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明白

    锦瑟停在了原地,脸色十分难看,她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很不好的预感。

    肖语嫣走在前面,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身向着锦瑟看去。

    “锦瑟,你怎么不走了?”瞧着锦瑟的脸色不太好看,肖语嫣关切的开口询问着她。

    “夫人,咱们可能……可能上当了?”抬起头来,锦瑟向着肖语嫣看去,她缓缓开口,脸色越发难看。

    锦瑟如此说,让肖语嫣有些发愣,但是很快,她就回过神来,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起来。

    “回去再说。”侯府之中人多眼杂,并不适合说什么,肖语嫣转身,向着揽月居归去。

    锦瑟跟在肖语嫣身后,回去的路上,锦瑟的脑子里一直盘算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是想着,她心里就觉得越凉。

    如果说,刚才她还有些不确定的话,那么将事情从头到尾认真的在想一遍之后,她就真的可以确定了。

    主仆两个很快就回到了揽月居中,屏退了屋内的侍女之后,肖语嫣看向锦瑟,颇有些急切的开口,“将你心里的想法,说一遍我听一听。”

    虽然自己心里也有想法,但是此时,肖语嫣更需要锦瑟的话,她很希望,锦瑟跟自己的想法不同。

    “是。”应了一声,锦瑟显示捋顺了一下自己的想法,这才再度开口,“夫人,奴婢觉得,咱们应该是中计了。”

    “确实,季姨娘身边的香儿,去荆园什么都没看到,您派人将荆园打开,也什么都没看到,可这并不能说明,新夫人已经死了。”

    “侯爷有不止一处的宅子,或许此时,新夫人就在哪处宅子之中,之前的事情,不管是红花,还是什么,都是假的,都是爷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查出扰乱侯府的人。”

    锦瑟越是说的,肖语嫣的脸色就越是难看,她的心里,跟锦瑟的想法是一模一样的。

    “夫人,您可还记得,侯爷有个很好的朋友,是个医术精湛的人,虽然咱们请来的大夫,瞧不出新夫人体内的玄机,可不代表侯爷的那个朋友,也同样什么都瞧不出来。”

    在侯府中多年,虽然不敢说对侯爷沈枭多么了解,可一些基本的事情,却还是能够知道的。

    “或许,侯爷已经让他的朋友,为新夫人诊过脉,知道了新夫人的身体,是因为毒的关系,才会出现那些症状,再或许,新夫人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只有毒的来源,还在调查之中。”

    将自己的想法跟猜测,全部给肖语嫣说了一遍,锦瑟看向肖语嫣,脸上写满了担忧。

    “夫人,咱们刚才的举动,只怕已经被爷的人注意到了,爷之所以离开侯府,或许就是为了降低咱们的警惕。”沈枭在侯府之中,纵然众人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如今,沈枭不在,总会有些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人,肖语嫣便是这样的人。

    “那现在,现在怎么办?”听锦瑟说完之后,肖语嫣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了一丝惊慌,她不敢想象,若锦瑟说的都是真的,侯爷回来之后,会怎样对待她?

    “夫人,眼下最好的办法,就只有闭门谢客了。”沉默了一会儿,锦瑟再度开口,她说的闭门谢客,自然不是关闭侯府的大门,而是关闭揽月居的大门。

    “最近这段时间,侯府内的庶务,您可以继续处理,只不过,大多数时间,您就窝在揽月居,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就装出一副静心悔过的模样来。”

    在锦瑟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让侯爷看到自家主子的悔意,至于侯爷回来如此处置,只能看侯爷的心中,是否还有情谊在了。

    “只有这个办法了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听锦瑟说完,肖语嫣的眼中流露出不甘,一旦她真的闭门谢客,府中的事情,就很可能会被别人接手,等到那个时候,在想拿回来,可就难了。

    “主子,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您要先保住自己才行啊!万一……万一侯爷发怒,休了您,您想过后果吗?”

    锦瑟的脸上带着焦急,她看着肖语嫣不甘的脸,心中只觉得无奈。

    什么时候,自家主子变得如此的没脑子了呢?锦瑟有些记不清了,她只知道,再这样下去,等待着自家主子的,除了死之外,不会有别的结果。

    锦瑟如此说,让肖语嫣顿时愣在了原地,在侯府的这些年,她几乎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除了是侯爷沈枭的姨娘之外,她还是别人派来监视沈枭的人,然而,她这个负责监视的人,最终却爱上了侯爷沈枭,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一想到这些种种,肖语嫣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就听你的吧。”好半天,肖语嫣终于开口,对着锦瑟说道,她的声音中没有一丝力气,看得出,现在的她,情绪十分低落。

    …………

    “怎么样?查到了吗?”秋水居中,姚佳看向归来的惠儿,开口询问着她。

    “回主子的话,奴婢亲自去查探过了,颜府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新夫人肯定还活着。”将自己调查来的结果,全部回禀给姚佳,惠儿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姨娘,您猜的还真是准。”对于自家主子的头脑,惠儿是很相信的,这么多年在侯府,自家主子从未吃过亏。

    “若是没有脑子,怎能在侯府里生存下去,不是谁都跟肖语嫣一样,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侯府内的事情,姚佳已经都知道的,毕竟肖语嫣闹得也算是轰轰烈烈。

    “肖语嫣已经废了,以后怕是起不了什么作用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想必侯爷会将权利,交到新夫人手中。”

    虽然在姚佳眼里,新夫人也没什么厉害,可因为她是正室夫人,所以有些事情,是名正言顺的。

    “姨娘,您不想要府中的权利吗?”接触到府中的权利,或许就意味着,能距离侯爷沈枭更近一些,她们的目的,惠儿时刻记在心里,自然希望能够多接触一些。

    “权利虽然好,可侯府的权利,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肖语嫣倒是得到过,你看她如今,要落得个什么下场?”

    看向惠儿,姚佳笑着开口,她不是没有想过,得到侯府的权利,可侯爷沈枭实在是太精明了,有些事情,想要瞒过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游走在权力之外,或许可能性还大一些。

    “我在侯府中这么多年,对于侯府中的事情知道的都不多,所以啊,还是保持如今这样吧,最起码,能够轻松一些。”

    姚佳一直觉得,人要有自知之明,只有如此,才能活的更加长久。

    “都听姨娘的。”听姚佳说完,惠儿应了一声,她相信,主子的想法才是最正确的。

    …………

    “肖语嫣要闭门谢客?好端端的,她为何忽然如此?”肖语嫣要闭门谢客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侯府,连婉柔知道之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诧异。

    “想必是担心吧,做出了那么多张扬的事情,肯定会担心侯爷找她算账。”听雨阁中,连翘笑着开口,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倒是也有可能,今天的一切,那个贱人做的太过张扬了,或许刚才她那般的耀武扬威,就是因为被误导了。”

    一想到肖语嫣跟自己说的话,连婉柔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意,那个贱人,都已经这样了,还想着跟她斗。

    “这侯府之中,肖氏基本上算是废掉了,季敏一向都不值一提,至于姚佳,别看她年纪最小,心眼却是最多的。”

    虽然前段时间,两人算得上是合作关系,可对于姚佳,连婉柔是一直保持着戒备之心的。

    “姨娘,以后要姚姨娘会成为您的劲敌吗?”听自家主子说完,连翘看向她,开口询问道。

    “不好说,不过各为其主,会成为劲敌也是正常,若真的确定肖氏废掉了,倒是可以直接将她提出侯府,免得她死灰复燃。”

    对于肖语嫣,连婉柔是了解的,她知道,肖语嫣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之所以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全都是因为情。

    情之一字,能够成全人,也能够伤人,肖语嫣原本的精明,连婉柔记得十分清楚,可如今这副模样,实在不能在跟精明联系到一起。

    “都听姨娘的,您怎么吩咐,奴婢就怎么做。”点了点头,连翘应声,她很赞成,直接将肖氏踢出侯府的想法。

    “等解决了肖氏,再看姚佳的态度,若她想要跟我为敌,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过,咱们也不是没有胜算,毕竟,新夫人跟我更亲近一些。”

    在连婉柔看来,若是新夫人能帮助自己,她在侯府中的道路,将会好走一些,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接触到新夫人,毕竟,侯爷现在对新夫人很感兴趣。

    若到时候,侯爷将新夫人护在羽翼中,只怕自己是无法接近的,除非,自己想要跟肖语嫣一样,自己找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