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赔一万两

    扶桑皱眉:“欧阳阡,请你说话客气点,萧公子说了,这只是个误会。”

    今天晚上他把阿紫害的不得不去墨王府之事还没找他算账呢,现在竟然又来这儿闹事了,这人果然欠揍。

    欧阳阡嗤了一声,正要再反唇相讥,闻天夏袖袍一摆上前两步抱臂挑眉道:“我打的,我也站出来了,你想怎样?”

    “好,很好!本公子被昼风追了将近十年也没舍得打它一下,你竟然敢伤了它,很好!”欧阳阡怒极反笑,说着就开始撸袖子道:“还怎样?当然是打你一顿再说!”

    话落竟真的朝闻天夏攻了过去,闻天夏轻蔑一笑,也抬掌迎了上去。

    两人打在一处,掌风掀起落叶纷飞。

    一旁几人连连退后几步,扶澈还边退边叫道:“怎么说打就打啊!”

    萧钰宸眉头微皱,转目看着已经走近在聂霜紫身边停下的苏垣。

    苏垣一靠近,聂霜紫连忙退开几步让出视线,讪笑道:“王爷,昼风没有大碍,不信你瞧!”

    说着再往一旁退了两步,下意识的就想离他周围的低气压远些。

    他要是也像欧阳阡那样生气了,她可架不住他的怒火啊。

    苏垣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昼风,淡漠的脸上表情没一丝动弹,并不言语,也不动作。

    如星凑近扶桑,拉了拉她的袖子轻声问道:“扶桑,这两人是谁啊?”

    扶桑语气凉凉的道:“都不是好人,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哦。”如星不明所以得点头。

    “长风剑法?你怎么会这套剑法?”

    欧阳阡错身翻开一段距离停下,打斗后的衣袍显得有些凌乱,但他却没有理会,目光诧异的看着对面的闻天夏。

    闻天夏的模样和欧阳阡差不多,红衣微皱,下摆沾了不少草叶,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蓝光泠泠的长剑。听到自家剑法从欧阳阡的嘴里吐出来,他身体一震,眸子却渐冷道:“无可奉告。”

    话落长剑再起,又朝欧阳阡攻了过去。

    欧阳阡抬起折扇一挡,瞪眼道:“你还打?好好回答本公子的问题先!”

    这搞不好是自己人,打错了他可就完蛋了。

    闻天夏不再说话,手上攻势凌厉,不见停手的意思。欧阳阡左抵右挡,没了刚才要死要活想揍人的架势,来往之间更像是特意在试探闻天夏的剑法。

    这时一抹黑影闪动,鬼魅似的出现在两人之间,袖袍甩动间,轻易的便将两人的招式化解并双双打退。

    “够了。”

    淡漠的声音毫无起伏的响起,苏垣的身影也应声而现,出现在两人之间。双手背在身后,幽深的眸子看着欧阳阡,暗含警告。

    接收到这记眼神的欧阳阡揉了揉气血翻涌的胸口,撇了撇嘴,这家伙又嫌他事多了。

    被苏垣一掌打退,闻天夏亦也闷哼一声,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长剑插进地面稳住身体,目光凝重的看着横在他和欧阳阡中间的男人。

    这个男人虽没见过,他却一眼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不愧是闻名北启的墨王爷,好快的速度,好高深的武功。

    萧钰宸走到他身边,轻问:“没事吧?”

    闻天夏摇了摇头,将剑拔起来插进剑鞘。

    萧钰宸看向苏垣拱手道:“王爷大驾,有失远迎,是草民等失礼了。”

    苏垣扫了他一眼,薄唇微抿道:“不必多礼。”

    王爷?

    如星拉了拉扶桑的袖子悄声问道:“他是王爷呀?”

    扶桑点了点头。

    “苏垣哥,你们怎么来了?”

    眼见打架的都停了下来,扶澈这时又凑近苏垣问道,但还是小心的停在离他五步的距离外。

    苏垣不语,只是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昼风。

    欧阳阡随着他的视线望去,随即也想起来怪叫道:“差点忘了。话说回来,昼风你往这里跑干嘛?”

    昼风摇晃着脑袋哼了哼,黑白分明的大眼锁着聂霜紫。

    聂霜紫看着它眼里的饥渴,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回过头,指着昼风对苏垣干笑道:“它这个表情想表达的意思是不是,它饿了的意思?”

    “饿了?”欧阳阡诧异的挑眉道:“不会吧?你想说它是饿了然后一路寻着香味追过来的?”

    欧阳阡说着看了看苏垣,心里暗想在这家伙面前,这只老虎的胆子没那么大吧?

    苏垣不说话,欧阳阡只好又转头看了看周围,最后折扇一展对聂霜紫笑道:“聂小姐,这深更半夜的,你们的雅兴倒是不错。在下好奇问一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欧阳阡,你眼睛有问题吗?我们这是在烤肉啊!”

    扶澈对着欧阳阡翻了翻白眼,不满道。

    欧阳阡被噎了一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唉,慕容家的这对姐弟对他的态度就不能好点吗?

    想到方才看到的许愿灯和现如今这林子里的情景,欧阳阡又看着聂霜紫挑眉道:“今日难不成真是你的生辰?”

    聂霜紫点了点头,皮笑肉不笑的道:“不过多亏了公子,今日这生辰之日别有一番“滋味”呢。”

    聂霜紫这话一落,欧阳阡立马便觉得其他人对他的怨念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一个个都用眼刀盯着他。

    我去,欧阳阡抽了抽嘴角,这女人还惦记着他在寿宴上闹的那一出呢。

    “昼风,过来。”

    苏垣却不理会他们这些人的言语交锋,淡淡的对昼风命令道。待昼风低呜着垂头走了过来,他便转身打算离开。

    欧阳阡见他又打算走人,无奈的摇头,对聂霜紫抱歉的笑了笑就也准备跟上。谁知,这时一道身影闪出,竟拦在了苏垣的去路上。

    “等一下!”

    苏垣抬眸,看向拦在他面前的慕容扶桑:“还有事?”

    “当然有。”扶桑冷笑道:“苏垣,就算你是王爷也不能是非不分,半点理也不讲。闻公子伤了昼风一掌并非有意,是它惊吓了我们的人在先,错不在我们。你们这打也打过了,就打算这样走人?那这些东西怎么办?”

    说着抬手指着方才欧阳阡和闻天夏打起来时不慎打翻的小推车,美眸盈满怒火。

    聂霜紫看着扶桑那兴师问罪的架势咂了咂舌,北启国内,也就只有她慕容扶桑一个人敢这么对墨王爷说话了吧?

    苏垣神色没有丝毫波动,淡道:“你想要本王赔?”

    扶桑抱臂笑道:“弄坏别人的东西,理应赔偿,你堂堂墨王爷,总不会不认帐吧?”

    “喂,我说慕容扶桑,你打从一照面就对我们两个有意见是怎么回事?”

    欧阳阡一听她这口气不乐意了,不屑道:“不就是一车吃的吗?能值几个钱?”

    扶桑等得就是他这句话,冷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好,一万两银子,拿来吧。”

    “一,一万两?你开什么玩笑?”

    欧阳阡把玩折扇的手僵住,瞪大眼睛道。

    这明显就是抢钱嘛,狮子大开口也大不过她这个胃口啊。

    如星和采衣等人也被这一万两的大数目吓得吞了吞口水,扶桑可真敢说啊。

    聂霜紫暗自抿唇微笑,扶桑这是想整整欧阳阡和苏垣,给她出出气呢。

    毕竟,谁出门参加寿宴会在身上带个一万两的银票?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这些食材可都是从凤凰楼搬过来的,价值千金。一万两,已经是最便宜你们的了。”

    见欧阳阡大变色的脸,扶桑心情大好,继续发难道:“你刚刚不还说这些不算什么吗?难不成你欧阳阡家财万贯的,连一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欧阳阡这下真觉得憋屈了,大晚上的莫名其妙被昼风带到这地方,昼风白挨了一掌不说,他自己竟然还要白掏一万两银子。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问题是,他现在哪有那么多银子给她?

    想着用手捅了捅苏垣,眼神不满道:你就这么任由这个女人强词夺理的整我?

    苏垣看了看他,却不理他,而是转身朝聂霜紫而去,眸子锁着她道:“本王没带钱。”

    聂霜紫冷汗连连:“……”

    王爷,你要不要连这样的话都说得这么的一本正经。

    “那,要不……”

    挠了挠头,聂霜紫正打算说要不算了吧,王爷大侠你别赔了。话才出口,苏垣却已经从他自己的左手上取下一枚通体碧绿的扳指,递到她面前。

    “这枚扳指若去抵当,最少也值一万两银子,可足够了?”

    聂霜紫立马眼睛发亮,迅速的将之夺了过来,生怕他反悔似的连连点头道:“足够了足够了。”

    “既如此……”

    苏垣抿唇,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等无趣的事上,正欲再度离开,耳朵却忽然动了动,捕捉到一丝快而急促的风声,往这边穿透而来。

    未及多想,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毫不犹豫的将眼前的人揽进怀里侧身腾挪开来。

    “铮!”

    一只漆黑羽箭穿透夜色,带着呼啸的风声穿过聂霜紫刚刚还站着的位置,一路笔直的射进粗壮的树干之中。

    突如其来的箭矢令几人都愣了愣,紧接着,嗖嗖风起,更多的羽箭划破寂静夜色而来。林子外,几十个黑衣人也应声而现,将众人团团围住。

    “有刺客!”

    萧钰宸当先反应过来,沉声喝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