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巴掌

    听颜苏如此说,沈枭拉着她坐了下来,向着她看去。

    “肖语嫣死了。”见沈枭看着自己,颜苏语气淡淡的开口,“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了,后事已经办妥当了。”

    不管怎么说,肖语嫣都在侯府住了多年,总归要说一声的。

    “我知道了。”听颜苏说完,沈枭点了点头,在大兴,妾室是没有地位的,尤其是没生育过的,就算死了,侯府内也不会因为她挂上白幡,布置灵堂。

    沈枭一直都知道,侯府内的几个妾室,是什么身份,只是他一直懒得处理,如今知道肖语嫣死了,他也就是点点头,在没有别的表示。

    见沈枭如此,颜苏转移了话题,“你这一路回来,怕是还没吃东西吧?”

    “恩,有些饿了。”沈枭点了点头,颜苏连忙吩咐了下人,为沈枭准备热水跟吃食。

    吃过了东西,沈枭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躺在荆园的床上,这一路奔波,他确实是有些累了。

    沈枭很快就睡着了,颜苏守在床边,瞧着他眼下的青影,眼中闪过了淡淡的笑意。

    等颜苏睡着的时候,沈枭回来的消息,也传遍了侯府,除了侯府之外,皇宫以及各位皇子府,也都得到了消息。

    “倒是没想到,这沈枭的命,还真是够大的了。”九皇子靠坐在椅子上,唇边勾起冷笑,皇室之中,几乎没人对沈枭有好意。

    “殿下,眼下正是好机会,沈侯爷一回来,必定能知道妻子小产的真相,三皇子可是将沈侯爷得罪个彻底啊!”

    一旁的谋士冲着九皇子行礼,说着自己的想法,听他说完,九皇子点了点头。

    “这一点,我知道,前几天我特意派人给侯府送了东西去,也算是跟侯府示好了。”

    “这也就是我需要他,不然,还真不想拉拢他,毕竟,父皇那么讨厌他,我担心跟他太过接近,会让父皇知道,那时候,只怕会有麻烦。”

    如今朝中还没有太子,几个皇子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但凡能拉拢有用的人,他们都会用尽法子。

    身为侯爷,沈枭是几名皇子都想拉拢的对象,只是他们不敢做的太过明显,因为皇帝讨厌沈枭。

    “殿下放心,虽然皇上讨厌沈侯爷,可很多事情,仍旧是需要沈侯爷的,咱们不需要大张旗鼓的拉拢,只是平时多施舍些小恩小惠,也就成了。”

    听九皇子说完,谋士再度开口,九皇子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还是先生高明,时辰也不早了,先生去休息吧。”

    九皇子如此说,谋士行了礼,然后退了下去。

    等谋士走了,九皇子在屋内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向着后院而去。

    …………

    “三皇妃,殿下来了。”三皇子府中,侍女从屋外进来,冲着三皇子妃回禀道。

    “殿下回来了?”听说三皇子来了,三皇子妃连忙起身,一脸喜意的向着屋外迎去。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三皇子已经许久没来过她的院子了,如今得知他来了,她自然是高兴的。

    “对了,我看起来,可稳妥吗?”虽然时间不早了,可三皇子妃仍旧没有洗漱,她盼望着三皇子能来,如今终于盼到了。

    “稳妥,您就放心吧。”侍女笑着应声,看着三皇子妃转头迎了出去。

    刚出门口,三皇子妃就瞧见了三皇子,她扬起笑意,刚要开口,却见三皇子快走几步,到了她面前。

    “啪!”巴掌声响起,三皇子妃跌坐在地上,她的脸火辣辣的,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来,抚在了自己的脸上。

    “贱人!都是你!”伸手指着三皇子妃,三皇子一脸的怒意。

    “要不是你将侯府的夫人请进来,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如今沈侯爷回来了,你让我还如何拉拢他?”

    瞪着跌坐在地上的三皇子妃,三皇子怒声的吼着,院子里跟屋子里的下人们跪了一地,没有一个敢抬头看的。

    三皇子妃转过头,看向三皇子,因为三皇子的用力,她的嘴角,有血迹存在。

    “殿下,妾身那般做,也是您默认的,为何如今,您将一切事情,都怪在了妾身的身上?”

    “就算妾身有错,妾身也是您的正妻,父皇下旨赐婚给你的正妻,您就这般打骂妾身,是觉得妾身的母家,比不上沈侯爷一人吗?”

    三皇子妃的父亲,在朝中也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三皇子很清楚,岳丈家对自己的助力,到底有多大。

    听三皇子妃如此说,三皇子彻底冷静下来,他看向跌坐在地上的三皇子妃,心中有些后悔。

    刚才是自己太冲动了,才会动手打了三皇子妃,若她真的回了娘家告状,对自己怕是没好处的。

    虽然他想要拉拢沈枭,可说到底,岳丈家对自己的帮助才是最大的,若是拉拢了沈枭,却得罪了岳丈家,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儿,三皇子连忙伸出手来,想要将三皇子妃扶起来。

    “还是不劳烦殿下了,妾身乃是卑贱之身,不敢劳烦殿下动手。”从地上站起身来,三皇子妃冷冷开口,她是真的觉得难过了。

    转身,三皇子妃进了屋子,她反手,将屋门关闭,根本就不给三皇子进屋的机会。

    被妻子关在门外,三皇子的脸色不大好看,可他知道,是自己理亏,也只好站在门口,低声哄着三皇子妃。

    进了屋,三皇子妃捂着脸,低声抽泣起来,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而这个打自己的人,竟是自己一直以来仰慕至极的夫君。

    屋内,侍女听着三皇子妃哭泣的声音,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她是三皇子妃身边的侍女,是跟着三皇子妃从娘家来的。

    有心想劝,可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也不好开口,尤其三皇子还在门外,自己若是开了口,只怕谁都下不来台。

    “玉儿,我知道错了,你把门打开吧。”屋外,三皇子温声细语的劝着,为了劝说妻子,他唤着三皇子妃的小名。

    “殿下还是回去吧,妾身有些累了,想休息了。”这个时候,三皇子妃一点都不想见三皇子,她的脸,仍旧火辣辣的疼。

    三皇子妃如此说,三皇子虽然心中不悦,却还是应声,他又劝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等三皇子走了,三皇子妃又哭了好一会儿,这才吩咐人准备了温水跟药膏,她洗净了脸,将药膏擦在了脸上。

    “小姐,这件事,您打算告诉家里吗?”侍女为三皇子妃擦过了药膏,低声询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心里是难过的,可若是告诉了家里,只怕……只怕对殿下没有好处。”

    虽然伤心难过,可说到底,三皇子也是自己的丈夫,真让她做什么的话,她还真做不出来。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被自己的丈夫打,你说,我当初的选择,是不是错的?”

    当初会嫁给三皇子,也算是她自己的选择,原本家里是不大同意的,可最终,因为疼爱她,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

    “小姐,您如今已经是三皇子妃了。”听三皇子妃说完,侍女幽幽叹息一声,再度开口道。

    当初,自家小姐本可以有不少选择,可她偏偏看好了三皇子,事已至此,说别的也是没用了。

    侍女如此说,三皇子妃也跟着叹了口气,“是啊,我已经是三皇子妃了,也罢,事情都发生了,我还能怎么办?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告诉家里的。”

    若是被家里知道,依着父母对自己的疼爱,只怕会对三皇子十分不满。

    三皇子妃明白,自家夫君,是个有野心的,这也正常,哪一个身体健康的皇子,会对那个位置没野心呢?

    “这几天若是有访客,就说我身体不适,都拦了吧。”三皇子这一巴掌,打得不轻,虽然用了药膏,可脸上的印记,一时半会是下不去的。

    这段时间,三皇子妃是不能见客的,不然的话,自己脸上的巴掌印,一眼就会被看出来。

    到那个时候,只怕自己想瞒,都瞒不住了。

    不想告诉家里,除了不希望对丈夫有影响之外,还有些别的原因,三皇子妃是想着,万一以后,自家夫君真的成为了储君,那就是将来的皇上。

    若是自家的母家,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得罪了他,等以后他成为了皇上,只怕第一个被拿来开刀的,就会是自己的娘家。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要瞒住,家里不知道,就会对三皇子仍旧满意恭敬,他若真的成为储君,以后变成皇帝,也不会为难自己的家人。

    侍女站在一旁,听了三皇子妃的吩咐,连忙应了一声,三皇子妃在梳妆台前坐了一会儿,这才准备休息。

    三皇子离开了院子之后,直接去了自己的书房,这般情况下,也只能睡书房,若是去妾室那里睡了,只怕明天就真的要闹出事来了。

    回到书房,三皇子靠在榻上,想到沈枭回到了京城,心里就有些烦闷。

    这段时间,因为颜家的关系,他已经够烦躁的了,如今多了沈枭,只怕烦躁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