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不适

    临近傍晚的时候,沈枭回到了荆园之中,瞧见颜苏一脸的喜意,沈枭的眼中也不禁流露出笑意。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捡到银子了?”明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沈枭偏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开口询问着颜苏。

    “跟捡到银子也差不了许多。”嘿嘿一笑,因为心情好,颜苏回答了沈枭的问话。

    “是吗?不如说来听听?”沈枭知道,不管自己怎么问,颜苏都是不会告诉自己的,毕竟,瞧着她的打算,这件事情她就是打算藏着掖着的。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问一问,想要看看颜苏会是怎样的反应,对于逗弄颜苏,他越发的感兴趣的。

    “也没什么,总之就是高兴,人的高兴,有时候是无缘无故的。”果然,如同沈枭预料的那般,颜苏搪塞着开口,沈枭知道问不出什么,索性也就不去追问。

    见沈枭没有问下去,颜苏不由得松了口气。

    不知怎的,她总是有种自己被看透的感觉,至于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她也说不上来。

    闲聊了一会儿,厨房的人送来了今天的晚膳,瞧着桌上的菜肴,颜苏不由得皱起了眉,“怎么今天的菜这么油腻?”

    “你平时不就爱吃鱼肉的,怎么今天嫌弃油腻了?”沈枭向着颜苏看去,语气中带着不解,虽然,他也觉得今天的晚膳十分油腻。

    “爱吃鱼肉跟爱吃油腻的东西可不一样,这些菜看着就让人没有食欲,能不能换些别的过来。”

    只是瞧着桌上的菜,颜苏就有些很不舒服的感觉,此时她的胃里翻腾着,有种很想吐的感觉。

    “呕……呕……”正想着,胃里的翻滚越发强烈,颜苏一个没忍住,顿时就干呕了起来。

    “怎么了?”见颜苏如此,沈枭不由得皱起了眉,他看向颜苏,关切的开口询问道。

    “不知怎么的,瞧见这些菜,就觉得恶心。”听到沈枭问,颜苏也没有多想,她深呼了几口气,等胃里平复一些之后,这才开口回答道。

    “恶心?”听她说完,沈枭的眉皱的更深,他仔细闻了闻饭菜的味道,确实饭菜闻起来没什么异常,这才再度看向颜苏。

    “好端端的,怎么会觉得恶心?是不是今天吃的太多了?”颜苏吃东西的样子,沈枭是知道的。

    他估摸着,颜苏可能是之前东西吃多了,胃里面涨得慌,所以才会看见东西觉得恶心。

    “没有啊,我刚才就喝了一碗甜汤,什么都没吃,我也不知道是……呕……”再度干呕起来,颜苏的脸色有些发白。

    “侯爷,夫人这不会是怀孕了吧?”一旁的小丫鬟忽然开口,让沈枭跟颜苏不由得一愣。

    “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不可能!”异口同声的开口,两人否定着小丫鬟的话,见两人如此,小丫鬟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颜苏捂着嘴,向着桌上的菜肴看了一眼,当觉得胃里又开始翻滚的时候,她忍不住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到了软榻旁。

    颜苏如此,沈枭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情,他命人将菜肴撤下,换些清淡的时候,然后来到了颜苏的身旁。

    “你没事吧?要不然找大夫给你看看?”看向颜苏,沈枭关切的开口询问。

    “不用,我没事的。”摇了摇头,颜苏觉得,自己不该是有问题的,毕竟她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只是不知道,为何她会忽然干呕,就像怀孕一样。

    等等……怀孕……

    想到刚才小丫鬟说的话,颜苏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先是向着沈枭看去,将沈枭看的一脸莫名其妙,然后收回视线,认真思考着问题。

    若是没记错的话,她确实有段时间没来月事了,记忆之中,这具身体的月事还是很准的,而如今,却忽然不准了。

    难道,还真是怀孕了不成?

    心里刚有了这个想法,颜苏立刻将这个想法甩出脑海。

    怎么可能!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怀孕?

    难不成?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沈枭对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应该不至于吧,府里面也不是没有别人,他犯不着这么饥渴,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不对,谁都不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体根本就没有过任何异常的反应!

    一时之间,颜苏的心里有些乱,乱的她心神不宁,脸色也越发难看。

    沈枭守在身边,见颜苏如此,不免有些担忧,他将手搭在颜苏肩膀上,关切的开口,询问着她的情况。

    “我没事。”摇了摇头,颜苏的心里有着种种的可能,可是她哪一个都不敢确定,她忽然有种想法,那就是或许应该找个大夫来。

    “要不然,找个大夫吧?”犹豫了一下,颜苏这才开口,沈枭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就吩咐人去找大夫。

    虽然更信任纳兰轩,但颜苏觉得,自己的不舒服,也就是件小事,实在用不着将纳兰轩请来,所以只找个普通大夫就好。

    原以为要等上一会儿,可没想到,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小丫鬟便带着大夫回来了。

    “季姨娘不太舒服,正好请了大夫过府,奴婢也是赶巧,走到了大门口,正好遇到了这位大夫,所以就将大夫给请了过来。”

    看向沈枭跟颜苏,小丫鬟开口解释道,沈枭倒是没多说什么,直接吩咐大夫为颜苏看诊。

    取出了脉诊子,又让颜苏将手腕搭在了脉诊子上,大夫又找出了丝帕,盖在了颜苏的手腕之上。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夫人这是怀了身孕,如今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好半天,大夫忽然开口,冲着颜苏道喜,颜苏一脸惊愕的看着他,显然没想出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怎么可能?老头,你可别胡说八道,我怎可能有身孕呢?”颜苏相信,自己现在一定还是个黄花闺女,所以这怀孕一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颜苏一点都不相信。

    “夫人这话是怎么说的?老夫从医已经几十年了,喜脉还是号的出来的,夫人着明明就是喜脉,老夫怎可能诊错?”

    见颜苏质疑自己,大夫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他看向颜苏,表情十分的严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颜苏瞪着大夫,说什么都不相信眼下诊脉的结果。

    颜苏不相信,大夫很确信,一时之间,两人不免僵了起来,沈枭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争论,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这位夫人,还请您不要胡搅蛮缠了,都是要当娘的人了,也该稳重一些才是,您又不是黄花闺女,而是嫁做人妇,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颜苏的口才还是很厉害的,很快,大夫就有些落于下风,他瞪着眼睛,一脸不解的对颜苏说道。

    大夫这话一出口,颜苏顿时愣了下来,她盯着大夫,一时之间竟然没找出合适的说词。

    “怎么可能是一个多月的身孕,大夫怕是看错了吧?算起来,如今侯爷回来的日子,还不足一个月,我们夫人怎么会有一个多月的身孕?”

    就在颜苏琢磨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来,带着一抹幸灾乐祸的味道。

    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颜苏不由得皱起了眉,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肖语嫣。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了,今天倒是难得,难道?

    向着肖语嫣看去,颜苏的眼中带着怀疑,她总觉得,自己是落入了一个圈套。

    大夫听到了肖语嫣的话,顿时没了声音,他向着颜苏看去,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难怪这位夫人非说自己没怀孕,感情这肚子里的根本就不是侯爷的啊!

    想到这儿,大夫不免意识到了严重性,这里是哪儿?是侯府,他现在身处侯府之中,又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如此想着,大夫的身体不由得抖了起来,腿也一阵阵的发软。

    沈枭在听了肖语嫣的话之后,便将视线落在了肖语嫣的身上,他的眼神冰冷,让肖语嫣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收敛了几分。

    就在肖语嫣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沈枭终于转移视线,将目光落在了颜苏的身上。

    肖语嫣害怕,颜苏却是不害怕的,她自认自己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沈枭的事情。

    “听说前段时间,也就是爷还没回来的时候,夫人就时常自己一个人出去,很晚才会回来,夫人,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爷的事情吧?”

    沈枭的目光转移,肖语嫣的压力也就减轻了一些,眼看着目的就要达成,她忍不住开口,对着颜苏说道。

    “放屁!”看着肖语嫣,颜苏没有丝毫留情,她伸手指着她的鼻子,大声的骂了起来。

    “别往老娘身上扣屎盆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成为我,但是你记得,这些都只能是你做梦,仅此而已!”

    肖语嫣怎么也没有想到,颜苏竟然会忽然骂人,她瞪大眼睛,看了看颜苏,又看了看正盯着颜苏的沈枭,想说些什么,却听见颜苏再度骂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