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银子

    帐房是如何想的,颜苏并不知道,瞧着桌上的五百两银子,颜苏不由得在心里计算起了该如何使用。

    虽然不常出门,可前段时间那几次出门,她也大概打听过一次,明白京城之中,物价到底有多高。

    可以说,五百两银子,听上去不少,可却做不了什么事情,哪怕加上自己手里的一百多两银子。

    “要是生活在那些小村小镇上,这些银子,估计够我用一辈子了。”小声的嘀咕着,颜苏看向帐房,脸上露出了笑意。

    “行,我知道了,你回去跟肖姨娘复命吧,就说我谢谢她。”

    颜苏大概查过,箱子里确实是五百两银子,按照她脑海中的记忆,她每个月会有五十两的‘零花钱’。

    说起来,她现在进府还不到十个月,按理来说,领不到这么多的银子,可肖氏却让人送来了五百两,可见是凑整了。

    在侯府之中,颜苏的月例银子,其实是最少的,只不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是很满足的。

    虽然五百两银子,在京城里做不了什么,可她可以考虑其他的事情,只是这样一来,会有很多的麻烦。

    颜苏最倾向的,便是在京城之中做生意,毕竟是天子脚下,繁华不说,钱也能好赚一些。

    可如今看来,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想要让自己的底子厚一些,还要另寻门路才是。

    “小人告退。”得到了颜苏的回应,帐房行了礼之后,便退了下去。

    等帐房走了,颜苏没骨气的将银子拿起一两个,用牙咬了咬。

    “是真的,这下子,我手里可是有六百两的银子的,能够好好的谋划谋划。”

    满脸兴奋,颜苏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在她的心里,其实并不打算在侯府留下,毕竟她不是原主,跟沈枭也没啥感情。

    不过她清楚,想要离开,十分的不容易,一不小心,就可能会牵连家人,不管怎么说,原主的母亲对她是极好的,她可舍不得牵连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所以很多事情,都得从长计议,总之,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将这些银子,变成能够生钱的产业。

    将银子放好,颜苏坐在了桌前,提起笔来开始写写画画。

    …………

    “银子她收下了?”揽月居中,肖语嫣靠坐在软榻上,脸色并不好看。

    “回夫人的话,您是没瞧见,那新夫人就是个眼皮子浅的,不过五百两银子,便乐的眉飞色舞的,真真是丢人现眼。”

    帐房的脸上陪着笑意,虽然知道正室夫人如今似乎得到了侯爷的宠爱,可是侯府之中,掌握大权的,还是眼前这一位。

    “不过五百两银子?你的口气倒是不小。”冷哼了一声,因为心里不高兴,所以肖语嫣看什么都不顺眼。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小人就是随口一说,这五百两银子,小人就是一辈子,都赚不出来啊!”

    见肖语嫣的脸上露出了怒意,帐房赶紧开口安抚着,心里却是叫苦不迭,他怎么就忘了,拍马屁也要分时候呢?

    “行了,下去吧。”心里面烦闷,肖语嫣懒得跟帐房多说什么,她挥了挥手,颇为不耐的开口道。

    “是。”应了一声,帐房退了下去,肖语嫣靠坐在软榻上,眉头微微皱着。

    锦瑟站在肖语嫣的身旁,有心说些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她瞧得出自家主子的心情不好,所以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多言,生怕这怒火染到自己身上来。

    “锦瑟,你去打听一下,季氏最近在干什么?之前不是对她咬牙切齿的吗?怎么最近安分了?”

    好半天,肖语嫣这才开口,锦瑟赶紧应了一声,然后退了下去。

    …………

    沈枭要给颜苏修建小厨房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连婉柔的耳中,除了这个消息之外,连婉柔还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靠在软榻上,连婉柔笑的一脸得意,她猜想着肖语嫣当时的表情,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

    “肖氏那个贱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当着侯爷跟新夫人的面前,竟然也敢造次。”

    一想到肖语嫣吃瘪,连婉柔的心里就特别痛快。

    “连翘,有些事情从现在开始,也该准备着了,等把肖氏除掉了,也就该动手了。”

    看向连翘,连婉柔开口吩咐道,连翘赶紧应声,然后退了下去。

    同样得到消息的,还有姚佳,跟连婉柔一样,她笑的也十分畅快。

    侯府之中,除了如今的新夫人,全都是妾室,之前肖语嫣仗着自己有管家的权利,对于大伙可是没少摆谱,姚佳估摸着,此时的连婉柔应该跟自己一样,都十分高兴肖氏吃瘪。

    “你多注意这点肖氏的动作,她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在新夫人那里吃了那么大的亏,肯定会想办法报复的。”

    将惠儿叫到近前,姚佳细细吩咐着,惠儿连连点头,等姚佳吩咐完了,便离开了房间。

    府中的人心思各异,可颜苏不知道,因为得了这么多的银子,所以颜苏的心情很好。

    写完了自己的规划,颜苏又拿起另一张宣纸,将自己的想法画在了纸上,她已经想好了,等沈枭回来,就把这图纸拿给他看。

    沈枭回到荆园的时候,颜苏的态度比往常热情许多,这让他不免有些奇怪,等吃饭的时候,听颜苏说起了银子的事儿,他这才有些了然。

    打量着自己的新夫人,沈枭倒是没有想到,新夫人竟然这么喜欢银子,可仔细想想,他也就能够理解了。

    自己的岳父是个怎样的人,沈枭还是很清楚的,毕竟都是朝中的大臣,加上颜苏的父亲,本就在京城之中十分有名。

    再联想到当初新夫人嫁入侯府的时候,带来的那些个嫁妆,沈枭估摸着,颜苏从小到大,应该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

    这一点,沈枭倒是没有猜错,颜苏是现代人,自然瞧不见这么多的银子。

    至于原主,也是如此,谁让她的父亲,是个有名的‘败家子’呢?

    “你瞧瞧这个。”等吃完了晚饭,颜苏将图纸递给了沈枭,因为自己的小厨房,颜苏甚至都没有午睡。

    “什么?”有些奇怪的接过图纸,沈枭仔细的看着,“你的小厨房?你自己画的?”

    毕竟是自己的小厨房,所以颜苏是用了心思的,因为用不惯毛笔,所以颜苏找了别的东西代替,画出来的线条,自然分明许多。

    前世的颜苏还是有些绘画天赋的,来到了古代,又继承了女主的一些技艺,所以图纸画的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是我自己画的了,今天我不陪你散步了,中午没有午睡,实在是困得慌。”

    养成了习惯,忽然改变,颜苏不免有些不习惯,她打着哈欠,开口询问着沈枭,“你觉得我的小厨房如何?”

    “挺不错的,明天便让人给你修建。”点了点头,沈枭在心里暗自打算,等荆园的小厨房修建好之后,他要在自己的青园也修建一个。

    虽然用不上,但是多一个小厨房,也是不碍事的,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

    见沈枭应下,颜苏自然高兴,命人准备了热水,颜苏拿着换洗的衣服去了隔壁。

    瞧着颜苏如此简单的打发自己,沈枭不免有些无奈,他再度看向图纸,心里面的疑惑也更深了些。

    洗完了澡,颜苏回到了房间之中,见沈枭仍旧坐在桌前,不免开口问了几句,“你怎么还不去沐浴?莫非你还要出去散步吗?”

    “不散步了,现在就沐浴。”话说完,沈枭便命人准备了热水,见他如此,颜苏犹豫了一下,这才进到了内室之中。

    等沈枭洗完澡,颜苏已经睡着了,瞧着她紧贴着床里,沈枭笑了笑,这才熄了灯,也跟着躺在了床上。

    还不到他平时休息的时间,沈枭自然是睡不着的,他听着颜苏的呼吸声,想着自己心里的一些事情。

    也不知道想了多久,沈枭这才也跟着睡去,只是临睡之前,他将颜苏小心的搂在怀中,这才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颜苏再醒来的时候,沈枭已经不在身边了,今天他起的似乎比她早了些。

    颜苏所不知道的是,沈枭醒来的时候,因为颜苏在她的怀中,所以他不自然的起了反应,以至于他有些尴尬,这才会没有继续装睡下去。

    说起来,平时沈枭自己住在荆园的时候,虽然早起也会有些反应,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强烈,沈枭暗自平息了好一会儿,这才没让自己做出违背承诺的事情。

    从床上起身,颜苏换了身衣服,挽好了头发,这才出了内室洗漱。

    沈枭住在荆园的这两天,早起都是没人伺候的,因为他不喜欢旁人近身伺候。

    开始知道沈枭这个不喜欢的时候,颜苏还觉得有趣,毕竟沈枭是有妻有妾的人,虽然妻不能碰,但妾却是可以的。

    若是不喜欢旁人近身伺候,那以前沈枭的那些妾室,又是如何‘伺候’他的。

    又或者,他是怎么忍着不喜欢,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