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慕容扶桑

    采衣还想埋怨两句,却被聂霜紫摇头打断了:“好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别老想着不开心的事嘛。就快到灵泉寺了,要是让扶桑看见你这副模样,肯定又要担心了。”

    采衣扁了扁嘴,只好不再提那些事。不过听到小姐口中的扶桑,原本无精打采的脸上也浮上了许多期待。

    “不提就不提了,小姐,我们和慕容小姐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呢,我可想她们了。”

    采衣笑道,如果不是出门前接到将军府的来信,知道慕容小姐一家回到都城了,她还以为今年夫人的祭日又是她和小姐两个人在灵泉寺过呢。

    聂霜紫笑了笑:“我也挺想的。”

    说着忍不住掏出怀里的字条,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老地方见。

    想起那位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她眼中也不禁流露出一股暖意。在这个世界上,真心待她的人不多,每一个都让她分外珍惜。

    转头看向车窗外的景色,聂霜紫不禁陷入深深的思绪里。

    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和思念在思绪中一点一滴的悄然浮现,让她想起那些对她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记忆了。久远到上一个轮回,上一世的生命。

    朴素的马车平稳的行进,逐渐离开官道走进林间小道里。

    采衣看自家小姐又发起了呆,便识趣的不再开口打扰,静静的坐在车里。直到马车来到灵泉寺的山脚下,远远的便看到山脚下青石长阶旁的两道身影。

    “小姐,我们到了。”

    采衣兴奋的叫声唤回了聂霜紫的思绪,聂霜紫的视线一转,看到山脚下等候的人时忍不住微微一笑。

    慕容扶桑早在听见马车的声音时便转过头来,远远的看见林间小道上快速接近的马车时,清冷的容颜上也不由自主的浮现一抹笑靥。站在她身边的婢女清霜高兴的道:“小姐,聂小姐她们来了。”

    “慕容小姐!清霜!”

    不一会儿马车就到了二人跟前,采衣还没下车就兴奋的朝她们挥手。聂霜紫见她兴高采烈的模样,摇摇头掩唇偷笑却没有阻止她欢脱的行为。

    “阿紫!”

    “扶桑!”

    聂霜紫脚一沾到地面,就朝慕容扶桑扑了过去。慕容扶桑平静的脸上也波动了起来,紧紧地抱住这个阔别已久的好姐妹。

    “扶桑,你长高了。”

    “阿紫,你变瘦了。”

    “你比以前更冷了。”

    “你比以前更静了。”

    “我好想你……扶桑。”

    “我也很想你……阿紫。”

    采衣和清霜红着眼睛看着两位小姐久别重逢的感人画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两人对视一眼,又都齐齐笑了开来,把眼角的泪水抹去。

    碧蓝如洗的天空下,彩蝶纷飞,一白一紫两道身影紧紧相拥。微风吹起两人的裙裾,像春季里怒放的花朵。

    良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带着笑意的看着对方。

    “清霜见过聂小姐。”

    清霜笑着上前给聂霜紫行了个礼,抬头看到聂霜紫身上的衣服时却轻皱了下眉:“聂小姐,初春寒气重,你怎穿得如此单薄?”

    她这么一说,慕容扶桑忙也看了一眼聂霜紫的穿着,顿时眉头大皱。

    可不是单薄么,今日聂霜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棉衣,而且还是一看就知道布料普通,御不了多少寒的那种。聂霜紫身材本就要娇小一些,再加上前段时间受了风寒,看起来就更加消瘦了。一头及腰青丝随意披散,只用了一根淡青色的发带轻束着,连一个发饰都没有。

    就说这打扮,看起来比清霜都还要不如。

    “阿紫,你好歹也是相府小姐,怎么……”

    慕容扶桑先是心疼,然后便是不可抑制的怒气。

    聂霜紫赶忙安抚道:“你别想太多,我不过是因为来见你所以随意了一些。你知道,我最不喜欢那些繁重的衣物和饰品了。”

    说完瞥了采衣一眼,制止了她想说话的举动。采衣接收到自家小姐警告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只好又乖乖咽了下去。小姐受的委屈那么多,却连说都不愿意说给别人听。

    见到这对主仆的小动作,知道聂霜紫的脾气,慕容扶桑叹了口气:“阿紫,你还当我是好姐妹么?”

    聂霜紫的情况她不是不知,以前她便想用将军府的存在给相府一些压力,让聂霜紫那位继母收敛些。可是聂霜紫一直不愿意接受她的帮助。这一年她不在都城,相必比以前还要不好过吧。

    “当,怎么不当。除了你还有谁能做我的好姐妹啊?”

    看着慕容扶桑美丽的小脸皱成一团,聂霜紫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道:“好了,扶桑。我们好不容易才重聚,你不要苦着一张脸了,再皱就不好看了。我们赶紧上去吧,吹了这么久风不冷啊?”

    “阿紫!”

    慕容扶桑无奈的摇头,只好对清霜吩咐道:“清霜,去马车里把我的披风拿来。”

    “是,小姐。”

    清霜领命去取了披风过来。

    聂霜紫摸摸鼻子,笑的更欢了:“就知道扶桑心疼我。”

    慕容扶桑瞪了她一眼:“谁让你不心疼你自己!”

    说笑了一会,四人开始上山。

    灵泉寺位于北启国的都城凤城城外的灵泉山上,是一座相当古老的寺庙,有将近百年的历史了,据说这座山也是因灵泉寺而得名。在寺庙最鼎盛时期时,这里也是香客不断,游人不绝。可百年风雨侵蚀,令这座远在深山的老寺不复辉煌,近几十年来来上香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而且灵泉寺修建在灵泉山山顶,灵泉山势陡峭,从山脚开始行人就只能徒步上山。从灵泉山脚下至山顶,共修筑了一千七百五十个青石阶。这样的条件让很多善男信女望而却步,不说别的,就说那些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就很少有愿意这样长途跋涉来上香的。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灵泉山方圆三里种植了很多海棠花树,每年三四月份海棠花开的时候,便有很多慕名前来赏花的游客。

    聂霜紫的娘亲去世后,聂丞相将她的灵位供奉在了灵泉寺,并安排了专门的人为其看守长明灯。所以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大夫人祭日,丞相就会让人把聂霜紫送到灵泉寺斋戒七日,让其尽孝祭拜。

    慕容扶桑也是早知道这个规矩,所以来此等候。二人小的时候,每年慕容都会来陪伴聂霜紫,也是在这样的陪伴下才有了如此深厚的感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