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认清事实

    病房中的人已经够多了,所以林森也没有在这里待太久,更何况他此行的目的,也不单单是看看方紫文而已。

    病房外,莫无忧送林森出来。

    林森看着她,交代道:“紫文现在虽然脱离危险了,但是她的身体原本就比较孱弱,你多留点心照应着,别再出了意外,沈家人虽然不怪你,但是该做到的你也要做到,不要太粗心了……”

    莫无忧听着林森这种长辈般的语气,心里说不出满足,不住的点头:“嗯,我知道了。”

    林森看着她,眉心的位置光洁无比,他心里失望沉闷不已。

    再看她的锁骨处,虽然未被衣物遮挡住,但披散的秀发却掩了个大半,使他无法看清。

    “无忧,你现在也别想那麽多,尽力照顾好紫文就好……”他边说话安慰她,边装作抚慰她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发顶,然后自然而然的顺着发顶,帮她顺理了一下碎发。

    接着,她完美白皙的锁骨便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莫无忧的锁骨很美,但是林森此刻却无心关注这些,他多么想在她洁白无瑕的锁骨上,找到他心中的月牙形胎记,哪怕就是一块简单的印记也可以。

    但是,都没有。

    林森根本无法掩饰自己的失落,而莫无忧见他紧盯着自己的脖子看的失神,以为自己的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呢,伸手摸了摸,没有啊。

    便问:“哥,你怎么了?我脖子上有东西吗?哥,哥……”

    林森在莫无忧的呼喊下,回神:“啊,没有,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到了其他事情,跟你无关,跟你无关。”

    他现在脑子有些发蒙,心里始终不愿承认,莫无忧真的不是自己妹妹。

    “对了无忧,你以前身上有没有过胎记,或者特别明显的痣?”林森抱着一点点微弱的幻想问莫无忧。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莫无忧感到奇怪。

    林森语塞了半响,才道:“我最近有个朋友开了一家美肤店,可以帮人除掉身上的胎记或者脸上的黑痣,技术很好,我想你可能有需要,可以过去试试。”

    “这样啊……”莫无忧并未怀疑,反而玩笑般回道:“你妹妹我天生丽质,不需要这些,你倒是可以给你那些前女友推荐推荐。”

    “哈哈,哈哈……”林森闻言干笑了几声:“你说的也对。”

    然而他的心,已经冰凉的犹置漫天雪地。

    虽然来之前,他已经三令五申的告诉自己,即使莫无忧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也是自己极为喜欢的一个姑娘,就把她当成亲妹妹又何妨?

    但是,当真相让他不得不看清这个事实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

    林森再也无法冷静的跟莫无忧面对面,他匆匆告别了莫无忧,慌乱离去。

    莫无忧看着他离开时急切的步伐,纳闷的往回走。

    走到病房门前,沈晟等在那里。

    “你有没有发现,你哥今天有些奇怪?”他站在病房门口,将刚才林森和莫无忧谈话的场景看了个清清楚楚。

    林森看着莫无忧奇怪的眼神,还有他急匆匆离开的步伐,都很可疑。

    莫无忧也发现了:“好像是有点,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他刚才还问我身上有没有痣,他认识一个朋友,可以帮我除掉。”

    “哦?”莫无忧这样一说,沈晟就更感觉奇怪了。

    他了解林森,莫无忧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会关心她这样的问题。

    “他还说什么了?”沈晟问莫无忧。

    “别的没什么了,就是交代我要照顾好紫文姐的身体,让她早日恢复健康。”

    沈晟闻言,眼神在莫无忧身上巡视了一圈:“他倒是很关心你呵。”

    “他是我哥。”莫无忧瞪着醋意浓浓的沈晟,吐了吐舌头:“小气鬼,喝凉水。”

    “你这丫头,找打。”沈晟佯装怒意,拍向了莫无忧的屁股。

    顿时一声脆响响起。

    莫无忧捂着屁股,眼睛瞪得斗大:“你给我收敛点,也不怕里面大伯他们听到?!”

    两人现在就站在病房门口,虽然病房门关着,但是那声脆响,可着实让她脸红。

    沈晟才不管这些,这种小事他通通留给莫无忧担心。

    “刚才……他似乎还摸了摸你的头发、脸颊、和脖子。”沈晟眼神危险。

    莫无忧听着他低沉的声音,心中警铃大作:“你想干嘛?”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呵呵……宝贝,你说呢?”沈晟邪魅的问完,然后把莫无忧圈在怀中,以旋转的身法,带动她三拐两拐的,就拐到了医院拐角的一处僻静地。

    莫无忧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而沈晟已经把她挤到了墙角,欺身而上。

    “即使是林森……也同样不能碰你!”沈晟霸道的宣誓完毕,然后顺着莫无忧的脸颊开始,一路问向锁骨。

    莫无忧的脑子瞬间懵了,她怎么都不会想到,沈晟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竟然也会发情。

    呼吸渐渐急促,因为害怕被发现,又充满暧昧刺激的感触,令莫无忧变得迟钝了起来,当沈晟在她的脖颈之间,越吻越深的时候,她终于想起了一点:方紫文和大伯一家人,此刻就在不远处的病房。

    天呐!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莫无忧想动手阻止沈晟时,才发现他早已困住了她的双臂。

    “沈晟,你给我停下!”莫无忧咬牙切齿的喊沈晟。

    沈晟低低一笑,玩劣般耍无赖:“就不!”

    莫无忧无语,但是又无法忽视他在自己颈间调皮作怪的双唇,甚至她敏感的身体已经有了反映,她既羞又耻,既气又怒:“你再不停,我要生气了!”

    “生气?”沈晟好笑的乐了几声:“宝贝,你生气都知道提前知会我一声,可见此气绝非真气,我们继续,嗯?”

    “你强词夺理,简直无赖!”莫无忧恼羞成怒。

    沈晟看着莫无忧因为生气而红扑扑的小脸,满意的点头:“嗯,现在看起来有生气了许多。”

    莫无忧听了此话,愣住了。

    原来,他看出了自己强撑的样子,现在是在用自己的方法让她恢复生机。

    只是,这方法也太独到了一些。

    她板着个脸:“好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虽然这样说,但是她心里却真的轻松了不少,她也不想自己低靡的情绪,影响到其他人。

    沈晟轻啄了一下莫无忧的嘴唇,喟叹一声:“真不想放。”

    “再不放,小心我咬你!”莫无忧有了点精神,就开始作威作福,恫吓沈晟恫吓的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沈晟摇头失笑:“你以为你是花花吗?属狗的?”

    “难道你不知道吗?花花是我干儿子!”莫无忧说着亮了亮她那一口白牙。

    沈晟连连摇头:“我可不想当花花的干爹!人畜殊途!”

    莫无忧闻言刮了他一眼:“去你的!”

    沈晟虽然很想再跟莫无忧缠绵一会,但是知道这丫头定是不会同意,便乖乖的放了她,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莫无忧脱离了他的魔掌,便撒腿就跑,但是腿刚迈出去,就被他扯了回来。

    “跑那么快干嘛,难道你想这样就回去见大伯他们?”

    “哪样?”莫无忧不知沈晟指什么。

    沈晟的手在莫无忧锁骨处那块青紫印记处留恋徘徊:“如果你不介意这样回去,我当然更不会介意。”

    莫无忧低头看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撇到那块自己不容易看到的痕迹,顿时气从心中起,指着沈晟手发抖:“你,你,你……”

    “你这样让我怎么见人啊!”莫无忧一脚把沈晟踹飞的心都有了。

    其实沈晟在开始的时候,也没想这样,但是亲着亲着,就不自觉沉迷了。

    要怪就怪,莫无忧太美味,让他欲罢不能!

    “这能不能擦掉?”莫无忧傻人傻语的问了这么一句。

    她实在是怕大伯他们看到,太丢人了!

    沈晟被莫无忧问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笨蛋。”

    他无奈的骂了她一句,然后把她的头发理到前方,遮挡住痕迹:“这样不就好了。”

    莫无忧给了他一个得了吧的眼神,不客气的回道:“好什么好,我的头随便一动,就露出来了。”

    “那你不会不动?”沈晟理所当然的反问。

    莫无忧瞪着他:“您老一晚上不动个给我看看?”

    沈晟闻言两手一摊:“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反正他是觉得看不看到都无所谓,这种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他提醒莫无忧,也是怕她事后骂他。

    莫无忧看着甩手掌柜沈晟,气不打一处来:“你等晚上回去的,我好好收拾你!”

    沈晟此时嘿嘿一笑,心想:等晚上谁收拾谁还说不定呢!

    莫无忧一看沈晟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又想歪了,不客气的骂了一句:“种猪。”

    然后她麻溜的逃了。

    沈晟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想:这丫头,在他面前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不过幸不辱命,他终于让莫无忧看起来不像之前那么无精打采,失落无助了。

    而这次的事情也让他看明白,他是时候该给莫无忧一个名分了,不然她在自己家人面前,总也做不到真正的理直气壮!

    不管父亲同不同意,莫无忧他是娶定了!

    他的婚姻,他做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