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见到郑老

    在冷霄、周天德、韩治政的一再坚持下,白征名看上去很无奈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让他们见一见他父亲。

    他走到车前敲了敲后车窗,里面的人把车窗摇了下来,里面赫然正坐着郑成贤本人。

    郑成贤看了看儿子,问:“交涉好了吗?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白征名笑着摇头:“还不行,人家不想放行哪,你儿子我是没办法了,这不,三个人还嚷嚷着非要见您,您见还是不见?”

    郑成贤一听三人这么嚣张,脸上微一显怒,道:“让他们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多难对付!”

    得到了父亲的命令,白征名立马走到了冷霄、周天德、韩政治面前:“你们过来吧,我父亲说可以见一见你们。”

    三人一听这话,微微一愣,按照他们的官位级别,原想着白征名该让他父亲主动出来见他们才对,没想到,白征名竟说要三人去见他父亲!

    三人虽然觉得有些掉价,不过面子上还是一副笑模样,随着白征名来到了轿车旁,弯腰透过紧开了一点缝隙的后车窗,向车里看去。

    “白伯父……”为首的冷霄刚叫出了一个称呼,忽然感觉不对!

    为什么他看着车里的老人有些眼熟呢?

    他心里一紧,定睛再看,天呐,这不是郑老吗?

    已经多年不紧张的他,此时忽然感觉一阵冷风划过,脊背有些发寒!

    “是郑老吗?”他不确定,或者说是不敢相信的问了这么一句。

    他怕他认错了,会让人耻笑!

    因为,他和郑老也不过见过少得可怜的两次而已,郑老已经隐世很久了!

    里面的郑成贤听到冷霄这样问,将后车窗开大了一些,回答他:“我是郑成贤,你是?”

    冷霄一听他承认了身份,顿时态度变的恭敬了不是一点半点,慌忙道出自己的姓名:“郑老,我是冷霄,您叫我小冷就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您老一向可好?”

    郑成贤知道冷霄,新闻联播上经常可以听到他的名字,他点头道:“我挺好的,每天就是吃吃睡睡玩玩,消遣日子嘛!跟你们这些后生没得比喽,顶着酷暑冒着严寒,每天在为国家人民操劳,这不,我看你们在我外孙子门外围了这么多的警察,一看就是执行公务的,我外孙子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辛苦了。”

    这话说的,冷霄脸上不是一般的尴尬,要是早知道沈晟是郑成贤的外孙子,就是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干啊!

    郑成贤那是何人?

    想当年在选举大会上,要不是他主动弃权,现如今当家作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你说这种人,他能得罪的起吗?

    别说他冷霄了,就是再加上周天德和韩政治,他们仨也不敢得罪啊!

    他对郑成贤干笑了几声道:“对了郑老,这是周天德和韩治政,他们二人也想见一见您。”

    他把烫手山芋丢给了周天德和韩治政二人,反正他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郑成贤了。

    瞧瞧刚才郑老说的,你们在我外孙子门外围了这么多警察,真是辛苦你们了!

    这让他怎么回答?这不是拐着弯的骂他们嘛!

    周天德和韩政治自然听到了冷霄和郑成贤的对话,他们也怕郑成贤啊!

    说起郑老,在当今社会,谁敢得罪他?!

    他老人家看上去是没官没职,但是只要他说出一句话,那也是天大的存在啊!

    他们现在无比后悔,刚才为什么非要坚持见一见白征名的父亲?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唉……

    周天德和韩治政二人,弯着腰笑眯眯的给郑成贤打招呼,一口一个亲切的问候,一口一个温柔的关怀,又是您老千万保证身体啊,国家和人民都十分惦记您……等等等等,说的那叫一个恭敬谦卑!

    郑成贤听这些话听的多了,都是官场上的客套话,他自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笑了之。

    白征名也知道父亲烦于应付这些人,适时的出来说话:“爸,刚才老冷、老周、老韩三人说了,他们现在正在执行公务,我们不方便进去看小晟,你看我们要不要先回去?我想着打扰人家执行公务毕竟不好,您说是吧?”

    郑成贤沉思了片刻,点头:“你说的对。”

    冷霄、周天德、韩治政刚想松一口气,郑成贤转头又问了他们一句:“真的不方便进去吗?”

    他一脸思念外孙子思念的紧的样子!

    冷霄、周天德、韩治政还能怎么办?

    拒绝郑成贤是不现实的,他们怎么可能不给郑成贤面子,不给他面子就是毁自己的前途啊!

    冷霄赶紧答:“方便,方便进去,这样吧,我们三个陪您一起进去看您的外孙子,正好我们找他询问一些情况,就是一点小事而已!”

    小事?

    白征名听了他此话在心里反驳:刚才你怎么不说是小事?见了我父亲分分钟就变成小事了,真是虚伪!

    他是一个军人,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官场上人应付人的那一套,平时没少拿话讽刺他大哥,不过他大哥白景山好的一点就是,他从来不会把官场上的习性带回家里!

    就这样,郑成贤的车轻轻松松的驶进了沈晟的别墅,后面还跟着冷霄、周天德、韩治政共同坐着的一辆车。

    三人同坐在一辆车里,显然是想商量某些事情!

    在上车之前,三人迅速的命令了进入别墅的警察,让他们赶紧收起武器,退到别墅外!

    要是郑成贤进去之后看到的是,那么多的警察举着枪对着他外孙子的场景,冷霄三人想想都心惊胆寒!

    车上,冷霄的脸色最不好看!

    他的官职比周天德和韩政治要高出一些,官职越高,他就越怕得罪郑成贤,所谓站得越高摔得越疼,就是这个道理!

    周天德虽然没有冷霄的脸色黑,但是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沉不住气的他,埋怨起韩治政:“老韩,不是我现在要怪你,而是你这次的事情做的也太有失水准了!你怎么不调查清楚沈家的底细在出手?郑老啊,那可是郑老,我们怎么敢得罪他老人家?”

    韩治政一脸的冤屈像:“我哪知道沈家背后还有郑老这个大靠山,难怪他们家在浦海市崛起的这么快,轻而易举就坐上了七大家族的首座,原来是靠着有郑老在!”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好好想想等会该怎么办吧!”冷霄打断他们说无谓的废话。

    韩治政不住的在擦着手心的细汗,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道:“你们知不知道有一件事?”

    “什么事?”周天德以为他要说什么有用的信息,慌忙问。

    冷霄也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韩治政道:“五年前,一次代表大会上,郑老机缘巧合之下去参加,有一个官员在言语上冲撞了他老人家,结果第二天,那位官员就被流放到一个小县城当县长去了,听说后来连县长都给他罢免了!

    而最为紧要的是,这件事从始至终,郑老都没参与,那位官员受到惩罚,完全是上面为了维护郑老的颜面所做的决定!你们说说,郑老的地位之高,是我们能得罪的吗?看上去我们都是身居要职的人,但是得罪郑老的下场,我想想都冒汗!”

    冷霄这时瞪了他一眼:“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有用的话,竟是一些废话,除了能吓唬自己,还有什么用?!”

    韩治政也是没办法,在三人中,他是那个主谋,他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害怕郑成贤秋后算账!

    周天德自我安慰:“据我所知,郑老的为人还是很不错的,老韩你说的那件事我也听说了,不过跟你说的有些不一样,对郑老不敬的那位官员确实被罢官了,可我听别人说,郑老知道后,为他说了句好话,他再次被录用了,所以,我们应该没那么惨!”

    冷霄无语,看着周天德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样更加可以证明,郑老的话具有相当重的分量!明白吗?!”

    他一脸的烦躁!

    韩治政插嘴:“是啊,得罪了郑老就被流放,郑老一句话,那人又被重新录用,可不更加证明了郑老的地位嘛!惨了,惨了……”

    三人越说心里越没底!

    沈晟的别墅虽然大,但是没一会就到了,三人说了一堆没用的废话,顶着三张尴尬的脸走下车来,看到前方郑成贤已经下车了,赶紧急步赶了上去。

    而别墅中的众人,还在纳闷着警察为什么突然撤退了。

    因为别墅中的人都被警察控制了起来,所以沈晟一时间也没办法得到消息,他并不知道白征名和郑成贤到了!

    他正要派梁峰去查看情况,郑成贤他们走了进来。

    郑成贤看了看别墅中的众人,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好友莫爱国的身上,莫爱国的脸色很不好,眼角还残有泪痕,这让他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他顺着目光,看到了沙发上的莫无忧,样子很虚弱,躺在沈晟的怀中,显得那么单薄无力,似乎经受了很多的苦!

    他心疼的道了一句:“可怜的丫头。”随即走向了莫无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