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月老祠前

    似是等的太久有些不耐了起来,欧阳阡无聊的呵欠连连的同时,一双凤目频频投向树林内。见树林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忍不住撇了撇嘴,在心里嘟囔了起来。他一大早就从美人的被窝里爬了起来,可不是为了来喂山里早起的蚊子的。今天可是月老做媒的日子,山脚下的月老祠人满为患,美人如织就等着他去欣赏呢,他早就心急如焚了。

    过了半晌,林子里终于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欧阳阡赶忙从地上跳了起来,抬头一看就见苏垣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他呵呵一笑道:“聊完了?”

    苏垣瞥了他一眼,没回答继续往前走。

    “耶,你这是要干嘛去呀?”

    欧阳阡赶紧跟上,一脸嘻皮笑脸的问道。

    微抿的薄唇轻掀,吐出三个字来:“回王府。”

    “啊?”欧阳阡一愣,错愕的看着他。不是吧?这就回去了?那他们大费周章的跑到城郊来是要干嘛呀?

    苏垣没有理会他无言的抗议,脚下步伐不停。欧阳阡在发完愣后又赶紧跟了上去,一脸哀怨外加期盼的挽留着。

    “别呀,难得今日空闲,我又一大早就陪你出来。怎么能就这么随便说几句话就回去了呢,那实在是太对不起今日的良宵佳节和牺牲巨大的我了。”

    “你若想去便去,无人拦你。”

    “我一个人多没意思啊?再说今天不正好是月老诞吗?街上的美人可数之不清啊,多么难得的机会,你不去瞧瞧?搞不好这么一逛你就找着自己喜欢的了,还可以带回王府里。”

    欧阳阡不死心的劝说着:“再说了,你不是答应过我要陪我出来逛的吗?正好现在人也出来了,咱们就顺道去看一看嘛,我可是对那月老祠怀念许久了。”

    “无趣。”

    一惯的惜字如金,冷冷的把欧阳阡没完没了的唠叨顶了回去。

    “……”

    半个时辰后,月老祠前多了块人形冰块。

    来来往往的行人挤满了来往的大道,宽阔的路面几近容纳不下这么庞大的人流量。但是在这么拥挤的情景下,道路中央处却突兀的被自动清理出一个直径四五米的空旷地带,并且还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一个个同样是一大早就赶着来上香求签的善男信女皆是满脸冷汗,诚惶诚恐的看着那空旷地带的移动。它上前一步,他们便齐齐往旁边挪开两步,哪怕是踩进路旁的杂草丛里也不敢往中间挤上一步。

    虽然说空旷地带里站着个俊朗非凡的美男子,但在其身旁那黑袍男子身上散发出的嗖嗖寒气下,就算是胆子再大的女子也不敢上前表露丝毫含羞带怯的情意。那存在感十分强烈的气压,仿佛在明确的告诉周围的人谁要是敢胆大包天的凑上来,绝对是死得非常难看。

    看见周围的人在苏垣低怒的气压下瑟瑟发抖,好像见了鬼似的模样,欧阳阡不知第几次的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算是对他硬把他拉过来的惩罚吗?未免也太残忍了点吧?瞧周围的情景,别说美人,只要是个活的就不敢靠近他们。欧阳阡首次在心里后悔自己一心为了好友的幸福费尽心思,几次下来,他都要怀疑他会不会把自己的性福给赔进去……

    思及此,他哀怨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苏垣,不出意外地根本看不到苏垣的一点表情。此时的苏垣,脸上戴了个做工精致的银面具将整张脸都完完全全全的遮盖了起来,只露出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那双深幽如潭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淡漠,但比起半个时辰前却似乎多了些许还未散去的怒意。

    捕捉到这丝极淡的怒意的欧阳阡再度撇了撇嘴,心里腹诽不已。不就是刚刚有个不开眼的女人贴了上来碰到了他的袖子嘛,他至于一副好像失了贞洁似的样子么?欧阳阡再度承认让苏垣戴上面具是再正确不过的,不然以他的姿色再加上这生人勿近的脾气,这一路上不知道要横死多少芳心暗许的无辜少女了。

    ……

    “呼~我倒是不知道这么早人就这么多了,还以为早上会很冷清呢。”

    聂霜紫有些无语的轻吐了口气,擦了擦额际冒出来的细汗,看着身旁的人潮无奈的道。采衣一脸紧张的护在她身边,防止周围的人群挤到她。

    “这就是你甚少出门的后果了。你不知道吧,每年月老诞的习俗都是如此。清早之时来月老祠上香,祈求姻缘。午时之后要沐浴换装,之后便是参加姻缘大会了。早上多是寻常百姓,若是那些大家的少爷小姐们,大部分都要晚些时候才来的。”

    扶桑在一旁耐心解释着,顿了下又补充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跟那些少爷小姐们打交道,我也不喜欢,索性就早点把你拉出来了。”

    聂霜紫点了点头,心里恍然。怪不得早上出门前没看到聂映雪她们,原来是不急着出来。想来也是,相府里的几个小姐都到了适婚之龄。就算不出来挑选对像,来求个姻缘签什么的还是会有的。

    说话间几人随着人流进了祠堂里,在一旁角落找了个位置,采衣和清霜替她们取了签筒来。

    聂霜紫捧着签筒,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的胡乱摇了几下。从签筒里掉了根签出来,她捡起来一看,四十七号签。当下撇了撇,不是个很吉利的数字啊。

    见一旁扶桑和如星都求好签了在等她,于是几人又到大堂东面准备解签去。可到了解签处,几人又很是无奈的停下了脚步。只见那解签的队伍排的像条长龙似的,一时半会还轮不到她们。

    清霜这时体贴的道:“几位小姐们不妨到附近走走。这儿就交由奴婢和采衣来排着队,等会拿了签文就去寻你们。”

    聂霜紫和扶桑沉吟了会便点了点头,反正一起在这儿等着也是浪费时间罢了。

    “等会你们拿了签文就去红尘树下寻我们。”

    扶桑交待了清霜一声,便和聂霜紫如星转身,打算去外面逛逛。月老祠前摆了许多买小玩意的摊子,说不定还能见着喜欢的。

    月老祠前青烟袅袅,笑语不歇。聂霜紫三人边逛边玩倒也兴致勃勃,此次出来主要是陪着如星游玩,而她又是个开朗的性格自然闲不下来。聂霜紫陪着二人,浅笑赏玩之余还要防着几人不被拥挤的人群冲散。

    “姑娘,买块姻缘牌,系条同心绳吧?”

    衣袖突然被拉住,聂霜紫回过头来,却见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拉住了她,脸上挂着慈祥的笑。

    老人穿着一身简陋布衣,须发却似白雪般洁白。他身后是个摆满红绳和木牌的小摊,苍老干枯的手掌上也正拿着一条红绳和一块木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