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礼物

    凤阳宫是历代皇后寝宫,美伦美奂不说,还是后宫里最大的一座宫殿。光是凤阳一宫,就有五座宫殿,每一座又有正侧殿之分。当今皇后娘娘住的是五座宫殿里居中的未央宫。

    未央宫正殿里,皇后一身红色凤袍高坐首位,多年来久居高位的身上透出不怒自威的气质。两旁依位分坐着后宫的三千妃嫔,而位分低的,类似美人夫人等,则在一旁站着。

    “众命妇携女觐见!”

    传令的嬷嬷当先入殿,向皇后禀报道。

    “宣。”

    “宣众位夫人,众位小姐觐见!”

    宫人高喊,等候在门外的众人踏步而入,各自站好,落落排下去竟差不多有百人之数。

    “臣妇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臣女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站定,掀裙敛袖,双膝跪地向皇后行大礼。铺开的云袖轻扬,像殿里乍然飞舞起各色的蝴蝶般。

    皇后轻轻颔首,手臂轻抬:“众位夫人,小姐平身。本宫薄宴,有劳众位夫人小姐不嫌而来。”

    “臣妇不敢,谢皇后娘娘。”“臣女不敢,谢皇后娘娘。”

    众人齐声谢恩,方才站起身来。

    皇后从凤座上起身,缓缓行下台阶至众人面前,一边扫过众人一边笑道:“本宫真是久居宫中日久了,竟不知朝中各位大人府中的小姐们,个个都长成了如此俊俏的美人。”

    移动的脚步停住,目光落在身旁紫衣少女身上,皇后和蔼的笑道:“这不是扶桑么?前些日子听闻你自边城回来了,本宫一直想着去看看你呢。一年多不见,倒是更漂亮了不少。”

    扶桑对上皇后的视线,不波不澜的欠身道:“有劳皇后娘娘挂念。”

    她自己未觉得有什么,可周围的小姐们有不少人对她投来既艳羡又嫉妒的目光。毕竟,可不是谁都能得皇后娘娘挂念的。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再看了她一眼后便举步而去,未再多说什么。

    行至聂映雪身前,皇后笑的更真切了些许:“映雪,有一段日子没见了,本宫念得紧。你昨日遣人送进宫的绣图本宫十分喜欢,你果然不负心灵手巧之称。”

    “谢皇后娘娘夸奖,娘娘喜欢是映雪的福气。”

    聂映雪温婉道谢,目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身后的聂霜紫,见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心底又浮起一股冷意。

    她的视线没逃过皇后的眼睛,当下也看向聂霜紫。在看清聂霜紫的容貌时,皇后心中一颤,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问道:“这位身着青衣的小姐面生的很,不知是哪位大人府上的?”

    “回娘娘,她是臣女三妹,自幼体弱多病便甚少出门,皇后娘娘不识得也是正常。”

    未等聂霜紫行礼回答,聂映雪便替她向皇后娘娘解释了。聂霜紫低首作乖顺的样子,却在心底腹诽,这聂映雪到底是有多不想她被人关注啊?

    “哦?”皇后轻轻挑眉,再扫了一眼聂霜紫,似真似假的称赞道:“相爷好福气,几位千金俱是美貌非凡呢。”

    看过众人,皇后又走回凤座上道:“寿宴至酉时才开始,在此之前众位夫人与小姐可到御花园赏花小歇片刻。那边已备妥糕点茶水,众位移步即可,自有宫人伺候。”

    “谢皇后娘娘!”

    众人再次谢恩,缓缓退出大殿。

    走出严肃庄重的大殿,聂霜紫长出了一口气,快闷死她了。抬头看看天色,酉时?现在才刚到辰时呢,意思是说她们得在皇宫里待一天?她早饭都还未来得及吃就被拖进了宫里来,现在她饥肠辘辘,哪里等得到酉时开宴?

    出了大殿,又往御花园而去。至此,众人才没了拘谨,各自三两个人缓缓散开,吃糕点的吃糕点,赏花的赏花。

    慕容扶桑出大殿后不久就寻了来,自顾自的拉着聂霜紫离开,看都不看丞相夫人气得铁青的脸一眼。

    聂青芙嫉妒又不甘,对丞相夫人出言道:“二娘,三姐和慕容扶桑也太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

    丞相夫人闻言又瞪向她,怒道:“那有什么办法?如果你爹是战功赫赫的护国将军,你也可以不把任何人放眼里。”

    这就是为什么慕容扶桑对人不假辞色,冷言冷语,别人却不敢多加怨言的原因了。莫说聂丞相一家平日里不敢对她大声说话,静祁郡主碰了钉子不敢发怒,就是皇后娘娘也不敢无故就找慕容扶桑的不痛快。

    慕容辅戎马一生,战功无数,又和当今圣上从小一起长大,两人虽为君臣,实为兄弟。慕容辅又只有慕容扶桑一个女儿,得罪她那不是跟慕容辅过不去吗?跟慕容辅过不去的下场,可不就是说几句话就能没事的了,不掉下几块肉来你休想脱身离开。

    虽然丞相夫人明显不高兴的样子,但聂霜紫还是选择和扶桑两人独自在御花园里散步,她实在是不想再面对那群贵妇了。

    听着聂霜紫的低声抱怨,扶桑笑逐颜开,她就是不想面对那些人说一堆废话,所以才慢吞吞的来啊。

    “哦,对了,阿紫,我有东西要给你。”

    行至荷花池边,扶桑停下脚步拉住她道。

    聂霜紫抬眸看她:“什么东西?”

    “你闭上眼睛。”

    “你又想搞什么鬼?”

    瞧她故作神秘的模样,聂霜紫皱眉瞪她,嘴边却绽开一抹笑来。自从小时候有一回她送礼物给扶桑,要她闭上眼睛当做惊喜之后,两人之间送礼物的方式就都是先闭上眼睛了。

    依言闭上眼睛,不多时感觉头顶发间被 插进了什么东西,有冰凉的触感拂过耳边。

    “好了,阿紫真漂亮!”

    扶桑拍手话落,聂霜紫睁开眼睛,借水中倒影看了一眼,才恍然原来是支步摇。步摇精细,是朵淡青色的青莲,其上又坠着两条淡绿色的珠串,直垂到她耳朵处。这支青莲步摇,倒是跟她今天的打扮甚搭。

    “好端端的送我这东西做什么?”

    抚过发间步摇,聂霜紫轻问道,但眼里的色彩却透露出她很是喜欢。

    扶桑点了点她鼻子笑道:“就猜到你忘了,今日可也是你的生辰呢。”

    额,聂霜紫一愣,她倒是真忘了。

    “可是,你怎么送我这个?自古不是只有男子才会送心仪的女子饰物吗?”

    聂霜紫翻白眼,她是不是去了边城一年,把常识都忘了。

    扶桑无奈的摇摇头:“我也没办法,谁叫你平日里饰物那么少,要等到你未来夫君送,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去选礼物时,扶澈看见这簪子,就直嚷嚷着要送你这个。”

    “扶桑,你的意思是我嫁不出去吗?”

    “……”

    看见她错愕的脸,聂霜紫噗嗤一笑,心情大好。但可惜好心情没维持住多久,就被走过来的少女一声斥喝打掉了。

    “贱丫头,你怎么还跟这女人在一起,你还是不是相府的人了!”

    聂映梅快步走近,人未至声先到,听这话的意思,像是专门来找她的。

    聂霜紫转目看她,收了笑容道:“二姐,有事?”

    “跟我回去!一出了外面你就没规矩了不成?老是跟一些不懂礼数的人混在一起,怪不得你是个贱丫头!”

    聂映梅语带怒火,丝毫不顾及这是在外头,似乎也没想过聂霜紫的面子问题。她会如此生气,却是受了聂青芙的挑拨,认为慕容扶桑不把她们放在眼里,继而寻了过来。

    “我不懂礼数,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聂映梅,你也不怕说这话被人笑话!”

    扶桑冷笑一声,不屑的道。她心里气极,那一口一个贱丫头直叫的她火冒三丈。

    聂映梅喝道:“慕容扶桑,你少在那自以为是!你以为别人怕你,便当我也怕你么?劝你离我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呵,你聂映梅也有对别人客气的时候?这真是前所未闻。”扶桑摇摇头,懒得跟她废话:“阿紫,我们走。”

    聂霜紫点点头,她也不想理会聂映梅。

    “你们两个站住!”

    聂映梅气愤跺脚,抬手就是一掌拍向扶桑后背。扶桑反应迅速的回身和她对了一掌,聂映梅内力不及她,顿时踉跄的退了好几步。

    扶桑收掌而立,冷冷看她:“聂映梅,怪不得别人要说你是草包,在我看来你连草包都不如。你当我慕容扶桑是人人都可以欺得的不成?”

    “欺得欺不得可不是你说了算!”

    聂映梅站稳身子,也跟着冷笑了一声,竟把腰间随身的鞭子拿了出来。

    见此,聂霜紫脸色也沉了下来,这聂映梅果然在哪都不可理喻,三两句话就又打算动手抽鞭子了。

    见她这般动作,扶桑怒极反笑:“好,想动手是吗?我奉陪,阿紫,你退开点。”

    聂霜紫苦笑的点头退开,眉头却担心的皱起。倒是不担心扶桑会输,只是怕闹出的动静大了总归不好。

    聂映梅可从来不管那么多,愤恨的瞪了两人一眼后鞭子就挥了过去,扶桑赤手空拳的迎了上去,两人立马便对招在了一处。

    不过聂映梅这从小用来仗势欺人的武功显然不会是扶桑出身将门的身手的对手,几招之后,强弱便见了分晓,聂映梅很快便处在了下风。她的鞭子若被人近了身,便完全没了用武之地,随着扶桑一手刀打在她肘弯处,她的鞭子就到了扶桑手上。

    聂霜紫一直冷眼看着,直到扶桑夺了聂映梅鞭子,将她一脚踢翻在地,眼看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时,她才走近制止了扶桑。

    “聂映梅,你纵是再对我不喜,也该顾及下自身才是。你若是再这么胡来,聂映雪护得了你一次,便再也护不得你第二次了。”

    低首奉劝了一句,聂霜紫示意扶桑将鞭子还给。扶桑轻哼一声,将鞭子扔在聂映梅身旁。

    聂映梅坐在地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接连两次受辱,她的自尊心几乎被践踏的一点不剩了。望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她不禁咬牙切齿。

    “慕容扶桑,这笔帐我记下来,迟早跟你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