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过节

    方紫文陷入回忆:“大概是阿睿去世前的一年,他查到阿浩利用自己的职权谋取私利,当时阿睿非常生气,就跟阿浩大吵了一架,但毕竟是兄弟,他又不忍心把这件事说出去以后,让阿浩没脸做人,便把此事隐瞒了下来,连大伯和伯父都没有告诉,只是把他调到了别的部门。”

    “当时阿浩是什么职务?”莫无忧此时问。

    方紫文诧异于莫无忧的思虑敏锐,竟能瞬间就抓住了事情的重点,她沉沉的回道:“财务部经理。”

    天!竟然是财务部经理!

    不过想想也对,财务部一般都是交给比较信任的人在主管,沈浩作为沈忠的儿子,沈睿的堂弟,沈家当然对他无比信任!

    那这个利用职权谋取私利就不言而喻了,肯定跟做假账,贪钱敛财据为己用,脱不了关系!

    莫无忧不懂,沈浩是沈忠的儿子,沈义又对他宠爱有加,他难道还会缺钱吗?不缺钱他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

    她问方紫文:“阿浩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紫文摇头失笑:“傻丫头,这还用问为什么吗?一个贪字什么都能概括。”

    莫无忧有些不信,方紫文看她这样,只能告诉她:“这是阿浩亲口承认的,当时阿睿也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如果他缺钱,不管问沈家的谁要,谁都会给他,更何况,伯父还那么疼他,只要他开口,二话不说就给了,但是他就是这么做了。”

    莫无忧知道,沈家那么大的公司,沈浩想贪点钱,那是信手拈来,而且一贪还绝对不会是个小数目。

    “那你和阿浩之间又是怎么回事?”说来说去,这都跟方紫文扯不上关系。

    要说沈浩因为此事跟沈睿结仇了,莫无忧还有些相信,但是因此扯上方紫文,他会不会也太小心眼了?

    “别急,等我说完你就明白了。”方紫文让莫无忧耐心听。

    莫无忧点头,听方紫文继续说:“此事并没有完,过了一个月,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这事竟然传到了大伯的耳中……”

    传到沈忠的耳中?莫无忧想到沈忠正直的为人,他听了肯定非常生气,果然,方紫文接下来的话便是:“大伯一气之下要求阿浩当即离开沈氏,并还非要他拿出他贪下的钱财,填到公司的账上。”

    莫无忧听后,觉得这真不愧是沈忠的做事风格,但是沈义又怎么会同意。

    “伯父应该不会答应吧?”

    方紫文点头:“没错,伯父随后也听说了此事,当然不会同意让阿浩把这笔钱再拿出来,虽然他对阿浩的做法也很生气,但是想想谁没有犯错的时候,便原谅了阿浩,还坚持让他继续留在公司,

    公司毕竟是伯父一手创建起来的,大伯就是再不同意也没办法,但是因为此事,阿浩却跟阿睿结下了很深的怨气,他觉得就是阿睿把此事告诉了家里,才让他丢了这么大的脸……”

    莫无忧认真的听着,觉得方紫文说累了,便递过去了一杯热茶。

    方紫文接下热茶喝过,又继续说起:“阿浩当年也是太年轻气盛,脾气远没有现在你所看到的这么沉稳,他挨了家里的批评,便转头过来找阿睿算账,那时候正在气头上,哪管什么兄弟不兄弟的,张口的说话都夹枪带棒的,

    阿睿的脾气很温和,又是他的兄长,自然让着他,但是我看不过去,便跟他大吵了起来,后来,他接连又过来了两三次,每次都闹的很不愉快,我们的关系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不咸不淡,不冷不热。”

    这时,莫无忧才终于明白,原来沈浩、沈睿、方紫文之间,还有这样一段过节。

    方紫文此时叹了口气:“说实话,现在连阿睿都不在人世了,当年的事我早看淡了,估计阿浩跟我的想法也差不多,只是还是不好意思对我变的太热情吧。”

    莫无忧点头:“应该是的,我想阿浩不会那么小肚鸡肠的。”

    方紫文赞同:“嗯,这些年我在国外,阿浩在分公司,每年见面的机会也就一两次,有时甚至更少,生疏也是正常的。”

    听了此话,莫无忧很想问一句:“那沈晟呢?”

    沈晟跟方紫文见面的机会虽然比沈浩要多,但是也可以称得上是寥寥无几了,而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却远比她和沈浩之间要热络的太多!

    这个问题莫无忧虽然很想问,但是她却不能问。

    问出来不仅显得她小心眼,更容易让方紫文误会,多想……

    这边两人在谈着往事,而另一边,蒋佩和沈浩却起了争执。

    两人正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已经和沈秋、信弘毅分别。

    蒋佩想起刚才在病房中,沈浩跟个木桩子一样立在那里,屁都不会放一个就生气!

    她怒道:“连你姐夫都比你懂事,真不知道你这些年在外面都学了些什么,刚才在病房,我都说了让你去给你大嫂和无忧买饭,你可倒好,人家说一句不麻烦你去了,你就站那儿不动了,有你这么办事的吗?”

    蒋佩的指责让沈浩有些烦躁,他耐着心解释道:“我并没有不想去买,她们不说吃什么,我哪里知道要怎么买?再说,你看大嫂和二嫂的意思,很明显不想麻烦我们,我们又何必让来让去的,都是一家人,这样有意思吗?”

    “是,这样是没什么意思!但是人情世故你懂不懂?你看看你当时的表现,冷着个脸,连客套两句都不会,就是人家想麻烦你,也懒得麻烦了。”

    “妈,这种小事您至于这样吗?”沈浩就不明白了,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蒋佩气的回道:“由小才能看大,小事都做不好,还做什么大事?!”

    沈浩听了此话,顿时不耐:“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这么点小事你至于这么跟我过不去吗?”

    蒋佩不想跟沈浩吵架,但是最近他的表现真的是让她很不满意:“小浩,妈不是跟你过不去,但是你看看你最近,紫文住院之后,你看都不来看她,这说的过去吗?妈不知道你都在忙些什么,但是你二叔那么忙,还坚持每天都来医院一趟,可你呢?你不要忘了,当年你身为财务部经理,犯了那么大的错,你大哥和你二叔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呀,你大嫂如今住院了,你难道不该照顾着吗?”

    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沈浩没想到蒋佩会再次提起。

    提起这事,他顿时冷声道:“当年,要不是我大哥告诉了你和我爸这件事,你们会知道吗?”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是你大哥告诉我们的,你怎么就是不相信?”

    “那能是谁告诉你们的?”

    “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此事是你爸偶然听闻的。”

    偶然?沈浩至今都不相信这个偶然!

    蒋佩看沈浩这个样子,提声问:“你是不是还在记恨着你大哥?”

    如果真是这样,蒋佩就是打死他心里都不解气!

    “没有。”沈浩否认:“大哥都去世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可能还记恨着此事,我这只是话赶话,赶到了这里。”

    蒋佩想来她生养的儿子,也不能这么没气度。

    “从明天开始,你必须每天都来医院看你大嫂,最近这几天你哥出差了,你得给我担着这份心,明白吗?”

    沈浩听了蒋佩此话,突然问道:“二哥出差了?去哪出的差?”

    “外地。”具体的地方,蒋佩也不知道。

    沈浩闻言沉思了起来,有什么大事,能让二哥扔下方紫文亲自去办?

    蒋佩看沈浩许久都不说话,眼神发愣,赶紧提醒他:“小浩,专心点开车!开车的时候怎么能想事情?出事了怎么办?”

    沈浩回神,赶紧查看路面:“哦,好,知道了。”

    蒋佩脸色愠怒:“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跟我说话的时候都能分神,也不知道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明白了吗?”

    “什么话?”沈浩没反映过来。

    蒋佩刚想再说他两句,他顿时想起了:“哦,知道了,不就是每天都去医院看大嫂吗?我知道了。”

    蒋佩这才放过他:“对了,最近你跟那个女人断了吗?”

    她口中的那个女人,自然就是路夕颜。

    她看最近沈浩不带着路夕颜来烦她和沈忠了,所以有了此一问。

    沈浩快速的回了二字:“没有。”

    蒋佩闻言,不再开口。

    她现在是连谈论路夕颜都不想再谈。

    …………

    医院里。

    莫无忧已经陪方紫文吃过饭,想起白天租店铺的事情,她跟她商谈起了装修的事情。

    方紫文对装修有自己的想法,听到莫无忧要帮她办,推辞了两句,但看莫无忧坚持,也不再有异议,跟她谈起了自己在装修上的一些要求和想法。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莫无忧拿起笔和纸,认真的把方紫文说的都记了下来。

    两人谈到很晚,莫无忧才离开。

    而这中间,沈晟却一直没来电话,她曾主动拨打过他的电话,但都是关机状态。

    莫无忧在方紫文面前一直掩饰着自己的担心,等离开了医院,她慌忙又试了几次,但结果,同之前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