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客来访

    皇上的话一说出来,沈枭简直想要笑出来,他倒是想过,面对自己的‘丧子之痛’,皇上或许会说什么,却没想到,他竟然想塞给自己两个美人。

    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微臣多谢皇上隆恩,只是请皇上恕罪,微臣不能接受。”

    跪在地上,沈枭冲着皇上行礼,开口说道,他的话说完,皇上的脸色不由得一沉。

    “沈卿这是何意,莫不是心中有怨恨?”冷冷开口,帝王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心寒。

    “皇上的好意,微臣心领了,只是内子跟微臣都是刚刚失去孩子,心中伤痛,若此时将美人带回府去,只怕要伤了内子的心。”

    “再者,微臣明天会带着妻子回岳丈家,若是被岳父跟舅哥知道,微臣刚失去孩子,就抬了美人进府,只怕是不妥当的。”

    帝王的态度,沈枭早已经习惯,很多时候,他真的很想扔下背负的一切,离开这个地方。

    沈枭如此说,帝王的脸色一僵,事情确实是如此,这个时候赏赐美人,确实不太妥当。

    再者,沈枭的妻子的母家,是颜家,虽说颜家有个败家子,可还有个争气的儿子,因为他的存在,颜家的势力,提升了不少。

    此时,帝王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将颜家的姑娘,嫁给沈枭,他应该选一个家世十分不堪,最好是没有家世的。

    “沈卿说的是,是朕思虑不周。”心里的想法,帝王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他装作有些歉意的样子,冲着沈枭开口道。

    皇上如此说,沈枭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再度行礼,表示此事就此揭过。

    在宫中待了一会儿,沈枭离开了皇宫,倒是比他预计的,要早一些。

    离开皇宫之后,他没有急着回侯府,而是去了纳兰轩的府邸。

    纳兰轩还不知道沈枭回来,瞧见沈枭,微微有些诧异。

    “从宫里回来的?”瞧着沈枭的装扮,纳兰轩就知道,再者,每次沈枭从宫里出来,身上的感觉,都会跟平时不大一样。

    “恩,从宫里出来,之前颜苏的药,是你给弄得?”想也知道,除了纳兰轩之外,颜苏也不会找别人。

    “恩,她担心遇到麻烦,你又不在,也只能找我了,放心,不会伤到身子的,我给嫂夫人开了调理的药物,按时吃就成。”

    点了点头,纳兰轩开口回应道,沈枭点了点头,他会监督颜苏的。

    “那皇帝又说什么了?”瞧着沈枭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是不痛快的,“要我说,这么多年,你也没必要继续守着了,你们那个皇帝,都不把你当个人看,还千方百计想要弄死你,你干嘛还要帮着他办事?”

    一说起这个,纳兰轩的心里就憋闷的慌,这样的话,他不知道劝说过几次,可每次都没有效果。

    “在坚持坚持吧,最多三年,我就离开。”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了回应。

    “三年?太久了,要我看,一年就成了,这次你媳妇能利用药,躲过去一些事情,你呢,能从怪物口中活口,下一次呢?人不可能每次运气都很好的。”

    纳兰轩是看出来了,沈枭对于自己,虽然不是太在乎,可对于颜苏,却是很在乎的。

    他的话说完,沈枭没在开口,他其实在考虑纳兰轩说的话。

    沈枭不出声,纳兰轩倒是也不催促他,这种事情,说得多,不如想得通。

    沈枭不说话,不代表没听进去话,他其实在认真思考纳兰轩的话,他觉得,纳兰轩说的有道理。

    一个人不会一直幸运下去的,这一次,或许他跟颜苏都能躲过去,下一次呢?

    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这么多年习惯了,可颜苏何其无辜?

    总不能因为她是自己的妻子,就要求她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吧?

    沈枭很清楚,当有一天,皇上意识到,对自己下手没用的时候,只怕会对颜苏下手,到时候不止是颜苏,她的家人,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可不是沈枭想要看到的。

    这般想着,沈枭决定,最多半年,他就带着颜苏离开。

    …………

    沈枭在纳兰府做客的时候,侯府来了做客的人,颜苏正在房间里鼓捣东西,听到回禀,不免有些发愣。

    虽然不愿意出面,可说到底,她是侯夫人,就算不想出面,也不得不出面。

    之前的时候,她倒是可以推说自己小产,不便见客,可如今都过了一个月,小月子已经做完了,这个理由,就用不了了。

    应了一声,颜苏从房间里走出来,她将房门锁好,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前厅。

    来到侯府的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妃,之前她几次来侯府,都没能见到颜苏。

    从颜苏走进来开始,三皇子妃就在打量她,见她气色还不错,心里安心了不少。

    “沈夫人快免礼吧。”见颜苏要行礼,三皇子妃连忙开口,颜苏也不勉强,顺势站直了身体。

    “沈夫人快坐,这里是你的侯府,你如此拘谨,倒是让我不自在了。”颜苏的心里,揣测着三皇子妃来的用意,也因为如此,她没有及时落座。

    她的举动,在三皇子妃的眼中,多了一丝别的意思,她觉得,颜苏这是不愿意跟自己待在一个屋子里。

    她会这样想,倒是也正常,毕竟,颜苏会‘小产’,跟她是脱不开干系的,若她没有心存为难的想法,也不会将颜苏跟颜柯氏分开,单独请了颜苏,这其中,本身就杂夹着阴谋。

    这是后来瞧着颜苏的样子,加上她慢吞吞的性子,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所以才没有对她做什么,可就算如此,她还是在自己的府里出了事情。

    因为此事,她甚至被自己的夫君,狠狠的打了巴掌,想起来,她就觉得十分委屈。

    原本,她今天不想出屋的,可想到沈枭回来,她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来到了侯府。

    为了不让人看出她脸上的印记,她特意盖了厚厚的粉,尽量去遮住脸上的印记。

    “之前几次来侯府,想要看看你的情况,奈何来的时候,不是太巧,总赶上你在休息,如今听说你好了,我便赶紧来了。”

    一边说着,三皇子妃吩咐人,将准备的礼物,都摆在了桌上。

    “我特意准备了一些东西,希望能帮着你补一补身子。”

    三皇子妃带来的,可都是好东西,有百年以上的人参,还有灵芝鹿茸等药,除此之外,她还送了上好的血燕燕窝,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三皇妃客气了,妾身已经没事了,您送的东西太贵重,还是拿回去吧。”

    虽然很想收下,毕竟东西很值钱,可自己直接就收下了,难免有些不好,颜苏想了想,开口推辞着。

    “沈夫人客气了,这些东西,本就是为你准备的,没什么贵重不贵重一说,就是一点心意而已,沈夫人就不要推辞了。”

    见颜苏不要,三皇子妃连忙开口,再度劝说着。

    她如此说,颜苏也就不再推辞,吩咐人将东西收下。

    在她看来,这些东西,就算自己不用,拿出去卖钱也是好的。

    三皇子妃不知颜苏的心里想法,见她收下,她心里很是高兴。

    “之前的事情,还请沈夫人恕罪,是我思虑不周,以至于出现了那样的事情,你也别太难过了。”

    再度开口,三皇子妃劝说着颜苏,她并没有注意到,颜苏说起话来,跟之前在三皇子府不大一样。

    “这件事也不能怪三皇妃,要怪,应该怪那位秦小姐,若不是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的孩子啊!”

    颜苏演戏,可是很不错的,说到动情处,她的眼圈通红。

    她拿出帕子,在脸上擦了擦,顿时,眼泪就落了下来。

    见颜苏哭了,三皇子妃连忙哄着,她是想让颜苏开心的,可不是为了惹她哭。

    眼下那侯爷不在,若是回来了,见自己的妻子被自己气的直哭,只怕会把自己赶出去。

    这一点,三皇子妃倒是猜中了,若沈枭得知,妻子被气哭,确实会把三皇子妃直接扔出去。

    “沈夫人也别太难过了,那个害了你孩子的,听说已经死了,也算是给你的孩子偿命了。”

    说起秦家小姐,三皇子妃的眼中闪过了阴狠,那位秦小姐之所以会死,跟她是脱不开信息的。

    可她并不后悔,她的手上,早就沾染了鲜血,她已经习惯了。

    虽然颜苏很少出去,可秦小姐死去的消息,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对于她的死,她总觉得其中有蹊跷。

    不过,感觉归感觉,她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去调查,毕竟,在外人看来,那位秦小姐,可是很对不起自己的。

    若不是她,自己也不需要做准备,假装小产,不过也有些好处,肖氏彻底消失在了侯府之中。

    少了肖氏,侯府内安静了不少,府中事情,大多数是连婉柔处理,极少数的事情,需要自己处理。

    “说起来,从夫人进来开始,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知沈夫人平时,都用什么香料熏衣服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