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姜是老的辣

    不得不说,肖语嫣到底是肖语嫣,面对如此的情况,还能够一脸镇定,应对自如。

    “肖姨娘客气,你如今怀着身孕,本就辛苦,大家自然不会跟你计较。”颜苏看向肖语嫣,笑着开口道。

    侯府里的女人,都是沈枭的女人,按理来说,应该是姐妹相称的,可颜苏并不想跟她们姐妹相称,所以,她称呼包括自己在内的人,为大家。

    “夫人大度,体恤妾身,实在是妾身的福气,说起来,不知各位来我的揽月居,所为何事?”坐在床上,肖语嫣看向屋子里的众人,笑着开口问道。

    “倒也没什么,就是过来瞧瞧你。”原本颜苏是想着,来教训教训肖语嫣,让她长长记性,偏偏,连婉柔等人都来了,有些事情,做起来就不方便了。

    “多谢夫人关怀,几位妹妹也是如此吗?”听颜苏说完,肖语嫣的目光,在连婉柔等人的身上掠过。

    “听闻夫人来看姐姐,妹妹想着,许久没来看姐姐了,所以就跟着来了,吵了姐姐休息,妹妹在此,跟姐姐赔不是了。”见肖语嫣看向自己,季敏赶紧开口,冲着肖语嫣解释道。

    “妹妹还真是有心,只是下一次来的时候,还请妹妹小声一些,若是吓到我肚子里的孩子,那可就不好了。”若非是季敏的大嗓门,她哪里需要面对这些人?

    原本,肖语嫣对于季敏就没什么好感,之前的一切,不过就是做戏,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她对于季敏,是越发的讨厌了。

    “妹妹记住了,下一次肯定不会再吵姐姐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季敏丝毫没有意识到,肖语嫣话语中的厌恶。

    “两位妹妹跟季妹妹一样,也是听说夫人来看我,所以跟着来的吗?”说完了季敏,肖语嫣看向姚佳跟连婉柔,笑着询问道。

    虽然肖语嫣的脸上带着笑,可她的心里,可是一点都不欢迎连婉柔跟姚佳的,尤其是连婉柔。

    就算肖语嫣不说,连婉柔跟姚佳也感觉得到,连婉柔看了一眼姚佳,见姚佳没有开口的意思,便笑着开了口。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姐妹,如今侯府之中,就属妹妹最有福气,怀上了侯爷的孩子,姐妹们来瞧一瞧,顺便沾沾喜气。”

    “原来是这样啊。”伸手摸了摸肚子,肖语嫣看向连婉柔,“要说起来,我也确实挺有福气的,只不过,不是所有人沾了喜气,都能够怀上孩子,你说是不是,连妹妹?”

    肖语嫣这话,无异于是讽刺,讽刺连婉柔怀不上孩子。

    听肖语嫣如此说,连婉柔顿时皱起了眉,颜苏坐在一旁,瞧着肖语嫣得意的模样,忍不住在心中叹气。

    若是被她知道,自己怀着的孩子,并不是侯爷沈枭的,也不知会作何反应?

    “好了,既然看到了,我就不打扰肖姨娘休息了。”要做的事情做不了,颜苏索性起身,向着屋外走去。

    “夫人这就走了,那就恕我不送了啊!”见颜苏走了,肖语嫣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她看向连婉柔跟姚佳等人,然后挑了挑眉,“怎么,几位还要继续坐坐?”

    因为厌恶季敏,肖语嫣直接将季敏无视,连婉柔没想到,颜苏这么轻易就走了,她懒得留下来跟肖语嫣扯皮,索性也起身走了。

    姚佳站起身来,笑着看向肖语嫣,“说起来,肖姨娘确实是有福气的,只不过,人的福气都是有数的,若肖姨娘将自己的福气给消磨光了,不知道会如何?”

    姚佳所指的,自然是肖语嫣派人做的事情,她相信,肖语嫣是听得懂的。

    话说完,姚佳离开,肖语嫣瞧着姚佳的背影,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

    季敏仍旧坐在椅子上,因为刚才肖语嫣没看她,所以她并没意识到,肖语嫣也想让她离开。

    “季妹妹,我这里的茶,可还好喝?”见季敏还不在,肖语嫣憋着火,开口询问着她。

    “姐姐这里的茶很好,妹妹很喜欢。”季敏不喜欢喝茶,可瞧着肖语嫣如今的模样,季敏下意识的开口,回答了肖语嫣的问话。

    “既然好喝,刚才妹妹为何大呼小叫?锦瑟,给季姨娘装些茶,送季姨娘出去。”季敏不走,肖语嫣索性开口,吩咐锦瑟将人送走。

    这一次,季敏听懂了肖语嫣的意思,她连忙站起身来,向着屋外走去。

    锦瑟跟了上去,季敏连连摆手,示意她不用跟着,她又不爱喝茶,就算给她装了茶,她也不会带回去喝。

    人都走了,揽月居重新恢复了安静,肖语嫣坐在梳妆台前,瞧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心里烦闷。

    “夫人,您没事吧?”吩咐人将屋里收拾干净,锦瑟来到肖语嫣身边,关切的询问着她。

    “没事。”摆了摆手,肖语嫣皱起了眉,“也不知那颜氏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肖语嫣原本以为,颜苏来揽月居,就是为了找麻烦的,所以她避而不见,却没想到,颜苏最后什么都没做,就离开了揽月居,这让她十分奇怪。

    肖语嫣哪里知道,是连婉柔等人帮了她,若非这些人都在,颜苏肯定是要找她麻烦的,毕竟,是她派人散播流言,诋毁她的名声。

    …………

    “夫人,您就这么走了?”离开了揽月居之后,连婉柔追上颜苏,疑惑的开口问道。

    “不走要如何?留下来喝茶吗?”听到连婉柔问,颜苏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开口道。

    “不瞒夫人,妾身还以为,夫人是去找肖氏算账的,没想到,夫人这么容易就放过了肖氏。”跟在颜苏身旁,肖语嫣说着自己的想法。

    “我倒是没想到,你们都会来揽月居。”连婉柔的话音刚落,颜苏便回了一句,她如此说,让连婉柔意识到,颜苏这句,是话里有话。

    仔细琢磨着颜苏的话,连婉柔没在开口,颜苏也不去看她,只是继续向着荆园走去。

    眼看着,距离荆园越来越近,连婉柔仍旧跟在颜苏身旁,颜苏停下脚步,向着连婉柔看去,“连姨娘,你是要跟我回荆园喝茶吗?”

    “妾身的听雨阁还有事儿,就不叨扰夫人了,妾身告退。”连婉柔瞧得出,颜苏此时的心情不太好,正好她还没想明白,于是她冲着颜苏福了福身,随即带着连翘离开。

    见连婉柔走了,颜苏收回视线,继续向着荆园归去。

    “夫人,新夫人对您的态度,怎么如此冷淡,当初要不是您,她岂能有今天?”连翘跟在连婉柔身边,对于颜苏的态度,连翘十分不满。

    “好了,也不看看这是哪儿,就什么都说。”瞪了连翘一眼,连婉柔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这以后,怎么越来越浮躁了?”

    “请姨娘恕罪,奴婢知道错了。”赶紧冲着连婉柔行礼,连翘知道,自家主子是生气了。

    “别再有下次了,起来吧。”吩咐了一声,连婉柔继续想着颜苏的话,她总觉得,新夫人觉得他们的出现是多事。

    “连翘,夫人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觉得我们都去揽月居,有些多事了?”看向连翘,连婉柔询问着她的意见。

    听到连婉柔问自己,连翘仔细回想着刚才颜苏说过的话,“奴婢也觉得,新夫人是在嫌您跟其他姨娘多事。”

    “果然是这样,下一次夫人再去揽月居,咱们就不去了。”原本想着去落井下石,却没想到成了绊脚石,连婉柔叹了口气,带着连翘回了听雨阁。

    …………

    颜苏回到荆园的时候,劲松跟青竹已经回来了,两人冲着颜苏行礼,将调查的结果,回禀给了颜苏。

    如同颜苏预料的那般,想要诋毁她的,是侯府里的人,根据劲松跟青竹的描述,那人正是揽月居的锦瑟。

    能够让锦瑟做事的人,就只有肖语嫣,所以由此可以推断,是肖语嫣派了锦瑟,散播对自己不利的流言。

    “你们问的人,可是受到指使的乞丐?”虽然京城有不少乞丐,可颜苏想要找的,只有锦瑟找过的乞丐。

    “不是,是其他乞丐,京城里的乞丐们,大都是认识的,平时他们之间会有交谈,属下们知道的情况,都是从其他乞丐的嘴里知道的。”

    “想办法找出那几个散播流言的乞丐,我有用处。”听劲松说完,颜苏看向他,开口吩咐道。

    “我也找了其他人,寻找这几个人的踪迹,加上你们,应该能很快找到。”颜苏说的其他人,自然是拿三个乞丐,她觉得,那三个人的速度,应该比劲松跟青竹要快。

    “是。”没问找来做什么,劲松跟青竹应了一声,随即退了下去。

    等两人离开,颜苏这才回到了屋中,她躺在软榻上,想到自己来到古代后的种种,无奈的叹了口气。

    “夫人?”秦风的声音,从屋外传来,颜苏应了一声,招呼他进来,她坐起身来,向着进到屋中的秦风看去。

    “夫人,侯爷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属下,若是谁为难夫人,属下可以先斩后奏,这一次的事情,跟肖氏脱不开干系,不知夫人打算如何处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