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吓唬

    沈枭的‘有趣’,颜苏并没有多想,洗漱之后,她便跟往常一样锻炼身体。

    等沈枭回来的时候,早膳已经准备好,两人一起吃了早膳,沈枭去忙他的事情,颜苏则跟往常一样,窝在房间里看书。

    其实颜苏是想要出门去的,可沈枭才刚回来,颜苏担心自己出门的话,可能会惹来麻烦,眼下小厨房就要修建,她决定还是不惹麻烦的好。

    沈枭的办事效率很快,临近晌午,修建小厨房的工匠便到了,颜苏将位置指给了工匠,便回屋午睡去了。

    …………

    悠哉游哉的日子每天继续着,一连六七天,沈枭都睡在荆园之中,这让府中的下人,对待颜苏的态度越发的恭敬起来。

    这六七天的时间,连婉柔来过,姚佳也来过,两人每次来的时候都给颜苏带不少的东西。

    对于她们带来的东西,颜苏自然是收下的,反正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没必要计较太多。

    沈枭找的工匠手脚十分利落,六七天的时间,小厨房也就修建的差不多了,看着即将修建好的小厨房,颜苏的心里十分的兴奋。

    这几天的时间,她写下了不少的东西,有美食的方子,也有以后的打算,还有些不属于这个时代,或许还有些惊世骇俗的物件。

    颜苏已经想好了,等小厨房修建好,她先做些糕点,给连婉柔跟姚佳送去,毕竟两人平时帮了自己不少,她总是要给些回报的。

    若是自己做的糕点得到了赞赏,她再端给沈枭吃,然后借着糕点,看一看能不能从沈枭那里得到些好处。

    若是能得到,自然是最好了,若是得不到,她就把这糕点的方子,卖给品味斋的老板,换上一些银子。

    有了银子,她要买些上好的布料,然后利用原主留给她的一些优势,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东西来。

    反正眼下,手里的银子在京城做不了什么,她可以利用自己脑袋里的东西,多为自己积攒些银子。

    若是够本了,就自己开个铺子,若是不够,她就去郊外买个庄子,弄些田地。

    …………

    颜苏那边满打满算着,为自己的未来做计划,另一边,肖语嫣听了锦瑟的回禀,笑的一脸得意。

    “我就说季氏那个没脑子的,不可能无动于衷,没想到,她竟然给了我这样的惊喜。”

    “奴婢也没想到,季姨娘竟然敢这样做,夫人,若是她知道荆园那位是新夫人,只怕会有变数。”

    见主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锦瑟开口回禀道,肖语嫣仔细想了想,心中便有了想法。

    “带上点礼物,咱们去看看季姨娘。”对着锦瑟吩咐了几句,肖语嫣起身去了内室,她要好好收拾收拾,让侯府的下人们知道,就算有新夫人,这府中的掌权人也还是她。

    听了肖语嫣的话,锦瑟应了一声,去挑选礼物,等肖语嫣首饰妥当之后,锦瑟报了报自己带的东西,这才随着肖语嫣,一起去了季氏的望月居。

    对于肖语嫣的到来,季敏十分的诧异,说起来,自从上次之后,她已经许久不来自己的望月居了。

    不过季敏本就不算个聪明的,她只知道眼下侯府是肖语嫣掌权,所以只是犹豫了一下,她便恢复了正常。

    “肖姐姐来了?快进屋坐。”将肖语嫣让到了屋中,季敏吩咐了香儿准备茶水点心。

    “快别忙了,我就是想你了,所以来看看你。”季敏这里的茶水点心,肖语嫣是看不上的,她笑着开口,伸手拉住季敏,同她一起坐在了软榻之上。

    “我最近得了几匹好的布料,惦记着给你送来几匹,等快入秋的时候,你让人裁了,给你做几身新衣服。”

    虽然季敏没脑子,可却十分爱美,所以锦瑟投其所好,特意挑了些颜色不错,但自家主子却不怎么喜欢的料子,给季敏送了过来。

    这些料子倒也不是不好,只是肖语嫣觉得不够大气,显不出她这个掌家的身份来,所以平时都放置起来。

    锦瑟将这些料子拿出来做人情,肖语嫣并不心疼,毕竟有了掌家的权利,想要什么好料子,都是可以的。

    “姐姐竟然记得我,妹妹可真是感动。”见锦瑟将布料放下,季敏一边道谢,一边来到了布料前,伸手摸了摸布料。

    “这料子可真好,穿在身上凉爽不热,颜色还这般好,姐姐怎么自己不留着?”

    季敏自然不知道,这是肖语嫣嫌弃的料子,她只当是她真的是对自己好,所以才送来了如此的好料子。

    “妹妹的肤色跟这料子很配,我若是穿着,定然不如妹妹好看,倒不如送给妹妹,给妹妹增上几分颜色。”

    肖语嫣笑着开口,她知道季敏好糊弄,随便说上几句,她就会相信。

    果然,肖语嫣说完,季敏就相信了,她让香儿将布料收好,这才重新坐在了肖语嫣的身边。

    “肖姐姐,听说侯爷回来了?”同为府中的妾室,因为季敏的没脑子,所以很多消息,她都不如肖语嫣等人来的灵通。

    不仅如此,因为她的没脑子,以至于许多时候打探出来的消息,都不算准确。

    “是啊,侯爷回来了,只是……”听到季敏询问,肖语嫣叹了口气,说话也欲言又止。

    见肖语嫣如此,季敏不免疑惑,虽然消息不灵通,但是有件事,她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侯爷每次出门,回府之后,都是先去肖语嫣那里。

    对于这一点,肖语嫣一直十分得意,毕竟这说明了侯爷沈枭对于她的重视。

    “姐姐,你跟妹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只是怎么了?”毕竟刚拿了肖语嫣的布料,季敏自然是要关系她的。

    “嗨,别提了,说起来就伤心,爷被狐媚子给迷住了。”

    叹了口气,肖语嫣这才开口,听她如此说,季敏顿时瞪大了眼睛,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狐媚子?姐姐说的可是那个狐媚子?”季敏想到的,自然是颜苏,直到现在,她都以为颜苏是连婉柔找来的,为了帮着她争宠的人。

    “除了她,还能是谁?自从爷回来之后,就一直住在那个狐媚子的院里,前几天,他还因为那个狐媚子……我都不好意思说。”

    伸手拿出帕子,肖语嫣装作擦眼泪的模样,见她如此,季敏不免有些诧异。

    “姐姐,那狐媚子如此厉害?竟然让爷神魂颠倒?”

    “谁知道她用了什么邪术,不瞒妹妹,我是见过她的,长得还不如香儿呢。”

    侯府之中,所有人都知道,季姨娘有个习惯,那就是不允许自己身边伺候的人,比她长得好看。

    事实上,在侯府之中,能够超越季敏相貌的,也就只有肖语嫣了。

    不过肖语嫣不是伺候她的人,加上她掌握着侯府的事务,所以就算肖语嫣比她长得好看,她也不敢说什么。

    当初季敏进府的时候,身边只跟了一个丫鬟,那就是香儿,可以说,香儿是府中相貌最不起眼的一个了。

    听肖语嫣如此说,季敏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她向着香儿看了一眼,好半天才开口,“那狐媚子的长相都不如香儿,那她是怎么勾引爷的?她肯定是对爷用了邪术!”

    季敏并不知道,肖语嫣的话是骗她的,颜苏的相貌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比不上肖语嫣跟她,可却自有一股韵味在。

    当然,肖语嫣也是故意这样说的,这样才会让季敏对新夫人越发的厌恶。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眼下侯爷宠爱她,咱们也没有办法,也只能瞧着了,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夺了我管家的权利,到时候只怕我什么都不是了。”

    “其实我倒是无妨,主要我担心妹妹们的安危,你想想,这狐媚子独占了侯爷快十天了,可见嫉妒心多强,若是让她掌了家,哪里还容得下我们?”

    说到这儿,肖语嫣再度用帕子拭泪,显然是十分难过。

    瞧着肖语嫣如此,又听着她说的那些话,季敏不由得脑补起来,一想到一个不如香儿长相的人掌了家,又容不下她们这么长相好看的妾,季敏就觉得不寒而栗。

    说起来,季敏的家族也不算小,他的父亲有很多的小妾,季敏还小的时候,时常瞧见父亲的那些小妾,被仆人拽着给卖掉。

    她现在还记得,因为瞧见小妾被卖掉,她还特意去问了自己的母亲,也就是父亲的正室夫人,为何要把小妾卖掉。

    结果她的母亲告诉她,因为他们是妾,所以想要卖掉,就可以卖掉。

    想到这儿,季敏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发白,虽然她被称作是姨娘,可姨娘说白了,就是小妾。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卖掉,季敏的腿顿时就软了,若不是香儿在一旁扶着,只怕她就要滑到地上去了。

    “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见季敏被吓成这样,肖语嫣不由得皱了皱眉,觉得季敏太不中用。

    “姐姐,爷会不会娶那个狐媚子为妻啊?”拉住肖语嫣的手,季敏的手此时冰凉。

    “爷都被那狐媚子迷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虽然觉得季敏没用,可肖语嫣还是开口吓唬着她,她自然不会告诉季敏,她口中的‘狐媚子’,正是这侯府里的正室夫人。

    听肖语嫣如此说,被成功吓唬住的季敏,脸色越发苍白,冷汗顺着她的鬓间向下流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