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猜想

    听年轻男子说完,颜哲心中的疑惑更深,他敢肯定,女儿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走吧。”对着自家下人吩咐了一声,颜哲抬脚向着马车走去,颜柯氏坐在马车之中,好几次都想要下去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个下人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新夫人死了?苏苏出了什么事情吗?苏苏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能见?你倒是说话啊?”

    看着颜哲,颜柯氏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她的眼圈通红,显然是受到了刺激。

    “夫人,你先不要激动,让我捋顺一下,这件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刚才的那个下人,说的话未必都是真的。”

    见自家夫人如此,颜哲赶紧开口,安抚着自家夫人,他很担心,再这样下去,夫人会因为刺激,而直接昏厥过去。

    丈夫如此说,颜柯氏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她深呼了几口气,坐在马车中看着自己的丈夫。

    颜哲坐在颜柯氏的身边,他对着车夫吩咐了一声,然后沉思起来,他觉得,他必须要好好的捋顺一下,才能够明白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车离开了侯府,秦风站在侯府的屋顶上,看着颜府的马车离去,想了想之后,便下了屋顶,牵着马,向着城外而去。

    马车之中,颜哲一直没有说话,颜柯氏瞧着他,想要问一问,却不知该从何问起?

    况且,她是知道自己丈夫的,想问题的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打扰。

    “老爷,夫人,到了。”马车停在了颜府的门前,车夫的声音传来,颜柯氏应了一声,再度看向自己的夫君。

    “走吧。”起身从马车上下去,颜哲转过身来,冲着颜柯氏伸出了手,这是颜哲的习惯,不管他心里想着什么,都会记着颜柯氏。

    握着颜哲的手,颜柯氏下了马车,两人相携着进了颜府,向着院子走去。

    颜忠迎了上来,瞧见自家老爷一脸沉思的模样,便没敢打扰,他向着夫人颜柯氏看看,见夫人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家老爷,便只好跟在两人身后。

    很快,两人进了院子,如今天暖,颜哲索性坐在了外面,瞧着他如此的模样,颜柯氏想了想,对着颜忠吩咐了几句,这才进屋换了身轻便的衣服。

    她的心里是着急的,只不过瞧着自家丈夫的模样,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想不出来的。

    再出来的时候,果然如同她预料的那般,颜哲还在沉思,颜忠小心翼翼的将茶水放在一旁,然后向着颜柯氏看去。

    “夫人,老爷这是怎么了?”压低了声音,颜忠开口询问着颜柯氏。

    “没什么,先让老爷想着吧,我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想到在马车上听到的话,颜柯氏不由得皱了皱眉。

    “您跟老爷不是去看小姐了吗?看到了吗?”听颜柯氏如此说,颜忠不免有些奇怪,他再度开口,询问颜柯氏。

    “没看到。”声音带着低落,颜柯氏的眼圈再度红了起来,“侯府守门的小厮说……说小姐死了……”

    说到这里,颜柯氏忍不住拿起帕子来,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她将视线再度落在自己的丈夫身上,此时,她全部的希望,都在丈夫那里了……

    “什么?”颜忠听了颜柯氏的话,忍不住惊呼出声,颜哲抬起头来,向着颜忠看去。

    “老爷恕罪。”瞧见颜哲看自己,颜忠赶紧冲着颜哲行礼,语气十分的恭敬。

    “没事,颜忠,你下去吧,我有话要跟夫人说。”这件事情,算是一件很隐蔽的事情,颜哲觉得,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当然,他并不是不信任颜忠,只是这件事儿,关系到女儿的声誉,所以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

    “是。”虽然心里十分疑惑,可颜忠还是应了一声,然后退了下去。

    等颜忠走了,颜哲这才看向颜柯氏,冲着她招了招手,“夫人,到我身边来。”

    应了一声,颜柯氏坐在了颜哲身边,“夫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女儿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之前的话,颜柯氏只听到了一半,后面的话,因为那个下人的声音小,所以颜柯氏并没有听到。

    也幸好是没听到,若是听到的话,颜哲估摸着,自家夫人一定会跳下马车,跟那个下人拼命。

    通奸这种事情,可谓是好说而不好听,虽然大兴民风开放,可也接受不了这种事情发生,一旦出现,那肯定是要被浸猪笼的。

    “你放心吧,女儿未必就是出事了,或许就是故意这么传的,有可能……有可能就是侯府内部的事情。”

    侯府内的复杂,颜哲自然是不知道的,但他猜得出,沈枭不是个简单的。

    皇上防备沈枭,颜哲是知道的,对于皇上的做法,颜哲其实是不赞同的。

    在他看来,沈枭绝对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不管怎么说,沈家世代忠良,甚至于,为大兴战死,这样的忠臣后代,不重用也就罢了,竟然还处处防备。

    只是,身为臣子,有些话他是不能说的,所以也只好忍着。

    虽然觉得沈枭不错,可当初赐婚的时候,颜哲还是很不愿意的,他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到这样的高门大院之中。

    更何况,皇上对沈枭处处防备,真要是有什么,自己女儿一定会受到牵连。

    “侯府内部?什么意思?”对于沈枭的事情,颜哲并不是太了解,但他隐约听说过,侯府内并不安稳。

    “这事儿,我现在也不好说,但我感觉,女儿一定还没死,或许,现在正在哪儿高兴快活着,她没想到,咱们会去找她,有些事情,或许也是不方便跟咱们说。”

    不管怎么说,都是皇帝的赐婚,出了什么事情,沈枭都是要回禀给皇上的,但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听到些什么,这就说明,一定是没出事情。

    “真的吗?真的会是这样的吗?”看着丈夫,颜柯氏就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十分的无助。

    “放心吧夫人,一定不会有事的,不管怎么说,苏苏都是我们的女儿,她的哥哥,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就算沈枭是侯爷,有些事情也会三思而行,不会出事的,放心吧。”

    安慰着妻子,颜哲伸出手来,将颜柯氏抱在怀中。“苏苏从小就是个有福的,你还记得吗,她四岁那年,有个道士看见了她,说她将来一定是大富大贵之命,所以你就别担心了。”

    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后背,颜哲的语气越发轻柔,丈夫如此说,颜柯氏的心里终于安稳了些。

    …………

    “你怎么来了?”看到秦风的瞬间,沈枭是有些诧异的,毕竟昨天的时候,秦风来过。

    侯府现在的情况不多,不需要每天都来汇报,所以沈枭让秦风隔天来一次就好。

    “爷,颜大人跟颜夫人今天去侯府了。”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沈枭说了一遍,秦风看向沈枭,开口询问着他,“爷,现在怎么办?”

    “知道了,你……这样吧,一会儿你带着庄子里的新鲜瓜果,给颜府送去,我写封信,你交给岳父大人。”颜哲是沈枭的岳父,就算沈枭是侯爷,也是要尊重长辈的。

    “是。”应了一声,秦风看着沈枭站起身来,向着书房走去,秦风跟在身后,却见沈枭停下脚步,向着他看来。

    “别跟着我,你去找萧叔,让他给你摘一些新鲜的瓜果,多摘点,你回去的时候小心带着。”吩咐了几句之后,沈枭再度离开,秦风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己如今在爷心里的地位,是越来越低了,果然是娶了媳妇,就忘了属下。

    摇着头,秦风转身去找萧叔。

    等秦风这边忙完,沈枭也写好了信,将信交给了秦风,沈枭忽然想起之前说的事儿,“知道萧何到哪儿吗?”

    “估计还没收到信呢,怎么也要再等一段时间。”沈枭来庄子的时间不算长,吩咐那件事儿也没几天,京城距离晋城有段距离,怎么也要一段时间,萧何才能回来。

    “知道了,你回去吧。”点了点头,沈枭看着秦风将信收好,这才再度开口。

    应了一声,秦风带着新鲜的瓜果,带着沈枭亲笔写的书信,向着京城归去。

    等秦风走了,沈枭想了想,向着院子走去。

    颜苏在屋子里打瞌睡,之前秦风来的时候,沈枭正陪着颜苏,或许是秦风觉得不方便说,所以用了些方法,将沈枭叫了出去。

    “困的话就去床上睡。”瞧着颜苏一点一点的模样,沈枭笑着开口,将颜苏唤醒。

    “你刚才干嘛去了?那么久?”睁着迷糊的眼,颜苏看向沈枭,开口询问着他。

    “秦风来了,说今天的时候,岳父跟岳母去了侯府,结果没见到你,我已经写了书信,让秦风带回去,给岳父、岳母,等咱们回去的时候,在亲自回府中赔罪。”

    听到颜苏问,沈枭也没隐瞒,将事情跟颜苏说了一遍,听沈枭说完,颜苏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