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妙玉堂

    夜已深沉,更鼓声声,那远远传来的打更声告知已过四更天。

    采衣从厨房的水缸里舀起干净的水倒入木盆中,又脚步匆匆的赶回院子左边的偏房里。偏房原本是聂霜紫的奶娘所住,奶娘被遣回乡下后,那间房便闲置了许多年。

    今夜,那间房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聂霜紫坐在床前,手上拿着棉布清洗伤口。她的目光专注,一瞬不瞬的盯着血流不止的地方,手上的动作十分轻柔。

    身旁的木盆中清水已被鲜血染红,就连脚边都扔了好几块棉布。

    身上多处剑伤的男子双目紧闭的躺在床上,上衣和面罩都已经被除去,露出结实的胸膛和略有些阴柔的五官。

    这是一个很俊的年轻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岁左右。若论起相貌,在聂霜紫所认识的男子中,唯有那位竹公子萧钰宸可以与之相比。只是萧钰宸风华如玉,这男子眉目却有些艳丽,偏生了几分妖娆之感。

    聂霜紫想着,那双紧闭的眼睛该是双勾魂夺魄的凤目,其中漾满的灼灼风情可教世间的男女都颠倒了神魂。

    这人还未醒,她在心中便下了个危险人物的定论。

    “小姐,水来了。”

    采衣进了房,换了盆干净的水。她瞄了瞄床上毫无知觉的男子,忧虑道:“这人伤的可真重,咱们的伤药管用吗?”

    “不管用也只能先用着了,明日我再出府抓些好点的药。”

    聂霜紫用手背擦了擦额际的汗,将棉布递给她。采衣接过来在水里清洗了一下,又拧干递回去。

    “要不要请个大夫呢?”

    采衣问道,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忽然惊觉自己问了个很蠢的问题。

    聂霜紫丢了个白眼给她:“我倒是想请。不过就算你家小姐我可以不顾自己的清誉,这半死不活的人却未必乐意咱们泄露他的行踪。”

    眼看伤口都清洗过了,聂霜紫让采衣把伤药都拿过来,逐一仔细的给伤口上了药。幸好她们主仆俩平时不是很太平,小病小伤经常有,屋里时时都备着药。否则这大半夜的,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人的伤。

    等把人处理的差不多了,两人也是累的够呛。刚一歇下来,聂霜紫就不停的打起了呵欠,一副昏昏欲睡的好像要趴下来似的模样。

    采衣见此赶紧张罗着让她去睡下,聂霜紫也不多说什么,就回房里歇下了。

    这一觉,聂霜紫睡到了日上三竿。等窗外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到床上来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梳洗之后,她先跑到偏房里看了看那男子的情况。确定其情况没有恶坏并且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后,就偷偷的从后院的后门溜了出去。

    采衣照例去了后院浣衣房做事,她这个无人问津的三小姐不但时间宽裕,其实还挺自由。除了不能从大门风光无限,大摇大摆的出去外。趁没人注意偷溜出去还是做得到的,只是她时常懒得出去罢了。

    妙玉堂是凤城数一数二的医馆,座落在西城最繁华的地段长乐街上。这间百年老店的医术和信誉在凤城有口皆碑,且其在北启国几大城市中都有分号,根基之稳少有人能够动摇。而且妙玉堂还是凤城首富冷家的产业,背景雄厚也无几人能比。

    聂霜紫出了府就直奔西城而去,不多时就站在了妙玉堂外。

    妙玉堂里人满为患,生意火爆的不得了。不过堂里的伙计分工明确,将秩序维持的井井有条,一点不见混乱。抓药的,问诊的各自排着长长的队伍。

    聂霜紫在伙计的带领下在抓药的柜台前排起了队,一边打量着医馆里的装潢摆设一边暗自思索着这样一间医馆一天能赚多少银子。

    “妙玉堂新来的那位女大夫医术真好啊!”

    “是啊是啊,一点都不输给陈老大夫。”

    “可不是,我这十几年的老顽疾自从吃了她开的方子,好久都没有再发作了。”

    “对啊,我听说她刚来医馆没几天,就治好了好几个疑难杂症的病人呢。”

    “真厉害啊!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高明。”

    “不仅如此,人还长得这么漂亮。”

    “只可惜如星大夫每天只问诊半天,不然妙玉堂的生意肯定会更上一层楼啊!”

    “那是,可不是每家医馆都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夫的。”

    “如星大夫的心地可善良了……”

    周围排队等候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钻进耳朵里,其中一个颇为熟悉的名称,让聂霜紫讶异的挑了挑眉。

    如星?会是巧合吗?

    “这位大叔,你们说的女大夫是什么人啊?”

    聂霜紫拉了拉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好奇的问道。

    中年男子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憨厚的笑道:“小姑娘这段时间应该很少来妙玉堂吧?”

    聂霜紫乖巧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啊,谁会经常往医馆跑啊。

    “呵呵。看到那个小房间了没?那是如星大夫专属的诊室,她现在就在那里面看诊呢。”

    中年男子笑了笑,指着问诊处一个队伍排的最长的房间道。那其实不算是房间,只是在靠在墙壁的地方架起了两扇屏风,周围又挂起了帘幕遮挡视线而已。

    那帘幕掀起落下间,问诊的病人交替进进出出。

    在聂霜紫打量那边时,中年男子又解释道:“这位如星大夫可了不得了,年纪小小,医术却是没得说的。她来妙玉堂还不到二十天,名声却在附近传开了。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说她年纪小,不太相信她。前段时间妙玉堂里就举行了一场医术比试,你猜怎么着?那几位在妙玉堂干了好多年的前辈都输给了她。”

    中年男人说到这哈哈一笑,颇有些回味的赞叹了几声,想来那天那场医术比试他也是到现场观看过的。说完之后他又有些可惜的叹了一声道:“只可惜如星姑娘早立了规矩,每天只问诊半天,倒是让好多人每天白白等待了。”

    聂霜紫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么一会说话的功夫,抓药的队伍已经轮到自己了。

    “姑娘,有药方吗?”

    抓药的伙计问。

    聂霜紫摇了摇头道:“我要买一些上好的金创药,消炎止痛的。另外还要一些恢复元气的草药。”

    伙计点了点头转身去拿药,过了一会儿又走了回来,把药往她面前一放道:“一共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

    聂霜紫惊得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肉痛的接过药付了帐,转身的时候顺带的把自己院子中的臭男人祖宗都问侯了一遍。

    本想立即离开的,但聂霜紫转念一想既然都来了,要不要去见见那问如星大夫,好证实下自己的猜测。

    正犹豫着呢,恰巧问诊处那里传来骚动。一个中年管事站在帘幕前对一众排队的病人道:“各位各位,抱歉了,今天如星姑娘的看诊时间已经到了,请诸位找另外的大夫问诊吧。”

    中年管事的话音刚落下,在帘幕前排队的人群里发出一大片的惋惜声。紧接着帘幕再度被掀开,熟悉的白色百合花裙出现在视线中,伴随着一张巧笑嫣兮的笑脸。

    聂霜紫偏头想了想,走到门外一个不怎么显眼的角落里等着。不一会儿,如星就独自一个人蹦蹦跳跳的从妙玉堂里出来了。

    “如星。”聂霜紫轻唤道,见她转头投来浅笑道:“没想到你还是妙玉堂妙手回春的女大夫呢。”

    “阿紫,你怎么来了?”

    如星惊喜的跑到她面前,瞄到她手上的药包惊讶道:“你生病了?”

    聂霜紫摇摇头好奇道:“你怎会成了妙玉堂的大夫?那日都不曾听你说起。”

    “嘻嘻,我本身就是大夫啊。我来凤城的路上把盘缠都用完了,所以就找了活干。这间妙玉堂的伙计师傅们人都好好,给的银子也好多呢。”

    如喜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小布包,笑着解释道。

    聂霜紫浅笑道:“盘缠不够用,怎么不跟我和扶桑说呢?还得你一个姑娘家自己找活干,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我怎么好意思老是麻烦你们了,再者借了你们的钱也是要还的。你放心好了,我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被难住了。你可别小看我,我们江湖儿女多得是赚银子的本事,怎么也不会让自己饿着的。”

    如星说着得意的挺了挺小胸脯,表示自己是很有“本事”的。

    聂霜紫抿嘴打趣道:“你这话的意思倒像是我们这些养在深闺大院里的小姐中看不中用了。”

    如星连忙摇手否认:“不是不是,我可没有这个意思的。以前我便知扶桑跟其他的官家小姐不一样,你是扶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我开玩笑而已,看你紧张的。不过我也没说错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确实是比不了你们江湖儿女。”聂霜紫笑道,转而问道:“你在妙玉堂当大夫,想必是要在凤城久居了?”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不过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离开,因为我还要找人。”

    如星叹了一口气,就算要走也要先找到她那神出鬼没的大师兄才行啊。

    “找人?”

    如星点了点头道:“是啊,找我家的……”

    说到一半,如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住了,反而一脸兴奋的拉起她的手道:“阿紫,你出现的正好,我这两天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一直想找你和扶桑出来呢。走,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秘密?什么秘密?”

    聂霜紫好奇的疑问刚出口,如星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快步跑了起来。

    “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