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商量

    在沈枭看来,颜府自然是简陋的,毕竟他如今看到的是前院。

    其实相比起来,后院比前院会好很多,因为颜府平时不来客人,所以前院也就没有太打理。

    颜柯氏听说女儿跟侯爷沈枭一起回来,不免有些诧异,她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迎去。

    “娘亲。”瞧见了颜柯氏,颜苏笑着迎了上来,颜柯氏应了一声,向着跟随在颜忠身后的沈枭看去。

    “沈侯爷。”打量了几眼沈枭之后,颜柯氏这才冲着他福了福身。

    见颜柯氏如此,沈枭赶紧侧身闪过,纵然自己是皇上所封的一品侯爷,可说到底,颜苏身边站着的,都是他的岳母,他的长辈,他自然不会接受长辈的行礼。

    沈枭的反应,被颜柯氏看在眼里,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却什么都没说。

    “岳母。”等走到了颜柯氏的面前,沈枭站直了身体,恭敬的冲着颜柯氏行了礼。

    “沈侯爷快起。”颜柯氏赶紧虚扶一把,她倒是没想到,沈枭会给自己行礼。

    也难怪颜柯氏如此想,在京城之中,除了颜苏的父亲很有名之外,侯爷沈枭的名气也不小。

    外面传言中的沈枭,是个冷酷无情,如同冰块一般的男人,除了皇上之外,他不将任何人看在眼中。

    听说,有官员想要跟他结交,所以去侯府拜访,却连门都没能进去。

    平时上朝的时候,有官员跟沈枭打招呼,他从来都是看不都不看一眼,哪怕对方跟他的官职相同。

    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初知道女儿要嫁给沈枭的时候,颜柯氏的心里是很难受的,可这是皇上的圣旨,就算她不愿意,也不得不从。

    女儿嫁入侯府之后,颜柯氏不免提心吊胆起来,原本想等着女儿三天回门的时候,好好的问一问,却没想到,她根本就没见到人。

    不仅如此,她派去侯府的人,也没能见到颜苏,甚至连侯府都没进去,时间久了,颜柯氏对于沈枭的印象,自然也就更不好了。

    可如今,她亲眼见到了沈枭,并且看见他躲过自己的礼,又恭敬的给自己行晚辈礼,颜柯氏忽然意识到,自己过去的想法,或许并不是正确的。

    “早就该同苏苏一起回来,拜见岳父岳母,却一直耽误至今,是小婿的过错,岳母还是叫小婿沈枭或者是阿枭吧,沈侯爷就有些见外了。”

    顺着颜柯氏的手,沈枭站直了身体,他看向颜柯氏身边的颜苏,笑着开口道。

    沈枭如此说,让颜柯氏越发诧异,之前心里的想法,也逐渐有了改变。

    “既如此,我便叫你阿枭吧,进屋来吧。”应了一声,颜柯氏将颜苏跟沈枭带进了屋中。

    “颜忠,你去宫门口守着,若是老爷下了朝,让他直接回家来。”

    身为多年夫妻,颜柯氏是知道的,若是不派人跟颜哲说一声,只怕下了朝之后,他便要没了影子,等到傍晚时候,才能够回到家中来。

    听到吩咐,颜忠应了一声,然后离开了颜府。

    颜柯氏又对着其余的下人吩咐了几句,有的负责准备茶水点心,有的则负责出门买菜。

    到底今天是女儿女婿一起回府,总不能跟之前一样,只吃些简单食物。

    一切吩咐好了,颜柯氏这才看向沈枭,“让阿枭见笑了,府中的情况,就是如此,之前不知道你们夫妻二人回来,所以未能提前做准备。”

    “是小婿的不是,该提前让人知会一声,还请岳母恕罪,小婿平时,很少与人接触。”

    因为接触的少,所以有些事情难免想的不周全些,颜柯氏听了沈枭的解释,顿时便明白了京城里的一些传闻,到底是如何来的。

    “都是自家人,阿枭不必如此客气。”今天能看到沈枭陪着女儿回来,颜柯氏还是很高兴的,她可是记得,之前女儿回来几次时,那略显狼狈的模样。

    看样子,这段时间,侯爷沈枭跟自己的女儿相处的不错,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陪着女儿回来。

    沈枭陪着颜柯氏说了几句,便没什么可说的了,见他如此,颜柯氏倒是也不为难,将话题扯到了颜苏身上。

    颜柯氏跟颜苏闲话着家常,沈枭就在一旁听着,因为有他在,有些话母女俩也只能暂时藏在心里。

    或许是感觉到了母女俩的不自在,沈枭主动提出,想在颜府中转一转,颜柯氏犹豫了一下,这才吩咐人带着沈枭出了屋子。

    沈枭这一走,母女俩顿时轻松了不少,颜苏从身上掏出银票,递给了颜柯氏。

    “娘亲,这银票是我之前赚得,如今交给您。”原本颜苏想要将银子都带出来,可因为有沈枭在,所以她只好装了银票,而将银子放在了侯府之中。

    “这是做什么?这一百两银票赚得不容易,你怎么又想到给我了?”

    看着颜苏手中的银票,颜柯氏有些不解的开口。

    “娘亲,我手里如今有钱,阿枭回府之后,便让帐房将我的月例银子送来了,虽然不多,却也不算太少,所以如今我手里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紧了。”

    “如今家里紧张,您之前又给了我一些银子,想必手里也还紧着,这银票您拿着,若是能用到,便拿去用了吧。”

    见颜柯氏不收,颜苏开口解释道,听她说完,颜柯氏还是没有接银票的意思。

    “既然是给你的,那就是给你的,你不必想着还给娘,钱多了又不咬手,你好好收着,万一有用到的时候,也好拿出来用。”

    “娘亲,我把银票带过来,其实是有事情想要求您的。”

    见颜柯氏还是不收,颜苏无奈,只好先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之前在侯府,帐房给我送来了五百两银子,加上这一百两,便是六百两银子,我原本是想要在京城做点什么,可瞧着京城里的繁华,怕是六百两银子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我本来想把银子都拿出来,但那五百两都是银子,不好拿,所以我就先拿了银票,免得被阿枭看出来。”

    “我是想着,钱要用来生钱,若是干放着,肯定是赚不到钱的,既然京城里做不了什么,我就打算将这钱放在京城外,娘,六百两银子,我想置办个小庄子,弄上几亩地,您看成不?”

    “当然,这一百两银票在您的手中,若是家里需要钱,您直接用便是,反正我每个月都有月例银子。”

    “除此之外,我还能卖方子,这样手里钱还能再多一些,我对于京城外的庄子跟土地不算了解,还需要娘亲多帮我操心才是。”

    将自己的想法跟打算全部说完,颜苏看向颜柯氏,询问着她的意见,“娘觉得如何?”

    听颜苏说完,颜柯氏没有立刻回答,她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伸手将银票接过。

    “既如此,这银票就先放在我这里,你说得对,六百两银子,在京城之中,确实做不了什么大事,不过放在京城外,倒是足够了的。”

    “一个庄子,若是好一些的,少说也要个二三百两,加上地的话,大概得花上个四五百两的银子,你手上虽然有六百两银子,但是零七八碎的,总归是紧巴了些,若是有机会,确实可以再卖上几个方子。”

    “你手里的银子厚实,娘才能放心一些。”

    听颜柯氏如此说,颜苏心里也就安定了许多,毕竟,娘亲是支持她的。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包在娘身上了。”

    之所以颜柯氏会支持颜苏,完全是希望女儿的手里能有些底子。

    虽然眼下来看,侯爷沈枭跟女儿相处的似乎还不错,可难保到了以后,他跟女儿还会如此。

    毕竟是皇上所封的侯爷,他的府中还有四个美妾,官家的男人,基本上都是三妻四妾的,极少有能跟自家老爷这般,连个通房都没有。

    为了防止以后女儿失宠,日子再一次变得难过起来,现在早做一些准备,还是很有必要的。

    也就是因为如此,颜柯氏才会支持颜苏的这些举动,家里没有条件去帮她,所以只能靠着她自己,颜柯氏唯一能做的,便是帮她出出主意,在她不方便的时候,帮着她张罗张罗。

    “谢谢娘。”伸手挽住颜柯氏的胳膊,颜苏的脸上露出笑意。

    “傻孩子,跟娘还这么客气。”听着颜苏道谢的话,颜柯氏笑着开口。

    “瞧着你跟沈侯爷之间,似乎关系还不错,囡囡,趁着这个机会,你该想办法怀上孩子才是。”

    颜柯氏很清楚,在这种大家族之中,孩子才是倚靠,尤其女儿是正妻,若是能生下嫡子,那么不管以后如何,她都能够在侯府中站稳脚步。

    “娘,您说什么呢?”忽然听颜柯氏说起了孩子,颜苏顿时不自在起来,她跟沈枭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你这孩子,娘是为了你好,只有生下了子嗣,你的地位才能彻底牢固,就算……就算以后你跟沈侯爷的关系不如现在了,有了孩子,你也能够在侯府之中稳稳的立足,因为你才是正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