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雨夜避雨

    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话是一点都不假,白天的时候,颜苏还担心会下雨,结果到了晚上,天竟然真的下起雨来了。

    “搞什么鬼?白天的时候天儿还那么晴,晚上怎么就下起雨来了?”

    瞧着四处滴水的屋子,颜苏忍不住低咒了一声,这雨若是只下一会儿的话还好说,可如果下一夜,屋子肯定就没法睡了。

    想来想去,颜苏觉得自己今晚不能住在荆园,她应该先找个地方待上一宿。

    颜苏是个行动派,想法刚涌现出来,便立刻行动了。

    走到门口,颜苏抬头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幸好雨下的不大,只是她住的太破,所以才会以为雨下的不小。

    院子的大门是被锁着的,颜苏想出去的话,必须要钻狗洞。

    外面的雨已经下了一会儿了,想到自己钻出去之后,衣服会是个什么样,颜苏忍不住又骂了几句。

    可骂归骂,她还是要出去的,要是真的住在这漏雨的屋子,受了潮气可是很容易生病的。

    毕竟她现在的这个小身板,是经不起大折腾的,真要是病了,只怕就真的死在院子里了。

    想到这儿,颜苏小心的向着狗洞跑去,院子里有些滑,好几次颜苏都差点摔倒了。

    从狗洞里爬出来,身上跟衣服都已经脏了,湿乎乎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皱起了眉,颜苏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向着自己平时拿糕点的房间跑去。

    虽然知道那个房间里住着人,可眼下,那里是最好的落脚处,颜苏在心里暗暗祈祷着,今天那屋子的主人不要回来。

    …………

    “爷,下雨了,时候也不早了,您早些歇息吧。”

    青园之中,秦风看着院外的雨,对着沈枭开口道。

    “准备热水跟点心,你也去休息吧。”吩咐了一声,沈枭转身坐回到了软榻上,不知怎的,他有种预感,今天有人会来。

    应了一声,秦风退了下去,不多时,热水跟点心都被送到了房间之中。

    简单洗漱之后,沈枭从盘子里捏起了两块点心,刚想要扔掉,忽然听见脚步声传来,下意识的,沈枭吹熄了油灯,然后纵身一跃,来到了房梁之上。

    一路小跑着,颜苏来到了自己经常拿点心的院子,她四处打量着,见没有人看到自己,便快步的向着房间走去。

    房间里是黑的,颜苏心中一喜,想也不想就推开了屋门,进到了屋子里。

    跑了这一路,又淋了雨,颜苏一进屋,便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好凉的雨,可千万别感冒了,不然就惨了!”小声的嘀咕着,颜苏看了看自己身上湿透的衣服,犹豫了一下,将衣服脱了下来。

    毕竟身上的衣服湿透了,此时有些滴水,自己本来就是偷着来的,要是被发现的话,那就不好了。

    外衣脱了,里面的中衣还好一些,也干净一些,颜苏脱掉鞋子,光着脚向着内室走去。

    走到内室的入口,颜苏向着里面瞧了瞧,并没有人在,她松了口气,一转头,便瞧见了桌上的糕点。

    “也不知道住在这屋里的是谁,竟然这么爱吃糕点,可每次都只吃那么一两块,倒是便宜我了。”

    自言自语着,颜苏走到了桌前,伸手捻起了一块糕点,小口小口的吃着。

    视线在屋里随意的打量着,虽然来过好几次了,但颜苏还真就没仔细的看过屋子内的摆设。

    屋里没有点灯,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颜苏的视线忽然定在了某处,那里放着一个大浴桶,如果屋里有亮光的话,颜苏就能够看见,那浴桶此时正冒着丝丝热气。

    “竟然有浴桶,不知道水是不是热的?”从来到这里之后,颜苏就没有洗过热水澡,她倒是只就着弄来的井水,简单的擦过身体。

    不过那井水是凉的,根本就不能跟用热水泡澡相比,天知道这段日子,颜苏是多么渴望有热水能够洗澡。

    如今瞧见了浴桶,颜苏几步上前,将手伸到了浴桶之中。

    “热水!”惊喜的开口,颜苏伸出手在浴桶中搅合了一下。

    虽然是黑暗之中,但直觉告诉颜苏,这水还是很干净的。

    也顾不上这里是别人的住处,更不管浴桶里的水是否被用过,颜苏三下两下的,便将自己的中衣除去,然后进到了浴桶之中。

    浴桶里的水已经不是那么热了,可对于颜苏来说,这已经很好了,她简单泡了泡,然后清洗了一下身体跟头发,这才靠在浴桶里一脸的为难。

    自己之前的衣服已经湿了,刚洗完澡,如果再穿上的话,一定会十分难受。

    想到这儿,她的眼睛再度打量起了周围,当看到搭在屏风上的长衫时,颜苏的眼前顿时一亮。

    从浴桶中起身,颜苏来到屏风前,正想要伸手去拿长衫,忽然看到了布巾,她犹豫了片刻,这才拿着布巾简单擦了擦身上的水,将长衫取下,然后穿在了身上。

    长衫一上身,颜苏便知道这长衫的料子,比自己的衣服好了太多,穿着特别的舒服。

    只是这长衫明显是男人的,穿在颜苏身上显得格外的大,不过颜苏已经顾不上那些了。

    “也不知道这屋子的主人到底是谁,不会恰好是那个人吧?”

    裹着长衫,颜苏将自己的衣服都收好,毕竟走的时候还得带着,至于身上的这件长衫,她是打算穿走的,要不是怕被人发现,她都想去内室多拿几件了。

    “能吃饱,能穿暖,还能洗热水澡,这样的生活可真好,看来我还真的想个办法,现在的日子实在是让人受够了。”

    坐在桌前,一边吃着糕点,颜苏一边小声的嘟囔着,她并不知道,此时的房梁之上,正有人看着自己。

    从颜苏进屋开始,沈枭就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颜苏的视线在黑暗中不好,但沈枭的视线却很好,毕竟是习武之人,所以颜苏所做的一切,他都看的很清楚。

    对于颜苏吃糕点,他并不觉得意外,毕竟每次来,颜苏都会拿糕点吃。

    让沈枭意外的是,颜苏竟然会就着他的洗澡水清洗身体,看来日子过的确实是太艰苦了。

    这也难怪,如今府里是肖语嫣当家,她将颜苏弄到了荆园不说,还想要毒死她,所以颜苏在荆园的日子确实不可能好过。

    若是好过的话,当初自己也就不会看到她生吃蛇肉了。

    瞧着颜苏裹着自己的长衫,虽然看上去有些滑稽,可不知怎的,沈枭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听着她称呼自己为那个人,沈枭不由得皱起了眉。

    “看样子,还是得用美人计,瞧着那个肖语嫣的模样,估计府里的小妾们长得都不错,自己如今这个鬼样子,估计入不了那个人的眼。”

    颜苏的嘀咕声再次传来,沈枭挑了挑眉,坐在房梁上听颜苏继续嘀咕。

    “还是得先想办法给自己补补,最起码不能前后看上去都一样,不用看脸的话,反正好歹能够分出来才是。”

    想到之前照镜子的时候,镜子里所看到的样子,颜苏不免有些头疼。

    眼下吃不饱穿不暖的,想要给自己补补,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唉,这叫什么事啊!自己怎么就来了这么个鬼地方!妈的!”

    因为郁闷,颜苏甚至爆了粗口,她倒是不觉得什么,房梁上的沈枭反而是一脸诧异。

    在娶颜苏之前,沈枭是调查过她的,知道她是颜尚书的嫡女,性格懦弱不说,胆子还小。

    她的胆小,在新婚之夜就已经证实了,还没等他做什么,人就已经吓晕过去。

    至于说性格懦弱,身为当家主母,却被小妾欺压到病倒无人管,若不是性格懦弱,也不至于落得那般的下场。

    只是……

    如今他看到的完全跟之前看到的人不一样,如果不是确定人还是那个人,沈枭真的会以为现在的颜苏,是被人掉包了的。

    难道,之前她的一切都是假的,装出来的不成?

    可这么想也不对,如果是装的,为何陷入了如今的地步,才露出本来面目?她大可以在自己被肖语嫣百般为难的时候,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思来想去的,沈枭也想不明白,他索性坐在房梁上,继续听颜苏嘀咕。

    不得不说,这新夫人还真喜欢嘀咕,不过这样也好,她的想法自己直接就能知道。

    “要是天上能掉馅饼都好了,或者让我捡些钱,好歹这样我能自己想办法去买点吃喝回来,也不至于每天饿的跟什么是的。”

    “都吃不饱,一直是这么个干瘪的豆芽菜身材,别说对那个人用美人计了,估计老远看见我就得跑开。”

    伸手扶额,颜苏忽然觉得,与其留在侯府,还不如想办法跑路来得快,因为自己在侯府过的实在是太憋屈了。

    手向着桌上的点心盘子摸去,颜苏摸了个空,她转头向着桌上看去,盘子里的点心已经被她不自觉的吃光了。

    “遭了,大意了,估计这屋子的主人回来就得发现。”皱起了眉,颜苏仔细想了想,拿着盘子来到自己的衣服旁,用衣服将盘子给包了起来。

    瞧着被包起来的盘子,颜苏满意的一笑,“如果我把盘子带走,估计这屋子的主人就想不到屋里来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