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猜测

    病房中的几人聊着天,没过多久,沈晟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了。

    莫无忧站起来走向他,沈晟仿佛知道她的意图一般,把属于方紫文的清粥递给她:“这是紫文的。”

    “嗯。”莫无忧对他一笑,拿着饭盒回到了方紫文的床边。

    方紫文从沈晟进来,眼睛就没从他的身上移开过。

    “紫文,现在感觉怎么样?”沈晟关心的询问方紫文病情。

    方紫文摇摇头:“没事,就是伤口有点疼。”

    沈晟微微皱眉:“刚做完手术伤口疼是正常的,回头我让医生给你开一些止疼药,看能不能缓解一下。”

    “嗯,好。”

    莫无忧听着方紫文和沈晟的一问一答,不经意发现,方紫文跟沈晟说话时的神情,竟然透着一点细微的不同。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再细看方紫文看沈晟的眼神,也跟着不对起来。

    莫无忧不想想歪,但是心里那点隐隐的猜测,还是忍不住泛了起来。

    不会的……方紫文可是沈晟的大嫂,怎么会对他有那种想法?

    莫无忧强迫自己打消心里不切实际的猜想,然后若无其事的对方紫文道:“紫文姐,我扶你起来喝点清粥吧?”

    方紫文从沈晟身上移开,对莫无忧回话:“好,那麻烦你了,不过我真的吃不多。”

    “没事,能吃多少是多少。”莫无忧告诉自己,不管方紫文对沈晟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现在最要紧的,都是让方紫文赶快好起来。

    这边莫无忧伺候着方紫文吃东西,那边,沈晟问过沈忠等人,知道他们已经吃过饭,便提着东西走到了沈义跟前。

    沈义心里还生着沈晟的气,不过看在他细心的为他买早餐的份上,气总算是消了一点。

    哪知道,等他三下五除二的吃过早饭之后,沈晟平静的来了一句:“早餐是无忧让我买给你的。”

    要是沈晟一早说出这句话,沈义根本不会碰一碰这早餐,但是现在……想吐都吐不出来了!

    在病床前喂完方紫文清粥的莫无忧,听了沈晟这句话,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明知道沈义讨厌她,还偏偏说出早餐是她吩咐买的,这不是诚心让沈义气不顺嘛!真是……有这么当儿子的吗?!

    而沈晟呢,就是要让沈义知道,在他那么为难了莫无忧之后,人家是多么大度的对待你的。

    他可不让自己的宝贝白受气!

    沈义瞪了一眼胳膊肘往外拐的沈晟,又冷冷的看了莫无忧一眼,把脸扭到了一边……眼不见为净!

    莫无忧已经习惯了沈义对自己的冷眼冷语,也不在意,起身收拾起方紫文刚刚吃过的早餐。

    沈秋此时站起来:“无忧,你也累了一晚了,赶快去吃点东西,这里我来收拾就好。”

    “是啊无忧,你赶快去吃饭,让你姐收拾。”蒋佩帮腔。

    要不是看莫无忧一直满脸愧疚,总想着帮方紫文做点事情,沈秋和蒋佩早就接管了她喂饭的工作了。

    “不用了,我来就好……”

    莫无忧刚说出这句话,沈晟已经把她拉走摁到了桌子前:“坐下,吃饭。”

    吃饭?她现在哪里吃的下!

    虽然方紫文已经没事了,只要安心修养就能恢复,但是莫无忧眼前的食物,却实在提不起胃口。

    “对了,我刚刚让医生去请何教授了,他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回来?你去看看。”莫无忧对沈晟道。

    沈忠也纳闷:“是啊,这个医生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就算是没找到何教授,也应该来给我们回个话啊。”

    在铺海市,沈忠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慢怠。

    沈晟听了二人的话,旋即起身,准备去看看,但是恰在此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接着一名年轻的医生带着几名护士走了进来。

    医生环顾了一下病房几人,然后走向沈晟面前:“你好,我是李正阳,何教授的学生,接下来将由我担任方小姐的主治医生。”

    全场的人中,沈晟的气场最为强大,所以李正阳判断,沈晟有绝对的话语权。

    沈晟探究的在李正阳身上巡了一遍,然后不悦的问道:“何教授呢?”

    即使是何教授的学生,在他这里也并不够格。

    李正阳被沈晟看的手心冒汗,难以抵挡。

    毕竟年轻,言语上比刚才恭敬了许多:“老师这段时间出国了,所以派我过来给方小姐治疗,您放心,方小姐做手术时,我也在场,对她的病情很了解……”

    沈晟没工夫听李正阳废话,直接打断他:“韩慕蕊呢?”

    既然何教授不在,韩慕蕊就是最佳人选。

    “韩医生她现在也……抽不开身。”李正阳硬着头皮回话。

    何教授已经被韩开成请去给韩慕蕊医治了,临行前,他特意见了李正阳一面。

    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差点遇害的事情,只是把治疗方紫文的事交给了他,另外还让他帮忙照顾魏晓晓。

    李正阳不知道何教授怎么突然关心起魏晓晓这个小助理了,也不知道把治疗方紫文的事情交给他,韩慕蕊要干什么?因为不等他问,何教授已经匆匆离开了。

    不过这样正好,他当了方紫文的主治医师,韩慕蕊就没办法再加害方紫文了。

    李正阳和何教授一样,都是相当正直的人,不然他在手术室中,也不会冒着得罪韩慕蕊的危险,制止她!

    而沈晟听了李正阳的回话,浓眉皱起:“韩医生在忙什么?”

    他不自觉的联想到卓成豪,自己刚派出人手调查韩慕蕊,韩慕蕊就忙的抽不开身了,难道是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去安排卓成豪的事情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接到了医院的通知,让我接管韩医生的工作,其他的,我一如所知。”李正阳在沈晟探究的目光中,根本无法撒谎。

    更何况,也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应付沈晟的追问。

    沈晟看着李正阳不像撒谎,便放他去给方紫文做例行检查了。

    而他则拿出手机,试着拨打了韩慕蕊的电话。

    果然,手机已关机。

    这让沈晟沉思了起来,韩慕蕊的突然消失肯定有其原因,如果她是去安排卓成豪了,难道就不怕自己因此而发现卓成豪的踪迹?

    不像……

    那是因为什么?

    沈晟暂时无法想通,但是为了不放过一丝机会,他还是吩咐了梁峰,让他关注韩慕蕊的动向,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

    医院的特殊病房。

    何教授看着病床上的韩慕蕊,身体上遍布小红疙瘩,冷冷的发笑。

    这就叫自食恶果!

    想害他不成,反害了自己!

    “我还是那句话,我要你一生不上手术台!”何教授对痛苦的韩慕蕊提出要求。

    韩慕蕊浑身发痒,想挠疙瘩,但是又怕挠破了自己的样子更丑,面部都有些狰狞了。

    “你就能保证一定能治好我?”韩慕蕊反问何教授,充满恨意的看着他。

    何教授知道韩慕蕊恨她,可笑的问她:“当初你拿出此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它无药可救,无法可医?!”

    “你……你给我滚!”韩慕蕊恶狠狠的瞪着何教授。

    韩开成深怕韩慕蕊惹怒何教授,他可是他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小蕊,闭嘴!拿出此禁药本就是你的不对,你做出那等糊涂事,还不赶紧给何教授道歉?!”

    韩开成瞪着韩慕蕊,警告她别一时冲动,看清形势!

    韩慕蕊渐渐冷静下来。

    而何教授也根本不屑于韩慕蕊那一点虚情假意的道歉,他冷冷的摆摆手:“道歉就不必了,只要你答应我一生不上手术台,我立马就给你医治。”

    韩开成此时问道:“何教授,不知……您有几成的把握?”

    韩开成尽量放低姿态,希望何教授能给韩慕蕊尽心治疗。

    何教授也不瞒他:“一成。”

    “一成?”韩开成听后当即倒退了几步。

    韩慕蕊此时再也硬不起来了,喃喃自语:“一成……一成……怎么能只有一成?一成我不是就没活路了吗……”

    “不过,我可以先压制住你的病情,能让你减缓到一个月之后病发,这中间,我会尽力研制出更好的药物,来治疗此病,但是……希望还是很渺茫。”

    何教授虽然痛恨韩慕蕊的恶毒,但是她毕竟也是一条人命,他身为医者,怎能见死不救。

    即使希望渺茫,也总归比没有希望要好,韩开成赶紧说道:“何教授,那小蕊就拜托你了,只要您能治疗好小蕊,日后定有重谢……小蕊,还不快答应何教授的要求?”

    韩慕蕊毫无办法,唯有妥协:“好,我答应。”

    何教授就等这句话:“口说无凭,还是白纸黑字写上的好。”

    韩慕蕊气恼的看着如此较真的何教授,在他的眼皮之下,按他的要求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写了下来,又签字按手印。

    这下,即使韩慕蕊以后想反悔,或者再想加害何教授,也要掂量掂量他手中的凭证了。

    由于害怕沈家之人发现韩慕蕊受伤的事情,韩开成按照韩慕蕊的要求,把她转移到了韩家的别家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而害怕此事暴露的韩开成,也开始在医院中秘密追查魏晓晓的下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