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提醒

    花了好几天的时间,颜苏这才将拿回来的书看完,虽然对于这个朝代了解的还不是太多,可总比之前要好多了。

    “这几天瞧着夫人的心情很好,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连婉柔来给颜苏送水果,见颜苏的气色不错,便笑着开口问道。

    “哪有什么喜事,只是多亏了连姨娘跟姚姨娘的冰块,这屋子里凉快了许多,睡的好了,吃的也就多了。”

    颜苏笑着开口,瞧着连婉柔带来的水果,颜苏脸上的笑意更深。

    连婉柔给颜苏带来的,是特别新鲜的樱桃跟荔枝,虽然这个时候正好是吃樱桃跟荔枝的时候,可颜苏通过看书了解到,这樱桃跟荔枝,都并非是京城的产物。

    想吃这两样东西,必须要快马加鞭的运上千里,还得用冰块镇着,这才能送到京城之中。

    “这是妾身的娘家送来的,妾身惦记着夫人,所以给夫人送一些过来。”

    听连婉柔如此说,颜苏的眼中闪过了诧异,看样子,连氏的娘家在京城里过得不错。

    “妾身母亲的家族是从商的,生意遍布全国各地,所以这样的好东西,总是能吃到的。”瞧见了颜苏的诧异,连婉柔笑着开口。

    “原来是这样,倒是跟你沾了光。”听了连婉柔的解释,颜苏点了点头,难怪连氏一直以来都这么大手笔,感情是家里有钱。

    “夫人的院子里,最近可有异常?”闲聊了一会儿,连氏忽然一脸严肃的开口,问向颜苏。

    “异常?连姨娘指的是哪方面?”颜苏有些诧异,这几天看书,她还真就没关注荆园里的情况,所以有没有异常的,她还真就不知道。

    “没什么,夫人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好。”瞧着颜苏的表情,连氏笑着开口,她这么一说,倒让颜苏越发奇怪。

    “连姨娘有什么直说便是,你这话只说了一半,只怕我又要睡不好了。”

    “妾身若是说了,还请夫人不要生气。”犹豫了一下,连氏这才开口,“夫人院子里的人,都是妾身派来的,但妾身派人来,并非是盯着夫人,只是担心夫人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派人来伺候您。”

    连氏开了口,颜苏认真的听着,她的话,让颜苏不由得挑了挑眉。

    若说这院子里没人盯着自己,颜苏是不信的,自己的一举一动,他们肯定会说给连氏听。

    不过颜苏并不是很在意,接受了人家的帮助,总是要付出一些的,更何况,自己做的事情,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说起来,连氏派来的这些人,对她盯得不算紧,不然的话,连氏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晚上出去的事情。

    “连姨娘放心,我不会这么想的,你尽管说吧。”听颜苏如此说,连氏点了点头,这才再度开口。

    “昨儿个有奴婢跟妾身说,最近季氏身边的人,总在荆园附近转悠,我担心她是想对夫人不利。”

    连婉柔很清楚,就算肖氏真的对新夫人动手,也绝对是别人挑唆的。

    至于挑唆的人选,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整个侯府,最恨新夫人的,莫过于肖氏,只是她不敢自己来下手,所以极有可能挑唆季氏来对新夫人不利。

    这一点,连婉柔猜的很对,还真就是肖氏挑唆的,不仅如此,肖氏还收买了季氏身边的人,所以季氏的一举一动,都在肖氏的掌控之中。

    “要晃就随着她,我倒是奇怪,好端端的,她害我做什么?”

    颜苏相信连婉柔说的,对于季氏,她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之前住在听雨阁的时候,季氏去过好几次,所以她是有印象的。

    “那季氏是个没脑子的,若是真想对夫人动手,只可能是一点,那就是被人利用。”

    连婉柔的唇边勾起了一丝讽意,“说起来,这季氏算是我们四个之中,家世最好的,只可惜,家里没教好,所以纵然家世好,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要说在侯府之中,连婉柔最不放在眼里的,就是季氏,毕竟太没脑子了。

    “你放心吧,我自己会多注意的。”等连婉柔说完,颜苏笑着点了点头。

    “夫人警醒着,妾身也就放心了,这果子赶紧吃,要么就不新鲜了,妾身就先回去了。”

    见颜苏点头,连婉柔站起身来,自己已经提过醒了,到底如此做,想必新夫人该知道的。

    若是提了醒,她还是保护不好自己,那可就不怪自己了。

    见连婉柔要走,颜苏站起身来,将她送到了门口,瞧着连婉柔走出了院门,颜苏这才回到了屋中。

    让人将樱桃洗了,颜苏一边剥着荔枝,一边琢磨着连婉柔说的话。

    看样子,自己这段时间要注意一些,别阴沟里翻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揽月居内,肖语嫣靠坐在软榻之上,伸手捻起盘子里的樱桃,询问着面前的锦瑟。

    “夫人放心,事情很顺利,那季姨娘本就是个没脑子的,不过就是随意的挑唆几句,就真的对那位下手了。”

    锦瑟笑着开口,冲着肖语嫣回禀道,听锦瑟说完,肖语嫣满意的点了点头。

    “多盯着点,别出了什么岔子,想必再过段时间,爷就回来了,到时候可就有热闹看了。”

    应了一声,锦瑟退了下去,肖语嫣继续吃着樱桃,想到要发生的事情,脸上便露出了笑意。

    …………

    “姨娘,奴婢听说,最近季姨娘的人总在荆园外转悠,似乎想对新夫人下手。”秋水居中,惠儿冲着姚佳回禀道。

    “季氏那个没脑子的,还能做出什么?是肖氏在背后捣鬼吧?”

    姚佳是个聪明的,惠儿一说完,她便猜出了幕后主使。

    “姨娘聪慧,确实是肖氏在背后捣鬼,只是,这新夫人似乎还没有防备,也不知道会不会着了道。”

    惠儿有些担忧的开口,她其实是不赞成自家主子搀和到新夫人跟肖氏之间的,奈何主子不听,她也没有办法。

    “连氏知道吗?”姚佳很清楚,在这个府中,除了肖氏之外,便是连氏的消息最为灵通。

    “连姨娘知道,今天还去了荆园,估摸着,新夫人也知道了。”

    点了点头,惠儿看向姚佳,“姨娘,咱们要不要也过去跟新夫人说一声?”

    “不用说,有事的话,连氏肯定就说了,哪里还需要我去说一遍,不过……你去查查,看季氏到底想做什么,又是怎么对付新夫人的?”

    摆了摆手,姚佳笑着开口,她现在更感兴趣的是,那没脑子的季氏,到底要怎么对付新夫人。

    “姨娘放心,奴婢已经让人查了,倒是查出些眉目来,据说,荆园里的人,已经有被收买的了,肖姨娘收买了季氏身边的人,给了她一包药粉,具体是做什么的,奴婢不知,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毕竟是药粉,加上肖氏本就想除掉季氏,惠儿猜测,那包药粉应该是有毒的。

    “原来是想要下毒,倒是符合季氏的性子,只是不知道,这新夫人能不能及时的察觉到。”

    脸上露出了笑意,姚佳看向惠儿,“把这件事情瞒住了,就当作咱们根本都不知道。”

    “是。”虽然不明白主子为何如此说,但惠儿还是开口应道,毕竟她只是个奴婢,所以主子吩咐什么,她就做什么。

    “行了,你下去,我想睡会。”摆了摆手,姚佳靠在软榻上,闭上了眼睛,惠儿应了一声,将小几上的薄毯拿起来,盖在姚佳身上之后,这才退了下去。

    …………

    虽然沈枭不在京城,可京城里面发生的事情,他却都是知道的。

    看完了手中的字条,沈枭像往常一样,将字条烧掉。

    瞧着字条变成了飞灰,沈枭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主子,三皇子来了。”萧何从屋外进来,冲着沈枭回禀道,沈枭应了一声,转头看向萧何。

    “都查清了?”沈枭是奉命来查晋城的事情,若是都查清了,他就可以回京城了,至于晋城这边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

    “回主子的话,都查清了,您尽管放心。”萧何点了点头,冲着沈枭回禀道。

    “那请三皇子进来吧,有什么跟三皇子说。”应了一声,沈枭开口道,萧何行了礼,向外退去,不多时,便将三皇子一起请了进来。

    “三皇子。”见三皇子进到了屋中,沈枭冲着他行了礼。

    “沈侯爷莫要客气。”笑着开口,三皇子夏启直接坐在了主位置上。“事情查的如何了?”

    “已经查清了,萧何,将你查到的说一遍。”看向萧何,沈枭开口吩咐道,萧何应了一声,将自己查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三皇子坐在主位上,认认真真的听着,等萧何说完,这才笑着开口,“看样子,这青族跟雪族还真是不自量力,纵然两族联手,对于我大兴来说,也不过是孩童打闹一般。”

    “话虽然如此说,可若是两族再跟黎国联手呢?”听萧何说完,沈枭并没有立刻开口,等三皇子说完之后,这才看向三皇子,淡淡的开口道。

    沈枭的话,让三皇子微微皱眉,他仔细想了想,不由得脸色一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