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心机难测

    半月时间,晃眼即过。

    日光斜洒下来,后院竹林后的小院子一如既往的宁静,仿若无论外面人事如何变化,都无法在这片宁静里荡起一丝涟漪。

    “你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你是个听话的病人。”

    聂霜紫拆下纱布,看了一眼伤口,对凤燿笑道。布满伤痕的背上,伤口已经结痂,不再似半月前的鲜血淋漓。

    凤燿闻言苦笑一声:“当然得听话了,我都被你关在这院子里半个月了,总是待着不动我可不习惯。”

    聂霜紫掀眸睨他:“我可不相信你一直乖乖的待在房里就没出去过。”

    这个男人,怕是在能活动的时候就已经出去查探过了吧。

    凤燿呵呵一笑,摸了摸鼻子,却不否认。

    “不管怎么说,你能冒着危险救我,这份胆识还是挺令我佩服的。”凤燿看着女孩专注的侧脸,忍不住问道:“你就不怕我是歹人么?”

    为什么这么相信他?这句话他咽在嘴里没问出来。

    聂霜紫耸肩:“我本来也没指望你是个好人呐,曾经轰动一时的采花大盗又怎么可能是好人?”

    凤燿身子一僵,目光忽然变得凌利了起来,直直盯视着她:“你认识我?”

    聂霜紫面不改色的摇头,一点没把他如刀的视线放在眼里,清淡的解释道:“五年前你被举国通缉的时候,我恰巧见过你的画像而已。”

    凤燿依旧没放松:“你既然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还愿意救我?”

    “你是什么人不是我要放弃救你的原因吧?相逢即是缘分,对我而言,你就是一条人命而已。”

    聂霜紫对他翻翻白眼,况且他这么大一个人,如果死在她院子里,她会很难办好吗?

    “你就不怕我醒了会做对你不利的事?”

    看着她清澈不含杂质的眸子,凤燿下意识的便想放下心里的防线。可是他不懂,以他那样的身份,如果她只是普通的深闺小姐,怎么会愿意救他?正常情况下,女子都该对他唯恐避之不及才对。

    聂霜紫上完药,拍了拍手才看向他道:“有什么好怕的?且不说你受了伤有没有能力采花,就是你有那个能力并且想采了,相府里多的是美人,你又何苦非要以怨报德的找我这个救命恩人发泄呢?你说对吧?”

    “……”

    凤燿无言以对,他忽然发现这女人的想法思路似乎跟普通人不太一样。最后,默了半晌,凤燿才低声道:“我已经改行很多年了。”

    聂霜紫拍拍他的肩膀:“这是好事,你要知道古往今来沉迷色 欲的人都很短命。”

    “……”

    收拾东西转身离开,聂霜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道:“哦,对了,今天尽量别弄出什么动静来。我这院子怕是要来客人了。”

    “客人?”凤燿疑惑的挑眉。

    聂霜紫微微一笑,却并不作答。

    凤燿目光一瞬不瞬的黏着她的背影,媚人的凤目闪过思量,这救了他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午膳过后,果然如聂霜紫所说,一队娘子军又浩浩荡荡的踏入了她的院子。只不过这次来的不是二夫人,而是大小姐聂映雪。

    聂霜紫早早的在院子里摆了张桌子,又备了茶水。一副恭候大驾的样子,却明显的没有要请她这位姐姐进屋里坐的意思。

    聂映雪眉头微皱,却还是不动声色的挥手让一众丫环婆子退下,自己则举步来到聂霜紫面前。

    聂霜紫看着那浩浩荡荡来又浩浩荡荡去的十几个人,忍不住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天天屁股后头跟十几个人,累不累?

    “大姐请坐。”

    聂霜紫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又倒了杯茶水递给她。聂映雪坐了下来,瞄了眼那杯茶水,却没有接过来。

    聂霜紫耸耸肩,也不勉强她,直接把茶水放在她面前。好吧,她承认她这里的劣质茶水的确是入不得大小姐的眼的。

    “姐姐今日来,是将新做好的衣裳给你送过来的,三妹看看可还喜欢?”

    聂映雪指了指丫环放下的锦盒道。

    “凤城第一绣坊做的衣服怎会差,有劳大姐亲自送过来了。”聂霜紫喝了口茶,眼珠一转又笑道:“恰好大姐今日来得巧,上次姨娘吩咐我绣的寿星图昨日刚刚绣完,此时倒是可以托大姐一起带过去了。”

    “三妹真是乖巧,这么听娘亲的话,这么快就绣完了。”聂映雪点点头,温婉一笑:“那我便顺便带走吧。”

    “大姐稍等。”

    聂霜紫放下茶杯,起身进屋,一会儿后,拿着一个锦盒出来。

    “大姐看看绣的可好?”

    聂映雪打开锦盒,将绣图拿出来看了看,满意的点头:“三妹果真心灵手巧,若论这女红,凤城之中恐怕真没有人及得上你。”

    “大姐说笑了,若论绣工,凤城当属大姐是第一人才是。毕竟当初在绣品大赛上,夺魁的可是大姐。”

    聂霜紫摇头,似嘲非嘲的道。

    拿着绣图的手僵住,聂映雪缓缓抬首看她,笑的有些冷:“三妹,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讽刺二字从何说起?大姐,难道我说得不是实话?”

    聂霜紫反问道。

    “你说的是实话。外界人的确只知我聂映雪之名,而不知道你是何许人。”

    聂映雪站了起来,在原地张开双臂转了个圈,金丝银线织就的华服随着转动在半空铺开一道炫丽的弧度。

    转完圈,聂映雪站定看她,轻问道:“三妹,你看着如今的我,像不像看着当初的自己呢?当年大娘还在的时候,你就是这样夺目璀璨,硬生生的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你看着现在的我,有没有一点,一丝,日夜都巴不得我消失的想法呢?”

    聂霜紫摇摇头,清淡道:“你是你,我是我,我跟你不一样。”

    “怎么会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你不就是这样抢走了所有的东西么?就像我现在抢你的一样。”

    院子里的大树落下许多枯叶,絮絮飘飘的荡在两人之间。春日里的风微凉,直透人心。

    仿佛过了许久,其实也不过一瞬的时间,才听到聂霜紫缓缓道:“大姐,我从来不抢别人的东西,拿到我手上的便都是我自己得来的。抢别人的东西有什么好?再漂亮再宝贵也不是自己的。”

    聂映雪怔了怔,绝色的容颜上浮起自嘲不甘。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一直嫉妒你啊,为什么你拥有的,总是比我好呢?”

    沉默拉长,当桌上的茶水被聂霜紫一杯又一杯的几近要喝干时,聂映雪又轻轻问道:“为什么?为什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抢走,却一再的保持沉默呢?”

    聂霜紫抿了抿唇,低声道:“我以为,我们是姐妹。”

    “可我们不是。”聂映雪冷冷一笑,眼底闪过凄凉:“从我们各自不同的娘亲开始就已经注定,我们这辈子只会彼此相争。要么一个赢,一个输,要么一个生,一个死。”

    秀眉蹙起:“这世上不会有什么是注定的,大姐,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何苦要跟我过不去?”

    “只可惜,我的生活除了跟你过不去,便是跟无数人过不去。”聂映雪端起她那杯凉透的茶,缓缓转在掌心,茶水里映出的是她心计重重的艳丽眉目:“今日我来,是来警告你。此次进宫的机会是我给你的,你千万千万要谨言慎行。我已不是当年只能乖乖站在你身后的庶女,你亦不再是有爹娘疼护的千金嫡女。”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你毁掉。”

    话落手松,杯中的茶水倾落,杯子划过桌沿后啪嗒一声摔到地面,立时四分五裂。

    聂映雪再没有看她,径自拿着绣图转身离去。

    聂霜紫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竹林处,低头看了看杯子的碎片,啧了一声道:“又可惜了我一个杯子。”

    “现在不是可惜杯子的时候吧?”

    戏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聂霜紫回头,便见到凤燿抱着双臂站在房门口,看着她的视线里噙着一抹类似于同情的东西。

    “你在这个家里的待遇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差呀?”凤燿走近她,拍了拍肩膀道:“如果你需要肩膀的话,我可以借你一下。”

    虽然他改行好几年了,但哄女孩子的本事还是在的。

    聂霜紫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我要你肩膀做什么?”

    “额,我以为你会很伤心……”

    凤燿抽了抽嘴角,险些没维持住摆好的姿势。

    “伤心?我伤心什么?”

    聂霜紫挑眉,就聂映雪那几句话,她就应该伤心的痛哭流涕吗?

    凤燿翻白眼,决定换个话题:“你需要我帮你教训一下你那姐姐吗?虽然我不打女人,但是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破一次例。”

    “你想干净利落的把我的人情还了,然后尽快远走高飞是吗?”

    聂霜紫又喝了口茶,不咸不淡的戳破他的意图。

    “咳。”凤燿被噎了一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讪笑道:“也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啦。”

    茶水失了温度,聂霜紫凝视着手中的杯子,淡淡道:“凤燿,你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知道了你那样的身份后还冒险救你吗?”

    凤燿脸色变了变,这女人难得说话这么严肃啊。

    “因为我想从你身上取走一样东西。”

    聂霜紫补充,清亮的眸子直直的锁着他。

    凤燿心中一凛,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嘻笑模样。

    这女人终于要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了,他就说嘛,这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他还吃了半个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