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林中谈话

    见到两人对对方的印象好像都不错,扶桑也是很高兴。她们三人年龄相仿,又都是极重感情的人,自然相处起来不难。

    “阿紫,我这样唤你可好?”如星笑着问道,见聂霜紫点头应允,顿时笑得更开怀了:“我在边城时就经常听慕容提起你,说了好多你的事。所以来凤城之前,我就一心盼着要来见你了。我初到凤城,人生地不熟的,你是我在凤城的第二个朋友呢。”

    如星说得满脸满眼都是笑意,虽然慕容跟她说过很多聂霜紫的事情。但是闻名不如见面,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恬静的女孩。

    扶桑却听出了如星话里的病处,不解地道:“第二个朋友?那第一个又是谁?我怎么不知道这短短几天你就认识新朋友了?”

    “呃……”如星挠了挠头,白皙的小脸上浮上一抹浅浅的红晕,低声道:“这也是前几天的事了,日后有机会我再说与你们听吧。”

    聂霜紫和扶桑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点猫腻的意味。聂霜紫抬了抬下巴指向月老祠,轻笑道:“既然如此,可不要再杵在这里了。既来了月老祠,怎么也要去拜拜的。”,

    四女听言脸上皆红了红,但都没有反对。哪个少女不怀春,更何况她们几人都到了适婚之龄。就连采衣和清霜来到此处,都忍不住心湖摇曳。

    聂霜紫遥遥凝视着视线尽头处的月老祠,向来平静如水的眸子却掠过一丝极淡的波动。她不像扶桑和如星,亦不像身旁来来往往粉面含春的少女。她不知道,这个时空里是否有她的良人。

    ……

    凤城郊外的小树林里,人影绰绰,朝阳穿透山中的薄雾,稀稀落落的洒在林中的身影上。

    两道挺拔修长的身影一前一后而立,刀削斧刻般的俊朗眉目上有七八分的相似。此处地势较高,从这里向下看的话可以看到不远处坐落在山坡上的月老祠。

    “阿垣,我听说前几日你邀了燕倾姑娘唱曲?”

    身穿玄衣的男子淡淡的望着前方,似是随意的挑眉问道。

    “嗯。”

    在他身后几步之遥,黑袍男子慵懒的斜倚在粗壮的树干上,回答的声调低得像从鼻孔里哼出来的似的。

    见他没有否认,玄衣男子眼中掠过一丝惊讶,继而扯出一抹浅笑道:“那燕倾虽出身风尘,却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不过若论起才貌和手段,却是不输给凤城里那些才名在外的小姐的。也难得她肯卖你面子,若是能将她收入府中……”

    “皇兄特地约我见面,就是为了讨论那个女人有多少利用价值的吗?”

    苏垣淡淡的打断他的话,清冷的语气听不出起伏。

    “自然不是,比起女人的价值,我更关心你的想法。虽说燕倾出身不怎么样,但如果能入你的眼,我不反对她进王府。”

    玄衣男子摇了摇头,略带认真的道。

    苏垣嘲讽一笑:“你是从哪里觉得她能入我的眼的?”

    玄衣男子凝视他半晌后,轻叹了口气道:“果然还是我误会了么。你这家伙,我究竟说你什么好。”

    “那就别说了,我可不知道皇兄日理万机,还有闲情盯着我的私事。”

    “你以为我愿意盯么?若不是你一直以来不近女色,终身大事到现在都没个着落,我何必操这个心?”玄衣男子有些烦躁的揉了揉额头,再度叹了口气道:“阿垣,若是不讨厌接受又何防?现在朝中局势不稳,你若娶了那些人的女儿,我们手中的筹码也多一些。”

    “可我讨厌她们。”苏垣的声音冷了一些,深幽的黑眸里闪过一抹极淡的不屑:“不,她们连我的讨厌都称不上。这些女人,如何有资格让我妥协?再者,我什么时候需要女人来当我的垫脚石?那只是皇兄的想法罢了。”

    “阿垣,你未免太固执了些。”

    玄衣男子忧心的回过头,望着不远处的月老祠。静默了会,才又道:“前几日同父皇聊天,知道了他的意思。如若不生变故的话,你未来的王妃该是静祈郡主无疑了。”

    “我未来的王妃是谁不劳你们操心。”

    苏垣站直了身子,似是不想再继续这种无聊的话题,冷声道:“皇兄,你该知道,没有任何人能勉强我。”

    玄衣男子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就是知道,才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想要的是什么?只要你说出来,纵使再难皇兄也会去办到的。”

    他何尝不知自己这个弟弟,为了他的宏图大业付出了多少。所以才会希望,他至少能挑个满意的妻子。静祈郡主虽然是凤城第一美人,且爱慕苏垣多年。但身为苏垣的皇兄,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并不喜欢静祈。

    想要的是什么吗?

    听见他的问题,苏垣幽深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即又沉寂下去,耳边似乎又响起古寺深山里,潺潺流水边的歌声。

    静默了良久,他才开口道:“我听说,那个女人回来了?”

    玄衣男子身体一僵,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下来。

    看到他这反应,苏垣挑了挑眉微讽道:“我还以为她已经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力了呢?”

    玄衣男子深吸了几口气,压下心中的波动。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平静的和方才无异。

    “好端端的提她做什么?”

    “她不是皇兄想要的吗?”苏垣轻笑一声,黑眸里的冷意不减:“只可惜,纵使是皇兄想要的,却还是依然被皇兄舍弃了。所以我很好奇,我想要的东西,在这个所谓的皇室里又有多少人乐意成全?”

    玄衣男子眸光剧烈的波动了几下,平静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既然决定了要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要放弃另外一些东西。”

    “多谢皇兄赐教了。”

    苏垣不无感激的道。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望了一眼视线尽头处的月老祠道:“皇兄今日出宫,想必不是专程来找我聊天的。既然如此,便不打扰皇兄办事了。”

    说完也不待玄衣男子回答,径自转身往林子外行去,十分干净利落的结束了此次不怎么愉快的谈话。

    沉默的看着苏垣的背影,玄衣男子抿了抿唇。直到他的背影快要消失在视线里,方才有些嘶哑的低声道:“你对那个位子毫无兴趣,是不是其中就有这个原因?所以你才不想要?”

    苏垣头也没回,语气淡漠的回道:“我不想要,是因为皇兄想要。”

    小树林外,欧阳阡百无聊赖的坐在大树底下,耐心的等着里头两兄弟的谈话,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抛着。今日他穿着一身紫色华服,一头墨发被精致的白玉冠整齐束着。华服的领口及袖口处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的仙鹤,简单而又贵气。配上他那俊俏的容貌和唇边总是若有似无的不羁笑意,不知要迷晕多少凤城含春的少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