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装疯打人

    又在娘家住了三天,颜苏重新回到了侯府。

    在回到侯府之前,颜苏去过好几次铺子,查看铺子的装修情况。

    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有苏子墨在,颜苏完全不需要担心。

    得知颜苏回来的消息,连婉柔第一个来到了荆园,见颜苏气色不错,连婉柔也就放下心来。

    将最近侯府内发生的事儿,跟颜苏说了一遍,尤其是肖语嫣整治锦瑟的事情。

    这件事,让连婉柔十分高兴,她觉得,肖语嫣简直是蠢透了。

    换做是她,是绝对不会对身边人下手的,哪怕生气,最多就是警告几句。

    可肖语嫣倒好,不过是空穴来风的几句话,竟然下了狠手整治锦瑟,实在是让人寒心。

    据说,那锦瑟修养了好几天,才恢复了正常。

    连婉柔巴不得肖语嫣身边再无得用之人,这样,才方便她对肖语嫣动手。

    听连婉柔说完,颜苏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之前就说过,如今这般,不过是开胃菜罢了。

    送走了连婉柔,颜苏吩咐人准备了热水跟吃食,吃了些东西,又洗了澡之后,颜苏躺在床上,准备歇息一会。

    肖语嫣得知颜苏回来的消息,心中十分不悦,她不想颜苏回来,她希望她干脆死在外面。

    锦瑟站在一旁,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因为之前的事情,她的心里,对于自家主子,是有些隔阂的。

    这也难怪,换做是谁,只怕心里都不好受。

    她毕竟是向着肖语嫣的,可不过三言两语,她就被挑拨了,不信任自己,甚至那般下毒手的收拾自己。

    若不是命大,亦或者自己对她还有用,只怕自己就要没命了。

    肖语嫣不知道锦瑟心里的想法,骂过之后,肖语嫣心里痛快了不少,她看向锦瑟,吩咐她去给自己准备些吃的。

    锦瑟福了福身,然后退了下去。

    日子一天天过着,倒是相安无事,京城中的流言,再度平息下来,肖语嫣不甘心,总想着,在弄出点什么事情来。

    然而,还没等她这边有行动,颜苏这边,就先动了。

    她先是找了纳兰轩,弄了保胎的汤药,然后带着人,闯到了肖语嫣的揽月居中。

    命人将保胎药给肖语嫣灌下去,颜苏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她带来的人,整治肖语嫣。

    不得不说,古人在刑罚上,实在是出类拔萃,他们能想出来许许多多的惩罚,来收拾人。

    就比如现在,颜苏带来的人,在灌下药之后,就堵住了肖语嫣的嘴,有人在她的肚子上,缠了一圈棉花,似乎是为了保护她的肚子。

    随后,那些人开始掐着肖语嫣身上痛点最高的地方,比如大腿内侧,双乳旁,小臂内侧,这些地方掐起来,是最疼的,毕竟是人身上最嫩的地方。

    颜苏带来的人,并不是侯府内的人,而是请了颜柯氏帮忙,找的擅长刑罚的婆子。

    这些婆子下手之后,不会在人的身上留下多少印记,可疼痛,却是真的。

    肖语嫣的嘴被堵着,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因为疼痛,她的眼泪不断的流着。

    好一会儿,颜苏这才伸手,制止了那些婆子的动作,众人松开了肖语嫣,向着一旁退去。

    走到肖语嫣身边,颜苏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

    “知道为什么收拾你吗?其实还真没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你放心,刚才给你吃的,是安胎药,这一番收拾,也不会动了胎气,所以,别想着用孩子陷害我。”

    “再者,既然你是妾,就安安分分的当个妾,或者,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你若是再打我肚子里孩子的主意,我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话说完,颜苏松开肖语嫣,她拿出帕子来,擦了擦手,趾高气扬的带着那些婆子们,向着屋外走去。

    才走到院子里,颜苏忽然坐在地上,大声哭嚎起来,“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这般模样,让揽月居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她们小心打量着颜苏,忽然发现,这位侯夫人,似乎还疯着呢。

    之前那些打人的婆子,一边好言相劝着,一边将颜苏从地上扶起来。

    有的转头看向揽月居的下人们,恶狠狠的开口,“你们若是敢把这件事说出去,仔细你们的皮!”

    说完,这些人七手八脚的,将颜苏带离了揽月居。

    屋内,肖语嫣的嘴,仍旧被堵着,锦瑟走上前去,给她将堵住嘴的东西拿出来,又解了她肚子上的东西。

    虽然被收拾了一番,可因为有纳兰轩开的药在,肖语嫣的肚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事儿。

    就算请来大罗金仙,都不会诊断出问题来。

    至于她刚才被掐过的地方,那就更不算什么了,那些下手的婆子,可是很有分寸的,她能够让你疼得不行,却不会在你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疤痕。

    坐在床上,肖语嫣气的直哭,她想去找颜苏算账,可刚才院子里的声音,她听得一清二楚的。

    她很担心,若自己真的找去了,只怕会再一次的被收拾。

    一想到这些,肖语嫣的心里,就窝了股火。

    锦瑟就在她的身旁,肖语嫣抬起手来,左右开弓的给了她几巴掌。

    锦瑟被打的跌倒在地,她看向肖语嫣,心中有恨意闪过。

    打了锦瑟之后,肖语嫣再一次的后悔了,她见锦瑟看向自己,不免有些心虚,可嘴上,却不肯服软。

    “看什么?还不快滚下去!”肖语嫣如此说,锦瑟起身,应声之后,转身退了下去,她连看都没看肖语嫣一眼。

    这一次,她是真的寒心了,虽说主子拿奴才出气,是很常有的事情,可她从来没经历过这些事情。

    这些年,她跟在肖语嫣身边,也算是体面,毕竟侯府之中,自己的主子是最得宠的。

    锦瑟办事的能力不错,很得肖语嫣器重,加上肖语嫣在府中的地位,侯府之中,不管谁看到锦瑟,都会笑着称她一声锦瑟姑娘。

    可如今,她的脸,被主子打到了地上,还不止一次,而她的主子,也彻底从上面跌了下来。

    这般情况下,她本该更受倚重,因为很多事情,只有她能帮着她办,可偏偏,她一次次的打了她的脸。

    想到这些,锦瑟深呼了一口气,眼泪落了下来。

    坐在房间里,锦瑟生出了别的心思,她觉得,眼下这种情况,她不能继续跟在肖语嫣身边了,没出路,没活路。

    别人不知道,她是知道的,自家主子进到侯府,可不是为了做妾的,她有别的目的。

    不止是她,这侯府之中,不止她一个,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来。

    唯一一个干净的,大概只有那个傻了吧唧的季姨娘。

    锦瑟想了很多,她想了自己的出路,也想了该如何离开侯府,可有一点,很让她为难,那就是她的卖身契。

    她的卖身契,在肖语嫣的手里。

    当初,她是跟着肖语嫣一起进府的,她是别人买来送给肖语嫣的,为的,是帮着她办事。

    可如今这般,她不想帮着她办事了,这些年,她手里也积攒了不少的东西,就算离开,也能够生活。

    唯一为难的,就是她的卖身契,那个东西在别人手里握着,总归是受限制的,她要想办法,将卖身契偷出来。

    锦瑟跟在肖语嫣身边多年,对于肖语嫣,她是熟悉的,她知道,肖语嫣喜欢将东西藏在哪儿,可如今,她需要一个机会,将自己的卖身契找出来。

    心里面想着,锦瑟下定了决心,她是一定要离开的,以自由之身离开,至于肖语嫣,爱怎样就怎样把,她倒是想看看,自己离开了,她能怎么办?

    原本,锦瑟对于肖语嫣,还是很忠心的,可因为肖语嫣这两次的磋磨,锦瑟终于失望了。

    这本就是颜苏想要达到的目的,也是连婉柔所期盼的。

    “锦瑟姑娘,你在吗?”门外,有小丫鬟的声音传来,锦瑟应了一声,示意她进来。

    在揽月居中,锦瑟有自己独立的屋子,这对她来说,是唯一的欣慰了。

    小丫鬟从屋外走了进来,瞧见锦瑟脸上的泪痕,连忙拧了条帕子,递给了锦瑟。

    “锦瑟姐姐,你没事吧?”关切的开口,小丫鬟改了称呼,锦瑟也没注意,她摇了摇头,从小丫鬟手中接过帕子,擦了擦脸。

    “姐姐的脸都肿了,可惜我没药膏,要么,我想办法出府一趟,给姐姐弄点药膏?”

    打量着锦瑟的脸,小丫鬟再度开口,锦瑟摆了摆手,眉头微微皱着。

    从锦瑟手中接过帕子,小丫鬟叹了口气,“姐姐对夫人那么忠心,怎么夫人还舍得下如此的狠手啊?”

    小丫鬟说的,正是锦瑟心里想的,她心里正难过,如今被小丫鬟一说,眼圈不由得红了。

    “姐姐别哭,我不说就是了。”话虽然如此说,可小丫鬟的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听说,姐姐是跟着夫人一起进府的,按理说,不该被如此对待,这府中,夫人最该倚重的,就是姐姐,可偏偏……莫不是,夫人觉得,姐姐的卖身契在她手中,所以……所以只要打不死,姐姐就得跟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