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支柱

    莫无忧和沈晟回到别墅,邱玉柔正紧张的等待着二人。

    她并不知道昨晚在青云观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昨天她在饭店和林建章喝酒醉的一塌糊涂,却巧遇了莫无忧。

    她很担心自己醉酒时说出了什么话,而惴惴不安。

    看到沈晟和莫无忧回来,她慌忙迎了上去:“昨晚你们去哪里了?我听佣人说你们一夜都未回,心里很担心。”

    她不敢明目张胆的问莫无忧,只有旁敲侧击的看她的反映。

    “没什么事,就是临时有事没有回来。”莫无忧淡淡的回复邱玉柔。

    邱玉柔看莫无忧和平常无二,心里略微放宽,又看她眉宇间疲惫不堪,而一向神清气爽,帅气逼人的沈晟,似乎也有些萎靡不振,关心的问道:“你们怎么了?看你们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沈晟回道:“伯母,我们没事,就是昨晚没休息好。”

    邱玉柔跟气质锐冷的沈晟对话,始终做不到心境平和,稍显客气:“那你们赶快去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好。”沈晟看出未来岳母在他面前的拘谨,微微一笑。

    莫无忧此时突然道:“对了,你以后少喝点酒,喝也不要跟林建章喝,醉的神志不清的别人干点什么都不知道。”

    “啊?”邱玉柔没想到莫无忧突然提起此事,而且还说的这么直接。

    而沈晟听了莫无忧此话,嘴角却挂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莫无忧说完,便往楼上走了。

    沈晟对邱玉柔礼貌的点了点头,也随后跟上。

    等回到房间,沈晟看着坐在床上的莫无忧,突然笑了起来。

    莫无忧被他笑的浑身不自在,问道:“你干嘛?”

    “宝贝,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已经开始关心你妈了。”沈晟用陈述句说出此话,根本没有询问莫无忧的意思,就是在肯定自己的说法。

    莫无忧脸上闪现一丝不自然:“有吗?没发现。”

    说着她起身,妄图逃避沈晟似笑非笑的眼神。

    沈晟哪容她逃避,伸手捉住了她,把她带到自己怀里:“宝贝,承认关心自己的妈妈,就这么难吗?”

    “如果她能回到二十三年前,把我从莫家带走,我绝对立马就承认她是我妈。”莫无忧直直的看着沈晟,道出这番话。

    沈晟闻言,眼神突然变得柔和了起来,抚摸着莫无忧的小脸:“你妈不是都已经解释过了吗?她当初也是迫不得已。”

    他以叹息般的语气对莫无忧道。

    莫无忧突然感觉一阵辛酸,特别是在自己经历了昨晚的事后,心前所未有的累,没有了往日的坚强和独立:“是啊,他们都是迫不得已,那我呢?”

    在昨晚的时候,她多想爸爸妈妈能陪在她身边,给她力量,让她可以承受方紫文手术的任何结果。

    她甚至不敢想,如果昨晚手术失败,自己该怎么面对沈家的人,就算是沈晟,他恐怕也一时间不能接受,因为方紫文在他的心里,同样重要。

    到那时,自己该怎么办?

    莫无忧并不是超人,她也有无法解决的事。

    当人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时,都想要找一个靠山,而最坚实的靠山,无疑就是自己的父母!

    对待邱玉柔,莫无忧也不想这么斤斤计较,但是她真的无法原谅,只要一想到这二十三年,自己在家里凄凉的生活,一股怨气就油然而生!

    这应该怪谁?

    难道不应该怪她邱玉柔吗?

    沈晟原以为莫无忧已经原谅邱玉柔了,没想到她心里还是有这么大的芥蒂。

    其实,莫无忧也不是不矛盾!

    一方面,她无法原谅邱玉柔当初的抛弃,尽管她有她所说的苦衷,她还是无法释怀。

    而另一方面,看着她一天天的对自己关怀备至,整日整夜的对自己嘘寒问暖,她又是那么的渴望,渴望这份关怀从此不再消失。

    她非常矛盾,不想原谅邱玉柔,又那么的渴望她的温暖。

    沈晟或许无法体会莫无忧的心里,但是他知道一点,不论发生什么事,不论她想怎么做,他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身后,做她最坚强的后盾!

    他紧紧地抱着她,抚摸她的后背,让她放松心情:“好了,别想这么多了,你今天累了。”

    莫无忧感受着沈晟臂弯中的温暖,是那么的踏实,他强而有力的脉搏,是那么的安心。

    她贪恋他的气息,在他怀里久久不肯离开。

    而沈晟也就这么安静的抱着她。

    直到很久之后,沈晟感觉怀中的人呼吸平稳了许多,他低头一看,莫无忧竟然就这么站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他摇头轻轻一笑,转而又心生疼惜:他的宝贝确实是太累了。

    …………

    莫无忧并没有睡太久,只睡了几个小时便醒来了。

    她醒之后,沈晟也睁开了眼睛。

    不用问,沈晟就知道,莫无忧肯定又要赶去医院。

    沈晟自然作陪,他也很关心方紫文的伤势。

    两人在家中简单的吃过饭,买了些水果来到医院,此时已经是下午。

    沈忠一家都在。

    看到二人这么快就又来了,蒋佩不高兴的开口问:“你们俩这是不放心我们照顾紫文是吧?感情是回去逛了一圈,意思意思又来了,啊?”

    听到蒋佩的质问,莫无忧赶紧陪笑:“大伯母,看您这说的哪里话,我们真休息好了,你看我,小脸油光水滑,红扑扑的,连黑眼圈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沈秋听了莫无忧的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呀,还挺会自卖自夸的。”

    莫无忧调皮一笑:“确实是休息好了。”

    蒋佩看莫无忧精神确实比之前好了许多,便也作罢,不过还是提前声明:“先说好,今晚陪夜的工作你可不许抢,是你姐的,明天才轮到你。”

    “这哪儿行……”

    莫无忧刚说几个字,病床上的方紫文不愿意了:“你们可真够独裁的,也不征求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我可告诉你们,谁都不要在这里值夜,医院里配备的有专职护理,人家那是专业的,我可不要你们这些业余的人手。”

    方紫文俏皮的说出此话,大家都心知肚明她是不想麻烦大家。

    莫无忧感觉方紫文真是太好了,如此的善解人意,难怪全家人都喜欢她,想必沈睿在世时,也定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的。

    “紫文姐,你就让我留下来吧,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莫无忧可怜兮兮的看着方紫文。

    方紫文轻轻一笑:“你可别在我这里扮可怜,我不是你家沈晟,是一点都不会心疼的……你在这里我晚上肯定睡不着,我是为了我的睡眠着想。”

    莫无忧被她说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沈晟静静的在一边看着,此时对方紫文道:“我在附近正好有个公寓,晚上我和无忧多陪你一会再回去,这样大家都不会耽搁休息。”

    “好。”沈晟一发话,方紫文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心中无奈的想到:她好像对他,越来越无法抵抗了。

    …………

    临近傍晚。

    林森提着一堆东西来到了病房,来之前,他已经知会过沈晟和莫无忧。

    大家看到他来也不稀奇,方紫文和林森本就熟识,他来看她理所应当。

    方紫文看林森提了这么多东西,笑着问:“你是不是把我当猪了?提这么多东西,我能吃得完吗?”

    林森大袖一挥:“吃不完咱就扔,扔了再买。”

    沈忠几人看他这样,直摇头:“你这孩子,可别把我们家小晟带坏了,他可是要养媳妇的人,不能这么挥霍。”

    林森无语:“有你们这样的吗?我花了钱还挨批评,亏大了。”

    顿时,病房中一阵欢声笑语。

    方紫文也忍俊不禁,不过笑起来牵扯伤口,带来一串痛楚。

    林森见状正经了许多:“紫文,真是对不起,无忧伤了你,我这个做哥哥的给你赔不是了,希望你多多包涵。”

    他这么一说,病房中突然安静了起来。

    人人都知道莫无忧是林森的干妹妹,但是都不知道他对这个干妹妹这么的重视。

    他现在以家长的身份来为莫无忧赔罪,换言之,难道不是撑腰之意?

    林森表明了莫无忧在他心中的位置,目的是希望沈家不要为难她,在场的都是人精,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本来他们就没有为难莫无忧之意,现在就更不会了,只是多少诧异于林森对莫无忧的态度。

    莫无忧也没想到,林森会表明这种态度。

    说不感动是假的,她现在正需要这一份支持。

    说实话,虽然沈家的人,除了沈义都没怪过她,但是她却总感觉做错了事,在他们面前直不起腰来。

    而林森的到来,让她有了这份底气,腰杆挺直了许多。

    方紫文看了看莫无忧,又看了看林森,心里奇怪,但是面上却对林森微微一笑:“不用你说,我也不会怪无忧,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她的错。”

    “虽然不是她故意的,但是毕竟无意中伤到你了,害你受这一番苦,如果日后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一定尽力照办。”林森站在莫无忧的身边,郑重的对方紫文承诺。

    莫无忧虽然一语未发,但是却拉紧了林森的衣袖,她仿佛抓到了自己的支柱。

    沈晟在她身后看到她的动作,愧疚之情溢满胸中。

    他,还是让她感到彷徨无助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