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原因

    府中的事情,沈枭自然是不知道的,出了侯府之后,他直奔着皇宫而去。

    早朝他是不用上的,也没什么需要他掺合的事情,皇上对他多有戒备,若非必要,几乎很少有用到他的时候。

    眼下虽然皇上还不算老迈,可身体却只能说是一般,皇子们都已经成长起来,因为没有太子,所以一个个不免虎视眈眈。

    对于沈枭,他们都是想要拉拢的,可沈枭却并不想被任何人拉拢,因为眼下,他还没瞧出哪一个皇子真的适合做皇帝。

    沈枭甚至想过,哪天干脆连爵位都不要了,四处逍遥,其实也是不错的,总比每天被盯着要好。

    有皇上给的令牌,沈枭进到了宫中,直接去了皇上的御书房,这个时辰,皇上还在早朝,沈枭在太监的带领之下,进到了御书房之中,坐在了椅子上。

    也不知道是为了监视他,还是别的什么,御书房的门开着,有好几个小太监守在门口,就连御书房之内,都有小太监守着。

    对于如此的情形,沈枭并不在意,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等了大概半个多时辰,皇上来到了御书房,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三皇子夏启。

    “微臣参见皇上。”起身冲着皇上行礼,沈枭的态度很恭敬。

    “起来吧。”挥了挥手,皇上示意沈枭起身,并且给他赐了座。

    “晋城的事情,三皇子都跟朕说了,沈枭,你是如何想的?”坐在了主位之上,皇上询问着沈枭。

    “启禀皇上,微臣觉得,既然青族跟雪族有心联手,那就趁着他们还没有联手的时候,先将这个可能性切断。”

    “不过,这么久的时间,只怕两边已经联手了,既如此,要么直接将两族打怕,要么想办法安抚,当然,还要注意着黎国那边的动静,若是三方联手,怕是对我们十分不利。”

    皇上问起,沈枭倒是也不隐瞒,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听沈枭说完,皇上仔细的想了想,然后看向三皇子,“启儿,你是如何想的?”

    “启禀父皇,儿臣认为,沈侯爷的想法是对的,若是能直接破坏联手,那是再好不过的,可如果破坏不了,就只能像沈侯爷说的那样,打怕他们,或者安抚他们,除此之外,还得防着黎国。”

    “这么多年,黎国对我们大兴一直是虎视眈眈,若是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定然不会对我们留情。”

    见皇上问向自己,三皇子冲着他行了个礼,这才语气恭敬的开口回道。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头,皇上赞许的看了一眼三皇子,注意到皇上的眼神,三皇子十分高兴。

    沈枭坐在一旁,皇上跟三皇子之间的反应,他都是看在眼中的,对于皇上如此,他虽然觉得十分无奈,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毕竟他是君,而自己是臣。

    说起来,皇上的这个反应,也在沈枭的预料之中,皇上对他心存戒备,自然不希望他有什么功劳,这样的情况下,不管他做什么,都会被皇上抹杀。

    沈枭忽然明白,为什么皇上会派三皇子去晋城,原来就是为了将自己的功劳抹杀。

    说实在话,对于什么所谓的功劳,他根本就不在意,若非是他几次想要辞去爵位都没成功,他也不愿意待在这里。

    “沈枭,你这次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若是有事,朕为派人去找你。”看向沈枭,皇上笑着开口,沈枭语气恭敬的应了,然后离开了御书房。

    等沈枭走了,夏启看向皇上,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最终都没说出来。

    “启儿,你是不是想问朕,为何对沈枭如此?”到底是知子莫若父,皇上看向夏启,开口询问道。

    “儿臣不敢。”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夏启并不会说出来,他冲着皇上行了礼,语气恭敬的开口道。

    “无妨,现在就你跟朕二人,没什么不能说的。”笑着开口,皇上此时就好像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一般。

    “回父皇的话,这一次跟沈枭去晋城,儿臣觉得,他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年,父皇都不是很重用他。”

    事实上,三皇子是知道的,做为皇位的竞争者之一,他其实很擅长扮猪吃老虎,尤其在皇上面前,装的极为乖顺忠厚。

    可只有熟悉三皇子的才会知道,那不过是他的伪装罢了,真实的三皇子,是个极有心机的人。

    “沈枭确实还不错,但他这个人,却并不好操控,你瞧着他的样子,似乎对朕十分恭敬,可心里面是如何想的,想必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

    “这一点,他完全继承了他父亲的性格,当年朕和你的七皇叔争夺皇位,都曾经拉拢过他的父亲,可是他始终保持中立,让人捉摸不透,后来,朕听说,他的父亲私底下联络过老七。”

    一想到当年的事情,皇上的心里就十分不痛快。

    “可是,他的事情做的隐蔽,朕根本就查不到,虽然后来是朕继承了皇位,可对于这件事,朕始终觉得心里有个疙瘩,一直卡在朕的心里。”

    “虽然如今他的父亲死了,侯府的继承人变成了他,可瞧着他们相似的面容,以及相似的性格,朕就总觉得,他会背叛朕。”

    “听说,当年先皇曾留下了诏书,朕一直怀疑在他父亲的手里,可这么多年,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实在是让朕十分奇怪。”

    将过去的事情娓娓道来,皇上的眉头皱了起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放弃寻找诏书的念头,他觉得,那就是一颗埋在脚底下的钉子,没准什么时候,自己踩到了,就会深深的扎进自己的脚心里。

    “诏书?父皇,这么多年过去,七皇叔也去世了,就算有诏书,又能怎样呢?”当年夏皇登基,直接就将自己的七皇弟给幽禁了。

    不仅如此,他还用了药,让自己的七皇弟没了生育能力,所以他最后只有一个女儿,除此之外,再无子嗣。

    这个女儿,说起来也是意外,当时他的王妃已经怀孕了,许是他觉察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所以将王妃藏了起来,这才让他有了个女儿。

    也就是因为,那是个女儿,所以他才没对那个孩子做什么,若是儿子的话,他早就想办法让孩子夭折了。

    说起来,那个孩子如今已经嫁人了,孩子都不小了,年岁似乎跟沈枭差不多大。

    当然,这样的事情,除了他自己之外,并无他人知道,外人只以为,他将人幽禁起来,好吃好喝的供着,却不知道,他的七皇弟,这辈子都将无后。

    “还是谨慎些好,那诏书找出来,总归是能去掉一个心腹大患,难道你愿意等到继承皇位的时候,忽然一纸诏书,将你从皇位上拉下来吗?”

    听到三皇子的问话,皇上看向他,淡淡的开口问道。

    他的话说的轻描淡写,可听在三皇子夏启的耳中,却多了一层别的意思。

    “父皇?”心里面十分激动,夏启觉得,夏皇会说这样的话,定然是心里属意他的。

    “好了,这一次你也辛苦了,回去休息休息吧。”没有去看夏启,夏皇再度开口,听夏皇如此说,夏启也不好再追问,他冲着夏皇行了礼,然后退出了御书房。

    等夏启离开,夏皇转头向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的眼中闪过了亮光,只是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道。

    …………

    夏皇跟夏启的谈话,沈枭并不清楚,也没兴趣知道。

    离开了皇宫,他直接去了纳兰的家中。

    “来了?”纳兰是个医痴,他的医术极好,就是性格略有些怪,可以说,他的朋友,也就只有沈枭一个。

    “嗯。”应了一声,沈枭坐在了椅子上,此时纳兰正在研究着什么,沈枭知道他的性子,所以也不打扰。

    等纳兰研究完了他手头的东西,这才向着沈枭看去,“你这是进宫去了?”

    “嗯,刚出来。”点了点头,沈枭开口回答,说起来也奇怪,每一次他进宫去,纳兰都能知道,对于这一点,沈枭十分好奇。

    倒是也问过纳兰,可纳兰却说,沈枭每次从宫里出来,身上都带着一股子皇宫里的味道。

    至于到底是什么味道,沈枭也不知道。

    “那老皇帝没有为难你吧?要我说,你干嘛非要做这个什么破侯爷,赶紧辞了跟我云游天下算了!”

    靠坐在椅子上,纳兰一脸不满的开口,这样的话,基本上每次他见沈枭从宫里出来都会说,然而每一次,沈枭都只是笑笑。

    果然,纳兰说完之后,沈枭只是笑笑,却没说什么。

    见沈枭如此,纳兰无奈,只好转移了话题,“对了,昨天那个女人,还真的是你的新夫人啊?瞧着你似乎并不排斥她,难道……”

    话说到一半,纳兰忽然来到了沈枭身边,伸手去触碰他,可还没等到碰到,沈枭就下意识的躲开了。

    “没好啊?那你昨天是怎么把人抱来的?不对,上一次她也是你抱着来的,难道有什么特别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