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无题

    虽说颜家人都同意了,可这事儿不是个简单的事儿,怎么着也要一些时间,好好的规划一番。

    说完了此事,颜苏跟沈枭各自又说了说侯府内的事情,这一点上,颜家人的态度,仍然是一致的。

    “娘不是说了吗?有什么事要做,你们就尽管去做,不必顾忌我们,再者,既然咱们最后要离开京城,名声这个东西,又有什么在意的。”

    “真要是说起来,咱们家早就没有了名声这个东西,想想你爹,他在京城之中,可是被叫做败家子的,这么多年,咱们颜家也没有过不下去。”

    “谢谢娘亲。”听颜柯氏说完,颜苏的心里十分感动,她很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遇到了这样的家人。

    别说这里是封建的古代,哪怕放在现代,这种事情,身为父母的,也未必能够做到这样。

    很多时候,在父母的眼中,自己的面子,远比子女的事情要重要,为了自己的面子,许多事情,都必须让路。

    “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客气,我估摸着他们也说的差不多了,也该开饭了,咱们先去吃饭,其余的事情,等我们先商量一下,你们夫妻俩,也好好规划规划,等再找机会,咱们聚在一起,好好的说道说道。”

    笑着开口,颜柯氏拉着颜苏的手,起身向外走着,一边走,一边开口叮嘱着。

    颜苏点了点头,母女俩来到了前厅,颜柯氏吩咐下人们摆膳,一家人很默契的没有继续说之前的事情,只是随意的聊着。

    等吃过了饭,颜苏跟沈枭离开颜府,回到了侯府之中,颜府之中,一家三口屏退下人们,商量起了今天女儿跟女婿说的事情。

    “倒是没想到,爹娘这么轻易便答应了。”坐在椅子上,颜苏喝了口水,有些感慨的开口。

    “还要多谢夫人的家人深明大义才是。”跟颜苏的想法一样,沈枭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开口道。

    “你我是夫妻,现在也是你的家人,照你看,眼下咱们该怎么办?”

    既然父母都答应了,接下来便是好好规划,颜苏对于这古代,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周密规划的地步,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要听沈枭的。

    等沈枭这边规划好,再找机会跟父母碰个头,两方说出自己的意见,谁的更好,就采纳谁的,再或者,将两方的意见提取一下,汇合出一个更好的来。

    “此事且容我想一想,夫人可以先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等我想好了一切,再说给夫人听。”

    “眼下,就先解决了连氏的事情吧,再者,你跟三皇子妃之间,可是有什么事情?”

    这几天颜苏一直鼓捣自己的东西,沈枭看在眼里,只是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恩,先解决了连氏的事情,一会儿我就去她的院子,跟她好好的商量一下,至于我跟三皇子妃,她可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

    在颜苏眼中,三皇子妃就是工具,只要运用得当,不愁自己的店面开不起来。

    只可惜的是,怕是开不长久,毕竟他们要离开京城,或许以后,都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颜苏想着,即使如此,自己就不能想着细水长流,该直接干一票大的,为以后铺路。

    离开京城之后,很多地方都是要用钱的,娘家肯定是没钱,毕竟爹爹是那样的名声,至于沈枭这边,她其实也不知道,沈枭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

    反正,靠谁不如靠自己,干脆也就不在意他有钱没钱了,自己有钱就行了。

    沈枭不知颜苏心里的小九九,听她说完,沈枭点了点头,夫妻俩又说了几句,颜苏跟往常一样准备午睡。

    换做是往常,沈枭肯定要陪着她,可如今不同,既然决定了一些事情,就要尽快将一切落实好,然后执行下去,早一点脱离京城,对谁都好。

    颜苏午睡,沈枭去了书房,秦风跟萧何都在,三人商量着今后的事宜。

    …………

    “姨娘,您别太着急,往常这个时候,夫人都在午睡,奴婢估摸着,等睡醒了,就该找您了。”

    相较于颜苏的安逸,连婉柔在房间里急得不行,她来回的踱步,琢磨着为何夫人还没找自己。

    瞧着她这幅样子,连翘开口安慰着,她的话,连婉柔还是能听进去一些的。

    叹了口气,连婉柔坐了下来,确实,这个时辰,夫人在午睡,是自己太心急了。

    也不怪她心急,毕竟是性命攸关的事儿,她自然心急,她很清楚,越早离开侯府,离开京城,自己就越安全。

    “是我心急了,连翘,你陪我说说话吧,要不然我这心里总是胡思乱想的。”

    喝了口水,连婉柔看向连翘,开口说着,连翘点了点头,同连婉柔随意聊着,尽量的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别处。

    颜苏的午睡时间,是比较固定的,大约半个多时辰,她就醒了。

    …………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颜苏起身洗了把脸,让自己精神一些。

    有些事还要跟连婉柔说,所以她没耽误时间,整理好之后,就去了连婉柔的院子。

    听说颜苏来了,连婉柔十分高兴,赶紧吩咐连翘沏茶,她冲着颜苏行礼,请她坐在了上首处。

    “不必如此麻烦,我来你这儿,是有事情要跟你说。”

    “夫人请讲,妾身听着呢。”瞧得出,连婉柔的情绪,有些激动,既然颜苏能来,肯定事情是成了。

    “你说的事儿,我跟侯爷商量过了,我们都愿意成全你,帮着你离开京城,只不过,要你受些苦才行。”

    看着连婉柔,颜苏开口说着,还没等她都说完,连婉柔便连连点头。

    “只要妾身能跟连翘离开京城,从此隐姓埋名的生活,妾身什么都愿意做。”

    只是受些苦,并不算什么的,只要命还在,就什么都好说。

    “你且放心,不会太为难你,我是这样想的……”将自己的想法跟打算,完完全全的跟连婉柔说了一遍,听她说完,连婉柔有些诧异。

    “夫人,这样做,只怕对您的名声不好,您这样帮助妾身,妾身的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连婉柔跟颜苏不同,她就是这古代中,土生土长的女子,对于她来说,女子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她倒是不怕什么了,毕竟离开京城之后,就要改名换姓,况且,也没什么事情,能够影响到她的名声。

    颜苏不同,她若是当个泼妇,让人以为自己的‘死’,跟她是有关的,那对她来说,影响可是太大了。

    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住在这儿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他们极其注重名声,若夫人的名声受到影响,她们私下里,怕是都要笑话她的。

    以前肖氏还在的时候,就时常被笑话,因为她是个妾室,不是正室,却能够掌管着侯府里的事情。

    连婉柔跟肖氏是敌对关系,她的名声如何,连婉柔不会在乎,相反,她看到她的名声受损,还会很高兴,可颜苏不同,她是为了帮自己的,这般情况下,自己怎能不在乎呢?

    “无妨的,名声坏一点,才不敢有人来招惹我,再者,等你也走了,只怕就会有人蠢蠢欲动,想要往侯府里塞人,我的名声差了,那些人也就得掂量掂量了。”

    侯府里有个母夜叉一样的正室,就算真的送来了美人,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没准还没怎样,就被正室给弄死了。

    虽说妾室算半个主子,可在正室面前,还是什么都不是,正室可以将妾室当成丫鬟使唤,妾室还不敢有任何的不满。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规矩,颜苏才会打算当一个泼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很大程度上,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颜苏如此说,连婉柔想了想,也确实如此,她站起身来,冲着颜苏行礼。

    “你起来吧,委屈你是肯定要受的,明儿个三皇子妃会来,你晚上……恩,受点罪,让连翘打你几巴掌,脸上的巴掌印明显一些,然后穿点不大好看的衣服,明儿个去荆园服侍我。”

    招呼连婉柔起身,颜苏打量着她,开口说着自己的想法,既然三皇子妃来,那就直接利用她好了。

    “是,妾身知道了。”应了一声,连婉柔站起身来,颜苏又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开。

    等颜苏走了,连婉柔招呼着连翘,跟她说了刚才她跟颜苏商量的事情,连翘虽然心疼自家主子要如此受罪,可不管怎么说,受点苦,总比没了命要好。

    离开了连婉柔的院子,颜苏回了自己的荆园,她去听雨阁的事儿,很快被姚佳得知。

    “这几天,连氏跟夫人之间的走动,似乎挺频繁的。”坐在椅子上,姚佳微微皱着眉,有些不解的开口。

    “以往的时候,夫人跟连氏的关系似乎就不错,如今侯爷回来了,想必是连氏想要趁机勾引侯爷吧?”

    惠儿站在一旁,说着自己的想法,听她说完,姚佳摇了摇头。

    “未必如此,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事情,且看着点吧,咱们也好随机应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