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返千年

第二百八十二章打开心结

    湮在海面听女婿“谗言”,对阎君三人以大欺小赢冲浪甚为不满,倘若出面恐落人口舌,唯蛊惑四个老家伙参加比赛,秒杀他们方能找回场子。

    “这老家伙抽什么风?我们上去一观。”鬼帝与凤君带家人去水面,太白、玉阳带月妍和冷昊玉,问天搂紫滕跟上。

    鬼帝看见湮气不打一处来:“湮,你才解除封印,不好好陪妻女,想干嘛?”

    湮眉飞色舞答:“我女婿弄了个有趣的比赛,特邀请四位老友散心解闷。”

    “我们不闷,开心的很。”凤君冷面白他。

    “那就陪我玩玩,我包你们一玩上瘾。呵呵。”湮站在玉板上,在浪尖上做着跳跃动作,嘴里大声喊着:“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凡是去过异界之人默默看火灵:“老头的话定是它这个坑爹货教得。”

    双儿捧肚子蹦跳吆喝:“爹爹加油!爹爹必胜。”

    “噬儿,别跳,小心孩子。”吞连忙呵斥它,它吐吐舌头,站在原地举拳头喊口号。

    “要比我们三人比,夫们就算了。”鬼帝和凤君听完女婿传音玉板的玩法,跃跃欲试。

    湮霸气十足道:“好,男人的较量,让女人走开。”

    阎君精挑细选出两块上乘玉板孝敬岳父,先从装备上胜湮一筹,再嘱咐些注意事项,然后仨老头在大家的欢呼声中离弦而出。

    一波又一波的白头浪在急风的吹卷下连绵不绝冲向宽阔的沙滩,鬼帝、凤君在阎君传音指导中很快掌握诀窍,仨老头英姿飒爽,驾浪追逐,动作灵巧优美。

    引得岸边大小纷纷加入,连带浮出海面看热闹的泯没族人摩拳擦掌,有些聪明者回家找块木板在浪花中摔得不亦乐乎,寂没海里千年无此时欢腾,无谁在意输赢。

    天黑了,大海开启温柔模式,海浪像个大摇篮轻轻晃动,海风吟唱动听的歌谣。泯没族的大厅里,雨燕取出碧云间中的美食,湮奉上珍藏佳酿,大家欢聚一堂畅所欲言。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湮突然说:“四位受我族所累,遭到封印千年,我敬老友们一杯,表示感谢。”

    鬼帝端起酒杯讲:“前事休提,天帝能改变心意,湮兄当心存感恩才是。”

    “天帝无端滋事,我何来感激之情?”湮义愤填膺。

    凤君抬手布下隔音结界道:“你这老货,好了伤疤忘记疼,莫非想重蹈覆辙?”

    “以往你桀骜不驯,为妻陪你强硬到底。此番过去夫君万事当以族人和女儿、外孙为重,再不可任性妄为。”吞语重心长。

    “仅凭天帝臆想,便要至我族于死地,我心有不服。”

    “不服如何?难道去寻他报仇?”吞勃然大怒。

    “我泯没族人宁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湮针锋相对。

    “你要如何随便,我带女儿、女婿另寻它处栖身。”吞幻化的蓝衫美妇虚影,气得面红耳赤起身往外,凰后、秦挽歌阻拦。

    凰后说:“湮大哥素来有口无心,直来直去,姐姐常夸是美德,今日为何容不得?”

    “你夫妻千年未见,好容易一家团聚,却吵得不可开交,不怕小辈们看了笑话。”秦挽歌笑劝。

    吞抹着眼睛哭诉:“它是一睡千年,怎知我当年独自带噬儿东躲西藏的苦?噬儿身怀六甲,它这个做爹的不为子孙考虑,给它们谋划个安稳家园,只知道沉迷过去的恩怨中,与其提心吊胆担心哪天尸骨无存,不如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我心有不平还不是恼恨他害你们母女千年来受尽委屈,心疼你失去肉身?你不喜我发牢骚,今后不提便是,何必动不动就离家出走?”湮踱步吞身旁,伸手环住它虚肩柔声道:“洞房花烛夜夫人说生是我的鱼,死是我的鬼,不许耍赖。”

    吞面颊飞红嗔骂:“你个老不知羞的货。”将头倚向它怀中。

    “我若知羞,咋能娶到泯没族第一美人做夫人?呵呵。”湮纵声大笑。

    “我就喜欢你的脸皮厚。”吞一脸甜蜜低语。

    “夫人丰姿不减当年。”

    “夫君神采依旧。”…

    它俩含情脉脉画风转换太快,令厅中众人、灵不知所措。鬼帝悄悄扯凤君:“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

    “我看行。”凤君点头。

    火灵、双儿齐喊:“别介,免费真人秀大片,不看白不看。”

    “你俩二货,谁的真人秀都敢看,跟我们走。”雨燕一手一个揪它俩出去。

    火灵恋恋不舍叫:“爹、娘,别光说不练来点刺激的。”

    “来你个头,滚。”湮一脚踢它个狗啃泥。

    大家皆心想:“活该。连岳父、母恩爱的场景都想看,纯属没事找抽型。”

    泯没族人并没在广场狂欢多久,就各回各家各搂各妻。阎君也抱着雨燕寻间客房布好隔音结界,一夜缠绵到天亮。

    用完早膳,大家准备告辞,一束白光自天而降,寂身着蓝衫款款现身。“参见寂老祖。”湮带头叩拜。

    “我是镜月尊者座下空护法,特来了结与泯没族的因果。”

    族人欢欣雀跃:“恭喜老祖荣登天界。”寂但笑不语,湮遣散族人请它进大厅,它回头唤雨燕、问天同入。

    “湮,你是不是对天帝心怀怨恨?可知族中此番灾祸皆由你起?”

    “我在族中坐,祸从天上来,冤枉。”

    “是不是冤枉,你听我道因自己分辨。”

    “晚辈洗耳恭听。”雨燕、问天全竖耳。

    寂被镇压丝毫没有影响泯没族的发展壮大,在几任族长的治理有方下如日中天,族人修为低下者能轻易击败鲨鱼,稍强者能吸干溪水、小河,高深者能吞江食山,更有些超能者对阵界免疫。

    随着它们的本领越来越大,渐渐变得目空一切。湮接任族长后越发不可一世,在海中称王称霸,每有欺负弱小事件发生,它必护短将错处全推到别族身上,导致周围生灵心生怨念。

    蛇王寿辰宴请海中精、灵,湮居首席,反客为主指手画脚惹蛇王不喜,它言笑晏晏频频敬酒,不动声色把话题引向天界。

    众灵皆羡慕神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它嗤之以鼻笑精、灵肤浅。蛇王趁机问:“湮族长觉得天帝如何?”

    酩酊大醉的湮不假思索回答:“本领泛泛,只会夸夸其谈,纸上谈兵。”

    蛇王阴险一笑继续问:“湮族长与天帝比呢?”

    湮烂醉如泥胡说八道:“云泥之别,我云他泥。哈哈。”

    “泯没族人与天兵比…”

    “分分钟灭杀他们。”不等它说完湮抢过话头。蛇王派蛇兵送湮回族,自己携影音石上天界向天帝添油加醋汇报。

    天帝派天兵把寂没海团团围住,镜月尊者感念寂曾经救过她的族人和分身。前往求情,并许下承诺收服泯没族为天帝所用。

    两人以千年为约,幽梦若能以凡人身躯寻到浮屠塔并教化寂,便免去泯没族灭族的处罚。镜月尊者发现自己的分魂幽梦误成为鬼帝和凰后的女儿,便让天帝将鬼帝、凰后一起封印,加速幽梦转世。

    凤秋枫与秦挽歌被封印是误打误撞遇见了,因为凤栖桐仍是仙体,故她注定会死。前面的转世总被情爱羁绊,直到孟雨燕阴差阳错具有了现代思维,加上阎君深爱凤栖桐千年如一,才帮镜月尊者了却凡尘牵挂得道正果。

    封印解除后,镜月尊者带寂面见天帝,它的归顺比杀之更令天帝满意,没有计较雨燕借凤栖桐仙体转生的旁枝末节。

    “言多必失,祸从口—。望你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寂的话令湮陷入懊悔与自责中不能自拔。

    本以为是天帝有私,嫉妒泯没族英才辈出胜过天界,不想是因为自己酒后胡言遭蛇王陷害,难怪对它的求助蛇族无动于衷。

    “可恶。”湮拍案而起,吓雨燕一跳。

    寂不紧不慢问:“你意欲何为?”

    “去蛇族找蛇王报仇。”

    “种因得果,受苦怨何人?”

    “不报此仇,无颜见族人。”

    “仇了复新仇,永无止境。泯没族离世千年,百废待兴,重振族威再创辉煌,方能弥补汝过错。”寂谆谆教导,湮醍醐灌顶。

    真诚叩首:“谢谢老祖点化,晚辈自当为泯没族的繁荣昌盛殚精竭力。”心结打开湮脸上的戾气消失,慈眉善目,亲和力陡增。

    寂递给雨燕一块黑色木牌:“镜月尊者让我将这个交给你。”

    “地府中的兵符,尊者何处得来?”

    “是她收了此处阴兵,泯没族人才苏醒。”

    “酆慕华的阴兵?”雨燕依稀记得酆慕华说过,取下遮日布收回幽冥水时,寂没海中一无所有,原来是一起封印啦!“替我谢谢她。”

    寂转达:“尊者说谢谢你。”雨燕拈花一笑。

    它转头看问天:“镜月尊者让我斩断与你的牵扯。”

    “好。”寂扬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问天捂着胸口表情痛苦。雨燕想要阻止,它摆摆手,惨白着面孔给她个变了形的笑。

    趴在厅门边偷窥的火灵喊:“紫滕,寂在挖你相公的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