让她在这人心险恶的世道里受一丝的伤害。

    她觉得,这世上,当真是没有几个人能有她这样的好运气吧。

    “萧大哥,你是不是对每个姑娘都这么好?是不是都会对姑娘路见不平?是不是都会在她们倒霉的时候,背,背她们呢?”

    抬袖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如星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贴着萧钰宸的后背低声问道。

    “嗯?”萧钰宸沉吟了一会儿,轻轻一笑答道:“路见不平只是江湖侠义,并不只是针对姑娘哦。至于背姑娘嘛,虽说萧大哥认识不少姑娘,但背姑娘的话,如星你是第一个呢。”

    夜风轻轻吹过,将萧钰宸微带着笑意的声音荡漾出去,缓缓铺开,一点一滴的像温泉水般沁入如星被冻僵的皮肤,直入心底。

    如星将脸颊更贴近了些许,情不自禁的在唇边绽开一朵青涩的笑花。

    “那可不可以,从今往后只背如星一个人呢?”

    低如蚊蝇的声音轻轻响在耳侧,却被风吹的模糊不清。

    萧钰宸疑惑回头:“如星,你说什……”

    问话只到一半,听到如星均匀的呼吸声,萧钰宸便好笑不已的停下。

    这丫头,前一刻还在边掉眼泪边和他说话,下一刻竟然倦极睡过去了,还真是……

    为了照顾沉睡过去的如星,萧钰宸特意放慢了脚步,在一片漆黑里踩着枯枝败叶前进。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前方风声里夹着细微的沙沙声逐渐靠近,萧钰宸走动的脚步才停下。

    不多时,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头顶的树上辗转腾挪,转瞬间就在他面前气喘吁吁的停下。

    “我还以为这一回你铁定要挂彩,没想到你居然毫发无伤,还兴致不错的和姑娘花前月下。”闻天夏喘了两口气,看了看萧钰宸和他背后的如星翻白眼道:“早知道就不跑断半条命来找你了。”

    萧钰宸看了看头顶黑沉沉夜幕,斜了他一眼。这里哪来的花?哪来的月?

    “怎么就只有你一个?”

    闻天夏耸肩:“那个比我脸皮还厚的欧阳啥跟着那头据说鼻子很灵的老虎去找另外一个姑娘了,至于慕容扶桑,则是守着那几个差点自杀的小鬼和丫头,在约定的地点等着咱们。”

    不说还好,一说闻天夏觉得他今天真是吃错药了,才会跟着萧钰宸出来弄了这一身麻烦。

    听着闻天夏这差强人意的叙述,萧钰宸强忍着抚额的冲动道:“那我们走吧,如星脚受伤了,必须尽快处理才行。”

    “你倒是怜香惜玉的很。”

    闻天夏揶揄的笑了笑,却依言转身在前面带路。

    “天夏,为什么欧阳阡一眼就识出了你的剑法?”

    走出一段距离,萧钰宸想起了一个让他差点忘记的问题,偏过头问身边的男人道。

    闻天夏脚步僵住,扯唇道:“我哪知道?”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目光转深:“或许,跟他有关吧。”

    “那个“他”,是你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吗?”

    如果是,那岂不是说那个人和欧阳阡有关系?萧钰宸暗忖。

    “嗯。”闻天夏嗯了一声,抬头望向漆黑如墨的夜空。

    “找了他这么久,也是时候该重逢了不是吗?”

    ……

    密林里蓦然传来野兽的低吼声,打断了聂霜紫正不断涌上来的睡意。心内一惊,她下意识的就转头往身旁看去,却感觉到身旁的苏垣已经站了起来。

    “王爷,是昼风吗?”

    扶着树干站起来,聂霜紫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轻声问道。

    这附近除了昼风这只老虎外,应该没有其他凶猛的野兽了吧?

    未等苏垣回答,林子里若隐若现的一点白色和逐渐出现在视野里的一丝火光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来的除了昼风,还有欧阳阡。

    看见他们两人的影子,欧阳阡还不等停下就大叫道:“谢天谢地,我可找到你们了。”

    “欧阳公子,怎么就你和昼风?扶桑呢?如星呢?可有找到她?”

    聂霜紫看了看欧阳阡身后,确定没有再多的人跟着后,担心的询问道。

    “放心吧,他们可比你好多了。”

    扫过聂霜紫狼狈的模样,欧阳阡取笑道。

    苏垣淡道:“刺客呢?”

    欧阳阡转目看他,摇头道:“除了死的,其他的都跑了。”

    那种情况下,他们几个忙着救人还来不及,谁还有空去生擒刺客啊?

    苏垣神色半点波动也没有,点头道:“嗯,走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