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承诺之重

    第三十章:承诺之重

    “这是什么?”

    凤燿拨了拨放到自己面前的银色铃铛,疑惑的问道。铃铛小巧精致,不过他的拇指大小,拨动间却没有发出声音。

    “子母铃。”聂霜紫晃了晃铃铛解释道:“顾名思义,这铃铛分子母两铃,这是子铃。铃铛里养了一只追魂蛊,佩戴子铃的人无论在哪里,母铃的主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他。”

    凤燿瞥她:“蛊?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聂霜紫耸肩,不答。

    “好吧。那这东西跟你要在我身上拿的东西有什么关系?你打算用来交换不成?”

    见她不说,凤燿也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又把话题转了回去。

    聂霜紫看着铃铛轻道:“凤燿,你觉得承诺这东西有什么意义?”

    凤燿眯眼,笑开了:“对别人有什么意义我不知道,但是江湖人一向重视承诺,把这看得比命还重要。”

    “这其中,可也包括你?”

    “这个嘛,要看我心情了。”凤燿学她的样子耸肩。

    他不是不重视承诺,而是从来不轻易许诺,若许了便是豁出性命的去做到。这世上,能得到他的承诺的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聂霜紫勾唇一笑,她自然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转身指着院门处,她一字一句的道:“在这重重院落外,山河广阔,有另一番世间风景,我一直想去看一看。可正如你所看到的那般,我被困在这里,诸多无可奈何。”

    她回头看他,那一刹那的眸光熠熠生辉,亮得好似天上星辰:“可是我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的,去到这个院子之外。到时我会游历万水千山,也会去到你所置身的那个江湖里。”

    “你……”

    凤燿讶然的看着她,被她骇得说不出话来。他从未想过,这女人心中装着如此大的妄想。

    是的,妄想,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

    “是,我的确手无缚鸡之力。踏出这里,也许只要一步我就会死于非命。所以,我需要力量。”聂霜紫像看透了他的想法般自嘲的轻笑,然后认真的看着他,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目的:“凤燿,我想要你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

    “什么!”凤燿失声大吼,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眼里有史以来第一次对她浮现怒意:“你想要我听命于你?就凭你救了我?”

    这个女人怎么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凤燿岂可能心甘情愿的归顺一个人?

    聂霜紫摇了摇头,补充道:“我只是想要你的一个承诺,但是我也不能肯定这个承诺是什么。它可能只会是件小事,也可能会让你陷入生命危险。我也不能肯定会什么时候用到它,也许一两年内,也也许,我一辈子也用不到它。”

    凤燿审视的盯着她:“你为什么要我的承诺?你应该不只要了我的吧?或者,你是在收集这些可大可小的承诺?”

    聂霜紫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身上有子母铃的人,你不是第一个。至于你说为什么,我已经说了,凤燿,我只是想要努力过上你那样自由的日子而已。”

    凤燿脸色忽明忽暗,半晌后才哑声道:“如果我不答应呢?又会如何?”

    “不如何。”

    聂霜紫微笑摇头,作势就要把铃铛收起来。凤燿一愣,下意识的就拉住她的手,惹来她一瞪。

    讪讪的放手,凤燿不信道:“就这样?如果我不愿意,你就放弃了?”

    “不然呢?你不会以为我有强迫的了你的能力吧?”聂霜紫挑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她既无武功又无势力,拿什么来强迫他?

    “不是心甘情愿的承诺,要来也没用。”聂霜紫淡淡道,顿了顿看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又道:“我从来不勉强别人。你若是不愿意,伤好了自行离去,我不拦你。你若是愿意,便把铃铛留下,从此天涯海角,别忘了在我这里还欠了个承诺便是。”

    挠挠头,又转身走了两步,又挠头,又转身,在聂霜紫看得快头晕的时候,凤燿才纠结着一张脸道:“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

    “没问题,正好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慢慢想吧。”

    将铃铛放在桌子上,聂霜紫转身离开。

    凤燿盯着那银色小铃铛,浓眉皱成一团。

    凤城最好的乐器坊,仙乐坊。

    “琴公子,您看看,你叫我们加工的七弦琴已经弄好了,就等着您来呢。”

    富态可掬的老板将一把七弦琴放在八仙桌上,对着正低头抿茶的白衣公子道。

    琴兮放下茶盏,细细的检视了一遍琴身,满意的点头:“不错,邓老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这把琴费了他三年光阴,取尽珍材,终于是做成了。

    “不敢不敢,琴公子花费重金,却只是让小店稍微加工一下,小店自然要拿出最好的手艺才不负公子。”邓老板受宠若惊,推脱了几句又斟酌着道:“老夫做琴大半辈子,没见过比这把七弦琴还要好的琴了。敢问琴公子,这把琴不知叫什么名字?”

    琴兮薄唇微勾,露出一抹笑来轻道:“大风起兮云飞扬,风扬,是它的名字。”

    西城大街上。

    “小姐,你说凤公子会答应你的要求吗?”

    采衣亦步亦趋的跟在聂霜紫后头,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聂霜紫微笑:“他会答应的。”

    “小姐这么肯定?”

    聂霜紫回头看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你怀疑你家小姐看人的眼光?”

    采衣奋力的摇摇头,她当然不敢怀疑,小姐的眼光从来就没有出错过。

    “那不就得了。”聂霜紫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儿又停下来看了看天色道:“等下要下雨啊?采衣,你去买两把伞。过了这条街,前面可没有卖的了。”

    “额,下雨?”采衣也抬头看天,今日的天色是有点阴沉,但并不像马上就会下雨的呀,于是她又问:“小姐,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喏,它告诉我的。”

    聂霜紫指了指路边在一棵小草上停留的一只白色蝴蝶道。

    “小姐,你又逗奴婢!”

    采衣跺了跺脚嗔道,却是依言转身去买伞了。

    “我说真的呀。”

    聂霜紫对着她的背影无奈摇头,便走到旁边的屋檐下等待。

    转眼看了看那只蝴蝶,聂霜紫对着它伸出手,清浅笑道:“你若是不想淋雨,可以到我这里来。”

    白色蝴蝶翅膀微颤,竟真的一路向她飞了过来,落在她的手掌上。

    “啪嗒!”

    骤雨忽至,雨滴似珠儿般落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打湿屋檐,凌乱了一街的人。

    琴兮正抱着七弦琴走在大街上,突来的大雨将他淋了个措手不及,为免新做的琴被淋坏,他只得就近躲进旁边客栈的屋檐下。

    脱离雨幕,他全身湿透来不及顾,便着急的挽起袖子擦拭琴身,奈何袖子沾水,七弦琴越擦越湿。

    “公子。”

    正无可奈何时,身旁响起轻唤声。琴兮偏头,一只纤纤玉手递了方丝帕到自己眼前。

    他微微一怔,看向这双白皙如玉的手的主人,却见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身穿青衣,头绑丝带,如墨的青丝上停了只白色的蝴蝶,正微微的颤动着翅膀。

    好一个清秀的少年,瞧清少年样子的聂霜紫心底暗赞。

    这少年气质如仙,干净的似不食人间烟火,虽被雨淋的狼狈,却不减其灼灼风华。

    微微一笑,将丝帕递近了些许:“公子,用这个吧。”

    她看出那把弦琴是新做的,最沾不得水。这少年该是个爱琴的人,不然便是这琴花了他许多心思才做好。

    “多谢姑娘。”

    琴兮一笑,笑中微透腼腆,将丝帕接了过来。

    恰巧此时采衣买好了伞,踩着雨水奔了过来。聂霜紫拿过她手上未打开的伞,将之递给琴兮道:“公子,这把伞赠与你吧。”

    采衣一愣,不解的看着两人。

    琴兮看着她,摇头道:“这怎么好意思,姑娘还是将伞收回去吧。”

    “公子不必客气,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你已淋湿,若不回去换下衣裳,怕是要染上风寒。”

    轻劝了一句,她将伞放在地上,也不多说便走出了屋檐,和采衣共打一伞。

    “公子不必误会,只是雨势急促,人有不便,相遇便行举手之劳罢了。”

    转身离开,她又回首微微一笑,解释了一句。怕他误会她的用心,白白浪费了一把伞。

    琴兮凝望着她的背影,渐渐天地茫茫,只余大雨滂沱,雾气氤氲,两人的身影越走越远,传来依稀说话声。

    “小姐,这只蝴蝶怎么跑你头上来了?”

    “哦,它说要找个地方避避雨。”

    “小姐,你又逗我!”

    ……

    待看不到人了,琴兮拿起伞,将之撑开也走进了雨幕里。

    妙玉堂前,如星收拾完东西走出门口,望着外面的大雨皱起了秀眉。

    “这么大的雨,本来还想去找扶桑玩的。”

    正抱怨着,远处一抹白衣闪进眼帘,少年清秀的眉目一晃而过。

    如星揉了揉眼睛,想再看清楚些,那人却已经飘然远去。

    “那个人,怎么那么像大师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