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寿宴献艺

    聂霜紫款步至相府众人身后的席位边,还未坐下,二夫人就阴阳怪气的瞥了过来,嘲讽道:“你倒是舍得回来了?”

    聂霜紫微微一笑:“二娘说笑了,紫儿怎么舍得不回来呢。”

    “哼,你这死丫……”

    “住口!”

    二夫人本欲骂人的话刚出口,坐在她身边的聂丞相便轻喝道,不悦的看着二夫人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注意你的身份!”

    二夫人脸色白了白,低首道:“妾身知错了,老爷莫怪。”

    聂丞相又转过头扫了一眼聂霜紫,却没有多说什么便回过头去了。

    聂霜紫无所谓的轻耸肩,拿起桌上的糕点就往嘴里塞,她可没心思跟她爹玩什么权谋心机的游戏。

    “皇上,皇后娘娘及众位王爷公主到!”

    大殿外传来太监总管扯破嗓子的喊声,喊声落下,钟鼓声歇,所有的人都停止了交谈,大殿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当今皇上苏子询身穿明黄色龙袍当先走进大殿,皇后跟在他身旁,二人身后跟着的二十来位则是当朝的皇子公主们。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参见各位王爷,各位公主!”

    众人齐齐起身下跪行礼,喊声穿透大殿,直上云霄。

    聂霜紫跪伏在地,偷眼瞧着这家庭成员阵容庞大的一家子,暗暗的咂了咂舌,这皇帝的生育能力果然强大。

    视线再一转,她便看见了太子身边的苏垣。仍是白天见他时的一身黑色蟒袍,头上戴了正式的九曲白玉王冠,脸上的表情仍是淡漠,却好看的不得了。

    苏子询走到龙位上,袖袍一挥,朗笑道:“众卿平身!”

    “谢皇上!”

    谢恩过后,众人起身坐下。

    聂霜紫抬头看了一眼皇上,发现他的样子隽秀,很有儒雅的味道,苏垣眉目中有几分像他,可众多皇子间,最像他的却是太子苏易。

    “今日皇后寿辰,君臣同宴,众卿不必拘礼,尽兴方可。”

    苏子询看着众人温声笑道,向身旁的太监总管道:“开宴吧。”

    “开宴!”

    百来位宫女款步而入,手上各捧着珍馐佳肴美酒,一一入席而来。钟乐声再起,早已准备好的舞姬自两旁侧门而入,长袖翻飞,随乐而舞。

    众人谈笑间赏起舞蹈,聂霜紫却只瞄了一眼就沉浸到面前的美食上了。话说这些菜肴都做的跟道艺术品似的,虽然精致,但是少的可怜,压根吃不饱啊。

    她想起她看到的那道肥鸽子,据说也是主菜之一,就是不知道啥时候会上。

    “你们都下去吧。”

    高位上传来皇后的声音,跳的正欢和看的正尽兴的人俱是一愣。却只见皇后挥了挥手,舞姬们只好尽数又退了下去。

    皇上偏头问道:“怎么了?皇后不喜欢这支舞?”

    皇后摇了摇头道:“每年都是这些歌舞,虽然好看,却不新鲜了。皇上,今年的寿宴不如换个方式?”

    “哦。”皇上挑眉,笑问道:“皇后有何想法?你是寿星,自然你说了算。”

    皇后笑了笑,看向下首的众人:“难得今日各位大臣都携女进宫,为臣妾贺寿。北启以礼乐闻名,想必各位小姐也都是多才多艺,不如就让众位小姐当殿比艺?”

    皇上点头笑道:“皇后有此雅兴,只是不知比什么?”

    “琴棋书画,舞技或者其它都可。既是比试,自然要公平,当然是拿各自最精通的来比。皇上前些日子赐给臣妾的夜明珠,不如就当做此次奖励。皇上前些日子不是操心太子的婚事么?今日正是个好机会。就算不为太子,宫里尚未娶妻的王爷也有不少呢。”

    “难得皇后有心又肯割爱。”皇上颔首,转头看向众人:“众卿以为如何?可愿一圆皇后之请?”

    “臣认为皇后娘娘的提议极为不错。”

    皇上的话方落,聂丞相第一个拱手附和。在他之后,百官也纷纷表示同意。

    这时慕容辅端着酒杯嘟囔道:“唱歌就唱歌,跳舞就跳舞,搞那么多花花肠子做什么?”

    他的声音并未压抑,大部分人都听到了,当下便有人对其投去不满的目光。

    皇上却哈哈一笑道:“慕容辅你是个粗人,如何懂得欣赏?朕不听取你的意见。你还是喝你的酒吧。”

    慕容辅瞪了瞪眼,敢说他是粗人?正欲再言,慕容扶桑却拉住了他:“爹,你就别瞎掺和了。”

    “臭丫头!你懂什么!”

    慕容辅吹胡子瞪眼的更厉害,却真的不再跟皇上抬杠了。

    “那便如此决定了,众位千金可自行献艺,胜出者朕和皇后便赏赐夜明珠作为奖励。”皇上朗声宣布,扫了一眼大殿又笑道:“今日兴之所至,众位千金不要心生惶意,只管一试便可。”

    聂霜紫听了之后暗自撇嘴,这寿宴果然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这两夫妻一唱一和的,不就是想探探在场的官家小姐的底吗?

    “姑母生辰,我们自当倾力博姑母一笑。”静祁从席位上站起身,向皇上皇后盈盈一拜笑道:“静祁愿为姑母当先献上一舞。”

    “好,静祁的舞艺自小便好,朕也许久未见了。”

    皇上赞许的点头,有个人开头,其他人自然也不会甘落人后了。

    静祁行礼退下去换舞衣,众人皆翘首以待。

    当原本幽扬的乐声忽然起伏起来时,二十位舞姬身穿七彩舞衣翩翩而入。静祁郡主穿着凤凰舞衣立于众人间,足尖轻踮,云袖长舞而动。

    百鸟朝凰舞,北启国最出名的舞蹈之一,以华丽贵气为特色,非常考验舞者的腕力和腰力。

    皇上皇后和百官看着静祁郡主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和娴熟的动作不禁暗暗点头,欣赏之余更投去赞赏的目光,如此舞技,当是下了好一番功夫去练习的。

    苏易静静的凝视舞中的静祁,眸光深沉。偏头看向身旁的人,笑道:“阿垣,你觉得静祁跳得如何?”

    “不如何。”

    瞄了一眼跳舞的女子,苏垣想都未想便淡漠道,随即便把目光移了开去。移开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偏角落处只顾着低头吃东西的女孩身上,众人都在看舞,唯有她从坐下来后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食物上,旁人连看似乎都未曾多看一眼。

    想起她拿着鸡腿坐在惊鸿殿厨房前的样子,他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佳肴,忍不住疑惑,难道食物的魅力有这么大?竟可以让一个女子连形象也不顾?

    忽然又否定了这样的想法,不对,他从遇见她开始,就从未见过这女人有过所谓的形象。

    “要我说,跳的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呢,我看过跳得更好的,苏垣,你说对……”欧阳阡客观的评论一句,转过头刚想问的话却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拿着筷子夹起一口菜吃的苏垣,愣了一下后立马大惊小怪的叫道:“苏垣,你竟然在吃东西?”

    苏垣蹙起眉头吞下嘴里的菜,撇他一眼:“闭嘴。”

    他无非就是吃了口菜,为什么这男人要搞的好像他吃下的是炸药?

    欧阳阡这一怪叫,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就在他们身边的苏易却是听得见的,于是他也很是讶异的看着苏垣。

    “阿垣,你今日心情似乎不错?”

    苏垣难得吃点东西,偶尔心情好时才会吃的多些。

    苏垣沉默不语的喝酒,不再陪着他们继续聊他吃菜的问题。如果他知道他吃了一口菜会让这两个男人如此惊讶,他真不会吃。

    另一侧,祁王苏煌和萧钰宸也在此间宴席上。看着灵动起舞的美人,苏煌勾唇而笑:“静祁可真是个妙人啊,难怪有那么多人想得到她。不过她是二哥看中的人,倒是可惜了。”

    “殿下说的妙,指的是她本人,还是其所附带的价值呢?”

    萧钰宸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微微一笑道。

    “自然是二者皆有之了。”苏煌拿酒敬他,挑眉道:“不过我看中的人也不差不是么?你都去看过了的。”

    视线调向席下端庄得体的聂映雪,苏煌意有所指的道。

    萧钰宸也转目而去,望向那边相府一家。点头称是的动作还未做完便停住,视线凝在了那托腮而坐的青衣少女身上。

    她竟然也来了?他先前竟没有看见她。

    “钰宸?你看的这么出神不会是也看上聂映雪了吧?”

    见萧钰宸的目光半天回不来,苏煌拿着酒杯的手在他面前晃动了下,揶揄道。

    萧钰宸回神,推开他的手温笑道:“殿下多虑了,我看的并非是聂大小姐。”

    “哦,那是谁?”

    苏煌好奇的将那处席位的人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人,不禁疑惑。

    萧钰宸微笑沉默,饮下杯中酒的时候又不由自主的看向那抹雅青色。

    却见她一边吃着菜肴,灵动的眸子一边在大殿四处转着。在转到上席的一处位置时,忽见她眨眨眼睛,朝那个方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萧钰宸随着她的视线看去,微怔,那人竟是墨王。

    她,与墨王相识?

    萧钰宸不禁皱眉暗忖。

    静祁一舞方毕,便赢得满堂喝彩,众人皆拍手叫好。皇后满意的点头,看静祁的表现,怕没有几个人能胜过她。

    静祁之后,聂映雪既不甘示弱,也顺理成章的成了第二个献艺者。她于大殿里弹唱了一首名气不输于百鸟朝凰舞的曲子:飞雪。曲调悠扬,唱腔婉转,一曲下来也同样赢来赞叹连连,竟和静祁郡主平分秋色。

    在她二人之后,便是其他官家小姐悉数上场,当真是琴棋书画,无所不献。

    聂霜紫作壁上观,直到今日才知道为什么凤城人杰地灵,美人俱多,但是出名的却只有聂映雪她们寥寥几个。今日这殿前献艺,官家小姐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但这么多人中,竟然没有一个表演的比聂映雪和静祁郡主出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