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旧友

    晚上,莫无忧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丰盛的晚餐,谈论的都是关于莫爱国老长官的事,气氛称得上前所未有的融洽。

    早在傍晚时分,她就跟方紫文打过电话了,说今天不能过去了,明早再去医院看她。

    方紫文没有说什么,只叮嘱她让她放心办自己的事情,不用担心她。

    莫无忧本就知道方紫文很善解人意,而经过这通电话,她忍不住再次生出了这种感慨。

    饭后,莫无忧和孟博伟陪着莫爱国在卧室聊天,莫佳慧、吕佩文、郭淑桃、莫正林四人,则坐在客厅中看电视。

    莫爱国平时不是那种爱唠叨的老人,但是今天的话却多了许多,他说起年轻时打仗时的往事,有种滔滔不绝,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的神情。

    他难得如此有兴致,莫无忧和孟博伟都孝顺,自然耐心的陪着他。

    话过半响,莫无忧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出一看,出乎意料的,竟是邱玉柔打来的。

    邱玉柔的存在,莫爱国还不知道,所以莫无忧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不敢当着他的面接听,把电话直接挂了。

    孟博伟看莫无忧神秘兮兮的,笑着打趣:“不会是我姐夫打的吧?”

    “什么姐夫,别瞎说。”莫无忧抬眼看了看莫爱国的方向,示意孟博伟当着爷爷的面说话正经一点。

    莫爱国人虽然老了,但是脑子不糊涂,听孟博伟这样说,就知道他说的可能是沈晟,问向莫无忧:“是小沈打来的?”

    莫无忧倪了孟博伟一眼,回向莫爱国:“不是他,是陌生号,估计是推销东西的。”

    莫爱国不疑有他:“哦,那我们继续聊,对了,我刚刚说到哪里了?”

    孟博伟道:“说到你们小分队在石长官的带领下,绕到了敌军的后方……”

    莫爱国闻言一拍脑子:“对对,你看我这记性。”

    然后又继续讲了起来。

    而莫无忧这下却有些心神不宁,或者说心不在焉了。

    跟邱玉柔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从来没有跟家里人说起过此事,一是因为不知该怎么告诉家里人,特别是自己的爷爷,不知该怎么告诉他,自己早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并且找到了生母。

    二则是因为,邱玉柔当初曾对她说过,她现在还无法面对爸爸,无法面对他已经再娶,而且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此事,让她先替她保密。

    这两个原因,让莫无忧一直隐瞒着家里此事。

    但是今天,邱玉柔的这通电话,当着爷爷的面打了过来,这无疑在提醒着她,她对爷爷撒谎了。

    莫无忧看着眼前如此深爱着自己的爷爷,而自己竟然欺骗了他,心里难受极了!

    她突然起身,莫爱国和孟博伟均一愣。

    莫无忧赶紧道:“我……我去上个厕所。”

    孟博伟扑哧一笑:“姐,上个厕所你搞这么大动静干嘛?我还以为你要干什么呢。”

    “呵呵……”莫无忧干笑了几下,跑了出去。

    跑到了洗手间,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刚才,她差点就在冲动之下把邱玉柔的事情对爷爷讲了出来。

    此时想想,不禁一阵后怕。

    先不说爷爷听了此事会是多么的吃惊,会给出怎么样的反映,光是爸爸那里,还有奶奶等人,就够她喝好几壶了!

    莫无忧知道,莫正林和郭淑桃,对邱玉柔都是深恨无比!

    幸亏,她刚才忍住了!

    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

    拿出手机,莫无忧打给了邱玉柔:“喂,你刚才打电话干嘛?”

    邱玉柔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今早刚跟莫无忧闹了点不愉快,晚上,就听做饭的阿姨说她今晚不回来住了,便以为她是生自己的气,所以才不回来的。

    她小心翼翼的问:“无忧,听阿姨说你晚上不回来了?”

    “嗯。”莫无忧淡淡的回。

    邱玉柔热脸贴了冷屁股,很尴尬!但是韩慕蕊指派给她的任务就是讨好莫无忧,她能怎么办?只能再讨好的问:“那你晚上住哪里?妈很担心你啊。”

    “家里。”

    “家里?”邱玉柔有些没听明白。

    “就是你的前夫,我的爸爸的房子,现在听明白了吗?”

    莫无忧真的不想以这种讽刺口气跟邱玉柔说话的,但是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得不对爷爷做出欺骗的举动的缘由,皆是因为邱玉柔当年的离开而起,她便没忍住。

    邱玉柔闻言沉默了,她能从莫无忧口中听到浓浓的抱怨,想想也对,不论哪个人,经历了母亲从小的抛弃,在家中二十多年不公平的待遇,恐怕都无法做到太过平静!

    但是她也很冤好嘛,明明这些都不是她做的!

    不过转念一想,她的行为也许比莫无忧的生母更可恨!

    莫无忧的生母虽然抛弃了她,可也说不定真的有苦衷,但是她呢?却为了贪图钱财,假扮莫无忧的生母,欺骗莫无忧的感情!

    如果以后让莫无忧得知了事情的真相,该是多么的可悲可怜!

    这边的莫无忧听电话那端良久没有了回应,还以为自己说的话太重,伤到她的心了,有些于心不忍,她轻咳了两声,道:“咳咳,如果没别的事我先挂了,你……不用担心我,我明早就回去了。”

    邱玉柔良善心发作,柔声道:“那你记得早点休息,别睡太晚,还有,你睡觉时容易乱动,记得盖好被子,别着凉了。”

    这是出自她的真心,跟莫无忧相处久了,就算虚情假意的时候居多,但是总不可能一点真情的时候都没有。

    莫无忧听着她关心的语气,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轻轻的回道:“我知道了。”

    刚准备挂断电话,那端突然道:“对了,你应该没有告诉你爸我回来了吧?”

    差点把如此重要的事忘了,邱玉柔暗骂自己是猪脑子,如果莫无忧告诉了家里人,那一切都玩完了!

    莫无忧听了她的问话,回了二字:“没有。”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人说此事,但是邱玉柔这么不想显露身份,却让她很不舒服!或者说伤心!

    难道邱玉柔就从来没有想过,也许她告诉了家里人当年她离开的苦衷,爸爸和奶奶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讨厌自己了……

    回到房间,小伟和爷爷还在聊得热火朝天,莫无忧平静了自己的心情,也加入其中。

    而此时,铺海市的一座老宅子里。

    今天在烈士陵园的那位老人,收到了下属调查到的资料。

    当他看到资料上的莫爱国三字时,他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身体抖得甚至连手中的文件都无法握住。

    下属见惯了老人在大风大浪面前稳如泰山的样子,甚少见他如此的激动,很诧异:“老爷,您怎么了?”

    “终于,终于让我找到了,哈哈,哈哈……”老人此时大笑出声,笑着笑着,甚至落下泪来:“国子,我终于找到你了,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一连三声没想到,说的下属莫名其妙,他看着老人激动难耐的神色,好奇的问道:“老爷,这个莫爱国到底是什么人?”

    老人没回答他的话,坐下对他挥了挥手:“你出去吧。”

    “是。”下属不敢多话,退了出去。

    老人看着资料上显示的信息,一字一字的认真查看,深怕漏过了什么内容。

    而当他看到莫爱国这些年的经历时,再次落下泪来。

    “国子,这些年你受苦了。”老人擦泪感叹,抚摸着资料上的照片,莫爱国那张苍老的面容,愧疚之情抑郁难当!

    “来人,备车!”老人忽然站起身,对门外喊。

    片刻,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人,此位年轻人就是在烈士陵园跟老人对话的年轻人。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他恭敬地问老人。

    老人举起手中的资料,指着资料上显示的莫爱国现在的住址,对年轻人道:“载我去这里。”

    年轻人看了看屋外的天色:“老爷,现在时间不早了,您也该消息了,要不明天再去?”

    “废什么话?!”老人不耐的打断他:“现在出发。”

    “是。”年轻人不敢再劝。

    莫家门外。

    此时莫家的灯光已经熄灭。

    年轻人问向后座的老人:“老爷,要我下去敲门吗?”

    “不必了。”

    虽然老人很想见到莫爱国,但是,深夜把已经沉睡的旧友叫醒,他也知道不是这么办事的!

    更何况,莫爱国当年对他,还有……救命之恩!

    他更加不能这样干!

    他无法平静今夜太过激动的内心:“我们在这里待一会再走。”

    年轻人很好奇,今天老爷让他派人去调查的那位老人,到底跟自家老爷有着什么关系,至于让他家老爷这么谨慎的对待?!

    以他家老爷的身份,就是哪位国家级干部,也不至于啊!

    老人在这里待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命令年轻人载他回去,走时还说:“明天我们再来拜访。”

    拜访二字,更是让年轻人听了诧异至极!

    这小小的一栋楼里,真不知道住着什么大人物!

    这夜,对老人来说,将是一个不眠之夜,而对莫爱国来说,却是睡的最踏实的一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