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又来一个

    连婉柔倒是没想到,季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原本她还想着提点两句,可如今却没了那份心思。

    “季妹妹,就算你笑话我又能何妨?若我带来的美人,最终哄了爷高兴,受利的还是我,你纵然是笑话我,也伤不到我。”

    似笑非笑的瞧着季敏,连婉柔开口说道,对于没脑子的人,就算是提点了,也是没什么作用的,左右这府里的女人就没有和谐的,大不了就是得罪透了。

    可那又能如何呢?就算得罪透了,依着季敏的脑子,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自己根本就不担心。

    听连婉柔如此说,季敏的脸是彻底黑了,只是这里是听雨阁,真要是闹起来了,脸上最不好看的,还是她,这一点她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眼看着也晌午了,我就不留季妹妹在这儿吃了,请吧。”

    话说完,连婉柔转头看向身旁的连翘,笑着开口,“连翘,帮我送送季姨娘。”

    “是。”连翘笑着应声,来到了季敏的身旁,“季姨娘,您请。”

    人家都下了逐客令,季敏既然不会厚脸皮的留下来,她恨恨的瞪了一眼连婉柔,又剜了一眼连翘,这才气哼哼的向着屋外走去。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季敏还不死心的四处看着,连翘也不吭声,只是笑着跟在她的身旁,将她送出了院子。

    “季姨娘慢走。”到了院门口,瞧着季敏走了出去,连翘微微福身,还不等季敏说什么,便对着守在门口的小厮开口,“把门关上。”

    这一下,可把季敏气得不轻,还没等她转头去骂,连翘就已经返回去了,当着她的面,小厮们把院门给关上了。

    “不就是仗着爷宠爱她几分,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要脸的狐媚子,呸!”

    站在院门口,季敏恨恨的骂着,可骂也没用,连婉柔在屋子里呢,根本就听不到,就算是听到了,她也不会在意。

    跟一个没脑子的人较劲,岂不是显得自己也没脑子?

    连翘送走了季敏,返身回到了屋中,此时连婉柔坐在软榻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姨娘,这季姨娘闹得是哪一出?”连翘本就是个精明的,又是连婉柔从家里带来的,除了深受连婉柔信任之外,在她面前也随意一些。

    “还能闹哪一出,指不定被谁当枪使了。”放下手中的茶杯,连婉柔笑着开口。

    “奴婢估摸着,是揽月居的那位吧?除了她之外,还能有谁这样对您?这府里谁不知道,您是侯爷心尖上的人?”

    听连婉柔说完,连翘笑着开口,这府中跟自家主子最不对付的,就只有揽月居的肖氏了。

    “唉,哪里就是什么心尖上的人,若真的是,侯爷又怎会让肖氏掌家?我也只能眼巴巴看着。”

    叹了口气,连婉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何时能怀上一个孩子,若是能生下孩子,不论男女,好歹将来都是个依靠。”

    “姨娘莫要难过,孩子早晚会有的,想必肖氏比您还急。”见连婉柔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连翘赶紧开口安慰着。

    “她自然比我急,好歹她还怀过孩子,可我,却未曾有过身孕,罢了罢了,不去想这些了,咱们去看看新夫人吧。”

    话说完,连婉柔深呼了一口气,脸上的伤感渐渐褪去,恢复了她往日里的模样,她站起身来,带着连翘向着颜苏所在的房间走去。

    同在一个院子里,颜苏自然知道有人来了,不过她并不在意,对于她来说,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好吃好喝养好身体。

    只有将身体养好了,才能去考虑别的,不然依着她现在的样子,别说是侯爷看不上她,她自己都是不愿意照镜子的。

    连婉柔带着连翘进到了屋中,此时颜苏正靠坐在软榻上,手里摊着一本书。

    颜苏觉得,毕竟是自己来到了古代,虽然原主的记忆告诉了自己不少的东西,可光是靠着那些,还是远远不够的。

    再怎么说,原主之前就是个深闺之中的小姐,这个年代,闺阁中的小姐是根本就不能出门的,就算真的出门,也是要被层层护卫起来,全身上下包裹个严实,唯恐被人看了去,失了名节。

    也幸好,原主的父亲是朝中的尚书,母亲又是书香世家出来的小姐,平日里还是很注意原主的教导,所以她倒是看过些书,也是识字的,这为颜苏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到底古代跟现代的文字是有差别的,如果原主不识字的话,颜苏想要看书,就会费上不少的功夫,而原主识字,颜苏看起书来就十分的轻松。

    不过,在颜苏看来,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其实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一切都太规矩,也就是因为那些规矩,原主最终才会死在荆园之中。

    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颜苏只是看了一会儿的书,便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收获的。

    “夫人喜欢看书?”笑着开口,连婉柔来到了颜苏身边,坐在了软榻旁的椅子上。

    “打发时间罢了,不过多看看书倒是也有好处。”将手中的书放下,颜苏笑着开口。

    “确实如此,夫人若是想看什么,尽管跟妾身说,妾身自当为您寻来。”

    反正也都接来了,荆园那边也开始着手收拾了,不差再讨好新夫人一些。

    “那就麻烦你了。”颜苏倒是也没客气,毕竟她也没什么客气的资本,眼下这般,想看书的话,还真就得依靠着连婉柔。

    “夫人客气了,妾身过来就是想跟您说一声,荆园那边已经开始着手收拾了,若夫人有什么要求的话,尽管跟妾身说。”

    “倒也没什么特别吩咐的,一切交给连姨娘,我自然十分放心。”颜苏并非是古代人,刚来到这里也没多久,对于房子的装饰布置,她没什么想法,倒不如都交给连婉柔了。

    “夫人如此信任妾身,倒让妾身受宠若惊了,您放心,妾身一定尽力。”

    连婉柔说这话倒是真心的,既然都出钱给颜苏整理院落了,还差多费些心思吗?

    两人随意的聊了一会儿,便到了午膳时间,连婉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颜苏瞧着她离去,这才让人给自己将午膳端了过来。

    之所以连婉柔没留下,是因为身份问题,纵然颜苏不受待见,可真实身份仍旧是侯府的新夫人。

    若是真的论起来,颜苏吃饭的时候,连婉柔是要守在一旁的,甚至还要伺候颜苏吃饭。

    可如今,颜苏到底还只是个不受宠的新夫人,连婉柔习惯了别人伺候自己,真要是她伺候旁人,只怕她目前是做不到的。

    若以后……若以后颜苏真的夺回了掌家的权利,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侯夫人,不用她说,她自然会服侍在她的身边。

    连婉柔的那些心思,颜苏并不知道,吃过了东西,颜苏休息了一会儿,便去午睡了。

    眼下是养膘的时候,吃饱了就睡,为的就是先长肉。

    …………

    “姨娘,奴婢听说,季姨娘去了连姨娘的院子,最后怒气冲冲的出来了,不仅如此,当着她的面,听雨阁的院门就关上了。”

    秋水居中,惠儿一脸笑意的开口,将自己得来的消息回禀给了姚氏。

    “这也没什么稀奇的,季氏的脑袋一贯不好使,指不定说了什么得罪人的话。”

    听惠儿说完,姚氏一脸讽刺的开口,“也不知道爷是怎么想的,那般的人,也能让她入府。”

    “姨娘,季姨娘那般的人,爷自然是看不上的,您看平时,爷都不去她的院子,奴婢估摸着,当初季姨娘如何,怕是托了她的家世,不然怎的能要她?”

    惠儿跟在姚氏身边久了,自然知道姚氏喜欢听什么,她笑着开口,说出的话,让姚氏十分满意。

    “她也就趁那个了。”冷哼了一声,姚氏看向惠儿,“我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姨娘的话,奴婢已经打听过了,新夫人确实跟过去不同了……”

    将自己查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姚氏听,惠儿看着姚氏,询问着她的意见。

    “没想到,这去了荆园之后,新夫人的变化竟然这么大,到底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既如此,我也跟着搀和一脚,总归没什么坏处。”

    听惠儿说完,姚氏笑着开口,说完之后,她仔细的想了会儿,又再度出声,“你去准备点上好的补品跟布料,咱们也去听雨阁转上一圈。”

    “是。”惠儿应了一声,然后退了下去,等东西准备好之后,姚氏便带着她,去了连婉柔的听雨阁。

    连婉柔倒是没有午睡的习惯,听说姚氏来了,她不免有些诧异。

    对于姚氏,连婉柔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姚氏是府中年纪最小的,虽然往日里瞧着十分单纯,可连婉柔总觉得,这姚氏不是个简单的。

    自己院子里这点事,传出去的倒是快,连婉柔估摸着,这姚氏来自己的听雨阁,大概也是冲着新夫人来的。

    只是不知道,她会是个什么目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