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许落漫天灯海

    “扶桑,我……”聂霜紫心虚的抽回自己的手,歉然道:“对不起,我把步摇……”

    “我问的不是步摇,是你啊!”扶桑轻吼一声打断她的话,怒火越发上涨:“是谁干的?聂映梅对吧?我就知道,这女人肯定不会让你好过!太过分了,我去找她算账!”

    扶桑说着握紧了拳头,转身就往竹林外走。

    “扶桑,等一下!”聂霜紫连忙拉住她:“你不能去!”

    “阿紫,你别拦着我!以往的我都忍了,这次却是再忍不下去了!”

    扶桑激动的甩开她的手,脚步停也不停。

    聂霜紫拉不住她,着急的跺脚。

    这笨扶桑,生气起来就跟她爹一样牛脾气!

    想了想,皱眉痛呼:“哎呀,我的手好疼啊!”

    听见这声痛呼,扶桑脚步一停,连忙回头,却看见聂霜紫捂着手蹲在了地上,疼的厉害的样子。

    顿时满心满眼的怒火统统都被抛到了脑后去了,扶桑连忙快步跑回去扶她:“阿紫,你怎么了?”

    聂霜紫却一把推开她,故作生气道:“我不要你管我!你走啊,你去找聂映梅,去把她暴打一顿出气,然后再让她又把气撒到我身上!这手啊脚啊迟早都要被打断,还管它做什么!”

    “阿紫,我……”

    “你什么你!你了不起,你不在乎,你是堂堂的慕容大小姐。半夜翻别人家的墙,打了丞相大人的女儿对你来说都不算什么,反正就算被送进官府,也有你爹保你出来对不对?”

    聂霜紫咬牙瞪她。

    扶桑被她说的一愣,思绪渐渐清晰了起来。对哦,她现在是非法进入民宅呢。

    “阿紫,我错了还不成么?你快把手给我看看。”

    扶桑说完又想察看聂霜紫的手,聂霜紫赌气似的往旁挪了两步,就是不让她看。

    “阿紫!”

    聂霜紫觑她:“怎么,不去了?”

    扶桑叹气:“你这样我怎么去啊?”

    灿然一笑,聂霜紫这才把手伸给她看。

    原本消下去的火气在看到鲜血淋漓的手掌时,又悄然浮了起来。强忍下心里的怒气,扶桑抬头对一旁憋笑憋的厉害的采衣道:“金创药呢?还有么?有就快拿出来。”

    “还有的,扶桑小姐稍等。”

    采衣忙放下捂嘴偷笑的手,连连点头之后转身去了屋里拿药。

    转回头瞪聂霜紫道:“你啊,就是仗着我关心你。你信不信,哪天我就不管你了。”

    聂霜紫嘻嘻一笑:“我才不信呢,这世上谁都有可能不管我,只有扶桑你是舍不得不管我的。”

    用手帕轻拭聂霜紫手上的血迹,看着那些深深的伤口,扶桑秀眉紧皱:“你不许我问,也不许我管。可这一次又一次,你身上的伤只多不少,叫我怎么放心?”

    这身上的伤她尚且能看到一些,这心里的伤却不知道已经积了多少了。

    “扶桑,我没事,说不疼是假的,说不难过也是假的,所以我都不说了。但是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聂霜紫抽抽鼻子,忍下眼中的酸涩,看向左手拿着的步摇又道:“其实我最难过的,就是眼睁睁看着她们弄坏了这只步摇。”

    “若是早知道它会害你受伤,我便不会送给你了。”

    扶桑说着拿过那支步摇就想往竹林里扔了,但还没扔出去就被聂霜紫抢了回去。

    “你别扔,又不关它的事。这可是我今年的生辰礼物,我会修好它的。”

    她一定会修好的,聂霜紫在心底默默保证。扶桑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怎能忍心她送的东西被破坏呢。

    “不就是礼物么?等会我送你一份更大的。”

    说话间采衣已经拿了药过来,扶桑利索的给聂霜紫着手上药,不在乎的道。

    “话说回来,你才回来不久就又来翻我家的墙做什么?”

    聂霜紫疑惑问道。

    虽然以前扶桑没去边城前,半夜偷溜进她家是家常便饭的事,但平静了一年多,一下子又回复到以前的样子,她还真反应不过来。

    扶桑抬头认真道:“自然是故技重施,带你出去吃喝一番,庆祝你生辰咯。这个家里没人记得你生辰,我却不能不记得,说好一起的,我怎能食言?”

    “扶桑……”

    聂霜紫眼眶泛红,谢谢两个字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她聂霜紫今生何德何能,能得扶桑这样一个朋友。

    凤城郊外,月江河边。深沉的夜色掩下,树影重重,一朵朵未歇的烟花绽放在天际,映亮了河边人的面孔。

    “萧大哥,再挂高点。”

    如星站在树下,抬头对着站在树上的萧钰宸喊道,漂亮的容颜上笑得见眉不见眼。

    萧钰宸闻言将手中的灯笼往上抬了抬,低头温笑道:“这样如何?”

    “嗯,这个位置好。”

    如星笑着点了点头。

    另一棵树上,扶澈依样爬到树上,对着树下的男人伸手道:“闻大哥,把许愿灯给我。”

    树下等候而立的红衣男子眉头一挑,无奈的将手里的灯笼递给他:“小鬼,咱们是不是考虑换个位置?”

    “才不要,我要挂灯笼!”

    扶澈一口回绝,红衣男子撇了撇嘴,他是怕他这小鬼摔下来才一片好心提议的好不?

    想着转头望向萧钰宸,柳叶眉皱起,真不知道他家庄主今天抽了什么风,大半夜的不睡觉陪着女人小孩在荒郊野外挂许愿灯,还拉着他一起。

    聂霜紫和扶桑采衣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入目所及的树林里挂满了数不清的孔明灯,清风刮过灯火,将林里挂灯的四人面容晕染的有些朦胧。

    只是那一抹或深或浅的笑意,生生驱散了初春里的寒意。

    “阿紫,你来啦!”

    如星转身本想再点一盏灯,回过头却一眼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身后不远处的聂霜紫三人,顿时高兴的跑了过去。

    萧钰宸见此也自树上跳下,看着聂霜紫微微一笑。

    “阿紫姐姐,我……啊!”

    扶澈也连忙回头,兴奋的招手呼唤,但未料到一失神脚下便一个不稳,踉跄着便从树上跌了下来。

    红衣男子眼疾手快的将他接了个正着,揶揄的笑道:“我就说了吧,咱们该换个位置,你这小鬼就是不听。”

    扶澈吐舌头朝他做了个鬼脸,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了下来,往天上一看惊呼道:“呀,飞走了。”

    红衣男子也跟着抬头,才发现刚刚扶澈拿在手上的许愿灯没绑住飞走了。

    “你这臭小子就不能少惹点事吗?”

    扶桑三两步走过来,往扶澈头上就是一个爆栗,敲得他惨叫连连。

    几人见此,皆抿唇笑开了。

    扶桑回头笑道:“阿紫,我送你的这份礼物,你可喜欢?”

    “喜欢,喜欢极了。”

    聂霜紫微微一笑高兴道,偏头看向身旁的许愿灯,见灯下还挂着一条丝带,上面写着墨黑的字。

    伸手拉起丝带一看,上面写着:阿紫,生辰快乐。

    回头看向如星:“这些,都是你们自己弄的?”

    这个季节没有灯会,城里的灯笼铺想来是买不到这么多许愿灯的。

    如星笑着拉起她的手答道:“我们都有帮忙做的,但是最大的功劳是萧大哥的。多亏了萧大哥帮忙,我们才能弄到这些许愿灯呢。”

    萧钰宸?聂霜紫讶异的转目看向萧钰宸。

    来的路上扶桑已经告诉她,萧钰宸跟如星在一块。想到之前他送的玉佩,料到是如星早就告诉他今日也是她的生辰,所以也并不意外。

    只是没想到,如星竟然直接叫人家帮忙了,这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欠身一礼,聂霜紫感谢道:“多谢萧公子,有劳公子费心。”

    “三小姐客气了。”萧钰宸微笑还礼,解释道:“三小姐和如星是好友,在下又闲来无事便插手帮了小忙,三小姐不必在意。”

    聂霜紫正想点头应是,如星在一旁夸张的哀嚎一声打断两人:“你们这一句公子一句小姐的听得我头都晕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何必这么见外呢。阿紫,你就像我一样,直接叫萧大哥就好了呀。”

    说完又转头看向萧钰宸道:“萧大哥,你觉得呢?”

    聂霜紫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拜托,她什么时候跟萧钰宸熟了?

    萧钰宸点点头,看出聂霜紫的不适应温笑道:“江湖儿女向来不拘小节,三小姐若是不习惯不必勉强。”

    “萧大哥说笑了,你几次相帮,阿紫感激不尽,本该视你为友才是。”聂霜紫摇头轻笑:“如星说得不错,你我见外了些许。萧大哥若不嫌弃,也请以阿紫相称吧?”

    萧钰宸见她这般洒脱样子有些愣,回过神来浅笑点头:“也好。”

    如星拍手笑道:“这才对嘛!”

    见她这雀跃的样子,聂霜紫无奈摇头,顿了下后,指了指一旁即使不说话也存在感十足的红衣男子问道:“这位公子是?”

    萧钰宸这才想起被他拉出来后就直接晾在一边的某人,歉然道:“抱歉未曾介绍,他是闻天夏,是……”

    “是庄主的贴身护卫。”

    未等萧钰宸说完,闻天夏便先截下了他的话,摸了摸鼻子讪笑道。

    萧钰宸看了看他,了然而笑,也不反驳。

    真是位高大上的护卫啊!聂霜紫打量完闻天夏,在心里暗自咋舌。这种气质这种颜值的护卫可不是人人都能请得到的呀。

    “咕咕……”

    正笑谈间,一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突兀响起,众人一愣,皆转头看向如星。

    “我,呵呵,忙着搬灯笼忘了吃饭了。”如星尴尬的捂着肚子,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道。她话落,扶澈的肚子也跟着咕咕叫了两声,引得几人又转首而去。

    扶澈摸头讪笑:“我也还没吃呢。”

    “你们……”

    聂霜紫好笑的看着他们,感动又心疼。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个时辰,城里的饭馆早就关门了。

    脑中忽得灵光一闪,拍手叫道:“良辰美景,机会难得,我们烤烧烤吃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