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处境艰难

    “倒是稀奇了,难道这世上还真有闹鬼诈尸不成?”紧皱着眉,肖语嫣靠坐在软榻上。

    “夫人,老奴亲眼瞧见那个女人,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眼睛都是白的,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说起刚才看到的颜苏,王嬷嬷忍不住打着哆嗦,“哎呀,张妈妈之前那般对她,刚才没来得及跑,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命在了?”

    听王嬷嬷如此说,肖语嫣的眉皱得更深,一方面,她并不相信真的会有诈尸,可自己的贴身大丫鬟,跟自己身旁的嬷嬷,都被她吓得够呛,她不得不仔细的琢磨琢磨。

    “夫人,要么去京城外的白马寺请几个和尚回来超度一下吧?”看向肖语嫣,王嬷嬷给出着主意。

    “这……爷向来不喜欢这些事情,若真是请回来了,被他知道,怕是要不高兴的。”

    肖语嫣倒是也想,但她担心这么做会惹得沈枭不快,所以十分的犹豫。

    “可夫人,万一那个女人真的是诈尸,岂不是祸害了咱们侯府的人?您要尽早下决断啊!”

    见肖语嫣犹豫,王嬷嬷再度开口,她跟肖语嫣不同,对于鬼神之说,她向来是相信不已。

    听王嬷嬷一再说,肖语嫣最后应了下来,她将事情交给了王嬷嬷,让王嬷嬷尽快办妥。

    应了一声,王嬷嬷退了下去,她带着几个丫鬟小厮,坐着马车出了城,向着京城外的白马寺而去。

    在荆园的颜苏并不知道,自己这装神弄鬼,倒真是吓唬住了几个人。

    吃饱喝足之后,颜苏坐在凳子上,瞧着自己屋中的一切。

    前几天她经常出去,所以对于侯府大致的了解了一些,整个侯府之中,荆园绝对是府中最破的地方。

    不管是房间里,还是院子外,全部都是如此。

    说起来,颜苏的心里是有些奇怪的,既然自己的身份,是京城中某位尚书的女儿,那么出嫁的时候,除了陪嫁的嬷嬷跟丫鬟之外,还该有嫁妆才是,怎么就能落得了这样的地步?

    颜苏并不知道,原主的父亲虽然是朝中尚书,可却是个清的不能再清的清官,也因此,虽然是尚书,可朝中的根基跟势力都比不上其他人。

    也就是因为如此,皇上才会把他的女儿,许配给了沈枭,由此可见,皇帝对于沈枭,是有忌惮的。

    颜尚书太过清廉,以至于女儿出嫁,身边只有一个陪嫁丫鬟,也就是兰心,如今还没有了性命。

    至于嫁妆……倒是有那么几箱子,可里面装着的全部都是书,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颜苏被人从之前的院子移到荆园的时候,那些下人嫌弃搬箱子费劲,一把火全部都给烧了,所以眼下,颜苏还真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自己一人。

    叹了口气,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眼下自己就是如此,虽然说是想要留下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可真的要做起来的话,确实是有些困难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颜苏站起身来,在屋内来回的踱步,她需要想一想,该如何改善自己眼前的状况,最好是让那个肖氏对自己有些忌惮。

    之前那次,算是自己幸运,中了剧毒也活了下来,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难保肖氏不会再次对自己下手,到那个时候,谁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躲过去了?

    或许……自己可以从别的地方下手,比如说……沈枭?

    忽然停下脚步,颜苏认真的想着,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沈遇的正妻,或许自己可以想办法见到他,然后用一下美人计……

    如此想着,颜苏向着屋内看了一圈,连面铜镜都没有,她再度叹了口气,打算今晚出去的时候,去之前那个吃糕点的房间,‘借’一面铜镜回来,好好的看一看自己的模样……

    决定好了,颜苏回到床上躺下,毕竟昨天中了毒,身体还虚弱着呢,她需要养精蓄锐,晚上出去‘借’东西。

    …………

    夜幕降临,一个娇小的身影从狗洞中爬了出来,向着四周看了看。

    之前被自己教训了的婆子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被人抬走了,还是自己醒了之后跑掉了。

    顾不上那么多,颜苏轻车熟路的,向着自己经常去的园子走去。

    进了园子,颜苏跟往常一样,直接进到了屋中。

    跟平时不同的是,今天桌上已经摆好了点心,内室之中,有油灯亮着,颜苏之前没有注意到,此时忽然有些紧张,生怕这屋子里的主人此时在屋中。

    站在门口向着内室张望,似乎并没有人在,颜苏松了口气,先是跟往常一样,用帕子包了几块点心,然后向着内室走去。

    她需要的东西,就在内室之中……

    颜苏并不知道,她做这些的时候,屋内的房梁上,一个身穿中衣的男人正看着她。

    进到了内室,颜苏看见了铜镜,她原本想要拿走,又怕自己拿走的话,会被屋子的主人发现,因此便站在了铜镜前,向着铜镜中的自己看去。

    铜镜中,颜苏穿了一身破旧的麻布衣服,瞧着灰苍苍的,还不如府里下人的穿戴。

    头发十分的凌乱,看着便如同草一般干枯,脸上的血迹还在,看上去十分可怖,也就是颜苏知道铜镜中的人是自己,不然非得吓个好歹不可。

    因为脸上血迹的关系,颜苏也没看清自己的长相,不过她估摸着,之前生病加上一直吃不到东西,就算是美人,现在也没法看了。

    干瘪的身子,要不是脸长在前面,完全分不出哪里是胸,哪里又是屁股,如此的先天条件,让颜苏忍不住叹了口气。

    “还美人计呢……长成这幅德行,不把那个沈枭吓死,已经算他命大了。”

    小声的嘀咕着,颜苏沮丧的从内室中走出来,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后,颜苏这才离开了房间。

    房梁上的人从上面下来,想到之前听到的话,唇边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意。

    离开了园子,颜苏带着点心回到了荆园之中,晚饭她已经吃完了,是中午的剩菜,所以此时并不饿,之所以会带点心回来,是想要留着明早上吃。

    将点心小心的收好,颜苏躺在床上,继续琢磨着自己今后的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颜苏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颜苏是被烟味呛醒的,虽然屋里的烟不算很重,可还是引起了她剧烈的咳嗽,她用衣袖捂住口鼻,向着房间外走去。

    院子外,有烟不断向着院子里飘着,因为屋子太破,所以烟才飘进了屋子,颜苏向着大门口看去,她隐约的听见,门口似乎有念经的声音。

    带着疑惑,颜苏向着大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颜苏透过缝隙,向着门外看去。

    在荆园的园外,有几个和尚正在念经,不仅如此,还有道士做法,那些飘进来的烟,便是道士的手笔。

    看样子,昨天自己的‘诈尸’,确实起了作用,所以他们还会找了些和尚道士,想要收走自己这个‘恶鬼’。

    这可惜,向来都是小鬼难缠,更何况,自己此时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想到这儿,颜苏伸手打开了院门,那些在院门口做法念经的和尚道士,瞧见颜苏出来,顿时都是一惊。

    “大家退后,这个妖孽实在是太过厉害,待贫道来收了他。”

    挥舞着桃木剑的道士开口,他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向着颜苏冲了过来。

    面无表情的瞧着道士,眼看着他就要到达自己的面前,颜清的眼睛在地上快速的溜了一圈,目光落在了自己脚边的石头上。

    就在道士在到达自己面前的瞬间,颜苏蹲下身来,捡起脚边的石头,向着道士的脑袋上砸去。

    虽说是出家的道士,可到底也是肉体凡胎,颜苏手中的石头个头虽然不大,那也比人的脑袋硬上许多。

    顿时,道士的脑袋血流如注,颜苏面无表情的瞧着道士,见他扔下了手中的桃木剑,伸手捂住自己的脑袋哀嚎着。

    道士已经没有了用处,颜苏向着和尚们看去,见她的目光看过来,几个和尚伸手捂住自己锃明瓦亮的脑袋,念了声‘阿弥陀佛’,便转身向着跟颜苏相反的方向跑去。

    和尚跑了,剩下的道士收拾着东西,搀扶着自己的同伴,也跟着离开了荆园,颜苏的目光落在了之前围拢要看热闹的下人们身上。

    被颜清一瞧,下人们顿时一拥而散,很快便没了身影。

    人都走了,颜苏收回了视线,扔下了手中的石头,她看着摆在荆园门口的供桌,脸上露出了笑意。

    将供桌上的东西一样样的搬到自己的房间里,最后把桌子挪到了院中,颜苏重新锁好了门,这才回到房间之中。

    伸手拿起一个苹果,颜苏在衣服上蹭了蹭,然后吃了起来。

    苹果很甜,颜苏此刻的心情很好,她忽然希望,像今天的事情多发生几次,这样的话,自己不用出门,就能得到不少的东西。

    那样的话,她也就不需要为了自己眼下如何生存,而发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